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五十八章 公子温如玉,有美人如瑾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010  |  更新时间:2018-12-13 22:35:49 全文阅读

狄云枫软磨硬泡大半夜才算将温子羽给哄住,之后再也不敢提辨男女二字,他在真武可就这么一个老乡了。于是真切挽留道:“子羽,这真武国还有诸多深渊要踏,我们凡间来的人本就弱势得多,若你是男人,咱就得风雨同路,若你是女人扮的,相依为命也好,相濡以沫也行,我不嫌弃你平胸……”

这看似粗鄙龌蹉的话却说进了温子羽的心坎儿,就算他是女扮男装,那也是为了在乱世之中保护自己不受侵害。这样一个女人,或许是在等待一个能保护她到天荒地老的男人出现,那时她也许会青丝垂髫,做一个小家碧玉的女人。

温子羽“嗯。”了一声,算作回答,一切感情流露皆在不言之中。

二人走回客栈时,夜已上了二更天,时候不早了,酒客归家,旅客回房,客栈只留几个小伙计在收拾残迹,满堂热闹骤然不见,倒是那一抹混杂的酒气还萦绕在空中,这气味儿起码要散到明天日出。

“咦,二位回来了?”

玉面公子与乌鸦脸竟还未上楼休息,所坐的位置未有变动,桌上的菜肴也没动几筷子。公子又招呼道:“二位朋友,快快过来坐下,我正等着你们喝酒呢。”

狄云枫与温子羽皆惊讶不小,二人相视一眼十分为难,听温子羽传音道:“狄兄,这娘娘腔该不会黏上我们了吧?”

狄云枫瞧着那玉面公子,思索道:“他们酒菜未动,还等我们这么久,看起来挺够义气的,和他们交个朋友应该有搞头。”

温子羽惊讶道:“你还要和他们做朋友?他们可带着武器呢。”

“臭味相投,酒肉朋友,没坏处。”

狄云枫笑着走去,温子羽也只好随上,那玉面公子见二人来,赶忙起身热情拉拢道:“哎呀,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这事儿都怪我挑得太明了,害子羽蒙羞,我……自罚三杯酒!”

公子话才落下,乌鸦脸便端过酒壶,亲自为其斟酒,好一个尽心尽力的下人!

温子羽翻了个白眼,那一声“子羽”唤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便拱手相告道:“在下姓温,名子羽。”

“哦?温如娇子,如天仙羽,好诗情画意的名字!温.公子果真人如其名般美丽动人。”

公子三杯酒下肚,酒红已爬上脸颊,其眼神已稍有些浑浊,看来他也不是个善饮之人。他自报姓名道:“在下姓薛,单名一个瑾字!”

温子羽不甘示弱,暗讽道:“古人弄‘瑾’,则指弄玉,若为人名则比喻‘美人’,窈窕瑾美人,以薛公子的美貌,与这名字般配得很呢!”

薛瑾醉了,自然听不出的温子羽话中的讽刺,便也不在意,他又冲狄云枫道:“云海落枫,好磅礴大气的名字,狄公子俊朗挺拔,怪不得温.公子会与你死心塌地,哈哈哈……”

狄云枫则笑着谦虚道:“哪里那里,狄某不过一介武夫,你们口中的文墨诗词我如读天方夜谭,听不懂的。”

乌鸦脸这时却睁开眼,冷冷地瞧着狄云枫问道:“你是武夫?”

狄云枫皱起眉,乌鸦脸明显是薛瑾的保镖,他听见“武夫”二字便出声问探,且这二人都带有武器,敢明目张胆携带武器,除了日常抓捕的番子之外便是不知情的外乡人……可黄琛之死闹得举国上下沸沸扬扬这二人怎会不知?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此二人可有点儿意思了。

狄云枫嘴角微翘,含蓄回答道:“会些三脚猫功夫。”

“哦?那你可会用武器?”薛瑾跟着问道,在真武国,莫说会三脚猫功夫,就是一脚猫功夫也会给自己配上一把趁手的兵器。

狄云枫道:“我用刀。”

乌鸦脸瞪温子羽问:“你呢?”

温子羽沉声道:“我用剑。”

薛瑾深感疑惑,瞧着他们二人又问道:“那你们的刀和剑呢?!”

“狄兄,看来这真是个外乡人。”温子羽传音道。

“他可不是个普通的外乡人。”

狄云枫轻声一叹,故作神情挣扎,在为难了好一阵子又长叹一声冲薛瑾诉苦道:“薛公子有所不知,我们也是被官府逼的……”

狄云枫不仅一五一十地将当地局势吐露,更添油加醋地把官府的罪恶数落了一番,薛瑾听后恨得直咬牙,三拍桌子四摔杯碗,就差把整张桌子给掀了,他破口大骂道:“这帮狗官,平日里无所作为,出事后栽赃嫁祸,哼!本公子就要提刀上官府,直取那狗官狗命!”

“嘘!你小声点儿,那群狗官的耳朵可灵着呢,万一——”温子羽正紧眉提醒,但话才过一半,便听“啪”的一声,刚关上的客栈门板儿被人一脚踢烂!

倒是不赖的脚力!

“方才是谁在高声谩骂官差无道?!”

话语厉如鬼豪,又尖酸又刻薄又嚣张,仅仅一句话便将“狗奴才”这三个字体现得淋漓尽致!

客栈门口立着一伙儿人,黑衣袍子青腰带,官帽官靴配官刀,其胸口那一律的“差”字格外醒目,是狗官差,错不了。

领头的官差是个九尺高的大汉,壮硕如一堵肉墙,相貌生得十分奇特,其脸上生有一大块青色胎记,双唇挡不住口中黑黄的龅牙。他娘的,活脱脱的青面獠牙、地狱恶鬼。

吃官家饭就得有官家的气度与姿态,官差们胸前那个“差”字便是他们的鸡毛令箭,就是名门弟子看了也得礼让三分,更何况混江湖的?

温子羽和狄云枫皆黑着脸色,现在撇开关系似乎有些太迟,于是麻烦就这么来了……

“方才就是你们扬言要提刀弑官?”差头莫看人高马大,说起话来竟像公鸭子叫,加之其嚣张的语气,叫人听起来十分不爽。

薛瑾鼓着腮帮子,看来气得不清,他操起长刀,凌空一脚便将身前的桌子踹了个稀巴烂。这一击力气身手拿捏得十分恰当,可见其武力火候非同一般。

这是个下马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