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总裁 > 正文
第八章 事出有因
作者:木子非  |  字数:2105  |  更新时间:2018-09-12 20:12:01 全文阅读

李敏顿了一下,如果将事情的真相就这样告诉林贵妃和李儇,按照他们多疑的性格断然不会相信。

  “那边的政务都处理完了,故而提前回来!”李敏解释着,接着问道:“皇上这段时间都没有上朝吗?”

  林贵妃点了头,近半个月都没有上朝了,一切事物都是田令孜在处理。

  见李儇需要静养,李敏和吴子非便先行告退了,一路上,吴子非见李敏忧心忡忡的沉思不断,吴子非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既然自己是他的谋臣,自然要为他出谋划策,排忧解难,但现在自己对这个朝局可谓是一窍不通,就算再有天大的本事也无能为力。

  “我对朝局还不太了解,还请寿王为我讲解这其中的缘由!”吴子非说道,想必李敏也不会拒绝。

  果不其然,李敏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先回府吧,这段时间我会将一切都告知于你!”

  “你也不必想这么多,一切就顺其自然吧!”吴子非说道,看李儇的样子确实是不久人世了,可能很快就要立皇储了,自己要加快行动的步伐了。

  ……

  吉王府

  大殿上,李保正和几个官员探讨夺嫡的事情,李保是懿宗李漼的第六个皇子,如今在朝中如日中天,对于皇权他这次是志在必得了。

  “殿下,只要将寿王铲除了,您便可高枕无忧了!”

  “嗯!”李保点了点头,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只希望这次行动不会有意外。”

  不料李保刚说完,一个手下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殿下,大事不好了。”

  李保皱了皱眉头,不爽的问道:“何事慌慌张张?”

  “寿王今天已经进京了!”

  “什么?”李保难以置信的问道,懵逼的躺在椅上,这个消息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难不成精心策划的一个暗杀计划居然就这样败落了?

  而几个大臣同样的惊诧万分,心里不约而同的想道,吉王真是个乌鸦嘴!

  ……

  伏龙山

  韩云朝悠闲的靠在山坡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嘴里还哼着小曲,仿佛已经将吴子非给忘了。

  不远处,陈禹骑着高头大马走了过来,韩云朝瞥了一眼,没有招呼,有些对他们瞒着自己的事心怀不满。

  陈禹也见怪不怪,自己这个三弟的脾性他也早就习以为常了,轻轻跃下马,坐在韩云朝的旁边。

  “寿王昨夜已经进京了!”

  韩云朝怔了一下,没想到他们行动如此迅速。

  见韩云朝没有说话,陈禹又观察了四周,好奇的问道:“对了,昨天你身边的那个小兄弟呢?”

  韩云朝愣了愣,淡淡的说道:“跟着寿王去了!”

  “哦,我还没问你他是什么人呢?看你对他关照有加啊!”

  “普通朋友而已!”韩云朝虽然满不在乎的说道,但他还是显然有些犹疑。

  陈禹拍着韩云朝的肩膀,韩云朝自回来以后就闷闷不乐,陈禹还以为他是在生胡道炎的气。

  “好了,大哥他是有苦衷的!”

  “苦衷?什么苦衷?”韩云朝激动的问道,身为兄弟有心事也不和大家一起说,这算什么兄弟嘛!

  “唉……”陈禹叹息了一声,“我知道近年来你对大哥参与朝廷的事非常不满,你也别怪大哥,大哥似乎受到了什么要挟。”

  “呵!”陈禹冷笑了一下,曾经大哥直言不讳的说不参与朝廷的事,结果近几年来不知不觉成了朝廷的走狗,这让他愈发的看不懂大哥。

  “要挟?他能受什么要挟?难不成是胡叔被李保那厮绑架了啊?”韩云朝不以为然的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胡叔?难道真的……”

  陈禹同样瞪大了眼睛,可能真被韩云朝不经意间说出了大哥的苦衷。

  要说胡道炎唯一的牵挂也就是在洛阳的父亲了,要说能有什么威胁到他的可能也就是他父亲了,所以韩云朝破口而出可能也就是大哥近年来为吉王效力的原因了。

  ……

  寿王府

  自两人从宫中回来后,李敏便整日与吴子非深入交谈,通常彻夜长谈,一时间与李敏的感情急剧加深,两人私底下竟以兄弟相称,但和公主李舒琳的关系似乎一直不太融洽,也许是双方的第一映像都不好导致后面的相处非常尴尬。

  腊月的长安整日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然而房间里的吴子非和李敏却从未停下交流的脚步,除了了解当朝的局势,李敏还学习了其他知识以及唐朝礼节,一大堆书籍资料覆盖了整个房间,从不喜欢读书的吴子非此时却沉迷在知识的海洋,这倒是前所未有的一番景象。

  很快便过了半月有余,吴子非对于这个复杂的朝局有了全面的了解,对于今后的行动吴子非心里也有了大致的规划。

  由于李儇年仅26岁,两个皇子尚在幼年,所以只能从皇弟中册立储君,众亲王中也就吉王李保和寿王李敏最为出众,储君无可厚非就是他们两人的其中一个。

  吉王李保由太监总管田令孜举荐,在朝笼络人心,所以大部分朝臣是表示支持李保的,选择选举李敏的朝臣屈指可数,所以吴子非想要从二总管杨复恭身上下手。

  ……

  大明宫

  今天是除夕宴会,皇室宗亲齐聚一堂,由于李儇病重,所以并没有大肆的举行歌舞乐理,只是少量的饮酒守岁,晚宴由吉王李敏主持,此时吴子非和李敏正坐在下殿。

  “那个便是田令孜!”李敏眼神看着李保身边站着的一个太监,斜着身子朝吴子非介绍道。

  “哦!”吴子非循眼望去,点了点头,“看来他们已经同流合污了!”

  “若是让我这个六哥登上皇位,恐怕又要重蹈覆辙了,唉……”李敏说着叹息了一声。

  吴子非观察着田令孜,眼神移到田令孜身后的一个太监身上,问道:“想必他后面那个就是二总管杨复恭了吧!”

  李敏点了点头:“此人是由田令孜一手提拔,对其可谓是忠心耿耿。”

  “我看未必!”吴子非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李敏不解的问道:“何出此言?”

  吴子非没有回答,若有所思的说道:“你以后可能要委曲求全了!”

  李敏疑惑的看着吴子非,道:“莫非你已有了夺嫡的计划?”

  “天机不可泄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