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隐三界 > 正文
第三十五章解脱
作者:来者  |  字数:3316  |  更新时间:2019-10-15 04:06:03 全文阅读

手中的雪竹脱落的同时,魏陶儿已经被触手带到了小鱼的面前,她挣扎了几下,可身体完全不能动弹。

小鱼愤怒的看着她说:“你骗我,他根本不是大叔,我要捏碎你。”

感觉缠住自己的触手收紧了,魏陶儿痛苦地呻吟了起来,“小鱼……小鱼,别这样,你不是……你不是一个会伤害别人……别人的孩子,不要被邪气入侵……”

魏陶儿的话竟然让触手停止了,可小鱼却怒吼道:“你知道什么?不会伤害别人吗?那为什么别人却要来伤害我?爹娘,大姐姐,都离开我了,就连大叔也……”

“不,不是的,真正的感情不会因为离开就消散了,小鱼的爹娘和姐姐深深的爱着你,这样的感情怎么会离开?还有你的大叔,他一定也是爱着你的,只是他一定出了什么问题,才无法回来。”魏陶儿忍着疼痛说。

小鱼先是愣了一下,可立马又摇头说:“你又在骗我,你骗我……”

原本停止的触手又再次收紧了,魏陶儿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她只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可突然传来一声吼叫,“小鱼,不要……”看着朝自己奔来的聂修,小鱼竟然恍神了,他叫他的名字,他虽然不是他,可他身上的气息还是让他心头一阵欢喜,就仿佛当年,他把小木马递给他的时候一般,“小鱼,喜欢吗?”教他识字时,“小鱼真是太聪明了,这么快就记住了!”来到梅城时,“小鱼,你看这个地方喜欢吗?”

就在小鱼陷入回忆时,整个梅城的上空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的道阵,不知何时,二白已经盘腿坐下,双手在胸前结印,巨大的道阵撒下的金光,将梅城和小鱼都笼罩住了,那些黑气被道阵一点一点吸了进去。

魏陶儿只觉得身体一松,人摔了下去,原本以为会砸在地上,可接住她的却是一个结实的怀抱,她抬头一看,是聂修。

聂修把魏陶儿放下,然后走到小鱼的面前,这时的小鱼已经恢复了神智,他对着聂修笑了笑,聂修说:“我相信他没有忘记你,虽然你不可能等到他了,可是你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一定都记得,解放自己吧,这样你才能和你的家人团聚,从这座城解脱吧,小鱼!”

小鱼还是看着他笑:“麻烦你,我的小木马不见了,请帮我找到,如果有一天,你见到大叔,帮我交给他,好吗?”

看到聂修毫不犹豫的点头,小鱼笑着对他说:“谢谢你!”那笑容就仿佛十一年前一般,天真烂漫。

二白再次变换手印:“天地自然,混沌分散,昭昭其有,冥冥其无,三魂永久,道法留心,开……”

他话音刚落,小鱼的身体就开始变得透明,他微笑着和聂修他们挥手道别,魏陶儿连忙对着他也挥手说:“再见了小鱼,下辈子要幸福!”

小鱼点头说了一句“谢谢”,身体就变成了点点星光,漂浮起来进入了道阵。

整个梅城也有无数的星光跟着飘了起来,魏陶儿疑惑地问:“这些是什么?”

桑桑抱着手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些是城内遇害的亡灵,这个小道士看不出来,竟然可以开启轮回道路,看来还不是一无是处嘛。”

魏陶儿看了看此时一本正经的二白,就像桑桑说的,她也挺意外这个二白还挺有本事的,眼前金光闪耀的阵法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道阵,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那么他当时说的有送人入轮回的本领是真的?她还以为他是开玩笑呢,“小鱼真的可以入轮回吗?”魏陶儿看着天上无数的光点问。

桑桑摸着下巴想了想说:“应该可以吧!这轮回道路引魂入黄泉,散肉身骨血回归天地,想来小鱼并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只是执念太深,现在放下了,法则应该不会苛责他吧!”

听到桑桑这么说,魏陶儿才放心,这个可怜的孩子终于能解脱了,虽说有些遗憾,没有见到他的那个大叔,但起码他接受这个事实了,说起那个人,她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为什么他会和聂修有一样的气息呢?

魏陶儿本想问问聂修,可看到拿着玉佩发呆的他心事重重的,她又说不出口了。

魏陶儿这一觉睡得极其安稳,也许是前一晚没有睡好,又也许是因为送走了小鱼,当她从美梦中醒来时,天色已晚,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

梅城的黄昏是极美的,艳红的晚霞照得整个梅林红得如火海一般,谁又能想到,在冬日里还能看到如此美景呢?

魏陶儿走出蘑菇屋后,环顾了一下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聂修,他正坐在梅林深处的土丘上,看着天边的晚霞发呆呢。

他在想什么呢?是那个男人吗?他们会是什么关系呢?她很想问,可又怕这是他不能提及的事,如果因为自己好奇让他伤心呢?可不问,他这样一个人闷闷不乐的,会不会更加不好呢?正在她踌躇时,身后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她回头一看,是紫瞳他们回来了,原来他们是去梅城里面了。

紫瞳看到魏陶儿,打招呼说:“小桃子,你醒了,睡得如何啊?”

“恩,还不错,现在精神好多了,你们去哪里了?”

桑桑从玄夜肩头跳下来,气愤的说:“别提了,那个男人不是让我们到城里帮他取东西吗?可是我们几乎找遍了整个城,也没看到他说的什么家传宝物,气死本大爷了。”

魏陶儿“啊”了一声,“怎么会,他不是说那个宝物在梅城里面的邹府吗?”

二白说:“别说邹府了,走府,咒府,连豆腐都没看到,梅城就根本没有这个姓氏。”

桑桑跺脚说道:“我看我们八成被耍了。”

魏陶儿疑惑的问:“被耍?你是说那个男人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委托我们?他只是想引我们来梅城?”

桑桑:“没错,从我第一眼看到他和那个凶丫头就觉得有问题,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玄夜哥哥,你说呢?”

玄夜淡笑着说:“还不能这么早下定论,他不是留了一个王都的地址吗?”

桑桑:“那如果也是假的呢?”

二白抢着回答道:“那就证明我们真的被耍了,甚好甚好。”

魏陶儿问紫瞳:“那个……你们有没有看到……”

紫瞳知道她要说什么,掏出一个有些残旧的小木马说:“我们几乎把城里的客栈都搜查了一番,在一间客房里找到的。”

魏陶儿接过小木马,仔细地打量着,她知道这种小孩的玩具,虽然她从来没有玩过,可是当年在艾府见过,艾娇的房间里有很多类似的,那时候她也曾经很羡慕,很想拥有一个,可也只是想,却从来没有期望过,这可是生活灵隐特制的,价格昂贵到让普通人可望不可及。

这个小木马里面储存了一点制造师的灵力,只要按下小马背上的木质机关,再把它放在地上,它就能自己走,可魏陶儿按下机关却没有反应。

紫瞳解释说:“这小东西放置的时间太长了,里面的灵力已经消失了,现在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小玩具了。”

魏陶儿细心的用手擦拭了上面的污渍,然后递给紫瞳说:“还是把它交给聂修吧,毕竟是小鱼交代的。”

紫瞳抬头看到远处山丘上的聂修,有些疑惑的问:“为何你不去?”

魏陶儿连忙把小木马塞进她的手心里,然后说:“我……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看着眼前的聂修,紫瞳想起当初在乌可城时,他还是个弱小却固执的少年,可只是半年,他已经成了一名优秀的灵隐,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他自信满满,意气风发的样子,竟然忘了他也会有这么无助的时候。

紫瞳轻轻拍了一下正在沉思的聂修,后者带着茫然的表情抬头来看她,“师傅?”

紫瞳把手里的小木马递过去,聂修接过拿在手里,“这就是那个男人给小鱼买的玩具吗?”说完他露出另一只手握着的玉佩,“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紫瞳回答说:“或许是个好人吧,又或许是个无情的人。”

聂修苦笑着说:“师傅,我坐在这里想了几个时辰,可怎么也想不通,我娘亲苦苦等了他那么多年,无数个夜晚,我看到她黯然落泪,牵肠挂肚,甚至到死她都还想着他,可他竟然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还有时间去收留其他孩子,甚至买玩具给他,真的,我想不通……”

说起娘亲的时候,聂修的声音已经哽咽了,可他还是忍住了没有落泪。

紫瞳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我找不到劝说你的话,只能告诉你,无论他是对你们母子无情还是有情,都不值得你难过,倘若他根本就不记得你们,那你还伤心什么,又或许他是另有苦衷呢?无论如何,为了这些不确定的事情伤神,都不值得,何不等以后见面了再说清楚呢?到时候是爱还是恨都明明白白的。”

聂修:“我也不是伤心,只是有些失落罢了,看到小鱼就想起自己像他一般大的时候,非常羡慕其他孩子,有父亲在身旁教导,我那时候想他甚至可以没有武艺,不会认字也没有关系,起码他会跟我说如何成为一个男子汉,就只是这样而已!”

听他说完,紫瞳笑了笑:“师傅知道的,不过你要记得,失落一下就好,以后的人生还是要好好继续,我虽然无法教你什么是男子汉,但我会成为你最坚强的后盾,还有他们……”

聂修顺着紫瞳手指的方向看去,魏陶儿站在蘑菇房门口对着他们喊:“饭已经做好了,快来吧!”

桑桑接着喊:“别怪本大爷没有提醒你们,你们再不来,东西都被小道士吃完了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