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流浪者见闻录 > 正文
贰 小龙女
作者:鸮城西法  |  字数:3214  |  更新时间:2018-10-19 14:38:14 全文阅读

“我确实是见过白龙的,哥哥可以不用质疑。”少女抚了抚她那波浪似的长发一面鼓着面颊与我置气......我颇有些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合上小本转起了自己的信物。

流浪者都要有自己的信物,这些信物会指引流浪者们向有异闻的地方前行,我的就是一个浑然的陀螺。转起陀螺它上端的尖会在停止时倒向异闻存在的方向,离异闻越近,陀螺转的时间也就越长。若找到了异闻所在的那个点,再度转起陀螺它便不会停下了.....就那样一直转下去,直到你将异闻完全了解完。到了那一刻,陀螺又会倒下,上端所朝向的便是下一个异闻。

如今陀螺就在少女的桌上转着.....好一会儿过去却仍是稳稳地。这证明了我没来错,至少这里一定有故事,但是........

“你说你见过白龙,但为何不能描述一下呢?”

“见过就是见过!有什么好描述的啊!?”

“.....北冥有潭,潭中栖有白泽,亦能腾云又可驾雾。唯山凝白露外不喝,只回江清鱼外不食。能龙人两变,多貌美俊郎。唯有衍袭后代时才会现于世间,寻觅同流龙血的少女。若与之温存,则两两化龙,再不可变回人形........姑娘,这却是我的见闻。若你真的见过白龙,我便是受了你母亲的愿过来救你的。”

“诶.....哥哥哪里来的见闻?”

“哎.....不收你钱了......这本是冀中的藤龙说给我的。”

“藤龙?”

“居于盘藤上的龙,寿命比泽龙长的多,也比他们要清欲寡欢的多。通常是处于熟睡的状态,睡着便融入蔓藤,十年也不会醒来。我是放弃了另一桩见闻为代价才换来与这只藤龙的会面。”

“.......却真的若那藤龙所说?”

“人讲人话,龙曰龙事吧......”

........

少女撑着面颊,一面将发梢的一缕婉在食指上头,半睁着眼睛一边望着我似乎妄想从我的眼神里察觉一丝皎洁。

“我绝无必要去欺骗你的,”我饮了一口她母亲送来的茶水,发觉自己还是更喜欢这种家烘的野茶。“我们流浪者都是以见闻的真实性自居的。”放下茶杯,我笑相着回敬她的眼神。

倒像是明白了我的真诚,少女不再多言语,只是忽然便露出伤感的神色,一面转过头去面对窗户望起了月。

“对不起,我撒了谎,我其实压根没见过白龙,哥哥请回吧。”

我看了看陀螺,却依旧在转。

“既然是这样,我也没得多说了。望妹妹今后能保重,若再见到别的流浪者,也能像今天这样有所施舍。那么有缘再会吧!”我注视着少女锁骨上的鳞片,淡下面孔就此退了出去。离开她家还没几步,她的母亲便追了出来,她一面叫着小师父,一面要我停下来。我见毕竟是长辈,就行了合十礼,随后便听她发问。

“小师父!我这女儿.....她.....”

“您可愿意要她就这样嫁人?”

“诶?这....这是什么意思?”

“您的女儿确如她所讲,她是见过白泽的。并且恐怕已与那白龙温存过.....或许已经怀上龙种了。”

“啊!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龙非凡物,他们爱上凡人也无关乎孽缘良缘......但是据我所知嫁给龙的少女从来都是一生幸福安康,虽会化为龙隐居山水之间,但少了人情世故,又化为龙身因而岁得天年。白泽是钟情的生物,一辈子致死不会离开爱侣......大娘不如考虑一下,便随这份爱情去吧。”

少女的母亲已然已有些木讷,要她理解起来恐怕要花点功夫。

“那是您的女儿,您也不能武断的为她决定。我劝你们商量一下,若有事便差信鸽来找我,只需将信件绑好,再用我赠予的翎笔拂拂鸽子头,信鸽便自会找到我的。”

仅是停下的功夫,太阳已完全落下山去。为了能在入夜前找到落脚处,我加快了赶路的步伐。

随后的几天我一直在盘口上卖东边来的见闻,偶尔还兼职算个神卦。等了那么六七天后,终于一只灰色的信鸽落在了我的肩头。拆开信一看,却是少女的母亲写的,她说这么些时日里,少女的身体有了较大的异变,她们两人都慌了,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央求我回去看看,哪怕只提些建议也是好的。女儿还小,她不愿就这么失去她。

我向赁处借来了独轮车,骑上它便赶快回到了少女家。

一进门,便看见少女的母亲哭丧着脸迎过来,她央我救救她家的女儿.....我没说什么,只向着少女的房间走去。敲门进去后,先入鼻的是若大鲸体内的涎香一般的香味,仔细嗅着却又不同,那是比鲸涎更为醇厚的涎香。再看少女,已已然是一副半龙半人的模样———波浪似的发间生有一对高挺的犄角,原先只在肩胛的鳞片已蔓延至面颊,双耳前一点的位置还生出了两片鳍,手上的指甲开始若爪牙一般尖长,最直观的变化却是身后的尾巴,白而修长的龙尾,还带着藏青色的尾毛。

怪异,但不得不说.........很美。

“都开始散发龙涎香了,妹妹怕是真要成龙了哦。”我温和着,开她的玩笑。

“就别拿妹妹我说笑了,哥哥还不快想办法!我果然还是不愿变为龙啊.....”少女又一次鼓起面颊,龙瞳中放出暗淡的金光。

“哈哈,若说办法也绝不是没有......只是你要带我,去见见你的夫婿,我得亲自和那条龙谈一谈。”

“.....这.....”

“有何不妥吗?”

“其实....那条龙....白龙他....他将死了.....”

“我知道啊。”

“诶??是怎么??”

“若与龙温存,只在完事那一刻你便应当变成龙,而看你变化的时间这样长.....只怕是龙灵将息的老龙.....但是我却也奇怪,龙灵将息的泽龙是不会再出来娶妻的,你这遇上的怕是宁求花下死的大色龙吧~”

“哪有!!哥哥就别再开玩笑了!!!我虽不想化龙,但却也确实爱他,还求哥哥能否一次救好我俩?”

“流浪者不会行医,即便持有医师资格也绝不会擅自救人.....自然因果各有各的规律,世间万物各要看各自的造化。”

“.......”

“来吧妹妹,带哥哥去见见这位白龙公子。”

................

少女披了母亲的红布袍,一路领我进了山水间,却在看似没路的地方忽然左转,随即便来到另一方洞天......那是四面有竹的一汪碧潭,水面静的可以拿来梳妆。我四处看着风水,山峦中央,溪流泉眼,这着实是能生龙的地方啊!

“哥哥可否先远一点....我愿单独和他谈一谈。”

我允许了。

于是少女便喊着白龙的名字,三遍后静潭中浮出一条白身青毛的龙,他没漾起一丝波纹,就那样静静化为一个少年,立在少女跟前。

我离得较远,听不到两人的对话,只得就蹲在那里观察这个少年。该如何形容呢?只能说这少年便是黑与白。他生着洁白的躯体,着有洁白的东洋浴衣,不短不长的墨黑色头发梳成一个梨花头.....再看眼睛也是同一个色系的墨黑,总而言之这龙公子只有黑与白两种颜色。白龙怜爱的抚摸着少女,少女也并不在意只是自己说着话.....忽然似乎是说到了白龙不愿的地方,少年忽的化为龙形在潭面上不安地飞着,大风随之挂起,天也渐渐阴霾下来.....

我知道这初步的社交算是失败了,便不紧不慢地从藏身的地方出来,来到潭前对那白龙柔声说道。

“龙公子,暂且息怒。我是这女孩儿的哥哥,来这里与公子有一事相谈。”

“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妄想从我这里抢走灵儿!!”

“哎呀,都说了是哥哥!天下哪会有企图霸占自己妹妹的哥哥啊!!”

“我不管!!我可是高贵的龙!!我爱灵儿!!灵儿也爱我!!我们必须在一起!!”

“没人说不啊,劳烦您暂且安静下来,听我把话说完。”

听我这样喊,他才停止飞舞,但仍没变回人形。只是白龙一条,浮在空中与我怒视。

“我看得出,您已经吸引不了雷暴,怕是长距离的飞行也是勉强了吧?如此判断,您是得了重病,寿命还有八十余年,对吧?”

“......”白龙没有回答,但看样子是默认了。

“八十余年,若灵儿化龙,就多了800年的寿命,您只能陪她80年,这样值得么?”

“.....”

“若不嫌弃,在下到是有个建议。不如您就此化为人形,吃下第一口人间烟火,就此入赘灵儿家,两人恩恩爱爱也方能天年呢。”

白龙沉默了朗久....随后化为人形,他和少女拥抱在一起.....泪水浸湿了对方的肩头。

后来呢?后来啊,少女家中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听说此后少女家的粮田年年大收,同乡的邻里都说这夫婿定是带来了泽龙的庇护.......

这便是小龙女的故事.......而我的流浪仍在继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