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三步生莲 > 卷一 建康城的那些风花雪月……
章序 那些等待金手指的日子
作者:失眠的守夜人  |  字数:6953  |  更新时间:2018-12-21 22:08:30 全文阅读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

人总是容易产生错觉,由此迎来本可避免的灾厄。

柳子衿就是这样。

在距离王者还有一颗星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定能上去。于是他信心满满的去打了排位。

结果匹配机制制裁了他,让他一连匹配到八百多个猪队友——挂机的、排位练英雄的、抢C位的、心态崩六分钟投降的、打死都不团的、团不过还非要打架的、对手推水晶只打人不打小兵的、进了对面水晶只打人不A塔的、顺风非要一打五的、逆风非要上去刚的、团战辅助不保C位直接突别人家C位脸上的、刺客不等残血直接往满血人堆里冲的——总之他连跪了十几局,从星耀一直接跪到了星耀三。

在第一局开打之前,他的ID是唐家三少,因为他是唐山市第三露娜,而现在,他的ID是唐七公子,原因不需要多说也知道。

他非常讨厌唐七公子这个ID,所以他决定继续打。

结果赢一局输一局,赢两局输三局。ID不停地在变,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唐十一郎。

段位正慢慢向永恒钻石的边缘滑落。

因为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所以他毫无顾忌的跟系统杠上了。

他今天晚上一定要上王者。

然而接下来仍旧是赢少输多。

柳子衿的心态有些炸,同时倔脾气也彻底上来了,在距离掉入钻石只剩最后一局的时候,他仍然强忍着睡意,红着眼睛进入了单排。而这个时候,他的ID已经变成了唐三十六。

人在大环境下的处境如何,有时很难判断,但个人情况如何,基本上都能明了。

就像柳子衿,他现在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没钱没房没车没女友,是个一无所有的屌丝。这是个人生活情况上的。

同时,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经常熬夜作息混乱饮食不合理身体很虚弱经常容易生病,是个实打实的不健康宅男。这是个人身体情况上的。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在上述的情况之下,今天熬夜熬得有点过了,再熬下去,可能会出事儿。

但是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撑一撑。

很多因为熬夜或疲劳而死的人,其实在死亡之前就清楚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但一切都抵不过还能再撑一撑的错觉。

当这局比赛打到六分钟的时候,他忽然看到队友有人发起了投降,正气得要脑溢血时,忽然发现屏幕上一切正常,并没有投票的条格出现。正疑惑时,手机上的画面忽然变得模糊,他看到一个无比醒目的绿油油的蔡文姬突然出现,开着大招就冲进了对方泉水。一条红线迅速连接到蔡文姬的身上,一发毙命。

他气得正要骂人时,才发现队友里并没有蔡文姬这名英雄,这局的辅助是姜子牙。

操,怎么回事儿?

他有点慌。

心慌。

心跳得厉害,嘭嘭嘭嘭,敲战鼓一样。

随后感觉浑身发热,血液似乎一起往脸上涌,往脸上一摸,烫得吓人。

这些血一齐上头,柳子衿立刻头昏眼花起来。耳朵里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在扇翅膀,眼前的暗夜中则是出现无数颗星星。

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老子可能要死了。

这一次不是错觉。

柳子衿猜对了,他真的死了。

当他重新在另外一个世界醒来确定了这一事实的时候,他脑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有生之年能够回去,一定要把王者荣耀的策划扔在油锅里强煎八百遍。

真是屎一样的匹配机制!

随后,他自然开始观察自己现在的状况。

他躺在一张床上,空气中弥漫着药味。上半身赤裸,胸前被白布紧紧的包裹着。

回忆涌上脑海,他得知这具身体是心脏中了剑,直接挂掉了。

而中剑的原因是他当街调戏少女,然后被一位超级酷的女游侠直接制裁了。

当街调戏少女……恶少啊……

随后,他便在脑中的记忆当中,寻找这具身体主人的具体情况。

等到搞清楚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后,他不禁心中狂喜。

因为这位仁兄,是一个天生废材,同时还是一个纨绔公子,而且现在还是一个豪门弃少。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成为了一个拥有整整三种主角模版的超级怪咖,如果再加上重生,那就是整整四种!

以后要给自己作传,传记的名字肯定叫作《史上最强弃少:重生之豪门纨绔废公子》。

大发啊!

自己接下来什么都不用做,乖乖等金手指就好了!

万万没想到,柳子衿等了十天,别说金手指,铁手指都没等到一个。

他依旧躺在病床上,除了呆呆的盯着左手无名指上的一枚青铜扳指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这是一枚颇有年头的青铜扳指,是他的爷爷传给他的,而在此之前,据说已经足足传了好几辈。

这样一枚充满古朴气息的扳指,里面会不会封印着什么强大的阴灵呢?

兴许穿一身黑袍,拥有超强炼丹技能,为了强壮自己,把这具身体前几年修炼的成果一吞而净,待得过段时间现身,便会帮忙自己从一个废材,变成一个绝世天才。

从他第一刻看到这枚扳指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这等待的十天里,也是这么想的。

他坚信,这样一枚不同寻常的扳指的存在,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理由。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他必须耐心等待。

这一等又是二十天,可这枚扳指还是什么变化都没有。

别说穿黑衣服的老爷爷,连个戴红肚兜的孙贼都没跑出来一个。

此时唯一让他感到开心的事情,就是他的伤好了。

心脏被刺了个对穿,居然在一个月的时间就完全养好了……这绝不是这具身体所拥有的痊愈能力。

这是所有穿越残破之躯的穿越者的新手福利。

一如闺蜜之主里的周明瑞!

这给了他信心。

自己既然踏上了这样一条路,命运肯定不同于常人,自己会像诸多同道一样,在各自的位面中,独领风骚。

但这枚铜扳指,为什么不赶紧变成金扳指呢?

此时的他躺在一张摇来晃去的竹制躺椅之上,把玩观察着那枚古朴的扳指。

这一个月里,他常常这样端祥这枚扳指,但除了发现扳指内侧有几个奇怪的小字之外,就完全看不出它还有什么别的不同。

这五个小字,不是他所处之地此时流行的文字,应该是以前的文字,几百年前的。和他脑中记忆里的文字有相似之处,但又似乎大相径庭。

问了家里的老仆人,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字。

于是他准备出去走走,去附近的学塾里转一圈,请教一下里面的几位先生。

结果,真的有人认得这几个小字是什么。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拿着那枚扳指,眯眼看着内侧那几个小字:“这是文字未改制时的古体字,似乎是军中的物品,因为这五个小字,分别是铁、甲、依、然、在。”

“铁甲依然在?”柳子衿惊讶的问。

老先生点头:“对,怎么,你知道这五个字?”

柳子衿很生气的点头:“当然知道,那特么就是个坑!”

本来指望这枚铜扳指会变成金扳指,现在完全不作指望了。

这样的一个坑,来八百个唐三亿那样的胖子也填不上!

他气呼呼的回了家,对着老天生了一通气,咬牙跺脚的大骂了一通,骂得嘴都干了,心情才平复一些。

不过他也明白,说脏话也没用,这贼老天听不到。

眼下,还是得想办法找金手指。

既然扳指没用,那别的东西呢?

除了扳指,还有什么来着?

小瓶子?镜子?珠子?

可这些东西,家里没有啊?

难道自己要亲自去找?

也是,穿越者虽然有一定的福利,但也要勤奋努力才是,现在这个时代,处处都在宣扬正能量。如果一个成功的人,只是在家里等着天上掉馅饼,那多不励志?

以前那样可以,现在不行了。时代变了,穿越者要跟上潮流才行。

身有大机缘,还努力奋斗,那才能让人有认同感。

自己需要出去走走。

于是柳子衿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开始努力寻找金手指,每天天一亮就出去溜达,天快黑才回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溜达了十天,终于找到了一个疑似金手指的东西。

那是在一片树林中找到的,杂草掩映的泥土中,有一个透明的厚玻璃瓶子,发现的时候只有盖子露在上面,等到挖出来把外面洗净,才露出玻璃的样子。

瓶子里面有一张折着的纸条,而瓶盖很难拧开。

这说明,纸条上面,肯定写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柳子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盖子弄掉。他倒出里面的纸条,迅速展开察看。

“从不太监赵子曰,一日三更小怪兽”?

看到这十四个字,柳子衿瞬间愣了愣。

继而大怒。

这是哪个王八蛋写的,不怕天打五雷轰啊?

他一边在心里骂着娘,一边赶紧把纸条重新放进瓶子,随后出了门,将瓶子扔在很远的地方。

天忽然阴了,一道雷劈下来,正劈在那瓶子上。

柳子衿吓得浑身一哆嗦。

幸亏把这天打雷劈的纸条给扔了,要不然这雷劈的就是自己了!

写这纸条的人,真是其心可诛啊!

总之,柳子衿在寻找金手指的路上,再次受挫。

扳指,瓶子,都不是金手指,那自己的金手指,会不会是某个人呢?

例如一个绝世高手,眼瞎看中了自己,跪着要收自己为徒?

或者某个受伤的大妖,临死之前要自己为他报仇,将一身修为悉数传给自己?

柳子衿努力的寻找,耐心的等待。但命运似乎在跟他开玩笑,让他踏上穿越之路,却不打算给他任何逆天的东西。

这一日,他终于累了,没再出去转悠,而是安心待在了家里。

他琢磨着实在不行,只能去跳崖了。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他将摇椅搬到堂前,躺在上面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吹风驱热。

蝉鸣不绝,吵得人烦躁。

他有些心力交瘁了。

“唉,有谁来指点一下我这个可怜人啊。”柳子衿忍不住掩面长叹。

话音刚落,耳边忽然一阵风声传来,随后狂风大作,而且还是阴风,吹得他遍体生寒。

他浑身一个激灵,赶紧将手从脸上拿看。

“我操!”

看着前面的景象,他破口而出一句文明用语。

皎洁的界光照耀下,一个女子一袭白衣,出现在数步之外。

她眉目如画,体态窈窕,长发如瀑布一般,直挂沧海,清风吹动,衣袂飘飘。

柳子衿看着她,浑身不能动弹。因为,他看到她居然没有影子。

而且,她不是在地上行走,而是在距离地面数寸之处飘动。没有穿鞋子,赤足,两只脚小巧玲珑,清白似水,温润如玉,初时还在数步之外,眨眼已经近在眼前。

就好像交了闪现一样。

柳子衿差点给吓哭了。

他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漂亮但又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脸蛋,感受着对方身上明显散发出的阴冷寒气,牙齿忍不住咯咯作响:“姑……姑娘……你……深夜来此,有……有何贵干啊?”

“我快要消失了,消失之前,想找人聊聊天。刚才听你说自己可怜,那大家倒算是一种人。这个时候遇上你,兴许也是命中注定。”女鬼幽幽的说道。

消失?

消失之前找人聊天?

金手指!

柳子衿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他顿时不恐惧了,身心皆恢复了正常。

“在下正想有个人聊聊天,姑娘来得正好。请坐,请……呃……我再去搬把椅子。”柳子衿道。

女鬼摇头:“不用了,我只是一个鬼魂,没有肉体负累,不知疲劳,无需坐什么椅子。”

“站着说话……终归不大妥当吧?”柳子衿道。

女鬼笑了笑:“确实如此。”

于是柳子衿搬了把太师椅出来,女鬼在上面坐了,与柳子衿相对而视。

“刚才听公子说自己可怜,小女子好奇,公子究竟怎么就可怜了?”她好奇的问道。

柳子衿叹了口气:“天生资质差,无法修炼。”

女鬼点点头:“那倒确实有点可怜。”只是脸上波澜不惊,明显没觉得这有多可怜。

于是柳子衿反过来问她:“姑娘说与在下是一种人,不知姑娘又是怎么个可怜法?”

女鬼露出幽幽的神情:“家父乃前朝名将周昇,却因朝中官宦弄权,被天子一杯毒酒赐死,家人也尽皆被诛。小女子当时年方十六,也死在这场灾祸之中。公子且说,可不可怜?”

周昇。

柳子衿倒是知道这个人,差不多跟岳飞是同样的人物,下场也差不多,本朝也有这样的人,前南陆三军统帅萧玄策,也是功高震主,以谋逆罪处死,家里人同样被诛连。

并且在这件事情中,他所在的家族出力甚大,从历史的角度来讲,他的家族其实也算谋害忠良的凶手了。

不过这些眼下都不重要。

“周将军被害,差不多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怎的姑娘……现在还在?”柳子衿疑惑的问。

女鬼苦笑道:“小女子死时,魂魄被一个道人给收了。那道人敬仰家父,因此特意前来,想看看能不能做些什么。朝中有无数高手坐镇,亲人的魂魄大多被当场击散,只有我被救了下来。道人收我魂魄被人发现,遭人追击,为此受了重伤,逃出重围之后,没过多久就死了。我便从他所存的典籍中,学习鬼修之法。后来修为大成,去找人报仇,报完仇后,被太上宗的一位长老给抓住,封印在了清风山的妖魔殿中。也不知道在里面封印了几百年,有一天封印松散,阵法也似乎无法吸收灵气维护运行,我便逃了出来。只是几百年没修炼,修为早已经下降太多。出来之后,发现天地灵气被污,无法修炼,便无所事事的东游西逛,看能不能遇到什么机缘。时至今日,修为差不多已经快要散尽。想必用不多久,这具魂魄便无以为继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柳子衿道。

他心中有些忐忑起来,一个自身都难保的女鬼,有能力救自己于水火之中么?

他忍不住直接问道:“姑娘,对于我这种情况,不知可有什么解决之道?”

“嗯?”话题转得突兀,女鬼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片刻之后,她就明白柳子衿在说什么了,她脸上显露诧异,道:“我生活在灵气纯净的年代,一直学习的都是道修知识,对于武修方面的问题,我哪里可能知道什么解决之道?”

柳子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女鬼忍不住想笑:“你好像对我抱有很大期望似的。那我反过来问你,我这种情况,你可有什么解决之道?”

柳子衿睁开眼睛,看着她苦笑:“在下学习的都是武修方面的知识,对于道修方面的问题,也同样束手无策。”

“喏,就是这样喽。”女鬼道。

柳子衿忍不住摇头,最后叹了口气:“不会一辈子都这样了吧?”

“平平淡淡,才能平平安安。这不是很好么?”女鬼问道。

“但是不能在这里平平淡淡啊。”柳子衿感叹道。

女鬼不解:“什么意思?”

柳子衿摇头:“没什么意思。”然后咂摸一下,又说了一句,“确实没什么意思。”

女鬼看着他自言自语一般,心中奇怪,问他:“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儿,感慨一番而已。”他道,“唉,要是有神就好了。”

女鬼道:“星辰界有神啊,但本质上也不过是强大一点的人而已。”

“这倒是。”柳子衿点头表示赞同,但随后,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姑娘,你听说过香火成神道么?”

“香火成神道?那是什么?”女鬼问。

柳子衿道:“简单来说,就是阴神一类,借助某种形象显灵,假装是神,让人虔诚供奉祭祀他。他本来不是神,但是把他当成神的人多了之后,他便也成了神。最近几十年,念力学不是很流行么?人的念头看似虚无,实则真实存在,并且强大到一定程度,便有能够改变现实世界的能力。香火成神道便是基于此,所创造的一种修行法门。”

女鬼道:“我此前从未听说过。”

“我也是在一本闲书上看到的。不过书上也只是简单这么提了一下,具体这功法是真是假,又如何个修炼法,我就不大明白了。”柳子衿随便搪塞过去。

女鬼听了,却是当即深思起来,过了一会儿,道:“这香火成神道似乎不复杂,原理很简单,实行起来应该也很容易。只是不知能否行得通。不过……可以试试,”

柳子衿耸耸肩:“那就试呗,反正都到这种时候了。”

“如果真行得通,日后修为有成,我定然回来,亲自向公子道谢。”女鬼双眼炯炯的看着他道。

柳子衿摇头:“那倒不必,我也没做什么。”

“可是公子说了不算。”女鬼笑着道。

柳子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活人说了不算,死人说了就算了?”

“眼下的事情就是如此,公子不服也不行。”听柳子衿称她作死人,女鬼也不生气,本来就是死人嘛。反倒言笑晏晏,确实心情很好。“对了,小女子名叫周梦婉,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尊姓大名不敢当,免尊姓宁,讳上采下臣,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柳子衿装作一本正经的道。

周梦婉总觉得这副正经面孔跟他不符,忍不住想笑:“那宁公子,小女子先走啦。希望日后还有机会再见……若真有那时,小女子定然是已经解决了修行上的问题,到时侯,可免不得要报答一番公子今日的大恩了。”

“希望有那一天吧。”柳子衿没抱多大希望的道。

女鬼走后,柳子衿躺在摇椅上,生无可恋。

本来以为这个漂亮女鬼是自己的金手指,搞了半天结果自己是她的金手指?

有没有天理啊?

他突然想抽烟,还有点想喝酒。

蝉仍在叫,聒噪不已。

他闭上眼睛,准备睡去。

但眼睛刚一闭,脑中就灵光一闪。

接着,他猛的睁开眼睛。

“既然小爷能成为别人的金手指,为什么不能成为自己的金手指呢?”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身为一个劳动人民,怎么能把这八个字给忘了呢?

从来就没有什么金手指,也没有神仙皇帝。

要创造穿越者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柳子衿忽然踌躇满志,年少的热血在腔子里咕嘟嘟沸腾了起来。

……

……

有读者反应本章的很多梗有些冷,于是特意作下注释。

1,主角游戏ID,唐家三少,这个大家都知道,。然后唐七公子,这个是女作者,听说的人应该也不少,但应该也有没听过的。主角讨厌这个ID的原因是……这个女作者曾被爆料抄袭……

2,唐十一郎,古龙《萧十一郎》。唐三十六,出自《择天记》。

3,铜扳指,以及主角幻想的老爷爷,是化用的《斗破苍穹》里主角的戒指和戒指中的那位药圣。

4,铁甲依然在,出自江南《九州缥缈录》,诗句全文为:繁花落尽时,冥云散去间。长风啸雄骑,狂日逐波澜。血满英雄路,功成万骨枯。 梦醒花犹存,铁甲依然在。“铁甲依然在”在九州读者眼中的意义,差不多跟烽火书迷口中的那句“剑来”一般无二。

5,唐三亿,为九州系列作者唐缺,人称九州良心,是个胖子。唐三亿的外号貌似是因为书的版权出售卖了很多钱……

6,瓶子,出自《凡人修仙传》主角的金手指。

7,一日三更小怪兽,从不太监赵子曰:小怪兽为本站《宰执天下》作者cuslaa,更新极慢。赵子曰为本站《蚁贼》《三国之最风流》作者,两本书都太监了。顺便说一句,这两位都是历史类作者,由此可见我站历史类作者的节操啊……

8,香火成神道:最先是出自《阳神》中的香火成神,后来另外一位作者的《灭运图录》中也有提及。哦,对了,本章刚开始说的闺蜜之主,就是《灭运图录》作者的另一本书《诡密之主》……

9,宁采臣:这个大家都知道啦。

10,“从来就没有什么金手指,也没有神仙皇帝。要创造穿越者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这两句是化用的《国际歌》,原歌词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大致好像就这些梗了吧?如果有漏的欢迎评论补充……

另外,求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