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要做阎罗 > 正文
第1章:不一样的六点(新书期求推荐收藏)
作者:厄夜怪客  |  字数:3225  |  更新时间:2019-10-13 04:04:10 全文阅读

  “6月2日,滇省南江市第二高中,三位女生于晚自习后十点整在教室玩碟仙游戏。回到家后当夜学生AB全部死亡。死前,死者B的家属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声称:家里有人……不知道是谁,门没有开,窗户也没有开,她检查完了所有门窗,没有一个人在,她却能清晰听到自己身后发出的呼吸声。”

  “死者C死亡时间和AB相同,死前两个小时,C父亲接到女儿电话,也是称家里有人,她在窗台前做作业,总感觉有人在窗户外看着她。就这么一动不动,默默地看着她。然而,她家在六楼。两小时后,C面带极度惊恐死在书桌上。”

  一排排文字印入一双清澈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有一张不错的面容。面部线条柔顺,满脸的青春气息,两道剑一样的浓眉,却不显得太过锋锐,头发是普通的学生顺直发型,刘海有些长。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五左右。

  借着竖在书桌上的书,他目光灼灼地翻着手机上新闻,修长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头也不抬。

  “7月8日,赣省泡桐高中高二三班忽然停电三分钟。所在小区没有一个地方跳闸,经检测当地电网没有任何问题。就在晚自习结束的三分钟内。整整九位学生含笑死去。”

  “6月12日……”

  “刷……”还没有看完,手中手机被一把抢走。秦夜微微抬起头来,周围所有景色映入眼帘。

  西川省峡江市青溪县青溪中学,整个县城唯一一所高中。窗明几净的教室中,对面是一方写满了东西的黑板,“距离高考还有365天”的标语刺眼地贴在黑板上。上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大字无比醒目。

  教室里的桌子有些旧了。老黄漆微微泛起一些皮,露出下面深褐色的木料。

  现在时间是下午五点,最后一节课下课不久。高3-2班里已经没有几个人。只有他,和吊儿郎当地坐在他右方桌子上,人高马大的两位同学。

  左边的头发是毛寸,校服大敞开着,露出里面廉价的镀银链子,已经有些褪色。右边的衣服高档,但明明长得人模人样,偏偏故作狠戾的表情,强颜嗤笑的嘴角,让这两人看起来就是两株长歪了的苗子。

  秦夜心里咯噔了一声。

  张一龙,王成浩,班里有名的两个小痞子。打架抽烟调戏女生无所不作,自己从来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能躲多远躲多远,没想到,刚才看手机入迷,竟然没和同学一起走。

  任何学校,任何班级,不知道多少人和他一样,对班里无事生分,针对自己的小痞子敢怒不敢言。校园暴力永远是教育业下很难言说的黑幕。

  “嚓……”廉价的塑料火机点燃一根廉价的红河,刺鼻的烟味让秦夜眉头微微皱起,又很快舒展。张一龙佯装成熟地吸了一口,自认为很有派地吐了口青蓝色的烟雾,看着手中的手机嗤笑道:“傻逼嘛不是?”

  “碟仙……九位女学生惨死……啧啧啧,谁信谁特么傻逼。现在这种新闻也能登上今日头条?这帮小编闲的没屁事干了?”

  “听说你家里卖花圈?”张一龙斜着眼睛看着秦夜。秦夜轻轻抿了抿嘴唇:“手机还我。”

  “卧槽……”“还给他。”张一龙还没说完,王成浩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子上,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挑着眉头看向秦夜:“这小子有点儿脾气,你以为和班里那肉胖子一样?打死放不出个闷屁?”

  “艹!”张一龙一口烟吐在秦夜身上,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手机画出一条抛物线,秦夜随手一抓,落在手中。

  “有事?”秦夜将手机放进裤兜,压抑住心中的紧张问道。

  “没事儿……没啥事儿。”王成浩盯着秦夜看了几秒,笑着跳了下来,一把搂住秦夜的脖子:“小白脸儿,大事儿没有。不过今天嘛……我和张一龙打扫卫生。正好哥几个等会儿有点事情。你看……要不顺手?”

  秦夜目光微动,看了看教室。果然一片凌乱,黑板都没擦。

  “你们要干嘛?”他斟酌着开口:“学校有规定,六点之前必须离开学校。从三天前就开始反复播放,半小时一次。一旦不离开会遭到退学。我没空。”

  还没说完,王成浩的手顿时紧了紧,声音也变得低沉下来:“嗯?”

  秦夜没敢继续说下去。

  王成浩偏过头抽了口烟,吐在秦夜脸上,秦夜咳了好几声。王成浩阴沉着声音道:“怎么个意思?哥请你帮帮忙请不动你了是不是?”

  “六点……”

  还没说完,脖子上的手猛然用力,箍得秦夜脸色一片发白,硬生生憋下去了下面的话。张一龙已经扛着扫帚走了过来,一把丢进他怀里,声音高了八度:“扫!”

  声音在空旷的教室中回荡,秦夜咬了咬牙,一把挣开了对方的胳膊,强压怒意开口道:“我……扫。但是你们要帮忙,要不六点之前我扫不完。”

  “你特么是不是傻?”王成浩一口吐出烟头,用力碾了碾:“说六点就六点?六点不走怎么了?让你走就走,你是傻逼吗?”

  “别他妈给脸不要脸!让你扫是看得起你!少在那叽叽歪歪!扫!!”

  秦夜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嘴唇开口:“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从这个上周开始,新闻上的灵异事件忽然多了很多。这种东西以前国家是全面禁止的!而且教育部这周都下文了,四点半必须结束上课。以前是五点半放学!三令五申六点前必须回家,没有回家也得几个人在一起!”

  “还有学校的广播,每天播放,你们认为学校在开玩笑吗?”

  忽然的安静。

  张一龙和王成浩见鬼一样看着秦夜,数秒后,猛地齐齐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

  “什么年代了,还有傻逼信这个?”“我艹……不行了……我特么真的不行了!逗死我了!”“学校的条令居然套在今日头条这种不动脑子的新闻头上,笑死爹了!神脑洞!”

  两人笑的如同蛤蟆一样,在桌子上大喘气。秦夜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深深开口:“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

  “几、几个意思?”王成浩抹着笑出来的眼泪说道。

  秦夜摇了摇头,肃容开口:“七月半,鬼乱窜,鬼门关开,百鬼夜行。也是三大鬼节之一的盂兰节。”

  “噗哈哈哈哈!!”“盂兰节,哈哈哈!我他妈都快忘记这个名字了!不愧是家里开花圈铺的人啊!”“哈哈哈,王哥,那不叫花圈铺,那叫丧葬行!你懂个屁……不行了,笑死我了!哈哈哈!!”

  秦夜苦笑着叹了口气。

  不管其他人信不信,他家里做这个,对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然而现在?

  还有几个人信这些?

  默默拿起黑板擦,擦起了黑板来。王成浩和张一龙笑着坐在桌子上,没有一点想伸手的意思。而是又点燃了一根烟,压低了声音大笑着讨论刚才他的言行。隐约可以听见“傻逼”“看着就和个鬼一样……”等等语句飘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秦夜根本没有指望这两人伸手,忙的自己满头大汗。临近毕业,不仅黑板密密麻麻,地上的计算的纸张,破烂的试卷也相当不少。还有用坏的铅笔,橡皮等等……简直不一而足。

  “呼……”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伸直腰背的时候。张一龙不耐烦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行不行了?还有多久?扫个地这么麻烦,还能不能干了?”

  话音未落,忽然之间,学校的广播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各位同学,又到了一天的六点。校方再次郑重提醒同学们,请在二十分钟内离开校园,这是最后期限。一旦违反,将受到退学处分。一切后果校方概不负责。”

  秦夜站了起来,声音响彻空旷的校园。王成浩和张一龙无动于衷。

  “如果还在校园的同学,六点十分之前请无论如何离开学校。请千万不要行走在玻璃众多,或者长久没有打开的房间之中。切忌靠近老教学楼。这些地方正在施工,请注意安全。”

  “所有值班人员请调配五人一组。本校将保证全夜不停电。直到明天凌晨五点。此通知即刻开始,值守人员全部撤离至学校范围之外。夜晚不必巡检。”

  他们不知道的是,全华国23省,661市,1636个县,41636乡镇,全部播放了同一条广播。

  此时此刻,全国十几亿人,除了没通电的地方,的士车上,地铁上,家里的电视,广播频道,没有任何新闻,就连当红明星也全部让道。整整五分钟,轮回播放着同一条播报。

  “全市人民请注意……六点半以后尽量不要出门,请做好室内保障……”“全县人民请注意,六点半之前请无论如何找到寄宿的地方。投宿甲方请务必确认对方的身份证。六点半以后,请务必不要单人在一个房间。起码三人为一组……”“全村注意……”

  没来由地,秦夜浑身打了个冷颤。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条广播响起之后,他感觉……周围变冷了。

  那是一种很诡异的气息,不是空气的冷,而是阴冷。仿佛跗骨之蛆,有谁贴着自己的脖子,哈出死去已久的凉气,让人汗毛倒竖。

  “走!!”他二话不说,抓起书包就朝着门外冲去。

  然而,书包却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就在桌上,一寸不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