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三十一章 潮夜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251  |  更新时间:2018-12-05 19:41:21 全文阅读

往后半月,狄云枫利用岛上的资源建造了一艘木船,船有舱有舵还有兽皮制的风帆,瞧起来有模有样的,一点儿也不像是出自外行人之手。

   狄云枫便凭着这只木船再踏征途!

-------

  入夜,深秋,乍暖还寒,今夜又是月儿高挂,星河璀璨。

  狄云枫静静地躺在甲板上看着星星,不得不说,这是他唯一能消遣的乐子了。

  幸好星空是美的,幸好月亮也不会变心,星星瞧着他,月儿陪着他,却还是很孤独。

  “阿嚏!”他打了个喷嚏。他对冷暖并不太敏感,所以这声喷嚏只归根结底于一个暗示:她也在想我了。

  “她必然是想我的,那一夜至少能让她刻骨铭心,不论是痛楚还是柔情亦或者快感……”

狄云枫会心一笑,几乎每次寂寞的时候都要去想一想与慕雪依的邂逅。他并不是个沉沦于爱情中的男人,只是在这世上他无父无母,唯一的朋友海生也已死去。

不论是亲情还是友情都与他无关,他只剩下爱情可以憧憬了。

  月朗清风,浪花儿低鸣歌唱,船儿如摇篮一般轻摇慢晃,让人泛起困意也叫人泛起思念。便这样,在月夜的温柔下,他怀着思念进入梦乡。

  ……

……

  时间过得很快,冬去春来,春过迎夏,半载的时间恍若流梭,上蹿下蹿便来到了炎炎夏季。

  狄云枫挽着袖子,扒着船杆豪迈地望着烈日下波光粼粼的海平面,他胡茬起了一大把,脸又黑了一圈儿,袒胸露乳的模样像个活生生的打渔汉子。

  半年来,狄云枫并没有闲着,他将先前的古籍皆浅读了一番,现在他已能将清心咒倒背如流,大衍决融会贯通,一百单八种符咒的画法全刻在脑子里。还有些什么御女之术,双修之道也自认为修炼得有一定火候,不过这玩意儿若没有女人对练只怕难成大器……

不过这些古籍只适合修仙者研习,对武修而言一丁点儿帮助也没有。

魏将军临终前托付的传承秘籍狄云枫也瞧了好几遍,许是里头的武功太深奥,凭他一个连武修门槛儿都没迈进的凡人又怎能参悟得透彻?

  狄云枫每每回想起那夜的仙武大战都不由义愤填膺,武功若练好哪儿会比仙术要差?

  凡人所习的武艺只能算是低阶,仅在刀剑与肢体上,就算是凡间那些内力浑厚的高手也算不上武修,甚至连武修门槛儿都未曾踏过。

  魏将军的心得上有过这么一句话:“武者,炼骨为主,炼力其次,炼气则为辅,总而言之,两字儿:吃苦!”

魏将军生前一口一个“老子”,且脏话连篇,就连写书都是通俗易懂的。但他说得极对,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想想孟子老前辈,或许也是个武修。(没有抹黑的意思,纯属玩笑。)

  由此可见,真武的定律与凡间亚圣的智慧几近相同,唯一不同处便是地理与环境,凡人的体质只能习得低武,而真武人天生铁骨,在本质上就要高于凡人一大截,研习的武道自然而然就要比凡人要高上许多。

  总之,仙人御灵,武人习武,各追求的造诣不同,不分主次也不分高低。

  狄云枫本身就有武功底子,仙术自认为还不入流,当下又受魏将军嘱托,正好去真武国走一遭顺便修习武道,他无时不想:若是能有魏将军的本领,一拳便将虚空打碎,还怕什么封界?

  至于仙道,局限性实在太多太多,不仅天生要灵缘,修习的场地也灵脉纵横才行。狄云枫还未到过真武国,但听人叫“魏将军”便猜得出,那里一定也有朝廷江湖,想来地界应该与人间大相径庭。真武国必然是没有什么灵脉供他修炼的。

  仙术嘛,日后有幸去了仙界再深刻研习也不迟。现在就拿来跑跑路,变变戏法儿,生火做饭也是挺方便的。

---------

不知不觉,太阳已从天边儿落下。

海上落日本就美不胜收,再加之是夏日的夕阳,不仅是天边烧得通红,就连整片海域都无法幸免。

  狄云枫轻声一叹跳上船头,日复一日又过一日,虽说时间他消磨得起,但这荒唐又寂寞的日子何时才是头啊?

  他例行取出望远镜,在残夜之前他要最后打望一次航线。夏日的夜不知为何格外的黑,就算是有明月也黑得离谱。

  他举着望远镜瞧了会儿远方,依旧是空无一物。他摇了摇头正准备转身离去,却听“噗通”一声,一物从船前海面钻出,速度奇快,眨眼将要落入甲板!

  狄云枫紧皱了皱眉头,抽出腰间短刀,反手一击捅在那物身躯上——“哗啦啦!”一股污秽洒落在甲板上,腥臭无比!

   刀上此物不知何物,有两尺般大小,生有鱼鳃却没有鱼鳍,呈墨绿色,身体滑溜溜儿的,一张血盆大口生在肚子上,嘴口里的尖牙利齿少不去三百颗。

  怪物重重地跌落在地,抽出几下没了生机。

狄云枫拔出短刀并一脚将此怪物踹下海面。

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实在不少,每每太阳落山它们便会开始活跃,怪物似对活物与十分地敏感,若是往海水里滴上一滴鲜血,方圆百里的怪物都会蜂拥而至,其癫狂程度,可怖至极!

渐渐,日落带走最后一丝余晖。

狄云枫见状赶忙钻进船舱内,不敢点灯,连呼吸都得放缓一些。从羊皮纸地图来瞧,行到此处,也有个地名。这片海域被称之为玄海,过了它就算是挨着真武界的边儿了。

  羊皮地图上对玄海的描述十分简单,直接在这片区域画了个大叉,示意此处为禁区,可见其危险程度不止一般。

  玄海的存在并不奇怪,人间与仙界、妖域都存有封界,那和真武界一定也有所隔阂,玄海便是这道隔阂,往通俗来说就是一道门槛儿,想进屋,怎么都得跨过去才行。

  “嘎吱嘎吱……”船开始大幅摇晃起来,船外也传来各种各样的啼鸣,狄云枫轻轻地撩开窗帘,借着月色将外头的情形大致瞧清——数不尽的海兽浮出水面,似在乘凉,嬉戏打闹,它们的大小不同,动静自然也不同,船之所以会摇曳,便是那身躯如山的海兽兴风作浪!

  狄云枫又恐又怒,若是那海兽不留神一屁股将自己的木船坐烂该怎么办?

  他脑中的想法才刚刚闪过,即刻便听“哐当”一声巨响!随之天翻地覆,冰凉的海水疯狂涌入船屋。门窗被这一道猛浪打得稀巴烂……

还真让他给说中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