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三十九章 瘟疫之源(一)
作者:雪中红  |  字数:5342  |  更新时间:2019-07-08 10:47:35 全文阅读

晌午刚过,师爷也按时收了摊儿,这时天边忽然刮过一道飓风,接着便瞧见一只大鹏展翅而来,大鹏臂展起码有三十来丈,掠过屋檐瓦片都惊得发颤!

  

  大鹏收起羽翼落在衙门前,随后一个白衣男子从其背上跃下,师爷又露出奉承的笑脸赶忙迎上去,将手头的名册全都递给白衣男子道:“白堂主,拢共六人,这是他们压的手印儿,您点点?”

  

  “不用了,当下正值稀缺人手之时,日后还请张师爷为我多留意留意,”白堂主接过册子,单单瞟了众人一眼,发现没有缺胳膊少腿儿的,便招呼道:“诸位随我上鹏背,即刻出发!”

  

  仙人御舟,武人御兽,若问那种最让人快哉,毫无疑问会是后者,正如马车与骑马,车轮子跑起来虽平稳安逸,但永远也比不上脚杆子颠簸真实。

  

  狄云枫兴奋不已,其余五人则见怪不怪,待他们都登上鹏背,白堂主仅拍了拍手,大鹏开展双翼轻轻振翅便拔地百丈,再听一声长啼,扶摇直上青天!

  

  大鹏很快便钻出云层,云层上不结雨滴,甚至还能瞧见当空的明日。白堂主站在鹏头上,也不管众人如何,开口便招呼道:“诸位收了阳门的银子,就得替阳门办好事情,在下白秀安,此后你们就得听命于我。高酬劳必然有高危险,诸位混迹江湖也该知晓这其中的规矩,我便不这里多言,具体任务到了北滩再由我亲自于诸位下达,”说着他又取出那一本厚厚的册子又道:“接下来就让在下认一认诸位,以后也好传唤。”

  

  “狄云楓。”他第一个念的便是狄云枫的名字。狄云枫点了点头,示意自己。

  

  “向问天。”白秀安再点。那背枪大汉沉着脸迈出一步,示意是自己。

  

  “李雷。”那提着扣环刀的汉子摇了摇手头的刀,示意自己。

  

  “李平安。”“祝阴山。”“温子羽。”余下三人皆有答道。

  

  白秀安点完后收起册子,扫视六人一眼,开口道:“诸位名字我都记住了。可还有疑问?”但他话音才刚一落下,背枪大汉向问天与扣环刀李雷竟竟一同跳下鹏背,妄想做逃兵?

  

  余下四人都十分平静,更或者说是早就能预料到的事。能空手套白狼又为何要去卖命?

  

  白秀安嘴角微微一翘,并未指使大鹏去追,见他从手头抽出向问天与李雷的名册,“刺啦”一声将名册撕毁,霎时间跳下去的二人凭空爆裂,血肉横飞……

  

  “阳门的钱岂是这么好骗的?”白秀安不屑一笑,又冷冷地望着鹏背上余下的四人,扬着手头的名册道:“我已杀鸡儆猴,诸位勿要以身犯法。”

  

  余下的都是些年轻人,皆被无故爆体所威慑,可见生命在门派面前是多么渺小。狄云枫最不喜将自己的性命交由他人之手,便伸手索要道:“将名册还给我。”

  

  白秀安却摇了摇头,安抚众人道:“诸位放心,只要你们协助阳门解决事宜,册子自会还给你们。”

  

  李平安不服:“那你事先怎不交代这册子里的死咒?堂堂阳门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哄人不成!”

  

  白秀安直言道:“张师爷在册子里将所有的条条框框、白字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是你们自己贪婪利益又怪得了谁?”他拂袖背过身去,再道:“你们已经按了手印,生死已交于我手头,不论是官家还是私家我阳门都能做出解释。再说了,难道阳门给的酬劳少了不成?生路一条道,随你们怎么挑!”言毕他便止住了声,任由几人吵闹也绝口不谈。

几人虽皆有怒意,但万般不敢动粗去抢,无可奈何下只能忍气吞声地接受现实。

狄云枫沉稳坐下,时不时地打量着鹏首遗世独立之人,不用猜,这个名叫白秀安的人很强很强。

……

……

  

  一刻钟不到大鹏冲下云端,北滩大致就在下头,一片汪洋深蓝偏黑,海湾上连一艘破船都瞧不见,零星坐落的村子残破不堪,除了悲意便是凄凉。

  

  瘟疫人间也有,大燕每隔几年都会爆发一场旱灾或洪涝,天灾过后则有人祸,疟疾瘟疫横行,大饥荒降临,受苦的永远都是贫民百姓。

  

  大鹏又低空滑行了片刻,最终盘旋在一处瞧起来稍稍体面些的村子上空,白秀安嘱咐一句:“大家自行着陆。”便率先从鹏背上跳下。

  

  脚下的村子之所以瞧起来体面些,是因村中央有一处三层楼高的小宅子,亭台楼阁修得有模有样,在一片破败中显得独树一帜。

阳门弟子皆在屋檐下等候着白秀安等人到来。

  

  北滩的雨要比白沙镇滂沱许多,白秀安下落时隔空一掌暂时驱散了水气,并招呼身后众人道:“大家莫要让雨淋着了,我还真怕这雨里头都带着病原呢。”

  

  一行人落地后纷纷闪进屋檐下,这时一个如黄鹂般的少女蹦跶至白秀安面前,欣喜道:“大师兄,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盼你好久了。”

  

  白秀安摇头苦笑:“掌门让我带你们下山历练,目的就是锻炼你们独当一面的能力,哪儿能总盼着我?”

少女嘟了嘟嘴,笑容乖张,但性格却乖巧可爱。

  

  “大师兄你都带了些什么人回来?”一个青衣男子忽然问道。

  

  “对呀,你瞧他们落魄的模样,和屋里头的难民有何区别?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添乱的?”又见一个略胖的男子搭腔道。

  

  几个江湖中人皆在一旁备受指点嘲讽,除了李平安与祝阴山愤愤不平之外,狄云枫和温子羽的态度却十分随和,干他们这一行的,莫说穿得朴素,就算气质尚佳也要遭人白眼,没人喜欢亡命徒。

  

  “好了好了,莫做争端,以后我身后这四位便是你们的搭档,不分高低贵贱,你们要一起行动,确保解决灾祸才是关键。”

白秀安说着又招呼众人朝堂屋里走去:“现在你们都随我进屋来,情势严峻,今晚便要展开行动!”

——————

白秀安成熟稳重,不论是召来的帮手还是门中弟子皆一视同仁,在下达任务前他还刻意让众人自我介绍一番,弘扬的是团队合作精神,即使阳门弟子争议颇大,但也没有人不听话。

  林子方,除白秀安外一行人中年龄最大的弟子,二十二岁,生得十分俊俏挺拔,一身绫罗青衫,为人桀骜不驯,手持一柄纹龙长枪,跺枪立马,威风堂堂!

  黄聪,先前出言不逊的小胖子,二十一岁,长相十分猥琐,脸有雀斑,奉林子方为党羽大哥,对狄云枫这些外来人十分有偏见,武器是一对精钢铁拳。

  霍达,为人十分低调内敛,很高,颇瘦,自我介绍时并未吐露自己的年龄,背上背着两把骇人的鹰爪钩。

  秦英兰,眉宇穿英气,妙曼铁木兰,二十岁,英气十足的女子,与狄云枫一样后背一把光是刀鞘都十分好看的绣春刀。她性格冷漠,不仅瞧不起外来人,似乎连其他同门都不太待见,唯与小师妹关系要好。

  左思思,弟子中的小师妹,芳龄十八,生得娇小可人,对白秀安十分依赖,对秦英兰十分敬畏,对外来人十分好奇,腰间一对金银铁环是她的武器。

  李平安,外来四位江湖客之一,二十岁刚出头,性格洒脱自在,说自己本是青州李家的传人,家道中落才出来跑江湖为生,身后背着一根长棍,棍子用布套遮着,属传家宝之流不轻易见世。

  祝阴山,二十四岁,人高马大,十五岁出来混迹江湖,杀过三十九个人,睡过数不清的女人,典型是活在当下的亡命徒,武器乃是双板斧。

  温子羽,容貌妖艳如姬,很可惜却是男人,话不多,也未透露年龄,他的武器竟然是一把剑!这倒让狄云枫对他刮目相看。

  等众人都自我介绍完毕后,白秀安才领着他们来到宅子后院,后院为避雨搭建了一道棚户,棚户下躺满男女老少,形色个个油头篷面,双眼无神。

  “他们都是北滩瘟疫中流离失所的难民,思思对他们一一排查过,索性没有染上瘟疫。”白秀安轻声叹着,又领着众人往后院的几间屋子里走去。

  越往里走,甚未临近堂屋,一股难寻的枯腐气味儿扑鼻而来。各房屋的门都敞着,里头同样睡满男女老少,一股将死之气绕梁不散。这些人也许还活着,但命不久矣。

  “房屋中隔离的都是受瘟疫感染的村民,然而还坚持活着的仅有这一部分。”白秀安长叹一声,除了感伤无可奈何。

  “他们可还有机会救活?”狄云枫也不由惋惜道。

  左思思摇头道:“这瘟疫十分古怪,若是染上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身子会如死鱼一般腐烂,但腐烂却不会长蛆虫,也没有任何感染的迹象。这种病就算医治好了,那些无故坏死的地方也不长回来的。”

  小胖子黄聪捂着口鼻,厌恶道:“就是说这些人必死无疑咯?那大师兄你还将他们留在此处作甚?不如赶紧扔了,免得传染上我们。”

  左思思斥声反驳道:“黄胖子你可真没良心,他们还没死呢!再说了,这么多尸体,正好让我用药研究,哪怕有一线生机,活过来一个人我也能顺藤摸瓜找着治病的法子。”

  黄聪歪了歪嘴,担忧道:“哎呀小师妹,你管他们死活作甚?你常与他们接触万一也染上瘟疫了咋办……”

  “你才会染上瘟疫,闭上你的乌鸦嘴!”左思思怒呵道!

  白秀安也斥责黄聪道:“解决瘟疫并不止门中历练这么简单,更是朝廷交于阳门的重任!北滩地域广阔,辞海四通八方,若是有一点儿疏忽让瘟疫传播出去,整片海滩乃至整个瀛洲都要遭殃……这办事不利的罪责你们来抗么?”

  经这一席话众人皆觉得肩上负担沉重,特别是那黄聪,其面容上渐有了打退堂鼓之意。

白秀安见众人未战先惊,失望地摇了摇头,一改严厉的神色,极认真道:“我知晓以往几次下山历练你们都当是游山玩水,这次却截然不同,说些不好听的话,也许我们当中会有人就此死去。”

  “大师兄,没这么严重吧……”

  能在阳门修习的弟子哪个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对于“会死”这二字,谁人不忌惮?狄云枫也皱眉望着天外的倾盆大雨,心中隐隐不详……

  “所以我才花重金招贤纳士,为的就是填补人手空缺。”

白秀安又劝抚众人道:“不过你们放心,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已远超你们的执行能力,今早我已发出书信请求门中增援,在增援赶来的这几日你们便负责对北滩的十二个村子进行排查、搜寻并带回那些还留有生机之人。”

  “那大师兄,搜寻受害者不也会感染瘟疫么……”黄聪衡心动摇,退堂鼓之意渐浓。

“我觉得我们不该去担忧是否会染上瘟疫,而是该担忧那些制造瘟疫的病原。”狄云枫挑明道。

瘟疫之源乃祸地千里之根,绝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狄云枫的一席话让阳门弟子的恐惧更上一层,这些阳门弟子身在富贵名门,甚至连鸡都未曾杀过,当下要他们去斩妖除魔,的确是为难他们了。

  这时,一旁久不吭声的林子方提枪上前,傲视众人道:“你们若是贪图安逸又为何要上阳门修武?难道仅为光耀门楣么?既然来都来了又何惧生死?”他抱着枪又冲白秀安道:“大师兄,既然情况紧急就赶紧下达任务,谁若是敢打退堂鼓,我第一个不饶他!”

  高傲是一种洒脱的气质,高傲又懦弱才是真正的伪君子。

  白秀安欣慰地点点头,从怀中取出四只口哨分别交除左思思外其余四个阳门弟子,他道:“其实你们不用太担心,我只是叫你们探查并非让你们去拼死斗争。大鹏鸟会一直盘旋于北滩上空,你们若有难便吹响这个哨子,它会及时赶来救你们,”说到这儿,他又将狄云枫等四个外来人拉拢,并对他们道:“诸位是跑江湖的老手,能活到现在想必对于杀伐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所以我要你们尽心辅助并保护阳门弟子,但千万记住,打不过必定要逃,必定要逃!”他又拍拍狄云枫的肩膀,深意笑道:“但是你们不能往外逃,否则我会撕票的。”

  狄云枫还之微笑,淡然道:“白堂主言重了,我们不拖各位后腿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黄聪瞪了狄云枫一眼:“哼!就你最有自知之明。”林子方也不服道:“大师兄,这帮人除了会杀人外,既没有门派传承更没有上品武器,带着他们我也觉得会是个累赘。”

  白秀安摇道:“你们八人不会在一起行动,我要你们各自错开挑选,两人一组相辅相成。”

  他先冲黄聪道:“黄聪,你先选,别墨迹,否则我要生气了。”

  不知为何,白秀安一提及“生气”二字便让众弟子浑身哆嗦。黄聪咽了咽口水,只能老实地来到狄云枫等四人跟前,挨个儿打量了一眼,最后挑走了最强壮的祝阴山:“他瞧起来力拔山兮,我就选他了。”

  白秀安点了点头,接着喊道:“霍达,到你选了。”

  霍达直径走去将温子羽牵走,直言一句:“我要他。”

  “子方。”白秀安喊道。

  “我选谁都一样,只要别拖我后腿。”林子方轻哼一声,指了指李平安。

  白秀安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小兰你就——”

  “我不要他。”秦英兰还未等白秀安说完便出言否定,她不要最后剩下的狄云枫。

  狄云枫虽嘴角一抽,他虽不在乎别人的言语,可这赤裸裸的嫌弃的确让人脸面没地儿搁。他也大气道:“既然这位女侠嫌弃我,那我独自行动即可。”

  秦英兰瞧着狄云枫冷声道:“他的年龄与我差不多,又能授些怎样的江湖经验?”

  白秀安为难道:“两人一组这是规矩,那要不给你调一调?将子方的搭档换给你?”

  秦英兰一口回绝道:“我都不要!我讨厌他们这些卖命的家伙!恨之入骨!”

  狄云枫沉声道:“秦女侠是不是对我们存有些偏见?”

  秦英兰已懒得多言,轻哼一声后便转身离去。左思思呼喊着忙随上劝慰,白秀安也不好再因一人耽搁大家的时间,他趁着天还未黑,将计划详细地制定了一番:

  林子方与李平安负责东头最远的三家村子,黄聪与祝阴山负责西边儿,霍达与温子羽则负责北边儿,白秀安与左思思留在宅子里观察幸存者。

  任务下达后三小组的人皆刻不容缓冒着大雨出发,白秀安则单独叫住了狄云枫,像是谈心一般说起了秦英兰的一些往事。

  原来秦英兰也是个命苦的女子,年幼时仇家买通江湖杀手,一夜之间将其满门屠尽,从那之后她变得沉默寡言,对江湖杀手亦恨之入骨。

  白秀安又拍了拍狄云枫的肩膀,嘱托道:“见你背上这把宝刀我便知晓你绝非等闲,那么小兰她的安危就拜托你了。”

  “我收了你的银子,自然会帮你办事,只不过,”狄云枫顿了顿,伸出手索要道:“还请白堂主将我的卖身契还给我,我若是知晓自己的性命在他人手上,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太专心。”

  白秀安愣了片刻,淡然一笑将契约交还给狄云枫:“我相信你。”

  “这玩意儿怎么解除?”狄云枫问道。

  “哈哈,我又不是修仙之人,哪儿会下什么生死咒印?这些卖身契都是骗人的,不过先前那两个叛徒着实倒霉,”白秀安收起笑,变得十分严肃,他再道:“玩笑归玩笑,但实话实说,敢背叛我阳门之人,我能有一万种方法让他死。”

  狄云枫咧嘴一笑,随手将“卖身契”撕去,留一句:“再会”转身离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