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潇湘梦 > 正文
第八十一章:心酸的往事
作者:梦外  |  字数:2840  |  更新时间:2021-10-14 18:46:23 全文阅读

第八十一章:心酸的往事

我们坐在石阶上聊天,我问飞扬问他怎么会拿小时候的衣服回来,他说:“衣服是清风哥哥叫我拿回来的,我回到学堂时他们正找我,那时刚刚要吃晚饭,我就边吃饭边和他们说回家的事,我还拿玉佩给他们看,不过我没有说玉佩可以回家的秘密,这个秘密只对清风哥哥说了,我还对他说爹娘早知道我们是他们的儿子,只是不敢相认,家里还留着我们的房间,就等我们回家住的,哥哥听我这么说沉默了一会,然后他拿出我们刚来清风岛时穿的衣服给我,让我带回家”。

这么说清风哥哥也知道我们是兄妹,只是他要管理清风楼,没有时间和我们姐妹玩,清风不同飞扬,虽然同是“桃李三英雄”之一,可是他比较低调,为人做事稳重,天大的事都是自己默默杠着,看不出他的喜和悲,还有他和明月的爱情故事怕没人真实知道,不过我肯定他们是真爱。

想到这我不由地说:“明月清风飞扬,多么好听的名字,一定是娘帮你们起的”,弦香也说:“我也这么认为,“黑风怪”才不会起这么好听的名字给他们”,飞扬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过一会问阿娘”。

刚好这时母亲叫我们回屋,叶贴的糯米饼炊熟了,我们走进门一股诱人的饼香充满了整个大厅,母亲叫我们过来吃饼,我拿起一个饼吃,又香又软的糯米饼,香喷喷的米饼,咬一口都是享受,飞扬更是边吃边说香,好香,母亲看见我们吃得这么香开心地笑了。

吃过饼我问母亲说:“娘,林清风,林飞扬是不是您起的名字?”母亲听我这么问怔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清风飞扬他们知道吗?”“我不知道”,飞扬回答道:“不过现在知道了,娘起的名字我喜欢,弦扬,飞扬都好听”,我也笑着说:“弦木清风也好听”,弦香也笑着说:“娘取的名字就是好听”。

说起清风飞扬这个名字,母亲讲了一个十八年前的故事,一个辛酸的故事,她说十八年前,黑风岛岛主“黑风怪”带一帮人来百花园搞破坏,母亲和“黑风怪”打斗,父亲带黑虎回来和他打,然后母亲带着我们五姐妹上山,然后清风失踪,回家后还不到周岁的飞扬被偷走,母亲极度崩溃,失去儿子的痛苦让她哭了几天几夜,母亲的泪水滴落在“百花之心”上,这就是我们的紫钗和玉佩上有带泪的“百花之心”的原因。

父母想来想去最后确定是“黑魔疯”所为,于是母亲去黑风岛寻找清风和飞扬,而在路上刚好遇上了“黑风怪”,母亲责问他是不是他偷走了清风和飞扬,他也直接承认是他老婆“黑魔疯”指使做的,母亲要他给回儿子,而他说胜者为王,打得过他就行,于是他们打了一天一夜不分胜负,最后大家都累了只好作出协商,母亲可以去看清风和飞扬,但不能让“黑魔疯”知道,在黑风岛他保证清风和飞扬的安全,说到底他也是母亲的堂姐夫,但他是听他老婆“黑魔疯”的,为了不让“黑魔疯”知道,母亲把哥哥李弦木改为林清风,弟弟李弦扬改为林飞扬,“黑风怪”回去就这么把名字叫开了。

母亲讲了很多,讲到心酸处也不时擦眼泪,不过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清风和飞扬已经长大成人,现在飞扬已经相认,往日的辛酸也不愿提起,如果不是我们追问或许母亲会把这段往事压在心里,我突然觉得母亲好伟大也好艰难,太难为她了,作为一个母亲面对儿子被夺走却是那么的无奈和无助,为了他们的安全还不敢相认,其中的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飞扬听母亲讲起以前的往事也不时擦眼泪,小时候在黑风岛被人欺负的日子或许也不会忘记,只是在母亲面前他也不再提起,他只是说了一件关于清风的事,他说:“娘,清风哥哥见过您,当时他为了我被挨打,还淋了雨感冒发烧,烧得迷迷糊糊,朦胧中看到娘您抱着他,此后他常常梦到您,说起此事脸上总挂着笑容”。

说到清风母亲又一阵伤心,她说:“你和清风在黑风岛,为娘怎放心得下,我常常徘徊在黑风岛的路上,拿一些山草药和蔬菜水果之类去那里卖,黑风岛人多,又怕有人认识我,只好裹得严严实实,目的是找人打听你们的消息,可是又不敢说得太明白,有人来买菜我就问岛上有什么新闻,发生什么事,只可惜大多不会说,有的还说我多事。

有一天来了一位老妇,我问她岛上有没有什么事发生,她说岛主和一个女人打斗了一天一夜,听说是为了两个小孩,一个还不会走路,哎,她叹了一声,我听她这么说小孩就是你们了,我急忙向她下跪着说这个女人我认识,那两个小孩是她的儿子,她打不过岛主要不回孩子,可是她是一个母亲怎舍得孩子,她天天等着孩子的消息,说完我拿出一盒“百花之心”给她,说这是“百花之心”可以医治百病,如今送给您,有孩子的消息就来这里告诉我可以吗?

她接过盒子说“百花之心”我听过,难道你就是“百花公主”?其实我也看不惯“黑魔疯”的所作所为,不过又和我何关呢,收了你的礼物自然答应你,小孩有病或者出了什么事就告诉你,你也不必天天在这里等,也不必知道我是什么人,不管怎样人还是要活着的,回去吧,我也得走了,她说完就走了,我想她说的话也有道理,以其天天在这里等不如自己亲自进去看 ”。

母亲说到这里我不由插上一句“娘您会“百花阵”会飞还会武功,有谁人拦得住您,要看飞扬他们不是很容易的事吗”,听我这么说母亲笑了笑说:“确实没有人拦得住我,我常常去看清风和飞扬,看他们种花,看他们玩耍,只是他们不知道也不认识我,有一次看到清风发烧还是娘煮药给他喝,这事“黑风怪”也知道,不过他答应过我可以看飞扬他们,他也没阻拦,我只是怕“黑魔疯”知道,怕她对飞扬他们下毒手”,听母亲这么说我也有同感,我说:“是的,娘这点我相信,“黑魔疯”真的会害死我们的,几次逼我和妹下深坑就知道了”。

母亲接着又说:“每次看到飞扬清风种花爱护花,为娘心里就很高兴,本性还是不变,和娘一样爱花,可是在黑风岛种花是个大忌,“黑魔疯”恨花是出了名的,你们种花难免会受罪了,后来你们逃出黑风岛,有人来告知我,爹娘都出去找,而不知道你们竟然回到了天涯山,也刚好遇上你们的祖师爷,后来的事你们也知道了,哎...”。

母亲叹了一声又说:““黑魔疯”其实是我的堂姐,只是她对我家的所作所为我不能叫她姐,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恨我,我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难道就因为我喜欢花吗?”

“娘我知道“黑魔疯”为什么这么恨您”,我想是时候该告诉娘真相了,我接着说:“娘和她之间有一个关键的人就是我们的祖师爷,娘救过我们的祖师爷是吧”,娘说:“是的,在天涯山他跌落山崖,是我用“百花阵”救了他,但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我说“关系重大了,祖师爷是被“黑魔疯”逼婚不成把他关起来,然后祖师爷逃跑,她家派人来追,追到天涯山,情急之中不慎跌落山崖”,母亲说:“这又和我何关”,我说:“有关,就是一纸定亲书”,母亲说:“定亲书?什么定亲书?我没听过”。

我想母亲是真的不知道有定亲书,我接着说:“定亲书是您爷爷和他爷爷为您和祖师爷定亲,而您爷爷可能还来不及告诉您们就去世了,所以您们不知道,然后娘也离开了那个家,而祖师爷拿着定亲书找上门,而刚好您的堂姐“黑魔疯”看上了祖师爷,祖师爷死活不从,所以她憎恨于您,认为祖师爷爱的是您不是她,虽然您和父亲结婚了,但是她已经被妒忌恨冲昏了头,再也不能回头了”。

“哎...原来是这样”,母亲长长地叹了一声。

梦外
作者的话

心酸的往事,心酸的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