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重生之雄鸡崛起 > 正文
第一章 鸡的初来乍到
作者:嫣之莫胭  |  字数:3147  |  更新时间:2018-10-08 14:58:27 全文阅读

我叫北小宝,今年上初三;家住在南方某省的一个大山里,父母一直在外打工,两三年回家探亲一次。我和年迈的姥姥一起生活,说好听点是典型的留守儿童,像我这个年龄是留守少年了;难听点就是孤儿的升级版,户口簿上监护人还是活在世上的双亲。

每天早上五点钟,我爬山涉水,翻山越岭的来到离家二十里外的学校接受各科老师的指点教导;尽管每次考试我都稳稳当当的坐在全班倒数第一的位置上,可我从来不气馁,因为我心里一直铭记着一句格言“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所以,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爬到倒数第二的位置上。

今年早上上第一节课,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难受,说不出的难受,浑身上下不舒服;看着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大步流星的踱步,粉笔头快速的飞舞,我硬着头皮举起手,平常情况雷都打不动我把胳膊伸出一点点,“报告老师我不舒服,想请假。”

数学老师像看见怪物一样盯着我半晌,阴阳怪气的说“看你每天饭量比猪还大,活动起来超过驴的弹跳力,三肥五粗,细菌和疾病能沾上吗?”

对于老师的这种形容我心里有一万个反驳的理由,首先我身形苗条,并不是三肥五粗;每天除了早操和课间操上厕属于我主动的唯一活动;虽然我成绩很不理想,可我绝对是一个乖乖男孩,不逃课,不打架,不抽烟;早恋这方面,我确实有发展的倾向,坐在我前排的长辫子姑娘是我暗恋的天使,她的芳名叫白兰花;可我自卑,一直不敢表白;看着别的男生对她暗送秋波,眉来眼不去,我心里真的很捉急;怕别人早下手为强,我后下手遭殃;毕竟当前我国人口性别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尽管我花容月貌,痘痘横生和黄土高原水土流失的凹凸有致一样趣味,但我始终相信,等我长大了,严重的说由男孩子变成男人的时候,我一定会帅的稀里哗啦的,帅到前无来者,后无古人。所以,我一直在默默地等待着一个把我变帅的机会。

“北小宝,要是还有半口气就继续听课,觉得只有上的气没有下的气可以请假回去”我回过神,望着数学老师老气横秋,嫣然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又底下头眼里全是我喜爱的长辫子姑娘背影,她是那么的迷人,她的头又长又扁;可在我眼里那完全是另类的风情。

她回过头,轻启贝齿,娇滴滴说“北小宝,你不舒服就回家休息去!”

然后我毫不犹豫得背起书包就往外走,说真的,她要是说“北小宝,我想知道你死了会是什么样的”;为了她,我会装个二三十分钟;不是说我不够爷们,可过来人都知道,情窦初开的那份痴迷有多揪心;走出教室,透过玻璃,我看见我的兰花花同样在向外看着我,这一刻我确实后悔了,那怕就是死,我也应该死在牡丹花后,最起码是和她多相处了几分几秒,我和她之间仅有一张桌子,空气是无形的,所以我俩也是没有距离的间隔。

半分钟后我实在不好意思继续呆着,就往回走,春天刚刚离开,夏天的衣袂飘扬过来;想着姥姥正忙着收拾她的那几树枇杷我回去搭把手也挺好。

同样,翻过高山,跨过荆棘,毒辣的阳光鞭策着我疾步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到门口看见姥姥伛偻着身子,手中提着一个小筐,嘴里碎碎念叨着:今年的枇杷好喔~可惜这些崽子都不在,~咋得个吃完~可惜了!换点钱,小宝买点新衣裳,十六岁了咯……

我心里突然泛酸,今天难受原来是我十六岁的生日;望着姥姥两鬓斑白,沧桑的脸庞,真的心里很苦;为了生活,妈妈和爸爸不得不丢下我和姥姥在这深山老林中相依为命。

每星期跑到山顶和父母的通话基本都是一样“儿子,最近还好吗?你姥姥行动方便着没,风湿病有没有再犯?”

“好着呢妈!……”

“儿子,你说话呀,妈妈想听听你的声音!”

“哦!好的妈妈……”

“儿子,你别生气咯!我和你爸还不是为了你能更好的生活才出来的,等再过个两三年,我们就在这首付一套房子,把你和你姥姥接过来一起住;你要体谅理解爸爸妈妈!”

“可你已经有两年没回家探望我们了……”

“两年?有这么久吗?妈妈答应你,今年过年一定回家看望你,儿子你要什么妈妈给你买?……”

“妈妈,我什么都不想要,再见……”

其实,我只想和别的孩子一样,有父母的陪伴;嘴里经常哼哼着世上只有妈妈好,可我只觉得妈妈一直把我丢下,我像个孤儿一样游荡着;没有安全感,没有归属感。姥姥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她更需要子女们的陪伴和照顾;我渐渐长大,没有任何父母的关怀和见证,所以我心里很憋屈。

十六年来,每次过生日都是姥姥煮一个鸡蛋,外加一碗长寿面;每每在学校听到别的同学说,有妈妈买的蛋糕,爸爸送的礼物,过生日的时候穿着新衣服,像童话世界里的王子;我的心里在滴血,嫉妒羡慕人家有那种完美的家的氛围和无限的父母之爱;,另外造成更多的是我对父母的恨;因为钱,因为欲望,他们远走万里,我像个野孩子一样在泥土中顽强的苟活着。感冒发烧没人问,闹肚子拉绿水没人疼;我一直想不明白,爸爸妈妈口口声声说为了我更好的生活,可是我年幼无知需要照顾的时他们不在,我青春叛逆需要指引的时候他们不在,我闯祸挨批被欺凌的时候他们不在;马上我就十八岁了,是啊!我快长大了,可我找不出他们对我的疼爱,和他们口中所说的对我的好。

越想越气,听着身后老树上唧唧喳喳的小鸟叫个不停,越发讨厌;我抬起头看见几只小雏鸟在窝里欢快的歌唱着,它们的爸爸妈妈在树枝上飞来飞去,守护在子女身旁;一股从来没有的愤怒涌上心头,我脱下书包,像猴子一样迅速的朝树上爬上去,百年老树的树干很粗壮,分植盘桓交错;很容易的我就爬的了鸟窝跟前;我数了一下,总共有四只小鸟,耀眼的黄色,看起来毛绒绒一团,像个小毛球;十分让人喜爱。

小鸟看见我受了惊吓,一个劲叫叫;说实话,对这些无辜的可怜虫下毒手我真有点不忍心,端掉鸟窝的事我还没干过,所以就显得格外生疏;我在考虑是把小鸟和窝一起扔下去还是只扔小鸟的时候;那只雄鸟扑了过来,尖尖的喙差点啄到了我的额头,我一气之下毫不犹豫得准备全部捣毁。

正在这时,天空一声响雷,吓得我打了一个颤;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我破坏鸟窝的念头,为什么动物都可以享受的宠爱而我没有?

所以,我再次将手伸向鸟窝;“轰隆”又一声响雷,接着几滴雨打的树叶哗啦啦作响;看来要下雨了;我根本不会在乎初来的雨会把我下个落汤鸡,树叶密密麻麻,就算雨下的再大,淋到我身上也得需要个把时间;所以掏鸟窝的信念在我心中依旧坚定不移。

我的手已经摸到了鸟窝,刚准备撕扯拿起的时,“轰隆隆”一声巨雷夹杂着一股强烈的闪电击中了这棵百年老树;当然,我没有被幸免,光荣的被雷劈到了。所以,下雨天不能在树下避雨是正确的。

当我感觉浑身发麻,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我凄惨的对着鸟窝回眸一笑;结果我看到一条黑白相间的银环蛇,吐着红色的信虎视眈眈的盯着窝里没被雷劈到的四只小鸟。那一刻我是多么的担心它们变成蛇腹中的美餐;焕然大悟,我是一个心底善良的好小伙子,捣鸟窝只不过过是我自欺欺人的一种泄愤罢了。

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最后我不省人事。

“阿红,快醒醒;老公,你别吓我,咯咯……”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得看见姥姥养的那只黑母鸡在我面前,红肿的头伸过来掀我。

我平生最讨厌鸡,说真的我受不了鸡屎的那种恶心味,“滚开”,我极其厌恶的吼道。

“阿红,你怎么了,我刚出去喝了一口水你就晕倒了,孵蛋虽然很辛苦,你一向身体矫健,会不会哪里不舒服?”那只黑母鸡又凑过来。

我非常反感,想一脚把它踹地远远的,妈的,我一伸腿的时候,自己摔了一个狗啃屎;在我爬起来的时候感觉手用起来不灵活,忽然,我想起来那只老母鸡刚才说什么“孵蛋”的事,还有我怎么能听懂鸡说的话?

我睁大眼睛,发现一个比死还难受的事实,黑母鸡和我一样大的个头;她关切地一步步朝我走进,我害怕的向后退去;然后我感觉踩到了滑热的物体上面;低下头我看见是几枚鸡蛋,我用最快的速度数了一遍是六枚;我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蛋上下来,敌意的盯着蛋;黑母鸡发现不对劲跑到我面前“咯咯咯,阿红,这是我们的孩子,不能让冷到,你要是累了,我来孵!你先出去撒会心,等吃晚饭的时候过来换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