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山歌如刀 > 正文
第一章 对歌招亲
作者:莞香飞侠  |  字数:2792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正午刚过,七日为一圩的忻城县大塘街上,开始冷清下来。这与往常熙熙攘攘至太阳西下的圩场情景大相径庭,大多数的摊贩早早收摊,许多旺铺也跟风关起了店门,他们都朝北街涌去……

北街,看似有大事要发生了。

不过,从涌往北街民众的喜悦神情来看,即便是有大事发生,那也绝对是喜事。

然而,不管发生喜事也好,丧事也罢,反正这一切都与急着回家的韦世豪无关。

今天天还没亮,韦世豪和村里的伙伴李猫仔就各自挑着一担草药,赶来大塘圩场上卖。大塘圩的规模较大,较敬流圩场卖的价钱高,一个月内韦世豪至少要赶两趟大塘圩,卖草药。

韦世豪,十八岁的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子,样貌英俊潇洒,虽说不上貌若潘安,但是也相差无几,他往街上一走,那豪放的壮家妹子的回头率,可是杠杠的。

韦世豪不仅才貌出众,那两片薄嘴皮子更像抹了蜜似的,声音动听还不算,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可谓句句中听,因此他人缘特别好。

这不,今天大塘圩散得特别早,可韦世豪的草药早就售罄了,要不是要帮李猫仔卖,他早就收摊打道回府了。

“哥,咱也不卖了,收、收、赶紧收摊,再晚就来不及了。”李猫仔将垫在地上的烂草席一卷,便催着韦世豪收摊。

“你急什么呀?这天色还早,再卖一会儿,就卖完了,到时我们再回家也不晚啊!就只剩这两把草药了,至少能卖几个铜板呢!”韦世豪不解,劝李猫仔再卖一会儿。

韦世豪的家在敬流村那卧寨,离大塘圩只有三十里地,他们俩都是练武之人,奔走一两个时辰准能到家。这么早收摊,韦世豪不同意。

“这才值几个钱啊?错过了好戏,你就会后悔莫及了。”李猫仔抢过韦世豪手里的草药,放到烂草席里一卷,便挂在扁挑上。

“什么好戏?看你急的。”韦世豪不由得好奇了。

“你还没听说啊?北街向财主家的千金在向府门口搭歌台,对山歌招亲呢!看看街上涌向北街的人流,准是到了高*潮了,再晚啊,可就赶不上了喽!”李猫仔兴奋地说。

“啊?你这烂猫仔,为何不早说?那还不赶紧走?要是赶上歌圩,哪怕所有的草药都不卖也值了。走啊,还愣着干嘛?”一听到有人设歌圩,韦世豪不由得心潮澎湃,拉着李猫仔便向北街赶去。

北街向府大门口的广场上,早已是人山人海。

只见如虹的大红布横跨在向府大门上,门头上还系着一朵用红布结成的大红花,非常喜庆。

距离大门约五步的广场上,用竹子和木板搭成了一个小型歌台,歌台上坐着五六个人。   正中央,身穿粉红绫罗,面若桃花,口含朱丹的,便是向家大小姐——向思娜。此女才貌出众,芳龄十六,媒婆都踏平了她家的门槛了,她却至今未有相中的对象,更别说与人连情了。她曾发誓,一定要找到一位歌才出众,样貌不凡的男子才愿嫁,要不她宁愿独守空房一辈子。   向家上下都拧不过向思娜倔强的性子,这才同意她搭台对山歌招亲。

向财主只有一个要求:和向思娜对山歌的男子,无论身份高低贵贱,必须是样貌出众的后生仔,一旦对赢了山歌,向思娜将嫁给他。

今天,已有十多名帅气的后生仔前来会向思娜,可惜歌才一般,未有人对得过她,个个都灰头土脸地到一边凉快去了。

此时的向思娜一脸不快,觉得自讨没趣,正要鸣锣收兵呢!

位于向思娜左边,一位头戴礼帽,面部瘦削的老头,就是大塘圩大名鼎鼎、家财万贯的向财主。刚开始,他并不同意女儿搭台唱山歌招亲。而如今来了这么多的后生仔,都未能将自己的女儿比下去,这实在给他向家长脸了,因此他一脸微笑,正捧起茶杯饮茶。他身后的两位丫环则不断地给他摇扇子。

向思娜喝了一口茶后,迈着轻巧的步伐,走到台中间,又唱了起来:

妹的绣球台上挂,

情郎不知是哪家?

绣球当捡你不捡,

空留两手玩泥巴。

后年阿妹满十八,

唱句山歌找婆家。

一唱唱到鹊桥上,

一路不见阿哥答。

向思娜的歌声清脆中略带忧伤,犹如百灵鸟鸣叫,又像铜铃般悦耳,情真意切。她一张嘴,台下叫好声一片,只可惜,她的歌声在告诉人们,没有找到意中人来对歌,这歌圩就要到此结束了。

刚刚赶到的韦世豪听到向思娜的山歌后,看台下没有人来合,向思娜有一点尴尬,便歌兴大发,对了起来:

强中自有强中手,

山歌出口镇九州。

若是歌台撤婚约,

阿哥愿意唱两首。

这歌声圆润,且极具穿透力,歌意中更是霸气十足。向思娜循声望去,眼前一亮,不知哪里来的一位好哥哥,高高的个子,棱角分明,剑眉星目,正是她理想中的情哥哥,且这歌唱得也不赖,不由得芳心一动。

向财主眯着眼睛看了看对歌的韦世豪后,便哈哈大笑起来,对身边邀请来听歌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说:“这后仔不错!”

“嗯,不错,这歌也唱得不错。好、好、好,看来就是他了。”老者说道,两位老人便自作多情地笑了起来。

向思娜心中暗喜,她要找的人不就是这样的阿哥吗?

本想收台的向思娜又高声唱起来:

前面站的小哥哥,

是否真心来对歌?

今天阿妹兴致起,

唱歌条件任你说。

韦世豪唱:

唱起唱起就唱起,

唱歌条件我先讲。

若是唱歌赢过你,

……

韦世豪刚刚唱到第三句,向思娜立刻接上:

你的妈妈我叫娘!

韦世豪只当她唱玩耍,便接着唱:

唱歌条件我先讲,

先来考考妹智商。

什么弯,弯上了天?

什么圆圆,水中间?

歌声一停,向思娜立刻接着唱:

月亮弯,弯上了天。

荷叶圆圆,水中间。

随后,两人便进入了快节奏地对歌。

韦世豪:

什么高,高上了天?

什么圆圆,街上卖?

向思娜:

大山高,高上了天。

粑粑圆圆,街上卖。

韦世豪:

什么长长,街上卖?

什么圆圆,妹跟前?

向思娜:

竹篙长长,街上卖。

镜子圆圆,妹跟前。

韦世豪:

怎么高高,妹跟前?

向思娜:

小郎哥哎……

你高高地在妹跟前……

向思娜唱完,便羞涩地转过身去,脸上红扑扑的,不敢面对韦世豪。

“哈哈,哥,你看看,她害羞了。”李猫仔觉得向思娜准是对韦世豪有意,便开玩笑地说道,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心里都明白了,这向家大小姐是在向对方表白啊!

韦世豪笑而不答。

向思娜回过头又唱:

月光照亮归家人,

山歌句句暖妹心,

人有姓来山有名,

敢问阿哥哪里人?

韦世豪只是想过个唱歌瘾,并不想跟向思娜连情,但是对方已开口问了自己姓名,不答又显得没有礼貌,于是他唱到:

妹夸阿哥飞上天,

歌仙听到不开颜,

唱歌阿哥敬流仔,

韦姓世豪不敢变。

至此,挑剔的向思娜已被一表人才的韦世豪所折服,喝完这一句后,便羞涩地转过身,走到歌台的背景墙边,用凳子垫了一下,取下高高地在挂在左上角的精美绣球,欲抛给韦世豪。

此绣球,是向思娜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五颜六色,异常漂亮。按壮族的风俗习惯,谁家的妹子长大了,就要绣绣球,等心仪的阿哥出现了,就抛给对方,作为定情之物。此举代表着,阿妹中意男方。若是男方接了绣球,就代表着男方也中意女方,双方便开始连情,即谈情说爱,更甚者就直接谈婚论嫁!

“哥,你真是好福气!向家大小姐这是看上你了呀!”李猫仔兴奋地用肘子捅了一下韦世豪。

韦世豪不是瞎子,他怎么没看出此情此景的意义呢?他已经被惊得瞠目结舌了。对歌之前,他已有声明,撤了婚约,他才唱的呀,向家大小姐这是要干嘛?

但凡壮家阿哥都能看明白,向思娜正要干什么。

“快走!”韦世豪不是傻子,他怎么会不理解其中之意呢?他拉着李猫仔的衣角,两人跳到身后的玉米地,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