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三十七章 再杀人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918  |  更新时间:2018-12-06 22:30:31 全文阅读

三更半夜,今夜无月,八月十五竟无圆月!

月黑风高,注定是杀人夜!

  

  狄云枫静静地坐在船头,用布轻轻地擦拭着手里的蝴蝶.刀刃,不得不说这柄刀要比第一次接刀时锋利了许多。刀其实也和人一样,特别是这类有灵性的刀,它也会成长,杀的人越多,饮血越足,便成长得越快。

  

  “狄少侠。”李忠轻唤,领着西西走来船头。

  

  狄云枫并未回头,而是继续漫不经心地擦拭着手头的蝴蝶.刀。天总会黑,人总会离别,他淡然一笑,自己那次离开不留下些英雄事迹?

  

  “狄少侠,你为了我们与王远成结仇,又慷慨黄金百两,老朽实在不知如何报答,西西这姑娘虽姿色平庸,但生得乖巧懂事,不如就将这妮子许配给狄少侠,让其服饰少侠一生……”

  

  一席话惊得狄云枫差点儿摔进海里头,他赶忙拒绝道:“我已有心爱之人,况且我仅将西西当做妹妹,不敢有非分之想,还请李老伯收回此话。”

  

  西西脸上本是女儿红,可不知为何竟哭出了声:“爷爷,我不嫁!”她抹着泪跑进船屋,“西西!”李忠生怕出事便也赶忙跟了上去。

十四五岁的少女,六七十岁的老人,一个思想单纯,一个心思稠密,这算不算人情世故?

  

  狄云枫又从怀里取出两锭金元宝并搁在船头,再望一眼船屋里的爷孙,拂手刮起一阵轻风,眨眼间便消失于黑夜中,不辞而别,是最好的离别。

  

  ……

……

 白沙村,码头,四更天,夜更黑,风更高。

  武修不同于仙人,仙人可以辟谷不眠,但武修却必定要保持十足的精气神,他们得睡觉休息。

狄云枫轻轻落在王远成的居室上,夜很静,静得房里鼾声也能听得一清二楚,王远成该睡得很死了。

睡梦中的人最好送命!

  狄云枫用神识先将床铺位置锁定,再由上揭开几片青瓦,借着夜光,房中王远成熟睡的面容瞧得一清二楚,王远成怀中还躺着个赤条条的女人,想必昨夜云雨耗费了他们不少精力,二人皆睡得很死!

  狄云枫冷静地取出一柄短刀,对准王远成的咽喉,力道十足,瞬发于手!他用这招杀过很多人!

“咻!”一声破空——若问飞刀有何不足,那便是这破空声坏了事!

  仅在飞刀临近王远成咽喉半寸不到,其猛然睁开眼,一把拉过身旁的女人横在身前,只听“噗呲!”一声,刀嵌在女人胸口,女人瞠目,当场毙命!

  以女人做盾挡刀,果真是个心狠手辣之徒!

  狄云枫见一击不成赶忙闪出屋顶,但他脚才离地不到三尺,王远成已持狼牙棒冲破屋顶,好快的速度!他紧眉,凌空一翻迫降在屋顶,后退十丈拉开距离。

  “哼,你小子果然够种,我没去找你,你却亲自跑来送死。”王远成拍了拍肩上的灰,不穿衣才瞧其结实发达的肌肉,狄云枫与之相比起来,身子骨显得实在单薄。

  此番动静叫整座宅子里的打手都醒了过来,没一会儿七八个赤裸的汉子便将狄云枫围困在屋顶上。

  “看来你养的恶狗还不少。”狄云枫轻哼一声,蝴蝶.刀缓缓出鞘,他今日来的目的,便是杀戮,杀尽天下恶狗!

  “你们莫上,让我来会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王远成大喝,光是脚下蹬力便将房梁生生踩断,其挥舞着狼牙棒,一跃三十丈,带着势不可挡的威力朝着狄云枫砸来!

  狄云枫单手刀改用双手握,他就要试试武修的力量到底有多惊人!

  “锵!”狼牙棒与蝴蝶.刀第一次碰撞,斥力掀开房屋众瓦,八根房梁尽数断裂!狄云枫扛着狼牙棒从房顶落至地上,大理石地板也被抨出了龟裂!

  “哦?到还有几分本事!”王远成再施力,欲用狼牙刺将狄云枫钉死!

  狄云枫咬着牙,这武修的力道他是领教过了,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在力道上取胜,他又以蝴蝶.刀锋顺着狼牙刺齿痕向前后左右八方卸力,此招正是太极奥义,四两拨千斤,寸劲卸八方。

  力量决定战斗的快慢,技巧则决定战斗的胜利,狄云枫从来都是依靠技巧取胜的,当然他的力量也绝不会差!他见力道卸得差不多,只手松开刀柄,挥手一拳冲着王远成的面部砸去!

  王远成腾出一只手作挡,但谁知的狄云枫攻出的招式竟在一瞬间变换八道,晃得他眼花缭乱!最终狄云枫一拳越过,且在临近其面容时拳瞬时化一阳指,重重地插进他的眼窝里!

  眼睛还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

  “啊!”王远成痛苦哀嚎,人也失去重心,狄云枫趁势收回蝴蝶.刀,蓄上内力回腰一斩,本以为就此能砍下王远成的头颅,可刀刃遇其脖颈却像是砍在一根精钢上,“哐当”一声,震得他手臂发麻!

  “我要杀了你!”王远成痛得咆哮,浑身暴涨一道浅白真气,光是爆发的气势便将狄云枫震出三十丈开外!

  狄云枫才刚站稳脚跟,一击铁拳带着狂风朝他心窝砸来,他一记空翻躲过,但还未落地便又是一击铁拳,他只好以刀抻地荡空十丈再躲一击,而此刻的王远成因惯力往前踉跄几步,正好露出天灵宝盖!他见机会到来,上手下握蝴蝶.刀,蓄足全身力道并再借下落之势,妄想一刀捅他个透心凉!可刀尖却在距王远成举头三尺处被一物生生地挡在外头,仔细一瞧,那竟是一道淡白色的念气罩!

  “结界?”狄云枫惊呼,预感大事不妙,他想抽刀离去,但念气却将刀身吃得死死,这时,王远成仰起头,眼珠子半耷着,嘴角却露出一抹微笑,说不出的狰狞模样!

  “小子,你要我一只眼,我便掏光你的五脏六腑!”王远成将狄云枫整身反按在地,丢去狼牙棒并空手做鹰爪状,他竟真要掏心挖肚!

  狄云枫一声长叹,这次拼武力他算是完败,关键时刻还得靠仙法来救命。就在王远成要掏他心脏之时,他周身化灵形成一道结界,并以聚灵之力将王远成抨开,随即他腾空而起飞上夜空。

  “你是修仙之人!”不仅是王远成,宅子里的所有人皆失色大惊!

  “王远成,你的死期到了。”狄云枫睥睨着脚下的一干人,也难怪每个修仙者都如此高傲,他们总是居高临下。

  “呵,仙界的杂碎也敢来真武国撒野,难不成你认为我等会怕你?”王远成大手一挥,八个打手皆持着兵器跃上屋檐。

  狄云枫不敢大意,虽说低阶的武修不会飞,但他们必定有对空的法子,自己还得速战速决,否则用了灵法惊动了镇子上的那群阳门弟子,后果不堪设想。

  他再往天空飞高了一些,又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堆符咒,这是他头一次用仙术杀人,真实施起来倒还真有些应付不暇,地下王远成一干人却只能仰头瞧着他,武修的一概弊端便是无法腾空飞行,他们除了谩骂激将狄云枫外便再也无可奈何。

  “我呸!什么狗屁修仙之人,分明就是缩头乌龟!”

  “小杂碎,滚下来吃爷爷一记碎骨锤!”

  “嘿,这飞天的搓鸟,竟不敢下来了,哈哈哈……”

  一干人将真武国对仙界的偏见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反倒将谩骂狄云枫当成了调侃的乐趣。狄云枫从不是个会在意别人言论之人,况且他也不是仙界来的,他是土生土长的凡人!

  在整理了老半天,狄云枫终于从一堆符咒中挑选出五张用以杀人。他先取出一道土符咒掐碎,刹时黏土从天而降倒灌在整座宅子。地下嬉笑的一干人被的这突如其来的黏土浇了个满身,而正当他们疑惑时一注水又劈头盖脸地灌下……这时王远成才觉得大事不妙,他呼喊道:

  “快,快散开,他要施法了!”

  七八个汉子正要哄散逃窜,但天上却突然降下十几尊巨岩,瞬间封盖四周,此刻他们身陷泥浆中越动便越陷越深!

  狄云枫站在天口,手里还捏着最后一张火符咒,这时王远成终于感到了死亡的恐惧,他张口求饶道:“小人一时不知天高地厚挑战仙威,恳请大仙人放过,恳请大仙人饶命……”

  狄云枫摇了摇头:“下辈子多做好事吧。”言毕,他掐碎火符咒,熊熊烈火从天儿降,混合着泥浆,伴随着惨叫,掺杂着罪恶,烧起来格外的振奋人心!

  没一会儿火势渐熄,为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狄云枫又用御风术将整座烧焦的遗迹托起,搬运大海上空丢弃,从此以后,白沙村再无恶霸一说!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