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三章 生如蝴蝶般短暂,逝如流星般璀璨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863  |  更新时间:2019-05-07 19:13:01 全文阅读

何时的月,何时的夜?

  月色入户,是琉璃色的,清晰可闻窗外的蝈蝈私语,甚至能听见风吹沙粒儿打青瓦的声音。

  夜深。

  人静。

  狄云枫猛然睁开眼,掀开被子,握刀,鲤鱼打挺,又是一气呵成的功夫!

  他赶忙来到窗边,关住虫鸣,关住月色,关住窗外的一切动与静。

  狄云枫自八岁开始颠沛于世道江湖,历经不知多少风霜雪雨,至此他已能将一些细节拿捏得无微不至:

  刀要摆在一伸手就能摸得到的地方,这样若有人潜入来袭才能瞬时应对;门窗一定要关,这样才不会暴露床铺的位置,给敌人趁机发射暗器的机会;睡觉一定要清,潇潇落雨,片片落叶,风吹草动皆要收于耳廓之中,用脑子与感应,用心去听……

  不论是刺客杀手,亦或者刺杀的目标,十有八九是死在床上的。

  做完这一切,狄云枫长吁一口气,紧绷的神情随之放松,他淡着眼眸平静地瞧着四周的一切,心头不经自问:难道一切都是个梦?

  “这一定是个梦。”

  他苦涩一笑,自己可真是越来越迟钝了,不仅睡觉来得死,就连窗户也未忘记关……他回到床上,将刀搁在床边,枕了枕头,拉过被子想要睡个回笼觉——但他才刚闭上眼便猛然睁开眼,握起刀,拽着被子,鲤鱼打挺!

  他惊愕地瞪着自己手中的被子,呆愣了许久才悄悄地坐在床边,心头明白:事情发生过,且绝不是梦。

  他这才想起数夜前的血月杀夜,狼妖,负伤濒死,天仙下凡……

  “咵”的一声轻响,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个九尺大汉立在门口,门框都快没他高,他堵住月色青光,眼里闪着晶莹泪光,他惊喜道:“狄老弟,你终于醒了!”

  狄云枫知晓此人是海生,因为海生是他见过干杀手这行最纯洁的一个汉子。

他点了点头。

  海生快步走进屋中,先挑灯点上,再去开大了窗,灯火逐变透亮,他便坐上床并放下手头的东西,是两包油污地油纸包,还有一坛青花瓷罐。

  “狄老弟,那些仙人可真灵,她说你天亮前就要醒,你就真醒了!”

  海生笑着打开两包油纸包,一包葱香白斩鸡,一包五香酱牛肉,他又打开那青花瓷罐,啧啧……一股酒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青果清香青花瓷,青果酒,贵也贵得实在。

  海生将酒肉全都推到狄云枫面前,催促道:“狄老弟,你大病刚好,我给你买了些酒肉填肚子,补补身子。”

  狄云枫若有所思地瞧着这几盘酒肉,怕是少不了三两银子才拿得下来,三两银子可够海生吃得上两三年的小面。

  但狄云枫晓得,这里头,情意无价。

  “怎的了狄老弟?”海生疑惑地瞧着狄云枫,挠了挠脑壳下一个拍腿坏喊道:“他娘的!我竟忘了叫他小厮拿筷子了,狄老弟又不是我等粗人……你等着,哥这就替你再跑一趟!”

  海生便要走,狄云枫却赶忙将他拽住,轻叹道:“海老哥,我大病初痊怎能喝酒?这白斩鸡还勉强吃得,酱牛肉可辣得很,吃了怕翻病。”

  海生一阵肉疼:“啊?那不就白去几两银子?”

  狄云枫苦涩一笑,扯下一只鸡腿啃食起来,佯装无奈:“我只能吃着只鸡,剩下的牛肉与酒只能请海老哥代劳。”

  海生舔了舔嘴,吞了吞口水,矜持却不推迟,只道一句:“我本是吃过了,既然狄老弟吃不得,那就让它进我的五脏庙。”

  狄云枫心里也暗笑,又边吃边问:“对了,黄沙镇外边儿如何了?”

  海生吞下几口酒,解了馋才一拍大腿叹道:“哎呀,说起这两天的事真是玄之又玄,玄之又玄呐……”

  据海生说,在狄云枫昏迷后,真有九天仙子下凡来救,那仙子神通广大,化天地为力量给己用,只挥挥水袖便叫黄沙镇狼妖夹着尾巴逃进大漠里头。

  狄云枫杀那三头狼的活儿与功劳全都被苟老道偷揽去,拿到仙人面前献殷勤,因此还受仙人夸赞,并赏下一件斩妖除魔的照妖镜!如今那苟老道就将镜子拴了根铁链,挂在脖颈上,可把他给威风坏了。

  “哼!我与苟老道说了,那三头狼是狄老弟宰的,谁知那老匹夫却满口赖账,真不叫人羞,真是让人厌!”海生替狄云枫不平道。

  狄云枫微微摇头,狼妖是小钱……他迟疑着将手伸进胸膛,探了探胸膛内的三颗“黑珍珠”想到:自己总是要死的人,这次能被仙人救下下一次就说不定了,留着这些宝贝也没用。便毅然决然地拿出来,手把手塞到海生的手里,轻声道:“海老哥,你住海边儿,该知晓这东西价值,且收准了。”

  海生颔首一瞧,瞠目结舌道:“黑……黑珍珠?狄老弟你——”

  “嘘!”狄云枫做噤声模样,海生也懂,紧憋着脸细声为难道:“狄老弟,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狄云枫将千言万语化作五个字:“情义的价格。”

  若海生拿狄云枫当朋友,这五个字他绝不会反驳,东西也不会再推迟。

  “好了,我瞌睡来了。海老哥走时记得帮我把窗户和门带上。”

   狄云枫态度坚决,倒头扯过被子,闭上眼佯装入眠。

  海生欲言又止,欲言,欲言,休止矣。他轻声一叹,大老爷们儿的眼角已有了丝丝泪花儿,尽显铁汉柔情。

  海生紧握着“三颗”黑珍珠,也不敢打扰狄云枫休息,起身来至窗户边,可就在他要关窗时一道不见其形却闻其声的“杀气”袭窗而来,杀杀手的本能反应是要逃,但他才想闪身却见一道赤光透过窗!

“噗呲!”赤光在海生的胸前开了个血淋淋的大窟窿!

   狄云枫猛然睁开眼,连刀都未拿便闪至窗边,就在海生将要落地的刹那接住了他的身子,一种悔恨的痛楚充斥全身!

   奄奄一息的海生瞪着双眼,鲜血随着喘息从他口中呛出,他紧握着狄云枫的手,用尽全身最后一丝意志,迫切托付道:“狄老弟,在……在闽金水镇,虎头……虎头村!!!”

  话还未完,海生的生命就此消逝,可见他走得有多么不甘,心头又有多么遗憾,竟死不瞑目……

  蝴蝶用展翅的数量来计算它的生命时间,人则用责任来衡量他生命的意义。海生的生命如蝴蝶般短暂,但却如流星般璀璨。

  “吧嗒吧嗒”三颗“黑珍珠”从海生手里滚落在地。

忽而一道黑影破窗而入,夜太黑,瞧不清其模样,惨淡月光下只能瞧见其高大于常人的身形,他伸手,甚至连腰都不用弯便将地上的黑珍珠全都拾在手中,把玩了片刻后,才听它言语一声不屑:“哼,果真在这儿。”

  狄云枫心头一怔,霎时双眼怒得血红,也不管眼前之人是妖是鬼,扬起拳头便朝眼前此人砸去,但他的拳头与之坚如顽石的身体相比实在太过脆弱,纵使他将拳头砸得血肉模糊黑影却连吭都不吭一声。

  黑影并不是人,是妖,是狼妖,是不同于先前狄云枫所杀的狼妖!

  这时,天边又浩瀚过三道灵光,仙人总是缥缈无踪,总神秘莫测,总是要晚来那么一步。

  “师尊,它果然回来复仇了。”

  “这个凡人倒是有些用处,竟用妖丹引来了只玄品狼妖,错不了。”

  “收了他。”

  有这么一席对话,随后则是几道强得足以将梁瓦掀飞的气流,神仙打架,见风不见影,见招不见效。

  “嗤!你们来得可真够快的。”狼妖冷哼一声,化身为赤光破空而去。

  “师尊,它要逃。”

  “追上去。”

  天又起三道青光,眨眼间便随着赤光追了上去……

  结束了,在短短几个呼吸不到的时间里,有人来,有人去,有人活,有人死……很快夜又恢复了死寂,连蝉鸣与风沙都停止,似在对亡者的默哀。

  狄云枫将海生搬上床,用被子盖好,千言万语化作一句承诺:“我会为你报仇的。”转念目怒狠色,抄起刀跃窗而出,趁着天边乍现的青光还未消散,追了上去。

  狄云枫的轻功即使再快也无法快过仙人遁空飞天,当他才跑过镇中央时天边就已发生起青赤碰撞,每一击都震天动地,他咬着牙:这就是神仙打架么?

狄云枫即使知晓赴死,也没有选择退宿。

莫说什么因果命运,在义薄云天之人眼中狗屁不是,管他是妖是仙是鬼,老子杀人,天也无道遮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