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低调大亨 > 正文
第一章:重生在夜深人静时
作者:易水寒春秋  |  字数:2606  |  更新时间:2019-04-23 08:17:55 全文阅读

“水…水,口渴…喝水”

寂静黑暗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一阵迷糊而虚弱的喊声。

一只瘦弱的手从黑暗中伸出,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接连打翻了两个水杯,最后直接抓住水壶,快速的往口中塞去。

咕咚、咕咚,一阵畅快淋漓的喝水声响起。

借着窗外的月光,可以模糊的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背靠着枕头,手中还拿着几乎已经喝光的水壶。

啪嗒,房间的灯被打开,可以看到床上坐着的是个年约20岁的男生。

刺眼的灯光让他微闭双眼,适应了一会儿,才重新睁开眼睛。

他看了看房间四周,喃喃自语道:“又做梦了,最近怎么老是梦到读书时候的事情?”

“今天的梦好奇怪啊,怎么感觉比以前做的梦都要清晰,都要真实。”

“看这房间的摆设,应该是高三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具体是那天?”

“头好疼、好烫啊,这是怎么了,怎么做梦还梦到自己发烧了吗?这温度也太真实了吧。”

年轻男生摸着自己发烫的额头,继续自语道:“感冒发烧,这个梦里的场景不会是……?”

说完翻开盖在身上的被子,转身下床。

穿着半新的塑料拖鞋,拉开房间门,走到客厅。

打开客厅的顶灯,看着挂在墙上的一对中年男女的黑白照片,双眼一红,莫名心痛。

强忍着在眼眶中晃动的泪水,转身看向另一边墙上的挂钟。

滴答走着的指针指向12点15分,下面显示的日期是:2004年03月19日,星期五。

“真的是梦到了18岁生日,不,应该说是昨天的18岁生日,2004年3月18日。”

“我楚乾坤这一生最悲伤的生日,最孤独的生日,失去父母,高烧39.9度,孤苦伶仃。”

“爸、妈,难道想再见你们一面都那么奢侈吗?在梦中都见不到,为什么这个梦就不能再早三个月?就不能让我再重温一回天伦之乐?就不能让我再听一听你们的关心、唠叨?”

“人,真的要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吗?你们在时,无论我怎么叛逆,怎么不懂事,怎么犯犟脾气,你们都会包容、迁就,然后继续疼爱我,你们的宠爱让我成为了习惯。”

“直到失去了你们,失去了你们的包容,失去了你们的迁就,失去了你们的疼爱,才知道那些父爱、那些母爱,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无私。”

“你们知道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件多么痛苦的事吗?”

不断的念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话,楚乾坤无力的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楚乾坤心里明白,就是因为过早的失去父母,才造成了他性格上的偏激。

变得有些内向和自闭,和社会都格格不入,难以与人相处,交流。

直到他三十八岁了,却仍然是孤苦伶仃、孑然一身,真是幼无所依,老无所养。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瘫坐在沙发上的楚乾坤,发现今天的这个梦真是很奇怪。

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没有醒来,还是那么清晰的梦境。

楚乾坤拍着沙发靠手,陡然站起身。

声音略显悲壮的道:“感谢老天给我的超长梦境,让我再逗留一会儿,那就出去走走,吹吹湖风,看看曾经的老城吧!”

穿着一条牛仔裤,披着一件米色外衣的楚乾坤走出小区大门。

看着略显陌生破败,还没有重新改建的小区大门,看着外面既陌生又熟悉的街道。

和记忆中的老街道一样,没有五彩斑斓的霓虹灯。

昏黄路灯映照下的街道显得似明却暗,偶尔还有一两个接触不好的灯泡,时不时的发出呲呲的声音。

半夜十分,路上已经没有行人,空寂的马路上偶尔会有一辆出租车慢慢的开过,夜班司机在寻找着深夜的打车生意。

走在斑马线上,看着明亮路灯照耀的十字路口。

楚乾坤突然站在那正中央,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感受热风的流淌,和远处车辆行驶而来的噪音与地面震动。

正当楚乾坤畅想着自己的高中生活,感受梦境中这危险刺激的时候。

哔,哔哔,一阵急促的喇叭声,紧急刹车时轮胎和地面急剧摩擦的声音传来。

“嘭!”

楚乾坤被一辆疾驰而来,未能及时刹住的小汽车给撞飞了。

虽然撞击力不大,他也没飞出多远。

可是这一招“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还是让他的屁股疼痛万分。

终于刹车停下的奔驰,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肥胖中年大叔,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

看着坐在马路上一动不动,双眼发呆的楚乾坤。

大叔一嘴酒气的骂道:“装什么死,没死就快起来,你TM的是急着投胎啊。”

“大半夜的站在马路中央,你当这马路是你家开的啊。”

“你想找死,TM的别拉上老子,真TM晦气。呸、呸……”

刚刚被吓的酒醒的小车司机,满嘴脏话的骂街,丝毫没有发现楚乾坤的异样。

也许是小车司机的脏话太刺耳,或者是他满嘴的酒味太臭,楚乾坤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有迷茫、有惊讶、更有惊喜。

然后楚乾坤嘴角上翘,轻声的笑了。

这一眼,看的半醉半醒的小车司机一阵迷茫;

这一笑,听的小车车司机心里七上八下:“怎么被撞还这么高兴,难道是遇到碰瓷的了。”

一想到半夜碰瓷,半醒状态的司机剩下的半分醉意也瞬间清醒了。

紧张的看着周围,口中念道:“不会是碰到抢劫的了吧。”

说着还不自觉的往后退去,远远的离开楚乾坤,似乎害怕他跳起伤人。

楚乾坤站起身来,拍拍有些麻木的屁股。

对着慢慢朝着汽车退去的小车司机,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走吧!”

“啊!”楚乾坤的话让移动的奔驰车司机停下脚步,惊疑的看着他。

嘴巴微张,觉得难以相信,略微颤抖的问道:“你不打劫了?”

楚乾坤被他的话气得一乐,停下拍灰尘的手。

拉下一张脸,严肃的说道:“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把你身上的东西洗劫一空,然后再揍你一顿。”

虽然年龄比对方小,可是一米七五的个子明显比对方高壮不少。

看着高高壮壮的楚乾坤,然后再看看自己的五短身材,想想自己肾虚的体格。

小车司机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转身就跑向自己的车子,关门开车,疾驰而去。

看着远去的车尾灯,楚乾坤慢慢走回人行道。

不知不觉的,走到山水城广场的湖边观景台。

站在最边缘的临湖台阶上,借着灯光,看着恬静温柔, 水平如镜的湖面。

“想不到,这不是梦,我是重生了。”

“难怪今天的梦这么的真实,这么的长久。”

“要不是被这车一撞,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在梦里呢?”

“重生,一直以为是网络小说中才有的意淫桥段,想不到这么玄幻的事情,竟然会真的发生在我身上。”

“哈哈,,我重生了,我竟然重生了。哈哈……”

楚乾坤压抑着声音喊道,似哭似笑,在低沉的笑声中,一行清泪从双眼滑落。

“贼老天,你既然能让我重生,又为什么不让我重生到三个月前,让我阻止那场车祸。”

“不需要多,哪怕只是早几分钟也好啊,为什么你就不能让我有个美满温馨的家呢?”

~~

情绪在激动、喜悦和伤感中不断的交替着,若非还有一丝理智,楚乾坤一定会对着那冷清的广场、平静的湖面,大声喊叫的。

这一丝冷静,又让他对自己的重生产生了怀疑、纠结。

他害怕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癔症,害怕这是一个梦中梦。

(新书上传,还希望书友能支持鼓励,真心谢谢!)

易水寒春秋
作者的话

新书上传,希望各位看官能捧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