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焦土黎明 > 余晖
第一章.同温层的秃鹫
作者:狼家二萌神  |  字数:4755  |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9:02 全文阅读

“第二排!进攻!”一发重型炮弹炸开,掀飞出成吨成吨被鲜血沾满的泥土,铺天盖地淹没了绝望的呼喊。

西蒙死死抓着头盔,前方就是敌军瓢泼大雨般的火力网,曳光弹道五彩斑斓,将夜空涂抹成病态的绚丽画卷,在他身边,一个接一个的士兵呐喊着站起身来,纵使脚下是泥泞深渊,炙热的弹壳从退壳窗蹦出,击打到脸上,带来些微疼痛,都不足以动摇胜利决心。

西蒙跃出战壕,扣死扳机,子弹连成一条直线射出,与之相称的后坐力化作一柄铁锤,砸在肩膀,密布血丝的眼睛里一股火焰喷薄出来,封锁线?撕烂它!包围圈?打碎他!

咆哮着,嘶吼着,腥风划过枪口,在万人哀嚎的屠宰场上盘旋,那腥风,那火焰,成为烈风,一股掠过天际,吹送不断重复战争女神的讯息,说她有多么聪明,令世间万人臣服。

近距离支援机飞过战场,涡扇“呼哒哒哒哒哒”地响着,万千枚火柱在西蒙眼前冲天而起。

……

“呼哒哒哒哒哒哒……”秃鹫独有的鸣叫声扰动着西蒙的思绪。当然,他并没有横死于某处河滩,旁边站着一只洋洋得意,择人而噬的恶禽。

现在是2055年12月23日深夜,西蒙在距离地球一万五千米的同温层里。的确是有一只秃鹫,而他在这只秃鹫的腹中。

C—143型“秃鹫”隐形战术运输机,包括西蒙·海耶斯在内,整个第71游骑兵团第二营A连,一百多名装甲空降兵,都是这头秃鹫的腹中餐。

血肉秃鹫,机械秃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一点完全相同。

它们都是猎手。

且永不知满足。

黯淡的机舱内仅有几盏指示灯亮着,一闪而逝的猩红光芒越过了一排排身着“蓝天突袭者”动力外骨骼的空降游骑兵们。尽管可视面罩遮掩了面容,但西蒙那一双钢蓝而冷硬的眼睛就如同全域战斗机外的矢量喷管,幽幽燃烧着,谁敢触碰哪怕一下,只会被无情的焰火灼成灰烬。

战争。

从不停止。

“此次行动必须以最迅速,最坚决的姿态打垮敌军抵抗,在既定时间夺取计划地点,为后续部队提供引导支援!”西蒙回想着出发前上尉的训话,一边轻点感应手套,习惯性地再检查“塔罗斯”战斗系统。尽管西蒙已经穿戴外骨骼进行过数不清的训练与战斗,为的就是规避掉那可能的一次风险。

即便阔气如盟军,外骨骼装备也无法列装全军,这种根据士兵身体要求量身定做的支撑架不单单是赋予了更多力量这么简单。在集成了战斗系统,并按照需求改装后,配备外骨骼的装甲步兵们成为了一个个微型的武器平台,枪械带来的后坐力几乎完全可以忽略,神经元契合系统能将穿戴者体能拔升不止数个等级。同样的,使用聚能燃料驱动的外骨骼,无论是制造还是维护,再加上出动成本,比起传统军队昂贵了不止一倍。

甩甩头,驱散了眩晕感,西蒙知道运输机又闯过了一道电磁拦截网,帝国军在这段筑垒地域堪称布下了天罗地网,也许下一秒就会有防空火力突然拉起,随后所有的突袭部队全部葬身在冰冷而炽热的同温层中。

真正恐怖的不一定是死亡,而是等待死亡,西蒙向来会忽略掉与战斗无感的情感,可这次行动实在是过于九死一生,人在临死前总得有些美好的记忆陪伴着吧?

五年前,当这场席卷了整个世界还没爆发前,某个宾州小子正在老爸开的枪械店里打工,因为西蒙的老爹许诺,只要在圣诞节前,用雷明顿700步枪射中七百米外的汽水瓶,那么他就拥有这把枪。

圣诞节前,战争开始了,西蒙没能得到那支从祖父辈传下来的雷明顿,而是端起了一把M5突击步枪,因为西蒙年满十八岁,他收到了征兵令。

回忆不见得总是美好,比如在新兵营里的六个月直接被西蒙忽略了过去,倒不是西蒙厌烦那段累死累活的日子,而是旷日持久的战争将太多熟悉的面孔变成了灰白遗像,西蒙根本记不清他给多少个战友鸣响过礼仪枪。

西蒙仰起头,看着漆黑的机舱顶板,几十毫米的铝板外就是零下几十度的严酷死寂,人一旦被抛出去,不会活过一分钟。西蒙自嘲地摸了摸鼻子,却碰到可视面罩的工程材料,随即触发了任务提示。

空降突袭一个配备了重型武器的帝国满编步兵团驻守的埃本·埃马尔要塞,要塞具有严密防空火力网,要塞外驻扎了数个帝国后备师,鬼知道运输机里的人能不能活过下一分钟。

可视面罩显示出了时间,11时整,距离空投越来越近。

结束新兵训练后,西蒙调进第27步兵师,与千万个参军入伍的年轻人一样,搭载着老掉牙的C—5运输机飞向大洋彼端。甚至不再具备人的属性,而是将军们计划里,1后面的无数个有意义的零。

载着西蒙的地效飞行器穿过了波罗的海,送他进了柯尼斯堡包围圈。

柯斯尼堡战役,自2050年1月25日到12月25日,在将近一年里,盟军坚守着在库尔兰战役失利后唯一留存着的堡垒地域,并源源不断地输送援兵,在帝国军强大的压力下,最终以伤亡78000余人的代价撤出。

西蒙眨了眨眼睛,分不清机舱内的杂音是风鸣还是某种特殊的呜咽。他是那场充斥着血火与泥泞的战役里为数不多幸存下来的士兵。今夜过后,若是还有余生,西蒙也依然忘不掉那座教堂。

57。

2050年帝国军对柯尼斯堡发起了感恩节攻势,西蒙拿着阵亡了的班组狙击手的麦克米兰狙击枪,在一座教堂钟楼上,感恩节当天击毙了57个帝国士兵。

再次醒来后,西蒙躺在米伦三岛一家医院里,护士给他读着一个月前的国防军战报。

整个27步兵师,18000人,只活下来不到3000人。

西蒙所在的营,就活了他一个。

都说人会对各种第一次记忆特别深。伤愈出院,西蒙进入了游骑兵团,五年里无数次战役战斗,现在转念一想,似乎有薄雾飘散覆盖着,无论怎么去想,都只流于表面。

侧头扫过他身边被空投横梁固定住的士兵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如今有八个年轻人性命攥在手里,西蒙知道游骑兵的格言,既然知道,就注定他们一定会先趟平最艰险的路。

西蒙突然想起五大湖边灿烂阳光起来,牧场和天空一般,辽阔无垠,他牵着马走过草原,有位女骑士风驰电掣纵马奔过,顺走了他牛仔帽。

明媚阳光黯淡下去,安布罗斯上尉走过舱内,一一对视过每一个士兵,于是西蒙知道,时刻到了。

上尉暂时脱下了可视面罩,遍布疤痕的脸庞相当丑陋,但恰恰证明了上尉是一个饱经战火的坚毅战士。上尉纯粹扯着大嗓门喊道:“姑娘们,知道我们要去面对什么吗!!!”

“敌人!!!”游骑兵齐声回应。

“每个人都知道我们要去做什么吗!!!”

“战斗!!!”

“告诉我,什么在等待着我们!”

“胜利!!!”所有人声嘶力竭地咆哮着,仿佛这样就能倾倒干净心中每一丝犹疑。

“游骑兵,开路!!!”

“一往无前!!!”西蒙将一切愤怒、喜悦、哀伤、失望抛之脑后,他只需要最纯粹的信念,去战斗,去杀戮,去赢得胜利。

去回家。

“那就打起精神来!十分钟后抵达空投区域,预热第一轮空降武器系统!”

“炽天使”空降型HAWP(重型自动武器平台)肩上的超轻型88毫米火炮下细微涌出的防冻润滑油的窸窣声响隐约在响动,西蒙扬起了冷冽唇角,为战争而生,为战争而死,看到敌人被战争兵器刈倒的快感,堪比最猛烈的欲望。

“五分钟后投放,预备外骨骼反冲系统!检查降落加压泵!”

在左臂的中控面板上开启相应指令,脚底的反冲推进器固定良好,开始蓄能。系统自检了背后巨大的喷射背包,要么被这玩意带着冲向地面,要么在半空中成为烟花。

“三分钟后投放,密封外骨骼!”

从个人所属的固定横梁中取下一片片智能合金甲叶,镶嵌进根据主要人体骨骼脉络设计的外骨骼中,随着螺纹咬齿闭拢,内部加压恒定。伴随着可视面罩转成面甲模式,全副武装的“中世纪骑士”回到了战场。

西蒙不挥舞大剑,也不骑乘战马,但他的杀戮效率只会令老祖宗们汗颜!

渐如睡龙睁目,机舱内红芒爆起,令人心悸的气息弥散着每一个角落。

“一分钟后空投,姑娘们,你们要接客了!打开舱板!”开启队内通信,上尉下令道。

活动舱板的吱呀声压根敌不过席卷而上的狂风,耳边充斥着嘶哑暴风,机舱内敲的嘈杂无比,西蒙低头瞧了瞧脚下昏暗无限的大陆,心中空寂。

“三十秒后空投,打开束缚保险!”

双肩锁带咔哒弹开,西蒙只需用力按下手边的硕大红色按钮,命大的话,四十秒内就会到达地面。

是的,四十秒。

“A排,跳!”空投指示灯一亮,数十个空降兵随即落下。即便打开了机腹,秃鹫运输机外所涂抹的特殊隐身涂层依旧阻绝了大部分的地面探测。

C排,跳!”

秃鹫腹中空荡荡。

百米长的滑索倏忽降下,纵然是处在一万四千九百米的高空,凭借校正辅助,西蒙也毫不费力地做出了滑翔姿势。

身形突然一顿,近在咫尺的同伴们突兀远去,西蒙旋即意识到出了问题,本该是自动解除的稳定滑索因为温度极速下降栓牢了扣板,西蒙反手拽住滑索,外骨骼手臂中弹出一柄利刃,往肩后锁扣旋钮一挑,便再度下降。

可视面罩上高度计才一万四千多米,西蒙可不想吊在后头,吃后知后觉起来的防空火力,命令道:“加压启动!”

“未到预定高度,请再次确认。”冷冰冰的机械女声说道。

夜空冰蓝冰蓝,像极了西蒙的眼瞳,西蒙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确认。

加压泵猛然运转,喷射背包拉出两条清晰至极的尾焰,瞬间攀升的过载高G即便是训练适应过多次,但在真实高度上袭来,也逼得眼睛发黑,五脏六腑扭成一团。

喉咙漫上血腥味,西蒙追上了班组队列,队员们纷纷坚定的望着他点点头,对着埃本·埃马尔要塞俯冲而去。

数百道夜空焰火坠下,说是盛大庆典的前奏,却更像是一场陨石雨,带来的,不仅仅是美丽绚烂。

……

埃马尔要塞上值守高射机枪的哨兵嘟囔道,伸手朝同伴要烟。

“最后一包了!抽完要等下次配给!”另一名哨兵警告道,但两人很快惬意地吐了一口烟圈,他们才不管什么灯火禁令,如果盟军真的发起进攻,暴露在外的士兵基本上没有活过第一轮火力打击的命,既然如此,不如及时行乐

哨兵双手笼在军大衣袖子里,寒夜冻得他瑟瑟发抖, “流星?”同伴踩灭了烟头,纳闷地望向天际上数百道钻破云层的炽亮尾迹,好奇道。

“那我希望掉在西边。”哨兵随意地一指西方,数百公里外的边境线,盟国的百万大军虎视眈眈。

两人哈哈一笑,忽然笑容凝固在脸上,凄厉的防空警报响起,响彻要塞!

敌袭!敌袭!敌袭!

什么流星!那是空降兵!

“各炮位,自由开火!”喇叭里传来了要塞指挥官气急败坏的喊声,哨兵忙扑到12.7毫米高射机枪旁,还没来得及调整设定到流星所在,那些流星已然绝望地坠落下来。

正对要塞!

“跳!”这回不是安布罗斯上尉发令,而是西蒙对他的班组在下命令。第一波空降仅有一个营的兵力,每个排,每个班,每个小组都有设计好的目标。

“砰!”脚底下骤然传来了反冲装置的反推力,在离粉身碎骨的前一秒,反推力带着西蒙重新向上跃起,一蹦十米高,承受到极限的密封甲片瞬间爆开,数十块合金甲胄比破片手雷剽悍得多,炸地面前之敌人仰马翻。再度落下时,手中已然握住了M47战略无壳弹步枪,极快的三发点射,在双脚踏上坚实的土地前,便凶猛地刈倒机枪巢里的两个倒霉鬼。

就地一滚,卸下燃料耗尽的喷射背包,西蒙挺身站起,奔到墙角,稍稍身子右倾,枪口上联动榴弹发射器击发,炸毁了拐角的机枪塔。在千百次的战斗里,抽枪,扣扳机,两个简单至极的动作早已铭刻进了西蒙的脑海中。

不需要任何话语,小队里的攻击手乔什顶着浓烟冲出,橘黄色枪焰扫倒了数个冲往指挥室的卫兵。其余人随即跟上,西蒙往防爆门上贴了枚空心装药,即贴即生效,能抵御重型炮弹的防爆门在聚能锥下纸糊一般。一记大脚便踹地稀烂。

破门的刹那,支援手帕特里克迅速扔出了一枚九连环闪光次声弹,但西蒙也正对着,不过可视面罩无视了足够暂时致盲致聋的光波音波,并准确地标出了一个个鲜红的人型图案。扣住扳机,狠狠扫射一通,待眼前恢复清明时,再无站立之敌。

“福特!”西蒙喊着技术军士的名字,技术军士没有背着众人特制的一体化背包,而是带着一副便携电子对抗设备。

福特卸下背包,队员们默契地将传输天线展开架好,时间飞逝,身处敌巢,多耽搁一秒钟都是莫大的危险。技术军士在一分钟内调试好了电子干扰入侵仪,功率全开,只要截取到入侵信号,顺藤摸瓜黑进去,这处要塞火控指挥塔便尽在掌握,而该区域的所有自动防空火力全部归空降游骑兵所有!

西蒙顺着破碎的防爆门望了一眼深沉夜幕,雷神托尔掷下他的战锤,化作闪电,劈中人间最坚固的堡垒!

 

 

狼家二萌神
作者的话

新书发布,请大家多多关注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