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五章 麻衣布衫,远赴大漠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759  |  更新时间:2019-05-07 19:30:54 全文阅读

  苟老道今日换了件金丝绸布的大黄道袍,胸前顶着个五彩照妖镜,身后是太极八卦墨针纹绣,臂弯揽着一把青丝拂尘,脚下一双牛皮官靴亮得刺眼。他的模样不像是去斩妖除魔,更像是随着神仙去祭天用的。

  

可不仅是他,各路江湖的野路子皆穿得光鲜亮丽,他们站在镇口闲等着仙子的到来,各自将手头的兵器擦得雪亮,时不时有人摆弄自己的大刀:“这柄大刀可是我花八两银子从李铁匠那儿买的,重三十六斤呢!虽说有斤两有点儿轻,但也将就趁手吧。”

  

  又有人举着自己的红缨长枪道:“我这把长枪可不得了,还是苟天师亲自与我开过光的!今后杀妖,更得心应手呀!”

  

  却又有人取笑道:“开过光有个屁用啊!没开过.苞,没流过血,趁手个啥啊?”

  .

  “去你娘的!老子杀妖便是破.处,老子就要用那妖血炼我这杆热血长枪!”

  

  这时,一道青光从天而降,光影乍现后落下三席胜雪白衣。小仙女儿与仙子师尊皆蒙了一张面纱,可这面纱就好比是女人胸前的肚兜儿,若真要办事儿,脱不脱都不打紧的。

  

  四下闹腾的江湖客羡慕得合不拢嘴,眼睛不敢在仙子身上打转,只能揩揩小仙女儿的嫩油,小仙女儿模样最单纯,她竟被这一群男人瞧得有些羞,她俏脸儿凭添一抹女儿腮红,轻扯着仙子的衣襟问道:“仙尊,他们说的开.苞是什么意思啊?”

  

仙子冰清玉洁,自然守身如玉,她就算知晓也不好说这龌蹉臊话,便轻咳了一声道:“芊儿莫问,凡间脏话会叫道心不稳,严重者甚至万劫不复。”

这叫芊儿的小仙女儿赶紧闭嘴不敢乱言。

  

  苟老道倒是真像只狗,哈着舌头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仙子面前,奉承道:“仙子,这帮人都是江湖中各路杀手,虽说比起你连个屁都不是,但好歹也能帮你带带路不是?”

  

  仙子瞧了众人一眼,未发现狄云枫的影子,便问道:“怎么?你这帮人中没到齐么?”

  

  苟老道无奈道:“本说是有三十余人的,但夜袭那晚死了十七八个,现在就剩这么些人了。”

  

  “我是说——”

  

  “我来了。”

狄云枫从墙头跃下,也算得上一道别样的风景,并不是说他的姿势潇洒,而是其穿着十分土挫,模样活脱脱像个沙匪,与这帮光鲜的江湖客相比,格格不入。

  

  当然,他的坚毅也与他们格格不入。

  

  “呀?这还是先前那个冷面杀手么?怎将自己包得跟个粽子一样?”芊儿指着狄云枫惊呼道。

  

狄云枫扯下围巾将脸给漏了出来,瞧着光鲜明丽的其他人,心头多多少少有些自卑,便牵强解释道:“北疆的沙暴很强,皮肉经不起吹,这已是我备下的完全之策。”

那唤作明尘的青年在故意挑狄云枫的茬儿,出言不屑:“所以凡人中就属你悟性最差,难道你当我师尊是摆设不成?小小人间沙暴抵得过师尊的一袖清风么?”

  

经此一言,一干江湖客纷纷与狄云枫化了条儿界限,生怕与之挨着沾了愚昧之气。

狄云枫轻哼一声将围巾重新裹上,他不会将自己的命交给别人来掌握,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自然不动声色,便走至队伍最后站好队,闭眼静静地等着发号施令。

……

  

芊儿走至众人面前,双手本无物,但随之一个眼见的翻转,两叠不同的符纸出现在手中,比变戏法儿还要神通,她清了清嗓子道:“诸位听好了喔,接下来的安排十分重要!”

“嘿嘿,小仙子的话乃金玉良言,我们听着呢……”

“对头对头,没准儿小仙子的洗澡水都是甜的……”

一群油腔滑调,不免让芊儿俏脸多了几分羞,她挺起那对不太够味儿的胸脯,露出一分还不太熟练的骄傲,高声讲道:

“我手中这两种符咒作用分别为通信与救命,大漠中恐生变故,若你们迷失方向便可撕碎这张黑色的通信符,我们感知见便会即刻来救你们,倘若情况实在紧急,那你们则要用到这张红色的救命符,”说到这儿,她改为郑重口气道:“救命符中储藏了师尊的符印,打开符印的方法则是以你们自身的精血——记住哟,不到万不得已千万莫要用救命符,凡人少一滴精血便会少去十年寿命,所以慎重慎重再慎重!”

  

   苟老道赶忙来接过符咒,当着大家伙的面儿往怀里揣了一把“救命符”,之后才喊大家上来领。

  

  “苟老道,你揣那么多救命符作甚?你没听仙子说了?一滴精血十年阳寿,我瞧你也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莫是用上两张敌人没制服,自己先四脚朝天一命呜呼了啊?哈哈哈……”

  

  无人不笑这老道的开心,苟道人红着脖子瞪眼道:“你们这帮矮骡子冲什么劲儿?本道长可是长命五百岁的,哪儿那么容易死?”

  

  狄云枫也分到两张符咒,将信将疑,想想那狼妖一记重拳便能将自己打得五脏具碎,倘若真是倒霉再相逢,哪儿还有机会喊救命?

  

  芊儿见大家都领了符纸,又拂袖化出一只玉牙模样的仙舟,舟由小逐大渐渐成船,又生出双翼凌空漂浮,她们师徒三人先踏空上船,过后便招呼众人道:“大漠还有些脚程,我们先载你们一程,等感知妖气后咱们会下船与你们同行,避免打草惊蛇。”

  

凡人哪儿见过所谓的仙舟神器?便各个使出轻功绝活儿跳上船去,左看看右瞧瞧,很足的新鲜劲儿。

仙舟上有一间船屋,芊儿扶着仙子走进去,留下明尘一人在前操控仙舟,见他变出一块奇光异彩的石头,搁在舟首的凹槽中,待石头填满后整个仙舟似被赋予了魔力,拔地起大风,扶摇上青天,驰骋白云中,只手摸太阳!

  

江湖客们纷纷称奇,皆围着舟头的明尘夸张奉承,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明尘摇头自傲,开始鼓吹起自己的光辉事迹。

狄云枫则静静地坐在舟尾,不屑地笑着,心里暗道:本以为仙凡天壤之别,没想到臭虫还是臭虫,都是放臭屁的人。他摸了摸麻衣下腰间挂着的四只羊皮袋子,其中三袋子是水一袋子是酒。他先是忘了到底哪袋里头装的是酒,只好挨个儿地取下闻闻,直至取到第三袋时才将酒袋找来。

  

他举着酒望向青天罡阳,出嫁祭红双,出殡祭土地,出海祭龙王。自己赴不知生死之途,就祭一祭苍天吧!

老天爷,这不是好酒,但却是敬酒,只求您多看着点儿,让我捡条命回去给海老哥送终!

狄云枫将酒往天外洒去半袋,又豪迈地放声大笑起来,他见过浪花儿朵朵的大海,见过黄沙漫漫得沙海,如今还见着了赤阳之下霞光异彩的云海!

此生不留遗憾,也不虚此行!

……

……

  

狄云枫笑过一阵子,才将酒袋高举对青天,正当他要豪饮为快之时却听“轰隆”一声巨响,整只仙舟猛地一颤!

他手头的酒袋拿得轻巧、给震得掉出了仙舟!

  

  这可不得行!仅仅半袋子酒了,漫漫黄沙路,无有杜康,何意解忧愁?他赶忙要弯腰去抓,可他脑壳才刚一支出去,一梭亮光竟从云层中钻上,直打他脑壳!

  

  “轰隆!”亮光在距舟三丈外被一道无形屏障挡住,屏障本是无形的,而今被抨击得现了形,还动荡着,摇摇欲坠的模样!

  

   狄云枫吓得惊魂未定,却见云层下又射出片片亮光,像是暴雨梨花般砸在仙舟上!这是一只手扒着他的肩将其拽回夹板,怒斥道:“你寻死不成?喊你入船舱听不见么?”

  

狄云枫回过神来才发现甲板上竟独剩他一人,拽他之人正是先前操舟的明尘,他道声:“谢谢”便赶紧下船舱去躲避。

芊儿与仙子也从船屋中走出,听芊儿急道:“师尊,这片沙漠早就已沦为妖地,我们是不是腹背受敌了?”

  

“哼!蝼蚁小妖也敢偷袭本尊的仙舟,简直找死!”

仙子大怒,又冲明尘与芊儿嘱咐一句:“你们二人留下保持结界,我下去斩妖除魔!”

她化身一道惊芒钻下云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