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六章 就要一壶琼浆玉露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988  |  更新时间:2018-12-05 07:13:41 全文阅读

狄云枫甚至还未走踏进船舱,仙子又化作青光返回仙舟,地上的“狂轰滥炸”渐无声响。

芊儿欣喜迎接道:“师尊可真是厉害,才下去不到三息的功夫便将那群妖怪解决了!”

  

  仙子紧着绣眉,摇了摇头道:“非也,那帮妖怪并无击落我们的意义,我下去之时它们全都遁地逃窜,也无处寻匿。”

  

  明尘担忧道:“师尊,这帮怪物行为十分诡异,它们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仙子沉思了片刻,决定道:“不论它们有何阴谋,当下已没了飞天的必要,免得无故要了这些凡人的命。”

  

  明尘瞥着一旁一动不动的狄云枫,眼中好生厌恶,他愤愤不平道:“师尊也真是,非得带着些凡人一起,就是包袱,就是拖油瓶!”他边说边趾高气扬地朝舟头走去,仰头凭空瞪着狄云枫,眼嘴里碎念:“哼,看你们谁能活到最后……”  

  

仙子要领着芊儿步入船屋,狄云枫竟伸手将其拦下来,他心中有疑惑要说,可他还未开口,仙子却先一声呵道:

“你敢拦我?”

  

   狄云枫面不改色,也未撤开手,只平静道:“仙子方才说‘免得故意要了凡人的命’,此话何意?难不成有意要我们死?”

  

“放肆!”

仙子仅一声呵便将狄云枫吓退三步,她虽不同明尘那般轻蔑,但美目中的对狄云枫的杂糅着实不少,她冷声道:“难不成你真以为能揣测本尊的心思?”

  

  狄云枫捂着胸口,一股怒血直冲喉咙!方才仙子的一声威慑害他受了内伤!他红着脸,只能眼睁睁地瞧着仙子走入船屋,当下,仙凡之距一目了然。

  

“哎呀,大侠你快走,快走啦,等师尊真生了气,你会死的。”芊儿好意相劝,“咵”的一声掩上船屋的门。

……

……

  

不过多久,仙舟已驱使至沙海中央,它收起双翼竟行驶于沙海之上,仙家之物果真不同凡响,航空,下海,沙里游!

云巅之上五彩斑斓,下了云层瞧见的便是漫天黄沙,风卷着的沙粒儿并不比寻常的暗器要差,若是身子骨弱点儿的,皮薄一点儿的,不过半个时辰都要给沙尘给吹死。

  

狄云枫盘膝坐在原地,废了好一阵子才将方才涌上来的血气压制心间,他苦涩干笑了几声,正准备下船舱躲避风沙,却听舟头的明尘叫道:

“喂!那个谁,你过来一下!”

  

   狄云枫听若不见,他不是哪个谁,也绝不会过去受刁难,便不去理会。

明尘咬牙忍怒,走去拽过狄云枫道:“我说你别装那番清高,我喊你帮我看着仙舟。”

  

“我不会开。”狄云枫道,他的确不会开,这可是一车子人的命,出了车祸他可担当不起,他又提议道:“不妨你将苟老道喊出来,他一定很乐意帮忙。”说完他又要走下船舱,明尘却赶忙拉住他,话里少了几分尖锐道:“帮帮忙,少不了你的好处。”

  

   好处?狄云枫神色微闪,顿下脚步,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道:“说说看。”

  

  “哼,果真是个贪婪之人,”明尘暗讽一句,拍了拍腰间的一个金丝纹绣的小布袋子,大度道:“随你说,本仙人的储物袋里什么都有。”

  

  狄云枫眼睛一亮,想也未想便问道:“有酒么?”

  

  “嗤!我还以为你要我给你变几锭金元宝叻,”明尘虽说如此,却取下腰间乾坤袋,闭眼搜寻了片刻,竟真从手中变出一个红罐子,丢给狄云枫道:“喏!省着点儿喝,琼浆玉露,你这辈子估计就喝得到这一坛。”

  

狄云枫咽了咽口水,酒这种东西他从来不挑,便抱着酒坛一言不发地朝舟头走去。买卖就这么达成了。

“你可别喝醉了,看好路,若是有异样就及时敲门来报。”明尘嘱咐完,推门进了船屋。

  

狄云枫抱着酒坛坐在舟头,艰难抉择了很久很久才从腰间取下一个羊皮水袋,仰头一口气将里头的水喝光,再小心翼翼地将手中这“琼浆玉露”倒进酒袋子里封存好,生怕洒出一滴半滴,羊皮袋刚好吞下一壶酒,他还不舍得喝,理应“此酒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饮”。这酒该留到受伤之时或要死之时喝才能体现价值。

……

……

  

仙舟在沙里游,比脚杆子走得快,但比骆驼还要慢上一些,大半天过去了,嫣然已至找不到北的地界,四周除了漫无边际的沙海之外就再也见不着有其它的东西。

好在北疆沙漠有个尿性,太阳落山之时,风沙会停一会儿。

  

   这些该死的风沙必然是个害人精,否则为何太阳一出来就祸害人,夕阳已落下便收工休息?

  

   风沙停歇后,前方的路要看得更广更远些,落日余晖还在,狄云枫从怀里掏出一只望远镜,这玩意儿是先前与一个西域人做买卖得来的,说是用这个看大姑娘洗澡很方便,虽然他从未去尝试过看大姑娘洗澡。

狄云枫举着望远镜瞅了一眼,下一刻皱起眉头,又看了好一会儿他才放下望远镜并转身来到船屋前,犹豫了一阵子才扣响房门。

  

  “咵——”房门打开,明尘一见是狄云枫,当即冷下脸,沉声问道:“有事?”

  

  “三里开外有一个镇子。”狄云枫一指前方,如实道。

  

  明尘挑了挑眉,不信道:“你一个凡人怎能瞧见三里开外的事情?莫不是你看眼花了?”

  

  狄云枫未理明尘的质疑,眼光打量着船屋中盘膝打坐的仙子道:“长河落日,大漠孤烟,我们凡人不为仙,日升而作日落而息,但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一座镇子,多少有些蹊跷。”

  

明尘见自己被无视,更来气道:“蹊不蹊跷岂有你一个凡人说了算?难道你有仙眼?你有神识?”

狄云枫依旧不理明尘,反之步入船屋,郑重道:“不论是否危险,我提议绕开那座镇子,否则——”

  

“起开!你做什么?你也配进我们的船屋!”明尘揪起狄云枫的领口将之推出船屋。

狄云枫踉跄几步,心生怒意,所受委屈已不少,对方是仙又奈何?他欲拔刀,但仙子却闪身而来,轻轻地按住他冲动了的手,冷声道:“你莫要得寸进尺。”

  

  狄云枫扬着坚毅的脸庞,正气道:“那你可知凡人的骨气?你可知我狄云枫的骨气?”

  

  仙子淡然:“骨气还得看能力。”

  

  “可没有人能永远凌驾别人。”后边儿一句话则是“别得意,老子一定会凌驾于你。”

当然这句话狄云枫是憋在肚子里不敢说的。他与仙子对视了片刻,断然收起刀,将怒气赶下眉头藏在心里,他也不屑与这些膨胀仙人生气。他只道:“还是那句话,我提议绕开那座镇子,那里有蹊跷。”

  

  仙子轻哼一回首,遗憾道:“可惜你还是个凡人,你的感觉子虚乌有,反之我的灵识仙眼能洞察方圆千里动向。前方那座镇子不过是荒废依旧的破落地带,我一丝妖气也未曾察觉到。”

  

这时苟老道也领着一众江湖客从船舱下走了上来,一个个打着呵欠揉着眼,瞧模样他们这下午睡得十分安逸。

仙舟也缓降下速度,在日落的最后余晖下,果然一个古朴又破败的小镇子出现在人们面前。又听一个江湖客道:

  

“这里我几年前来过,是北疆沙漠中唯一小镇,原先这里本有绿洲青水,但随着沙暴的肆虐,绿地光秃之后镇上的人也就迁徙了,黄沙镇上大部分人都是来自这口小镇。”

言语的汉子操着一口极为标准的西北腔,他认地方,该不会有错的。

苟老道也拍手叫好:“那敢情好,北疆沙漠早穿棉袄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太阳已经落山,刚好有个地方落屋,御寒。”

  

一行人下了船,迫不及待地朝着镇子里走去,大漠入夜,天寒地冻。

狄云枫却站在村口犹豫了很久,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即使天气极寒,他也绝不放心将自己的命交给别人。

于是他在镇口旁寻一处大石头,背靠坐下。

夕阳彻底落入地平线,寒气沁透了整个夜,即使他找了处背风的地儿,寒气依旧入肉刺骨。

  

  狄云枫取下酒袋赶紧灌上几口,这酒果真是琼浆玉露,吞下肚中酒气热量竟不上眉头,而是朝着四肢百骸分散去。喝了叫人热血沸腾,欲.火中烧!

  

  这酒比春.药还要容易让人上头!但不得不说,的确好酒,非凡品能比拟也!

  

有美酒作伴,又岂怕长夜漫漫?

狄云枫干脆爬上大石头,仰躺着边饮边瞧着夜空中的星。此刻,平静下来的他才起了个荒唐的念头:我若是也能羽化成仙多好?

不过转念又想起明尘那副饱含七情六欲的嘴脸,却觉得仙人不再那么受人向往。

  

  仙人与凡人只不过是不同品种的人罢了,就像是土狗与狼狗,都是狗。

  

  何必人欺人,何必狗咬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