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十四章 他乡遇故人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856  |  更新时间:2018-11-29 18:48:04 全文阅读

大漠以西便不再是黄沙,而是万里荒芜的黄土高原,此地流淌着凡人的起源河流,大燕的母亲黄河,据典司地理勘察,黄河之水之所以那么浑浊,里头便是掺了此地的黄泥。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活法,譬如狄云枫的老家蜀地那点儿,开门便是山,赶集就得上飞梁爬蜀道,不是一般人的脚力还真不行。

黄土高坡的走势自然也高,不过少去乱岗怪石走起来也还方便,莫看此地荒芜,人烟却不少,老乡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生活虽苦却乐在其中。

  

泱泱乱世,朝政不顺,江湖不稳。哪儿的百姓不受苦?

  

狄云枫今儿换了身行头,内穿布溜白马褂,外披一件玄青素衣,绑腿束腰。脚下一双旧靴子,牛皮造的耐磨又不破。西北的刀客大致都是这身行头,他管这叫入乡随俗。

  可旁人看狄云枫却怎么也不认他是西北的“乡俗”人,他戴斗笠,裹围巾,最显眼的还是他背着的刀。在人们的眼中,他这类人有许多称呼,好听些的就叫“侠客”“浪子”,难听些便叫的“跑江湖”“矮骡子”甚至叫“乞丐”也有人。

  西北是个民俗民风十分浓郁的地方,这里见山就有山匪,平原则有马帮,不论镇上乃至乡里村里,多多少少都有几个恶霸。这里官匪一家,当官的只要不捅出什么大娄子,上边儿眼睁一只闭一只,也不会来追究。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此地要比西部其他地方更黑暗更荒唐,连朝廷都给此处赐了个“响当当的名号”——叫做它“无法地带”。

  无法地带,杀人不犯法,抢劫也不犯法,实属于江湖人士的天堂。会来这里的“矮骡子”多是中原犯了人命逃来的。

贼匪骗盗,龙蛇混杂。

  

狄云枫一路追踪狼王至此,历时一月之久,途中还手刃了不少狼崽喽啰,但狼王十分精明,在邪龙死后不停地迁徙,从北疆沙漠到黄土高坡,混迹于人群市井间,还在青楼里寻花问柳。它想用人气掩盖自身的妖气,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它身上的狼骚.味儿!并且来找他的不是慕雪依,而是狄云枫这个凡人。

  狄云枫在一处风蚀残年的木梆下站着,抬头打量着破烂门后头的地界,就是这个镇子,名曰:“金鸡镇”

金鸡镇上多是养鸡大户,大致是因此得名。

  狼是喜欢吃鸡的,就是变作妖也改不了天生的习性,就好比狄云枫喜欢喝酒。

狄云枫终于敢在一家馆子消遣酒肉,酒再贵他也要喝,而肉则是一桌子鸡,烧鸡,烤鸡,酱鸡柳,剁椒鸡杂……这里的鸡肉就好比其他地方的白菜,他干嘛吃不起?

  一大桌酒菜竟被他吃得一干二净,结算之时也才要了一两银子。他满意地拍了拍肚子,正要离去,可这时却有人拉过他,行话道:“兄弟,做不做生意?”

  出来跑江湖的自然晓得所谓“生意”何意,狄云枫想:苟老道还不知死活,上个月工钱也没结,自己手头的银子也不多,来年还得替海生补贴家人……若是有生意上门,再怎么也要听听看不是?

  拉人喊话的是个篷面老头儿,大布褂子酒糟鼻,倒是笑容随和又真切。这类人在江湖中俗称“猎头”,就像是青楼里的“鸡公”一样,拉人入伙儿,介绍买卖从中捞油水的。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老头儿观其颜色便笑得狄云枫有兴趣,便拉过一旁坐下,轻声道:“好活儿,办好了五十两银子,包食宿!”

  五十两是高价,行里人都晓得这个价的意义,不仅是好活儿,还是大活儿,卖命的活儿!狄云枫现在自我感觉良好,妖他都能杀,还有别怕的事儿?便道:“说说看。”

  原来在镇尾有个姓金的养鸡大户,人称“金三爷”,家里三代都以养鸡为生。生意是越做越大,但近期却不知招惹了那路神仙,鸡场里的鸡一夜就要舍上十几只,开始认为是黄鼠狼作怪,只差一伙工人守夜,不料工人夜没守住,丢了三条命,还疯了一个。那疯子便喊是妖怪,是妖怪。流言传开后镇子上的人都说是黄大仙偷的鸡,金三爷也只能暂停养殖,这不,请仙长又请杀手的,帮忙除妖呢。

  方才那老头儿姓胡,当“猎头”自称三十年,十里八乡都叫他“胡老大”,临走是他还拍着胸膛抛下十两银子说:“我这人就是靠诚信吃饭,兄弟愿意来卖命,我自然要好生招待,这些钱五两是定金,另外五两便送老弟找婆娘消遣!”

  酒馆里都叫说“胡老头你仗义呀。”“胡老头真大方呀。”,狄云枫一声冷笑,将钱收好后便走出了酒馆儿,但步子才踏出门便叫人给拽了过去,听一人道:“兄弟,我有话要和你说。”

  闻声是个年轻人,一见果真十五六岁,油头篷面衣衫褴褛,是个小乞丐?

  这里人人称兄道弟,但真正将之当兄弟的又有几人?狄云枫撒开他的手,冷声道:“有事说事。”

  那小乞丐却先问:“兄弟,瞧你模样不像是西北人吧?你从哪儿来的?”

  狄云枫再瞥了小乞丐一眼便转身离去,他没打算和别人拉家常。

小乞丐却赶忙跑来将他拦下,冲他笑道:“兄弟你别误会,我是来劝你莫上当的,方才那胡老头儿又说胡话骗人了,我怕你被骗去了命!”

  这倒不奇怪,干胡老头儿那一行的基本三句话中一句真,还是添油加醋的真。就好比鸡头与你说:我家小姐肌肤如玉,前.凸.后.翘,结果见了面儿,才知人老珠黄,一马平川,活儿还不好。

  其实杀手不会在乎真话假话,只要银子能捞到手就行,当然也不会去在乎小姐多漂亮。干他们这行的,连生死都已置之度外,还讲究这么多干啥?

  那小乞丐左右顾看了一阵子,发现没了人才轻声道:“你方才去的那家客栈,里头的常客都是胡老头儿的托儿,专门哄骗你们这些外乡人去卖命!”他咽了咽口水,再将声音压低了些道:“兄弟你不知,金三爷家可不止死了三个人这么多,连着去的老道士和跑江湖的,拢共死了不下十个!他们都叫人硬生生拧了脖子,肠穿肚烂,血溅一地!”

 

 狄云枫不动声色,眯了眯眼睛反而露出一抹笑,若真如小乞丐说这般,那偷鸡的妖怪非狼妖莫属。顺着狼妖找到狼王,杀之还能得五十两银子,好买卖,好买卖!

  “喂,兄弟,你不是被吓傻了吧!唉……你也算倒霉,收了胡老头儿的定金便没有反悔的余地。我看不如这样,你顺几两银子给我,在死后我替你找最好的二皮匠缝头,还喊我师傅给你做法事,并叫寿材铺老板做一口好棺……算起来拢共要十两银子。”

  原来这小乞丐也是个赚外乡人钱的生意人。

狄云枫暂时还没打算死,回一句:“不用了。”随之朝着镇尾走去。

小乞丐又紧着脚步跟上来,奉承道:“兄弟初来乍到,我可以做你的向导,我知晓哪家赌坊不黑,也晓得哪家窑子的姑娘漂亮……”他见狄云枫的还不理会,哀叹一声,似要拿出“杀手锏”,见其往怀里捣鼓了几下,拽住一张符咒在狄云枫面前晃了晃,并扬起下巴道:

  

“兄弟,这玩意儿可是我师傅亲自开过光的,镇妖驱鬼诛仙屠魔,那是无所不能!你要是带上,方可保你今夜平安!”

  

瞧符咒,狄云枫顿下脚步,眼中闪过一丝惊疑,这符咒他必然忘不了,这不就是芊儿临走时给每人发的救命符?他也正是用这张符咒将邪龙眼睛戳瞎的!

  小乞丐见狄云枫来了兴趣,赶忙道:“哟?兄弟总算是识货了,喏,二十两银子我亏本卖给你了。”

  狄云枫试问:“小兄弟,这张符咒真是出自你师傅之手?”

小乞丐挺起胸膛鼓吹道:“那可不是?家师乃天仙下凡,龙虎山第一百六十八代弟子,本为大燕国师,后云游四海,以斩妖除魔为己任,誓言拯救天下苍生!”

  狄云枫挑了挑眉:“哦?那你师傅是不是姓苟?”

  

小乞丐张目惊呼:“兄弟,你怎么知道家师的姓氏?!”

 

 狄云枫轻蔑一笑,心头却暗喜:还以为上个月工钱打水漂了,没想到竟还给安排上还上,那苟老道这几月来该坑蒙拐骗不少钱,不会差我这二十两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