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十三章 霸王硬上弓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982  |  更新时间:2019-03-04 22:51:14 全文阅读

救命符一滴精血便要十年阳寿,狄云枫吐了一大口,几辈子的命都不够抵,他知晓自己无论如何都难逃死劫,所以才早早交代了后事。

慕雪依捧着龙珠呆坐在狄云枫尸体前,事到如今邪龙已除,灾祸已拔,狼妖的小打小闹再无关紧要……该回仙界交差了。

那……这颗龙珠呢?

龙珠被称之为无上机缘也绝不夸大,其内蕴含着邪龙十几万年的修为,倘若能将它炼化,一举飞升大罗金仙也并不是不可能!

修仙修仙,不就是为了长生成仙、叱咤风云么?

此乃天大的诱惑!

慕雪依想,若是自己修为金仙,那放眼整个六界又有谁敢再打自己的主意?

“可是,可是……”

她咬着柔唇,紧握着龙珠,瞧着狄云枫的尸体暗自泣泪,心有声音不断抉择:是自身的修为重要还是他的性命重要?

她不断地去试探着狄云枫的体温,已渐渐冰凉……

慕雪依会做出这个举动就证明心中早有拯救狄云枫的念头,这才是一个女儿家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毫无疑问她是感性的,感性的女人会因为爱放弃所有,更何况是修为?

用一颗龙珠拯救一个凡人的性命,无论哪个修仙者听了都会笑掉大牙。慕雪依绝不会笑,因为她还听过更好笑的事:有个傻子,屠龙取珠,却是为了情义……

她柔情似水,轻轻地抚摸着狄云枫脸颊,万千感触皆化作灵能,将龙珠托起,缓缓地送入狄云枫丹田。

龙珠入体后狄云枫的脸色瞬时变得红润,心跳复苏,呼吸顺畅,他一开眼,金光四射,一股龙象映在眉睫,模样也变得更加阳刚威严!龙珠给不了凡人通天的修为,但无论是寿命还是躯体都会得到大大的提升。

“我这是……”狄云枫能感受到体内的奇异变化,却无法用言语形容。

“狄云枫,你终于……醒了。”慕雪依本就带伤,当即又因救人透支了灵力,便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软轻轻地倒在狄云枫胸口,微弱地喘息着。

狄云枫只身坐起身,只感神清气爽,耳听千里外风声,眼看黑暗中尘埃,他疑惑:“难道我杀了一条龙便成仙了?”

慕雪依摇头弱声道:“你没有灵缘,修不了仙的,不过你体内有一颗十几万年的龙珠,也许你可以去真武国看一看,那里是修武者的故乡。”

狄云枫挑了挑眉,若说当前他最满意的东西,还要属怀中这吐息着芬芳的女人。他可不管什么真武假武,自身更上一分阳刚之气,那分按耐不住的血气与欲望也涌上眉头,恰好又是这个女人投怀送抱,岂不是乘虚而入的好时机么?

这次可不能让她给跑了,当然她也跑不掉。

狄云枫不再那么老实,一把搂住慕雪依细腰,暧昧问道:“你呢?你去哪儿?”

“你……放肆!拿开你的手!”慕雪依娇呵,想搡开狄云枫却使不出一丝力,她身体打了个机灵,要拒却无能为力。

狄云枫低头枕着发香,又在其耳旁温柔一声:“你先告诉我今后的打算,我便会放开你。”

慕雪依浑身酥麻,羞得颔下首去,听话道:“我当然是要回仙界去了。”

“回去作甚?不如留下。”狄云枫边说着,边一件一件地将自己衣服脱去。

“你脱衣服做什么!你要干甚么!”慕雪依又惊又恐。

狄云枫却道:“我衣服上全是污秽,要脱。”说着,他又开始替慕雪依宽衣解带,并一本正经:“你衣服上也染了些污秽,我替你脱去。”

意图已明显得不用言语,醉翁之意根本就不在酒!慕雪依闪着眼眸哀求道:“你放过我,我不能——”还未等她说完,却“刺啦”一声,其胸前衣襟已被狄云枫扯烂!

“衣冠禽兽,你……不要……”

有美人入怀,岂有不上之理?当女人说出“不要”二字或许她们真的不想要,而当男人听到女人说“不要”时他们必定会要。得不到不仅要要,还要要得服服帖帖的。

……

……

也不知多久,二人双双喘着粗气摊在地上,狄云枫只手枕着头,只手搂着美人儿腰,三番五次的感觉告知他,这是春宵而绝不是春梦!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他忽而想起自己还不晓得仙子的名字。

狄云枫二十年的积蓄,外加邪龙十万年的阳刚之息,怎叫一个女人了得?

慕雪依蜷缩着身子,眼角的泪痕还未拭干,她没好气地问:“你都要走了一切,还在乎我的名字么?”

狄云枫又轻轻地咬了咬慕雪依耳朵,笑道:“那你也得告诉我名字,好让我对你负责,我是个负责人的男人。”

慕雪依用胳膊肘狠狠地耸了耸狄云枫胸膛,话里埋怨道:“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对我负责,你不过是个趁虚而入的淫贼罢了!”

狄云枫忍不住发笑:“方才你不也挺卖力的么?到现在还不老实?”

慕雪依又羞出几滴泪儿,不由抽泣道:“你这禽兽,莫等我修为恢复,要不然——”

未等她说完,狄云枫又扯过其腰,放下狠话:“再滚几次,你准儿个老实!”

“不来了,不要……”

若等霸王硬上了勾,女人再说出“不要”之时,为时晚矣,生米早已煮成熟饭!

……

……

又过了个把时辰,慕雪依红着脸卧在狄云枫胸前,服服帖帖道:“我……我叫慕雪依,我叫慕雪依……”

狄云枫的胸口跌宕起伏,并伴有一阵细微的鼾声,其体内的龙珠正在被一种奇妙的力量所支配,在几轮翻云覆雨之后,精力也需之补给,便缓缓沉睡了过去。

慕雪依抻地而起,发伤势痊愈,体内的灵力也已充斥饱满。她揉了揉眼睛,凭神识一瞧,竟在狄云枫体内发现一股灵动!

“灵缘?”她不由惊呼道!

狄云枫怎突然拾得灵缘?

她又瞧了一眼各自身上的羞耻痕迹,心中暗自猜测道:难道是因为阴阳双修所筑下的基?

那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她在狄云枫体内种下一丝灵缘,尽管微不足道,但也可踏上修仙之途,若能与之结为道侣——

不可能!

她坚决驳回自己的奇想,紧咬着贝齿,心里告诫自己道:“慕雪依,这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的邂逅,何来长久一说?”

她越想就越疯狂,甚至拾起一旁的蝴蝶.刀欲将狄云枫给捅死!可刀尖却在狄云枫喉咙前不到一厘的位置停住,若这是缘,尽管是孽缘,也不该一刀两断……

她呜咽一声,咬唇骂出一句“混蛋”,落下两行泪水,穿上衣服,不辞而别……

……

狄云枫也不知睡了几日,一个梦也未做,真实有美人儿相伴谁还去做春梦?他含笑,翻个身想将美人儿再搂入怀,却扑了个空,他这才猛然睁开眼……人呢?

“仙子?”他呼喊着并四处寻找。

半个时辰后他回到墙角坐下,这才肯相信自己的仙子走了……

“莫不是她不相信我不会对她负责?”狄云枫苦涩一笑,其实心里明白得很,负责仅是自己的借口,她会离开,八成是认为自己与她不般配,心空空,他唯有长叹一声,更加苦涩:“呵,她能留我一条命已算是意料之外了……”

狄云枫要找出衣物中的那一壶酒,这个寂寞又失落的时候,怎么能没有酒?但在他翻找衣物时,一块赤红色的令牌从衣堆里掉了出来。

令牌泛着灵光,材质一瞧便不是凡品,上头刻着“青月”二字。

狄云枫将青月令举于鼻尖嗅了嗅,闻其香更错不了,就是属于慕雪依的。他紧握青云令,信心满满道一声:“好!”,并暗自发誓:不管你是刻意还是无意留下信息,天涯海角我都要将你找回来!

狄云枫将腰牌视如珍宝,小心翼翼地揣进胸膛,胡乱穿起旧衣,晃了晃手头的“仙酒”,边饮边朝着山洞入口寻去。

……

……

山洞出口并不难寻,只要顺着枯腐的臭味儿便能找到,狄云枫没走多久,一袭轻柔的月光似引路的使者出现在洞口,没想到绝境逢生后依旧是月夜。

山岗外一片宁静,人畜尸骸冒着莹莹鬼火,清风掠过此凄凉地也得化作阴风,万籁俱寂总叫人感寒,狄云枫打了个冷颤,赶忙离开了这邪乎的万尸坑。

寻找黄沙的踪迹,只要跟着浑浊的西风即可,而等到寻至黄沙边缘,黎明边缘的曙光也渐渐有了初芒。

狄云枫这次可没有闲情好好欣赏,反之踏入大漠中,仰头一口酒,好让自己更明白更精神些,他背着黎明走去,去完成他的承诺与复仇——杀狼王!

他有了仙刀,武功也比先前要高上许多,鼻子更灵敏数倍不止,大漠中的狼骚.味儿一闻便能捕捉!

“海老哥,我必叫那狼王血溅三尺,祭你的在天之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