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触醒 > 正文
第一章 缘起热带雨林
作者:雨顺  |  字数:4481  |  更新时间:2018-09-12 17:12:57 全文阅读

(一)深夜胎教

深夜,热带雨林(10°N~10°S,73°W~40°W),雨林研究院,ARFR203实验室......

“老鼠前面走,跟着老黄牛。老虎大声吼,兔子抖三抖。......守门大黄狗,贪睡肥猪头。”已经怀了六个多月身孕的铃兰一边哼着十二生肖的童谣一边抚摸着硕大的孕肚,一边看着今早助理交来的水质检测结果,此刻她的大脑正在紧张地工作,一脑多用。此时,肚子里的宝宝似乎听得不耐烦了,因为这首歌谣已经听了好多次,于是宝宝在她肚子里抡起了小拳头,抬起了小肉腿,一阵狂抡狂踢表示抗议。也许是宝贝踢得太猛烈了,踢到了铃兰的肋骨处,这一踢把铃兰从“亚马逊河C-F段河水质量变化检测报告”中拽了回来,铃兰不得不停下来,一遍抚摸着躁动的鼓鼓的肚皮,一遍柔声地安抚着肚子里的小家伙,“宝贝,妈妈看完最后一章报告就回家好吗?你要乖哦,别再踢妈妈了,妈妈好难受哦。”宝宝还是没有停歇,铃兰感觉到今晚宝贝异常的烦躁,她疲倦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元素周期表,于是她想起了学生时期,深深地刻在脑海的化学口诀,不由自觉地念叨着:“一价氢氯钾钠银;二价氧钙钡镁锌。三铝四硅五价磷,变价元素记在心。......负三记住磷酸根,正一价的是铵根....”。神奇的是宝贝安静下来了,似乎听着这些口诀听入迷了,铃兰马上提起精神,继续念着口诀,同时注意力也回到了报告中......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再次打断了铃兰,不用说,这个点上肯定是孩子他爹来了,果然一开门就是头发乱如鸟窝,一身汗味,被晒得黝黑,穿着破洞牛仔裤和掉根的运动鞋,满脸胡须渣子的孩儿他爹。

“铃兰,怎么突然兴起念化学元素口诀了?受刺激啦?”飞舟坏笑的问道(孩子的爹叫蒋飞舟,娘亲叫奚铃兰)

“是啊,被你儿子刺激到了。”铃兰没好气地回应

“哟哟,老婆大人,你咋知道是儿子不是闺女?”飞舟不依不饶

“我算出来的!”铃兰狡诈地说

“我的学霸老婆,你啥时候开始学算卦了?”

“贫嘴!不跟你斗嘴了,有种感觉叫做母子连心。我用自己的尿液、血液和心肺活动参数算出来的,你要不要知道怎么算的?”铃兰一边摸着肚子一遍得意地问道。

“计算过程和计算结果都不重要,娘俩平平安安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说完他蹲下,将耳朵轻轻地贴在铃兰的肚皮上,快乐地和宝宝互动起来,隔着肚皮,老的和小的玩得可欢了,似乎没铃兰什么事儿,但是她看着他们就好幸福。

(二)雄雌学霸二三事

说到这里,插播一下,时间要先拉回十几年前,有必要八卦八卦这俩口子那年那月的那些事,这段八卦有点长,很重要,看完或许可以解释后来雌雄学霸的爱情结晶为何也是如此这般神奇地存在。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铃兰是一位微生物环境变化学家。她的丈夫飞舟是位动植物学家。他俩从高中开始就是隔壁班同学,学习成绩一直是全年级数一数二,所以被同学们并称为“雄雌学霸”。名次对他俩来说都是浮云,捉急的一直都是他们的崇拜者和追随者。奇特的是,高中三年,他竟不知道她,她也未曾关注过他。只是他俩一栽进学海中就无法自拔,俩人上课全在看课外书(备注:课本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求知欲,所谓的课外书全是天文地理的课外补充读物),最初老师们也是担心这样公然不听课有点不妥,为了表示公平显示师威,老师们也在课堂上多次提问,结果是他俩的脑子似乎可以在课内课外随意切换,不仅仅是内容切换,还能毫不违和地进行角色切换,比如老师问完后,他们除了能不出意外地对答如流外,还对问题的严谨性作了补充,心情好时更是要求上讲台亲自板书画图解释,活生生地把下半节课堂变成了他们的主场。同学们听得一愣一愣的,老师心里那个复杂呀,心里阴影面积也是硕大硕大的。所以到了最后,对于他们在课堂上看课外书,老师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不用担心他们的学习,就让他们自行野蛮生长;同学们也已经习惯了他们神一般地存在。

大学两年,他俩同时考进了昭华大学(备注:昭华大学全球科研类名校排名被列入了前50名),只是不同的系而已,但大学新学期开始的那个星期曾一起上大班的公共课,听学长和学姐们说了,上公共课的老师是位经历了抗日战争和内战的老教授,他不喜欢课堂上各种激昂的师生辩论,只喜欢独自眉飞色舞地授业解惑,所以他的课堂除了翻书声就是老教授的板书声和说教声。在中学时期任性占领老师讲台区域的雄雌学霸,第一个星期也算是很克制了,尽管各自心里对于老教授的一些理论有过千万次Dis的冲动。第二个星期开始,由于飞舟要在下午当家教赚生活费,铃兰要去图书馆兼职,所以最终俩人都不约而同地申请了调课,鬼使神差地将上公共课的时间错开了,一个上晚班,一个上周末班。大学这两年,他俩的生活学习轨迹还是没有交集。为啥是大学两年?因为别的男生忙着约会打游戏风流潇洒、女生忙着逛街打扮貌美如花的时候,他俩都在忙着武装脑瓜,有种“吾之生命所剩无几,勿失学海畅游良机”的节奏,于是大学四年的学分,两年就拿到了,还一同考进了每届每个系只招10人的硕博连读班,然而,两人还是没有交集,此处,有两块历史就省略不说了,一块是他们在硕博连读班的学霸史,另一块是他们成为环境研究界、动植物研究界最年轻的研究员的威水史,欢迎曾是学渣的小伙伴自行代入角色,意淫一下当学霸的感觉,以弥补学渣史的遗憾。

最终,导致他们有交集的是昭华大学与美国常青藤盟校科研委员会在亚马逊河热带雨林的一个综合性研究项目,此项目的研究主要分为亚马逊流域环境变化、亚马逊河流热带雨林动植物演变历史与趋势两大块,但凡是和环境、生物搭上边的精英科学家都被纳进来了,这波脑髓界的精英(备注:说脑力界的不太准确,因为大脑主要的组成比分就是脑髓,比较科学的划分脑髓各个板块分别是脑干、小脑、间脑和端脑(大脑),这些板块所发挥的功能各不相同,这堆脑髓的精英都是把脑髓各版块的功能发挥到极致的神人,所以如果按照脑髓的开发能力划分人类的族群,比如像上述那批人就属于脑髓界的,除了脑髓界的人之外剩下的应该就是脑残界了)。研究组每周一次小例会,每月一次与中方、美方一道开展的三方电视电话会议。在会上一来二去的接触,飞舟终于记住了坐在对面有条不紊地梳着丸子头,分分钟拿数据优雅说话的女子,铃兰。铃兰也记住了对面的那位胡子和头发随意生长,但说话不随意,治学严谨有范儿的男子,飞舟。慢慢地,他爱上了她那充满香气才气的脑子,于是才发现在脑子的作用下,她的外表其实也挺精致的;她也爱上了他那颗对知识存储深不见底广不见边的脑子,于是才发现,脑子的外包装其实也不是那么粗糙,脸庞也挺英气逼人的。于是首次约会,他们相约在鳄鱼湖畔,他送了她一套水土样品储存与分类专用瓶,多了分类功能,这样她就可以减少分类的时间,研究工作效率更高。她送了他一套丛林摄影“隐身衣”,衣服自带有消热、消振以及变色功能,在他拍摄动物活动的图片过程中,就可降低平原兽类、雨林爬行类冷血动物对他的注意,安全第一。随后,他们只约会了三次,食人花沼泽地、美洲豹丛林、三色矛头蝮地窟。她用他送的瓶子快乐地采集水土样本,他披上隐身衣拍摄到了周围动植物的第一手珍贵图片,他俩的约会没有太多言语,只要对方的一个动作、表情、一声叹息,他(她)秒懂,只要能够感觉到他(她)在陪着自己就够了。虽然俩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也都有陪对方走完足够长的余生的信心。

(三)不是仪式的仪式。实在没有想明白为何其他的情侣要作死考验对方,男生非要房子车子巨额存款缺一不可,女生非得年轻貌美会做饭样样炫得出手,双方才肯签一纸婚约,貌似缺了哪一点,都免谈,取了嫁了都白搭。但对飞舟和铃兰来说,毕竟过一辈子的是两个人而非他们的身外物,只要有能力,面包牛奶总会有的,他们似乎没有经历太多世俗该经历的事情就结婚了,证婚人是众同事,只要在场的人,甭管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只要能喝就能替代酒举杯举瓶子,大家一饮而尽,飞舟对铃兰许下的承诺是:“我要与你一起带领我们的孩子、孙子和曾孙子们探索大自然的奥秘!”铃兰:“我一定会用尽我毕生的精力来让我们子孙后代生活的环境变得更美好!”整个婚礼礼或者这个根本称不上是婚礼的小仪式持续了约20分钟,随着飞舟来了一句:“感谢大家的祝福,打扰大家工作了,仪式到此为止!”各位同事马上四散,堪比快闪,该干嘛的干嘛去。前一秒还是新郎新娘的俩人,后一秒就做了短暂吻别,各回各办公室去了。并不是说同事们都冷漠,相反,俩人在研究组里的人缘出奇地好。想象一下,要一个脑髓界的技术控给出Ta24小时中的一分钟去参与和专业无关的事情就好比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舍弃一次赚钱的机会,要知道,在场的同事给了这俩口子20分钟哦,那就相当于是让一个商人连续舍弃20次赚钱的机会,大伙是相当够意思了。这个简单又隆重的仪式让俩人的心系得更紧了。

(四)时时刻刻读到你。婚后,飞舟和铃兰一直相互支持着对方的研究工作,虽然有时会超过72小时都见不到对方,但是对他们来说,见到了也只是让眼睛看到更真实的实体,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能嗅到对方的体味而以,即使不见面,通过视屏也是可以相见的,微信也是能够听到对方的声音的,他们的微信中还多安装了一个他们一起设计的App,这个App是通过微信语音来探测说话者当下说话的肺活量、心脏活动情况、大脑信息传导与分析的活跃度、声带健康情况、周围环境优质度分析等,只要对方微信头像旁边亮的是绿色的灯而不是其他颜色的灯(红色代表身体健康出现问题、蓝色代表说话者当下心情郁闷压抑、橙色代表周遭环境存在风险,比如说话者20米处是蛇蟒密集之地或者暴风雨来临前夕橙色灯都会亮着。至于对方出现的是什么状况,瞅一眼屏幕上的彩灯,点击进去就一目了然了),知道彼此都身心健康、安全作业,足矣。如果他或者她这边没有了讯号怎么办?网络讯号、流量只是普罗大众在网上赖以生存的粮油,对于他们来说,没有讯号有气场就够了。没有讯号的地方,只要人在手机在,机子感受到了Ta的体温,传感器便会自动作业,Ta本身就可以是一台人工发电机、讯号发送站。

但是,也会有出现意外的时候,也正是这个意外,加速了我们故事主角的诞生。话说有一天,铃兰看完电子显微镜影像后,想歇一歇,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一眼,她的心沉了一下,皱起了眉头,看到微信上飞舟的头像旁边的绿灯不亮了,其它的彩灯也没有出现。铃兰赶紧对着微信说了声“飞舟,在吗?快回答!”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对方还没有回答,不是恶劣天气,不是飞禽走兽,不是发烧咳嗽,不是心情郁闷......这些曾经出现过的情况统统在铃兰的脑子里过滤了几遍,最后她只能分析着导致灯灭的四种原因:一是手机坏了;二是手机没带在身上且距离人超过10米远;三是App出现了Bug;四是....他没有了体温...第一种和第三种情况不可能,如果手机坏App有bug,他会第一时间通过同事的手机在告诉铃兰,第二种情况也不可能,因为飞舟和铃兰约定,即使对方不在身边,什么都可以不带唯独不能不带手机,所以第二种情况也不大可能。不会是第四种情况吧?怎么会没有体温?原本理智的铃兰思维也开始有点混乱了,心里的那团麻越解越乱......到底飞舟发生了什么事?下一章节见分晓。

雨顺
作者的话

第一章是“缘起热带雨林”,其实第一章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