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四十一章 瘟疫之源 (三)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380  |  更新时间:2019-02-24 08:22:30 全文阅读

当地的风俗果然和人间一样,不仅祠堂要修在北边,还得用青石板铺地,白灰刷墙,祭司只能烧黄纸点白烛。祠堂一般设有两个堂口,一是专门用来停放尸体的善堂,另外则是用来供奉先祖的香堂。

  香堂在左,守堂人在右,而摆在最正气也是最大的地段儿便是善堂的位置所在。

  狄云枫入堂前早已用神识将这里边的情况大致扫了一遍,里头没有活物。

神识只能洞察世间有灵力流动之物,并没有透视穿墙的本领,否则……狄云枫瞥了一眼身旁的秦英兰,否则这些姑娘岂不是穿再多都一丝不挂了?

  “狄少侠,你是不是在动什么歪脑子。?”秦英兰凝眉,被狄云枫这赤裸裸的眼神瞧得十分不自在。

女人的感觉往往比神识还要准确。

狄云枫赶忙收回目光,干咳了两声率先走进祠堂内,并道:“晨曦破晓,可以进去了。”

  秦英兰赶紧随上却问:“为何天亮了才能进这种地方?”

  狄云枫道:“因为这里头都放着横死之人,半夜三更后至鸡鸣破晓前阴气最重,天亮之后阳气大过阴气,方可进去。”

  “那如果在子夜是来这种地方会怎么样?会不会撞见……鬼?”秦英兰似乎对神鬼之流十分敏感,才踏进祠堂她便浑身打了个冷颤。

  狄云枫道:“鬼么?我长这么大,睡过不知多少乱葬岗,除了偶尔阴风鬼火外,还真少见到过。不过常年来这种阴气逼人的地方,会折寿的。”

  秦英兰下意识地躲在狄云枫身后,继续追问道:“乱葬岗是什么?也是你老家那边的习俗么?”

  狄云枫稍稍有些惊讶,难道真武国就没有乱葬岗?他道:“乱葬岗,顾名思义乱葬的坟岗,譬如这些横死的村民,若是无人领取送终,要么一把火烧了,要么就丢入乱葬岗刨个坑埋了。当然,若是寻常百姓,平时心善,死后就会有善堂接纳,添一口木棺入土为安。乱葬岗里头大多数都葬得那些犯法被砍头的死刑犯。”

  “你们老家到底在哪儿……为何犯了死罪却是用砍头的?”秦英兰不解道。

  狄云枫纳闷道:“怎么?难道你们这儿犯了死罪不砍头的么?”

  秦英兰道:“我们这儿倘若修为达到天脉之后,只要头不被破坏都能缓慢生长回来,所以法律不让砍头,死刑犯都是挫骨扬灰的。”

  “挫骨扬灰……”狄云枫倒吸一口凉气,看来这真武国的律法是相当之严厉啊。

  “狄少侠,你再给我讲讲你们老家的奇闻异事,我听得好欢喜!”秦英兰兴奋道。狄云枫却轻叹:“秦女侠难道我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了?喏,善堂就在前头,我们该进去看看。”

  村子再穷也会将善堂修得最大最好,毕竟先祖为敬,死者为尊,这点儿倒和人间大致相同。

善堂就在前头不远,还未临近便能闻到一股腐烂的恶臭味,里头必定是有尸体的,且还不少。

  “算了吧,我看我们还是别进去了,里头必然一片狼藉。”秦英兰捂着口鼻,厌恶道。

  “既然来都来了,再怎么也要进去看看不是么?”狄云枫朝善堂走去,这里头没活物就不回有危险。

秦英兰抱肩留在原地,厌恶道:“这里头太臭了,进去一遭要被染上一身臭气,我可不去。”

  “那你就在外头等着,若是有事就大声喊我。”狄云枫嘱咐道。

  “是你在里头小心些,若有事就大声喊我才对。”秦英兰反驳道。

  “没差!”狄云枫说着,一脚将善堂们踹开,一股如死鱼腐烂般的滔天恶气扑面而来,熏得人眼睛水儿直流,他憋着气在门口停了一小会儿,待里头通了风才皱眉走了进去。

  善堂里没几口棺材,多是用白布裹尸整齐地排放在地面,数点一番有六十三具尸体。狄云枫抽出蝴蝶.刀,随意找了具尸体拨开白布,漏出那如咸鱼般干瘪的躯体,他又用刀拨开尸体肚膛,一股粘稠如的油膏般的腥秽从刀口溢出,他迟疑了片刻,蹲下身子忍着恶臭竟只手伸入尸体胸膛,在用力一扯“哗啦啦……”一股溜儿地将五脏六腑都被拽了出来……

  “狄云枫,你在干什么?……呕!”秦英兰才进门便瞧见这般污秽的场景,禁不住在门口大肆干呕起来。

  “这些尸体的内脏都连到一块儿去了。”狄云枫道。为考证,他又连续扒开三具尸体,掏出的内脏皆为漆黑粘稠且一体相连。他这才甩了甩手上的腥秽道:“我先前在玄海行船时,每至日落后都会有海兽自主跳上我的船,划开它们的肚膛,其内脏也如这些尸体般相连粘稠,就连臭味也一模一样。”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都是被海兽所感染的?”秦英兰忍着呕意上前问道。

  狄云枫又用刀随意割开一具尸体的喉咙,可见喉咙的软骨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类腥红色的气鼓鼓的东西,像是鱼鳃?

  狄云枫又分析:“据这几年辞海鱼类消减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大海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污染。”

  “白沙镇,三角村皆是沿海地区,他们哪儿的渔业也不景气,那为何只有北滩村名遭受瘟疫?”秦英兰问道。

  狄云枫道:“也许是有什么污秽的东西跑上了北滩,从而导致瘟疫爆发。若真是应了我的猜测,那东西应该就是白堂主口中所说的瘟疫之源。”

  秦英兰惊慌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回去禀告大师兄,以我等的能力又怎对付得了那些瘟疫之源?”

  “不急不急,这一切只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是否真正存在瘟疫之源还待考察,也许我们可以直奔南阳村看一看,那里的灾祸最大,应该还有人活着,而只要有人活着,瘟疫之源应该也会逗留。”狄云枫说完便又挑了一具完整的尸体,抗在肩上走出善堂。

秦英兰惊呼:“你扛着这污秽东西作甚?他可是受瘟疫的尸体!”

  “你放心好了,这瘟疫不会通过死尸传播的。”走出善堂后,狄云枫又从香堂找来了些灯油,尽洒在的善堂门窗,最后一把火将整善堂化为灰烬。

尘归尘,土归土。既然无法入土为安,那便火葬升天!

……

……

  “狄云枫,我们不是要去南阳村么?你怎么往北方走?”秦英兰跟在后头又不敢靠近狄云枫,她捂着口鼻厌恶道:“还有,你扛着这恶臭之物到底要做什么?”

  狄云枫概不多说,只回忆道:“我记得来时经过一个水塘,就离红燕村不远,你在忍忍,我们就快到了。”

  “你去水塘做什么?”秦英兰不解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把这些感染瘟疫的尸体放进水里,它们应该能活过来。”狄云枫言语中有七八分自信,秦英兰却仿佛听到个惊世骇俗的大笑话,她哭笑不得道:“你脑子没糊涂吧?它们都死得发烂了怎么还可能活过来?”

  狄云枫沉默了片刻,才道:“可是他们长了腮,也许会变成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