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二十七章 辞别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18-12-06 07:33:11 全文阅读

狄云枫得意道:“一年前,西南白云城,鹿家店,卫大侠护金钱镖总镖把子陆通反京,途中遇十二杀手取其命。结果十一人死在你手头,还有一人却杀了陆通逃之夭夭。”

  “那人就是你?”黑衣人终于扯下面罩,果然是‘天下第一剑客’青须梅花剑,卫言!他此刻的脸色已难看到了极致。

  “不错,那人就是我,但已是今非昔比的我!”狄云枫刀指卫言,高声宣战道:“‘天下第一剑’卫言实则是个勾结朝廷的利欲熏心之徒,我要杀了你为民除害!”

  “嗤……小子,莫以为你长了本事就敢在我面前叫嚣,我一剑你都接不下!”

  卫言怒气爆发,杀气大起,剑气也透青锋浑然天成,一阵青光聚集于剑身,吓退了风,吓开了云!这绝不是凡人所能支配的剑意!

  狄云枫瞠目大惊,只因他在卫言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与自己相同的气息!

  “你是武修!”狄云枫惊呼!

  “你也知晓武修?”卫言稍有惊讶。

  “你与真武国又有何干系?”狄云枫惊问道。

“哦?竟想不到这片大地上还能有知晓我故乡的凡人,着实让我惊讶不小,”卫言并没惊讶,反之脸上的戾气倍增,他摇了摇头:“在故乡与其为刍狗,不如来人间当人上人。”

他提剑怒指狄云枫,冷冷道:“小子,你很有趣,但必须得死!”

  话音落,其挥剑一斩,发出一道次元剑气,切割着空气直杀狄云枫!

狄云枫也从未想过要逃,当然也逃不了这必杀的剑气。当然,他也不可能白白等死——

就在卫言出招的刹那,狄云枫也掐碎了手中事先备好的“水”符咒!霎时!灵光勃发,海水受符咒召唤猛然高涨,卷起千层浪花,似如一张血盆大口毫不留情地将整艘大船侵吞下去!

以仙术对抗武力,谁更胜一筹?

  卫言大惊失色,直至巨浪劈头盖脸那一刻他才回过神来,高声嘶喊道:“不可能!你怎会使用仙法!”

狄云枫只留一抹桀骜的笑,转身跳下大船!

……

……

惊涛骇浪将大船连同黑帆一齐嚼碎,海水抽空后,张力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涡,似要将所有杂糅都吞进大海肚子里。

狄云枫并不知会出现这种情况,他跳入海中后抱过一块残木支撑,腿脚不停地划动着,可即使如此漩涡也丝毫不讲究情面,张开大口要将他拽入深渊!

   狄云枫为了求生挣扎得精疲力竭,心里头有说不出的苦涩,没想到竟是个同归于尽的结局。

正当狄云枫欲放弃生机之时,一条救命的麻绳突然落在他眼前,随后便听一声呼喊:“狄老弟,你快抓住绳子,我们将你带上来!”

狄云枫抬起头,不远处的黑帆历历在目,陈山与张大站在船尾,正拼命地招呼着自己。不曾多想,他反手抓紧麻绳,并在手腕上搅了几圈,差不多昏死过去。

  陈山与张大才是真正的干练水手,他们一人将风帆转向,一人调转船头,借着漩涡卷起的巨大海风,将帆船从漩涡的边缘驶上正途。

  狄云枫被救上船时,神志还有几分清醒,就是海水胀肚子,喘不过气,话也卡在喉咙说不出来。陈山将狄云枫倒立,张大则顺着其肚子往下挤出水——“噗噗噗……”几大口海水从狄云枫肚肺里呛出。

狄云枫才恢复力气,便赶忙吐出心里担忧:“快走,那卫言并不凡人,莫叫他追上来了。”随后他又走至船尾,用望远镜仔细地打量着漩涡方向。

风符咒的威力逐渐变弱,漩涡也愈来愈小,直至窝口被海水填平,也未曾瞧见卫言的身影。

仙武之争,看来仙力还是要略胜一筹。

“卫言?我好像记得先前商恒的亲卫便叫这个名字……难道是他?”娄心月走至狄云枫身旁,下一刻又拽过李世仁质问道:“你与商恒都是此次出海的提督官,为何他的亲卫要杀你?”

  李世仁耸了耸肩:“斩首示众还得有监斩官不是?商恒是监斩官,而卫言便是刽子手。”

娄心月又瞪着李世仁,心思单纯道:“既然你知晓他们会设计杀你,那你还要上贼船来送死?”

李世仁淡然一笑,从身后轻轻搂住娄心月,暧昧却不失温柔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娄心月这次却没有反感,更没有拒绝,算是默认了这个暧昧。只是她遗憾地望着狄云枫,轻声问道:“狄公子,你真的还想去真武国?”

  李世仁先实诚劝道:“去寻仙问道作甚?狄兄武艺高强,不如回大燕辅佐我,待我日后做了皇帝,许你一生荣华富贵!”

  狄云枫当是没听见李世仁的话,只回娄心月道:“是,我一定要去真武国。”

  娄心月见势无转,也不再多劝,她轻叹一声,从怀里取出一张泛黄的羊皮纸卷,递给狄云枫道:“喏,你若执意要去真武国,也许这个会对你有帮助。”

  狄云枫疑惑地接过羊皮纸卷,张开瞥了一眼,欣然道:“这是一张地图。”也是一张看不懂的地图,他收好,日后再做深究也不迟。他又瞥了身旁这对十分般配的情侣,心里还是祝福的。他问:“你们呢?今后打算如何?”

“做皇帝。”李世仁顺口答道,又替娄心月道:“我若是做了皇帝,便封她为皇后。”

娄心月却急了:“谁要做你的皇后?真武门就是因得罪了朝廷被满门抄斩,你们这些皇族便是我一辈子的仇人。”

  狄云枫笑道:“做一辈子仇人也不赖,至少他能让你记住一辈子。有时候爱人都无法叫人记住一辈子。”

听这一席话,李世仁与娄心月依偎得更加亲密。

狄云枫不好意思打扰这对璧人,则借口自己有些累了,转身离去,看别人成双成对,自己却与她天人两隔,生死疲劳。

……

……

三日后,船只在东瀛的一处港湾停靠。

东瀛与大燕有非常亲密的贸易往来,随着商船回国便能得到政府的保护。

 东瀛是个很美丽的国度,这里的樱花一年四季开,飘飘时如粉色的雪花儿,浪漫又迷人。

东瀛人都不高,最高也才与狄云枫同肩,他们十分尊敬大燕来的每一个人,特别是佩刀带剑的武士。狄云枫走在大街上,总会被人拉去比试决斗,莫看东瀛武士不高,斗起来相当生猛,其中不乏厉害角色。

东瀛的女人都很温柔,走路从来不迈大步子,瞧见英俊的男人脸总是红彤彤的。特别是东瀛的艺伎,她们穿和服,涂浓妆,挺像是大燕神话传说里的女鬼,却十分有才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们大多卖艺不卖身。

娄心月十分中意此处,非便赖着李世仁留下不可,说是要等到来年四月樱花开,赏一次再走。

狄云枫心中自有明月在,这些浪漫美丽的东西着实不够吸引他,就算有够美丽,孤芳自赏又有何意义?

便找了个机会,辞别了。

狄云枫买了一艘十分精致的帆船,高望台铁壳子,乘风破浪济沧海。他还给它取了个东瀛名字,唤作“出云丸”,他没有再招水手,所以船上只有他一个人,生也是他一个人,死也不会连累别人。

……

……

  九月末,在深秋,在海风的吹拂下,沧海提前进入了冬季。

  狄云枫早已裹上一件厚实的袄子,盘膝坐在船头,左手拿着羊皮地图,右手举着望远镜打探,跟前搁着一壶酒,一尊司南。

待一切照旧后,他收好地图与望远镜,举着酒灌下几口驱寒,过后则捧起司南比对方向。若方向确定后他则要抽一抽风帆,矫正航行的位置。

做完这一切,就只剩下闲情时光,除了喝酒便是睡觉,荒度光阴一天又一天……

时间流逝如梭,一晃眼,已是半年之后。

风帆有些泛黄,船身也有些生锈,狄云枫的胡子长满了脸,人也变得黝黑了许多。

  船上的酒是最充足的,还能管他慢慢喝上一年半载。

海中的物产十分丰富,凭他的武功就算抓几条鲨鱼来吃也不是难事儿,所以他只要备好油盐,食物也从来不会缺。只是这半年来沧海之上未曾下过一场暴风雨,说是好事也是好事,可船上的淡水已所剩无几,不下雨的话只能搜寻岛礁补给。

茫茫大海,岛礁何其难寻?就算寻到了,上边儿也不一定会有能饮的淡水……

——————

狄云枫按照地图上的位置,转西南舵,行了三日,如期寻到了一座小岛。

小岛上除金黄的沙滩外便是一片绿油油的深林,无论花草树木都生长得十分茂盛,近看只是参天大树,远观则见生长之灵。

狄云枫将船推上沙滩,绑结实后才从船上取下两只尖底木桶。出了远海,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会发生,这荒无人烟的小岛十分危险,指不定会遇上什么奇异怪兽。

取了水便立即离开,这是求生的基本法则。

   “沙沙沙……”滩上的海沙十分地吃脚,一不下去能嵌到脚跟,就像是过滤过的细纱一般,柔软,干净,舒适。

   蓝天白云,冬日暖阳,起浪却不起风,若不是狄云枫还在脚踏实地地行走,他还真认为时间就此静止了,总而言之,这个地方幽静得吓人!

   渐入深林,脚下的枯叶比细纱还要吃脚,“歘歘歘……”每走一步堆积的枯叶便能淹至小腿。

狄云枫拾起一根木棍,边打边走,要知一些毒蛇最喜钻到树叶堆里取暖,这种荒岛上的毒蛇,怕是比中原的五步蛇还要毒上一些,若被咬上一口,啥事儿都甭想了。

  越往森林里走,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宛如一把遮天大伞,隐天蔽日。随着光线越阴暗,四周便越阴凉,脚下的枯叶也开始变得潮湿,地上终于瞧见石头的影子,狄云枫赶忙上道,踩在石头上总比踏在枯叶堆上实在一些。

乱石堆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狄云枫用轻功点踏,跑了没一会儿便听见“哗啦啦”的水流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