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四十八章 尸鲲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454  |  更新时间:2018-12-10 21:27:01 全文阅读

“狄少侠,我们准备入水了!”白秀安只手搭在狄云枫肩膀,霎时一股念气环绕周身,比之秦英兰的护罩要精纯得多得多!

  大鹏鸟一声长鸣钻入海底,莫看它为飞鸟,水遁之术丝毫也不比遁空来得慢。

  海底很深,大鹏鸟全力下潜了一刻钟也并未见底,海水中早已不见光明,即使隔着念气结界也能感到一股压迫感,越深则就越强烈!

  狄云枫捂着自己的心脏,水中无形的压力甚至迫使心脏跳动生生延缓了一半!

  “狄少侠你坚持会儿,我们就快到了。”白秀安将念气罩撑得更大,看他模样竟一点儿未受深海压力的影响。

  武修的体质果然强悍!

  “不知白堂主的修为的已到达怎样的一个高度了?”狄云枫问道。

白秀安单眉微挑,望着狄云枫疑惑道: “修为?已经很少有人将自身能力称之为修为,毕竟这里是真武又不是仙界,我们将一般都称之为武力。”

“喔,武力……”狄云枫干咳了两声,佯装口误道:“武力,该是武力的,那白堂主的武力多高?”

  白秀安也没有在意,道:“我?生脉三品了,一些原因渡不了衰劫,所以只能在原地踏步了。”他的语气十分随然,但言语中隐隐带有些苦涩……

  “衰劫?我这荒野散人,不太懂……不知白堂主可与我说说?”狄云枫试问道。

  白秀安苦笑道:“衰劫嘛,对于你们这些年轻人来说的确还很遥远,大致就是提升自己修为的一个门槛儿,跨过去就能突破生脉了。”

  “那……”

狄云枫本意再问,但在这时大鹏鸟已停止下潜,就浮游于海中,一动也不动。

  “看样子我们到了。”

白秀安抬手轰击出一道念气球,球泛宏光将昏暗的海面映亮大片。光亮开阔,将眼前的场景映得一清二楚——见一道黑稠的肉壁矗立与海中,上无垠下无底,肉壁又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海底缓缓游动着……

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这就是尸鲲么?”狄云枫捂着口鼻问道,错不了就是这种味道,与那些尸变的鱼人一模一样。

  “若将尸鲲杀死,整片辞海都将受灾百年,只能将其应引入玄海自生自灭,我现在手头并没有能引开他的法宝,况且尸鲲的详细情况也无有了解,一切待回去阳门再做打算。”

白秀安拍了拍大鹏鸟。也不做犹豫,也没有犹豫的余地。

  鹏鸟浮游而上,出海后按原路返回,在日落之前赶回了北滩。

  一来一回也耽搁了整整一天。

白秀安从得知瘟疫源头后便心神不宁,他说:“尸鲲多存在一息都是祸害,我必须赶紧回去阳门禀告。”于是他在北滩落地后,仅交由了几件事情便连夜乘大鹏往阳门赶回。

  因吹了一日海风,狄云枫也倍感疲乏,这次他再没有闲情去看夕阳,而是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他想:接下来几日就好好休息一番,等阳门高层赶来治了瘟疫,再由白秀安引荐去阳门呆上一阵子,现在他连真武国的版图,规矩,甚至修为等级都不了解。这一切都待入了阳门细细考究。

  这次的计划也不关乎生死,应该不会出什么变化吧?

  他心安,嘴角微微一翘,拉过被子便要进入梦乡,可这时一阵敲门声从屋外传来,过后便听人叫门:“狄云枫,可在?”

  是个男人的声音,阴柔且暖耳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实在太特别,拥有这种声音的主人也很特别——温子羽。

  “狄云枫想睡觉了。”狄云枫如实道。

  温子羽笑道:“这才刚刚入夜,早睡后便会早醒,醒来时肯定是半夜三更,我现在来陪你说话,半夜三更可不会。”

  狄云枫揉了揉脑壳,坐起身道:“那你进来吧。”

  温子羽含笑推门而入,凤眼修鼻小嘴,温如梨花带雨,他哪儿点儿像男人了?世上的女人都找不出几个能比他漂亮的。

  “我们甚至还未说过话吧?”温子羽坐至狄云枫身旁,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微笑的模样十分讨喜。

  狄云枫撇了撇嘴,下意识地挪了挪身子,他可没有特殊癖好,便直言道:“温少侠有话直说。”

  “好,那我就直说了,”温子羽睁开那双美丽凤眼,开口道:“你先前是属青衣楼哪堂的?”

青衣楼,是人间第一杀手组织。

  狄云枫震惊,不敢置信地望着温子羽:“你……你怎会知道青衣楼?莫非……莫非——”

  “无是莫非,我也是人间来的,怎么不行?老乡。”温子羽凑近狄云枫,微微一笑,取下自己背上的宝剑,丢给狄云枫道:“喏,剑为长青,就与你手背上青衣楼的刺青一样,足以证明身份。”

  狄云枫不仅不知是因兴奋或是其他原因,老脸上竟浅浅一抹红,他取过宝剑,出鞘一寸,观其剑首上‘青云’图形,心头不知是惊还是喜……

  青衣楼是江湖闻名的杀手组织,遭各大门派之唾弃。青云门是江湖名门正派,里头的弟子视青衣楼门客为仇恶,见之则杀之!

  狄云枫叹道:“我十六岁便已脱离青衣楼,早不是楼中门客了。”

  温子羽收起剑,轻声笑道:“哈哈,狄兄勿要担忧,上辈子的恩怨上辈子了,人间的是非人间算,你难道认为我会再与你为敌不是?”

  他乡遇故人,也算是一种缘分,有缘分就该有酒喝。狄云枫下了床,趁温子羽不注意变出一壶酒,正要招待时却见温子羽赶忙摆手道:“酒就不必了,狄兄有所不知,我乃一杯倒,惭愧,惭愧……”

  狄云枫挑了挑眉,行走江湖若不喝酒,就不是惭愧了,是窝囊!但他也不劝,毕竟人长得像娘们儿酒量也该如娘们儿,要是将其灌醉,万一弄出些见不得人的荒唐事情怎么办?

  “狄兄见谅,我今日在修道心,所以不沾酒,要不然必会陪你喝上一杯,”温子羽说着,走至桌前倒下一杯茶,笑道:“我以茶代酒,认你做朋友了!”

  朋友?狄云枫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老乡和朋友必然是有差距的,但是全天下只剩下一个老乡,做朋友也不稀奇。他笑了笑,举起酒壶道:“那便与你做朋友。”

  二人同饮,过后温子羽放下茶杯,平常道:“狄兄方才变酒的法子用的是灵法么?”

  狄云枫吃惊不小,点了点头,抚着腰间的储物袋试问道:“你也认得灵法?”

  温子羽凑近了些,轻声道:“我与你一样,仙武同修,但这里的人似乎很不待见修仙之人,所以我们提及此事时还得小心一些。”

  狄云枫深吸了一口气,若有所思地瞧着凑近的温子羽,也细声道:“是不是人间来的人都是仙武同修?”

  温子羽摇头道:“我踏入真武六十年,你是我唯一所见的凡人。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咱凡人若有灵缘即可修仙,这些武人体内绝没有灵缘,他们修不得仙只能修武。”

  “哦?你都来真武六十年,所见所闻一定不少,与我说说?”狄云枫又翻身上床,拉开被子并招呼道:“以防有人偷听,来被窝里说?”

  “这我看还是算了吧……”

  “哎呀,大老爷们儿你怕什么?赶紧上来,这帮武修的耳朵可灵着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