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鼎大道 > 正文
第二章 皇宫国师
作者:危楼剑雨  |  字数:2635  |  更新时间:2018-09-12 05:59:15 全文阅读

这一日,叶少文走在街上,颇有些沮丧,虽说自己向道之心依旧,但这几年下来全无头绪,也是叫人难受。

忽听到有人喝道:“你小子,干嘛的?赶紧走远点。”叶少文抬头看去,自己不知不觉间已走到皇宫门前。只见一兵士相貌魁梧威严,右手执长戟,左手指着自己,叶少文忙告罪一声,心中略微苦笑,自己寻仙无果,却知道皇宫内住着一位仙人,恍惚间竟朝皇宫走来。想来又是叹息一声,这仙人那是我这等俗人能见?据说就连那皇帝欲见国师,也须提前告知一声,再由仙人抽出空来接见。

正要离开,忽见一群宦官从正门走出,当先一人身着紫袍,红光满面,其后数十人皆着绯色长袍。叶少文微微一惊,这当是皇宫中最具权势的一群太监,如今大张旗鼓,定有什么大事。

当先那人便是王生,叶少文轻哼一声,这狗贼残害忠良,结党隐私,只因一句话便诛了大将军九族,灭了我家满门。

正当此时,王生突然停了下来,看向自己,道:“你是何人?”叶少文暗骂一声晦气,定是刚刚自己怒气难遏,被这狗贼察觉自己目光有异,微微笑道:”在下柳文,现居兵部尚书府,一不足道之小人物,适才见中贵大人健步如飞,却不知这宫中有何要事?”王生略微诧异,自己没听说过这柳襄府中有这一人,尖声道:“你既是柳府中人,稍后自会知晓。”说罢扬长而去,身后宦官急急跟上。

叶少文没有离去,离城门稍远了一些,那守门兵士听他是柳府中人,也不敢过多干涉。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见一队马车疾驰而来,窗牖镶金嵌宝,外有一帘淡蓝色绉纱遮挡,使车外之人难以一探究竟这般华丽车中之人。能够乘得如此高贵车驾,必然地位极高,非是朝中一品大员,便是皇亲国戚。

这车架未作任何停留,径直驶入宫中。

没过多久,又陆续有车架驶来,皆是不凡。就连守城那兵士也看的呆了,自他执守以来,达官显贵也不少见,但像今天这般齐聚,除了例日朝会以外,从来不曾有过。

叶少文也十分好奇,正思索间,远处还有一辆马车驶来,仔细一看,原来是柳伯父的车驾。便有些心虚。自己无故而别,还伤了琦画的心,柳伯父必然心生怪罪。

但如今相见,自然要问候一番,正欲开口,马车帘子已被掀开,“少文,这些天怎么不曾回家?”声音低沉,语气颇有些生气,但却难掩关怀之意。

柳襄眼如丹凤,眉似卧蝉,头上已有白发,虽年近五十,却不失英俊儒雅,显得平易近人。叶少文心中感动:“柳伯父,我…”柳襄道:“罢了,你想做什么我大概也清楚,只是不忍干涉于你,上车吧,去拜见那位神秘国师”

叶少文心头一惊,原来是要去面见国师,难怪这些达官显贵急急忙忙往宫里去。须知这国师十分神秘,除了圣上和他亲近之人,无人见识过他真颜,倘若能得赐一两粒仙丹,那更是福缘深厚呀。

叶少文压住心中激动,扶辇上车,刚掀开帘子便愣在当场,柳琦画竟也在车中。

这位柳姑娘并没有看他,轻哼一声,头歪到一边。叶少文微微苦笑,看来妹子还在生他气呢,也不多在意,冲她笑了笑,便坐在旁边。柳襄淡淡一笑,对车夫轻轻道:“走吧。”

叶少文倒是第一次进宫,以前柳襄有意带他进来,但见他确实不想踏足这地方,也就没有勉强。

皇城占地极广,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真可谓雕廊画栋,金碧辉煌,尽显圣朝威仪,皇权至极。绕是叶少文一心想见那国师,也不禁被眼前之景所震撼。

车驾一路往前,直到深宫才停下,几人下车步行,柳襄前面领路,心中也觉得诧异,以往皇宫内太监宫女、巡逻甲士络绎不绝,今天却极少见到。继续往前,按旨意到达清宁殿门口。

宦官王生尖笑道:“柳大人可真是大忙人啊,大家都已落座,可就等您了。”柳襄告罪一声:“不敢。”王生看了叶少文一眼,对柳襄道:“跟我进来吧。”柳襄称是,显得不卑不亢。

叶少文进殿后,只见左右两堂果真是坐满了人,清一色高官显贵,见他们几人进来,有人表现出不满,有人冲柳伯父遥遥拱手致候。待入座坐定,王生上殿前高声道:“诸位大人,稍安勿躁,请稍作歇息,陛下和国师随后便到。”叶少文心中激动,拿起酒杯一口饮下,忽听一声娇哼,转头看去,琦画妹子正盯着自己,想来自己内心激动,形色于外。轻咳一声,坐直身体,平静少许。

约半柱香时间后,一老者从后缓缓走出,身着龙袍,形象威严,神采奕奕。众人忙起身参拜:“参见陛下。”“嗯,众爱卿都坐下吧。”却无一人敢坐,直到皇帝高坐龙椅,众人才敢入座。

叶少文默默大量这老皇帝,见他也是满脸激动焦急之色,不加掩饰,却丝毫没有不满表露。想来传闻属实,便是皇帝也不能常见到国师,这国师至今仍没到来,地位确实尊崇。

众人见这国师如此怠慢,正不知所措间,一小鼎自殿外飞入堂中落定,此鼎三腿两耳,还有淡淡青气环绕,扑面而来气息使人神清气爽。

“真乃仙器也!”叶少文忍不住惊叹一句。在座众人也是称赞不已,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到也没人在意这柳府的年轻人。

接着,一老者身着道袍,手执浮尘大步走进殿内,微微稽首。道:“老道来的晚了,还请圣上恕罪。”皇帝连连摆手:“国师身为仙人,何罪之有啊?快请入座。”叶少文不停打量这位仙师,只见他面色红润,仙风道骨,深不可测,若不是众人在场,便要忍不住跪下拜师。转头一看,柳伯父和琦画也是一脸好奇恭敬之色,均被国师气势所折。

国师满脸满意之色,缓缓看向众人,当看到柳襄身后的柳琦画时,轻咦了一声,随后不作理会,高声道:“,圣上,各位大人,老道纯阳,在西华山中修行。一日忽有感悟,便往世间游历,积德行善,以期功行圆满,羽化飞升。”说到这他一顿,看向众人,众人皆是一惊。

毕竟圣朝传承久远,历史上不乏仙人传说,这些皇族贵戚便是没见过仙人,也或多或少知晓尘世之人须先修道,功德圆满后才能白日飞升,如今得知这位国师竟是将要飞升之人,恭敬之色更甚。

只听国师继续道:“老道听闻圣上求道之心甚坚,便有心帮助一二,虽说不能助您成仙得道,但炼几颗灵丹延年益寿自是不在话下,今日既然请在座大人们来观礼,老道就是自损道行,也定不让各位白跑一趟”

话音落下,众人无不大喜,却不免客气一番。

“国师哪里话,能得见仙颜,也是三生有幸,哪敢奢求?”

“国师切莫为我们这些俗人耽误飞升之业啊!”

“...... ......”

叶少文眉头微皱,并无多少欣喜,自己要那灵丹有何用?无非多活几年,最后仍化作一抔尘土,又有什么意思?我若能拜得国师为师,得以传授修仙道法,像国师一样,仙道可期,那才是最重要的。

“哈哈,国师的灵丹着实不凡。”皇帝难掩喜色。

众人循声望去,或有几分明悟,陛下自当年庄连年一事后俞显昏聩,老态龙钟,如今气色大好,神采奕奕,定是不少服用这灵丹。

“好,圣上,诸位请入座,若无要事,还请不要起身,打扰老道,老道要施法炼丹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