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二章 仙羽绝姿,九天下凡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202  |  更新时间:2019-06-12 22:37:16 全文阅读

镇口才所谓是真正的狼烟风沙口,争斗早已在此处无声打响,敌人无声的来,守军无声的死。

狄云枫与海生赶到镇口时,该人都已经死透,浓郁的血腥味儿不禁叫人作呕,地上耷满残肢断臂、五脏六腑,不是受刀砍的,而是被硬生生地扯撕开!

杀人手法极端血腥残忍!

  “唔,他娘的晦气!”海生捂着口鼻直骂道。

  狄云枫紧皱着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四下里的浮动的波澜尽收眼底,地上的血还是热乎的,那证明杀人凶手并未远走。他提醒道:“小心了。”

“嗷呜!”

狼嚎三声重叠,肃杀血腥的夜。

狄云枫猛然抬头,见那腥红月下三双碧悠狼眼正挂高墙之上,看魁梧身形是狼妖不假了。“敌人来了。”他沉声告诫一旁的海生,自己的手也轻轻搭上刀柄。

海生抽出腰间的大砍刀,紧声道:“这些人是哪路货色?”

   狄云枫摇了摇头:“它们不是人。”

   “管它是不是人,我只晓得他值十两银子!”

海生眼前一亮,砍刀也随之一亮!他一马当先提刀出击,莫瞧他身形壮硕,行动却相当敏捷,凭力气攀登五丈砖墙只要三步!

狄云枫欲阻止已来不及。

“妖怪,看刀!”海生一声助吼猛然挥刀朝狼妖的脖颈砍去!狼妖不挪一步,摇起双掌凌空一拍,竟将威风袭来的大砍刀夹在了双手之间!

   妖怪若那么容易被杀便也不会骇人听闻,地上死去的将士们哪个不是沙场百战的杀人老手?他们却死得惨烈。

海生大惊,妄想抽刀再砍,可夹住的刀像是嵌死一般怎用力也抽不动,他欲弃刀撤退,可手还未松一只绒毛大脚猛踹在他胸口——“噗!”一口鲜血自他口中呛出,壮硕的身子竟被踹出三十丈开外!

此距离非摔死不可,眼见海生就要落地,狄云枫却似一阵风刮来,以双肩抗住海生高大身躯,重沉落地,马步稳扎落得妥当,只是屈膝、双脚也入地三分!

   “狄老弟,别管我,你快逃!”海生终于晓得妖怪恐怖,大喊道。

   狄云枫却咬牙将海生抗至墙角,轻轻搁下,不曾留一声嘱咐便往墙顶攀登而去。

逃岂又逃得掉?屠杀酝酿勃发,整座小镇的人都无所幸免,往哪儿逃?

总有人得站出来。

   城墙上的狼妖似也想速战速决,它们同天一啸便形如三道青光一柄朝着狄云枫狂袭。狄云枫临危不乱,神色如刀,刀却未出鞘,他知晓这不是时候,他心头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出鞘!

  眼见狼妖将至!

  三丈!

  一丈!

  三尺!

  恰好是刀杀的距离!

  “呛”的一声龙吟!长刀出鞘,刀光亮过夜光,瞬斩出一击白色月牙!

  “唰唰唰!”钢刀斩过狼妖身体竟抨出一道火花!

  狄云枫大惊,二十年来没有谁能挨过他第二刀,刀出鞘人必死!但……狼妖并不是人,它们的身体犹如精钢般无坚不摧,它们的利爪与獠牙无坚不破,它们挥抓朝着狄云枫挠去,任意一击便可将其撕成粉碎!

  狄云枫惊却不慌,一击不成便绝不恋战,他还未等狼妖出手反击身形便已退至三十丈开外。经验告诉他,倘若一击落空那么下次出手则就更难,他只能双眼紧盯着狼妖的举动,伺机而起,杀机再起。

这时,所见三只狼妖亦有别样变化,见它们双手撑地弓背扬首,背脊突兀而出,身形猛然膨胀,但绿眸依旧狠得骇人,仅仅不过喘息间它们已化作三只巨狼!

  它们扑向狄云枫就像是扑向猎物!

  但狄云枫的心头倒是少了些恐惧,原先狼头人身的是妖,变化原形后则是畜生,他怕妖但绝不会害怕畜生。

  他挥刀直上,嘴角还多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狄云枫在十二岁那年就曾在深林里打死过两只老虎与三只大灰熊,当时的畜生比当下的狼还要骇人,它们的皮毛同样坚不可摧,利爪也锋利如刀。但最后他还是活着走出深林,吃了熊掌、吮.了虎骨,并从战斗中获得了制敌的方法——

再皮糙肉厚畜生,眼睛最脆弱,还直通脑髓,一刀捅进去,再搅两下子,连着红白脑髓扯出……必死无疑!

   狄云枫不再直面与巨狼交锋,以巧妙凌波微步在城墙上来回奔袭,三狼虽也迅捷,但身形巨大,不及狄云枫娇小灵活,一时间被耍得团团打转。

狄云枫见三狼乱了方向,趁机凌空一跃,胯坐于一只巨狼背上,举拳对着狼首乱砸,挥刀乱砍!

豺狼虎豹四肢撑地,后背皆是弊缺所在,巨狼只得跑跳挣扎,妄想将狄云枫从背上甩脱,而另外两头巨狼使得是交叉飞跃的法子,血盆大口朝着狄云枫咬去!

  狄云枫当即佝偻并侧下身子,借巨大狼身夺过这致命一击,可口实在太大,虽没咬下他半边身子,但其内狼牙却毫不留情地在他背上划过一道血痕,皮开肉绽!

狄云枫咬着牙,痛觉直刺脑干神经,叫他勃然大怒。他红了眼,用刀刃掐住胯下巨浪的咽喉,空出一只手,成龙爪之状,对准巨狼铜铃般的大绿眼儿猛掏去——

“噗呲”一声,狼血溅出三丈开外,巨狼惨叫连地打滚儿,他又用刀锁住狼头,手顺着眼洞深插!在里头胡搅了几下,将狼眼极脑髓一把掏出,红白之物溅了满脸!

  巨狼则抽搐了几下,一命呜呼!

狄云枫喘着粗气,正要甩去手上污秽,忽然一颗珠子却从狼脑髓内溜滑出来,这珠子有拇指般大小,黝黑发亮,似能聚光,绝不是俗物,他眼中泛光,这么大颗珍珠玛瑙,怕是值个上百两银子!

他舔了舔嘴唇,赶忙将“珍珠”揣入怀中,接着又提起刀,胸有成竹地朝着另外两头巨狼走去,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不做,可杀畜生取“珍珠”的事情他乐此不彼。

一颗珍珠一百两,三颗便是三百两。三百两……狄云枫这辈子都未曾想过能拥有这么多钱,人都是贪婪的,贪婪到能将生死抛之脑后,海生不也一样么?

另两头巨狼霎时竟被狄云枫身上的杀气所威慑,仅因为一颗“珍珠”它们从狩猎者变成了猎物!

   狄云枫取下酒袋一口饮尽其内生酒,霎时间热气与酒气一同上头,他撒手将酒袋一抛,嘴角微微翘,直刀冲向巨狼。

   血月下的猎杀就此开始!

  ……

……

  黎明边缘,一抹曙光破晓,黄沙镇哪儿都龌蹉,唯有朝阳最美又醉人,风沙也愿俯首贴地耳,臣服于希望脚下。

  大漠孤烟直,长河升日圆!

狄云枫身上新添了几处血淋淋的抓痕,不过他福大命大,伤口虽疼得很但都不致命。他废了好大番力气将另两头巨狼屠去,并从其脑内取出“黑珍珠”藏进自己怀中。

他割下狼头搁在海生身旁。自己吃肉,海生喝汤。

海生命也不错,挨了一脚不至于死,眼下他睡得很沉,甚至打起了呼噜,狄云枫本想叫醒他,但想想还是算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和自己一样喜欢欣赏朝阳的。

他小心翼翼地将海生腰间酒袋取下,独自坐上在城墙上,细口漫酌,醉眼看夕阳。

  狄云枫喜欢朝阳黎明,喜欢到哪怕浑身疼痛难忍也能忘记,他坚信朝阳能让今天变得更美好,他相信朝阳能给他一天都带来好运气;反之他讨厌夕阳,他觉得面见夕阳时总会有一种悲伤的落幕感,且夕阳落幕后便是黑夜,他更不喜欢黑夜。

黑夜很孤独,很无助,他白天就已经很孤独,更莫说这寂寞的黑夜。

很快,光明透过烧火的云倾泻在大地上,尽管大地污浊血腥,但它同样温柔地轻抚着,安慰着……狄云枫缓缓闭上眼,轻轻仰起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贪婪地享受着清晨第一缕暖阳的洗礼。

但就在这时,一股异样的杀机骇得他猛然睁开眼!

  还有敌人!

  敌人正面来袭!

  狄云枫反应足够快,凭刀一横挡在胸前,而他刚想抬头瞧清敌人,一只打得空气都分流的重拳却狠狠朝他胸口砸来!

  “啪!”刀竟被一拳打断!“噗!”他喷出一口血,身子被抨出一里开外,狠狠地砸在镇子中央的灯塔上,“咚!”灯塔上的洪钟被振幅荡出了声,可见此击力道强劲!

狄云枫口内不停淌着血,即使心头不甘却也无可奈何,以往都是他一刀杀人,而今却没想到被人一拳打得五脏具碎!

这便是人与妖之差别?为什么?又凭什么!

他好不甘!

他的眼皮不听使唤地耷拉下,气术将近,心头也明自己是活不成了,此刻,他开始后悔自己没将积蓄赠给海生,海生若是拿了这些钱定可以将弟妹的喜庆事儿做得更风光一些……

   就在狄云枫将要咽下最后一口气之时,三屡仙光从天而降,恰好是落在他身旁。

  “这帮凡人早该敲钟指引了,害我等寻了半天。”

  “咿?师尊您看,这里趟这了个人,他是死去了么?”

  “他魂魄摇摇欲坠,但却还没死呢。师尊,要不咱救救他?瞧他也是遭妖迫害的遗憾人。”

狄云枫大致是没听清楚说什么,只瞧见一位白衣仙子凑近他来,他眼里朦胧迷糊,瞧不清这仙子的容貌,但感知是仙羽绝姿,九天出尘,心想这必定是个绝色美人。

为了多瞧这美人两眼,他还能多活两口气。

见灵光微闪。

他心头随之一暖,疼痛似乎不再那么疼痛,但着实好困好困……

真仙下凡了,还是个妞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