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义征途 > 正文
好事多磨
作者:国廉  |  字数:7239  |  更新时间:2018-09-20 18:55:50 全文阅读

地点:北城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

  原文再续书接上一回。话说王继辉在茶楼和几个伙计喝完茶之后就接到了公安部办公室的电话,这个王继辉做到这个职务和公安部联系其实是很多的,按理说这个电话也没什么。但是,自从接到那个电话后并在公安部开完会后,王继辉彻底遭不住了。

  王继辉望着偌大的G国地形防卫图在发呆,旁边站着的是此次维和行动的副总指挥,现任北城市公安局特警突击队队长薛岳平。他知道,公安部又发难了。

  薛岳平,曾服役于云南省武警总队某边防大队,后作为维和警察赴东帝汶执行维和任务,并立下赫赫战功。有一回,东帝汶总理府遭到袭击,作为在东帝汶执行任务的王继辉和薛岳平自然就肩负起了临时警卫任务。也正是在那一回,王继辉和薛岳平结下了生死之交。其中,和王继辉一起执行卧底任务的并不幸牺牲了的前重案组警员张晓莹就是薛岳平的亲表妹,也就是王继辉的前妻。其实这次维和任务的指挥官,就是王继辉亲自点的将。

  薛岳平身穿特警的黑色作训服,腰间配着一把手枪,他一米八的身高,加上丁海峰那样的造型,使他显得格外成熟。他推了推身穿白色衬衣,肩上佩戴二级警监肩章的王继辉,小心翼翼地问:“王局长?你,貌似和这个地图含情脉脉地互看了很久了。你吧我叫过来,是想告诉我公安部的决定吗?”

  “老薛,是这样的哈,情况呢比较麻烦!”王继辉转过身对薛岳平盯了好一阵,说:“联合国呢又催了,老郭呢已经夸下海口了,三个月后,联合国派人来验收,叫我们看着办!”

  “什么情况啊?!”薛岳平也是个急性子,他在屋里边踱步边说:“这哪急得来啊,现在初选才刚结束,怎么也要半年才能出国啊!”

  “老郭已经下了死命令,三个月,把队伍带出来!”王继辉板着手靠在那幅足有4米高的地图旁,很不爽却又用很坚定的语气说:“我立下军令状了,三个月,保质保量带出一批维和警察!”

  薛岳平笑眯眯地盯着王继辉,搂着王继辉的肩膀,说:“不用问了,你肯定又和部里砍价了吧。”

  王继辉一拳锤在薛岳平胸前:“知我者莫若老薛也!我跟那个老郭说,队伍分两批带出去,我和你现在精中选精,先拉一批人出去。接下来呢,在选拔中稍微差一点的,可以保留,跟随第二批维和队伍出国。”

  “也就是说我们先带一批精兵强将出去,然后稍微次一点的在国内练上一番再出去?”

  “聪明!”王继辉拿着一支笔,在一份绝密文件上戳来戳去,斩钉截铁地说:“现在各省平均给我们50到60名候选警员,我根据他们的成绩刷掉了一大批人。现在有省只有几个人,有的省还是光头。就咱们北城最多,有三十几个。反正吧,现在这批人,驾驶外语射击格斗,加上国际法,一项不过关就直接淘汰掉!”

  薛岳平觉得简直无法理解:“慢着,国际法不是要在集训的时候才学的吗?你这个条件恐怕剩下的就没几个人了。”

  王继辉瞟了薛岳平一眼,表示他相信中国的警察一定有能人。全国两百万公安民警,一定有符合条件的,这批符合条件的,就是首批赴G国执行维和任务的警察。当然,部里给联合国方面的回复是至少派遣三百人,但首批警察,加上医疗,刑事技术人员能有一百人就谢天谢地了。所以,这次维和警察的选拔既是考察高级警官的组织能力,也是考验受训警员的基本业务能力。什么意思呢?比如说美国洛杉矶警局,北城市公安局,其警务能力是非常强的。相比下中国某些地方的警察,反正也不好说明,刚刚王继辉所说的,光头的省份的公安机关肯定会被部里点名批评,然后勒令加强警务技能训练!

  薛岳平紧皱眉头,反复思考着王继辉的话,他担心的还是第一批队员。对此,王继辉的表态很明确:“虽然我下了军令状,但我宁可一个人都选不上,也不会选一些不合格的维和警察出国送死。所以,接下来三个月既是选拔也是训练。要么他们自愿退出,否则,全部把他们累趴在训练场上,不然,老子不希望将来有一天把他们的灵柩运回国内!”说罢,王继辉激动地把笔扔了出去。

  薛岳平很平静地把笔捡回来,这时的他显得格外轻松,他笑着对王继辉说:“辉,你也不用那么紧张,我们都维过和,国外的情况也没有那么复杂。”

  “这回可不一样,我们要面临的危险是中国维和人员中前所未有的!”薛岳平彻底被王继辉搞蒙了,他被王继辉拉着,一起研究起了G国地图。乖乖,那张地图是G国政府寄来的,地名全是当地官方语言——西班牙语注释的。不过还好,下面还有英语解释。(对于维和人员来说英语是必备技能!)

  薛岳平的英语水平也很高,在警校毕业时就达到了六级,他大致看了看地图,紧皱的眉头瞬间松开,他指着地图中的五星红旗,问道:“这是我们的任务区吧?”

  “嗯。”王继辉笑眯眯地看着他,知道这位老伙计接下来要说什么。

  薛岳平接下来说的,果然不出王继辉所料。他拿着根教鞭在分析:中国维和警队的任务区位于亚马逊雨林旁,同时是该国首都弗西加的郊区,当地有大片居民区,不仅不是政府军与叛军的交战区,还是联合国明确规定的停火区。这样看来,中国维和警员们很安全啊!

  王继辉拿笔轻轻敲了下薛岳平的脑袋,薛岳平不爽:“打我头干什么?打傻怎么办?”

  王继辉把笔放下,叹了口气,笑着摇了摇头:“不会打傻,只会越打越聪明!”说罢,王继辉接过教鞭,给薛岳平好好地上了一课:

  “你说得没错,在交战区,交战双方会动用重火力,危险度确实相当大。但你想过没有,在战火纷飞的交战区,当地百姓一定不会待在那里。同时,在交战区的外国维和警队一定是在难民营以及居民区等乡镇维持秩序,在交火激烈的城市,G国当地警方肯定很多,所以基本上用不着维和警察。此外,交战双方争夺的大城市,必然有大批维和部队——调停冲突本来就是维和部队做的,和咱们关系不大。最重要的是,交战双方不管是政府军还是叛军都不敢袭击维和人员,一般的武装恐怖分子肯定不会在实力强大的交战区中搞事情。所以,只要不是维和人员违反国际公约主动去惹事,交战双方肯定是不敢打维和人员的。毕竟,政府军需要得到国际的支援,要是叛军赢了,他们要得到国际的承认就更要树立自己的良好形象了!”

  薛岳平如梦初醒:“我明白了,最危险的地方其实就是最安全的,在交战区看似危险,但致命的战火往往不会烧到维和人员身上!”

  王继辉心想:这个老薛明白了个屁!他要是真的彻底明白了,此时的他肯定额头直冒冷汗。当然薛岳平没当过高级指挥官这也不怪他,王继辉低头想了想,接着拿着教鞭解释道:“伙计你看哈,这是咱们的任务区,现在已经建好了,足足可以容纳一个营的兵力。咱们营区远离市区,附近有大片平民窟和难民营,人口密度不亚于北城。虽然交战双方偶尔会越界跑到这里来交火,但在停火界上有北约的部队,所以问题也不大。

  关键来了,咱们营区往东大约两公里就是亚马逊雨林的入口,那里有大片山区,地形极为复杂。在林子深处,有不少村庄,那些村庄可谓是把守着所有进山的交通要道。”见薛岳平的眉头再次紧皱,王继辉试探性地问:“你,大概明白我想说什么了吗?还需要我画公仔画出肠吗?”(粤语,意为解释得清清楚楚)

  “武装贩毒集团?!”薛岳平大叫一声,他在东帝汶维和以及在云南当边防武警时是和那些武装毒贩交过手的,那帮亡命徒下手十分凶狠!而且,G国恰好位于世界三大毒品产地之一:南美银三角!

  “天呐你终于弄明白了!”王继辉将两只手搭在薛岳平肩膀上,一脸嘲讽:“我把这张图给陈凯恩看时他一眼就发现问题了,亏你还是老警察!”

  “你觉得那小子像是个新警察吗?要我看,干个十年八年他就是北城的刑侦支队长了!”薛岳平虽然在开玩笑,但在他心里却很紧张,额头直冒冷汗,脸色突然变青了。当年他选择特警而不选择缉毒警,就是因为他真的怕了那帮毒贩。没错,他,薛岳平,这位英雄警察模范警察怕了那帮毒贩!

  王继辉一跃,坐在了办公桌上,指着那张地图,看着薛岳平,用很大的嗓音说道:“老薛,我们两个这些年也和贩毒集团打过不少交道,算是缉毒界的老人了吧。联合国和国际刑警的那帮人跟我说在咱们的任务区范围内比较安全和轻松。你看看,这简直是屁话!老子跟贩毒集团交过那么多回手,丝毫不觉得他们有多好对付。还有,我们任务区内的百姓会那么好对付吗?不用说,当地的毒品犯罪肯定非常猖獗!”

  “天呐我们的这次维和任务可不简单呐,分分钟会变成缉毒行动。”薛岳平再也开不起玩笑了,他作为维和警队的第二指挥官,肩上的责任很重。如何在保证队员和当地民众的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出色地完成维和任务,是他和王继辉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已经向部里申请过了,我们这次把集训地点定在西南,我要让我们的警员适应丛林作战环境!”王继辉的想法确实不错,毕竟警察和军人不同,他们的工作地点一般在城市,在山沟沟里执行任务并和毒贩交手,他们不占半点优势。所以,请求西南省武警总队的协助非常有必要。

  “哎你别说,这是个好办法。。。”

  “同志同志,你们不能进去!”办公室外的嘈杂声打断了王继辉和薛岳平的思路,他们很纳闷,谁会跑到这来闹事?

  “叫你们的局长出来!”

  “爸,妈,叔叔阿姨?怎么是你们?”王继辉很惊讶,因为来者是叶子茜的父母和洪伟文的父母,刚刚叫喊的就是叶子茜的母亲。

  叶母一看是王继辉出来了,她真的是毫不客气,用手指直戳王继辉胸前的徽章:“你个臭男人是怎么当人老公的,居然叫自己的媳妇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打仗!”

  可以确定的是,整层楼的民警都听到了她的叫喊声。出于私心以及对方的特殊来意,王继辉没有采取法律措施:“妈,你先冷静一下。”(要是别人跑到公安局撒野,先拘再说)

  可能也是猜到王继辉不会拘自己,叶母丝毫没有消停的意思,她很失态地抓住王继辉的衣领,拼命大喊:“你听着,我只有小叶子一个女儿,我是不会让她去打仗的!呵我没看出来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你疯够了没有!”一向怕老婆的叶父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拉回叶母,呵住了她:“这里是公安局,不是你撒野发神经的地方,人家继辉是局长,岂是你能乱骂的!”

  “两位前辈稍安勿躁,你们四位应该是为了维和的事来的吧?”薛岳平也明白了对方来意,作为警员家长,担心自己子女安全并有过激行为是非常正常的,作为领导,他们也有责任负责做思想工作。

  “你谁啊?!”叶母这回真的是失态了,此时的她何止是泼妇马迹啊

  “老夫人你好,我叫薛岳平,是北城市公安局特警突击队队长,也是此次维和行动的副总指挥,你有什么诉求,可以到办公室慢慢说,光是这么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如果叶子茜见到你这番表现,那她对你就更抵触了,姑且不说她去不去维和,就这样破坏你们母女关系以及损害你和你女婿的关系也很不值得吧。”王继辉心里给薛岳平无数个赞,因为虽然叶母还是气呼呼的,但是却冷静了很多,他甚至想把自己的这位老伙计调来当政委!

  叶母等人和薛岳平素不相识,同时也被薛岳平的强大气场给镇住。虽然薛岳平说话语气很平和,但看到他身穿特警制服,腰间配着手枪等装备,实在让人犯怂。

  “几位前辈有什么想法可以尽管说,组织上是非常重视家属的意见的。”王继辉亲自为四位长辈倒了水,往沙发上一坐,身上的文官武官气质充分散发出来。看他身穿白色公安衬衣制服的样子,没有人会联想到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警察!

   “王局长。”一方面是个人性格问题,另一方面是双方关系问题,洪伟文的父母完全没有任何强势的态度,看他们的样子,更像是旧社会的平头老百姓有什么事要求官老爷:“我们天天看新闻,那个G国可是天天爆炸天天死人啊。我儿子当爹才几个月,我们。。不放心。”

  听完四位老人的想法后,王继辉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用余光看了眼G国地图,他和老薛又何尝不是担心队员们的安全啊!

  “你们放心好了。”薛岳平知道王继辉不好解释什么,便故作轻松地说:“要想走出国门,就要经过层层选拔。。”

  “对啊对啊!”薛岳平再次被打断,王继辉立马接话,似乎胸有成竹:“放心吧,子茜和伟文在刑侦领域是权威,但面对超强体能的训练,他们啊,可不一定可以过关,说不定,他们在初选时就被刷掉!”

  “报告!”

  “怎么了凯恩?”见办公室门没有锁,陈凯恩就直接进来了,王继辉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是来送初选报告的。

  “报告局长,咱们北城的初选结果已经出来了!”在王继辉的示意下,陈凯恩将手中的档案袋双手递给了薛岳平。薛岳平在四位前辈的等待下快速打开档案袋,立刻查阅入选人员名单。

  结果很明显,王继辉的几个精兵强将——重案组全体成员都通过了初选,其中徐思瑶,洪伟文的成绩全优,叶子茜的成绩虽然不突出,但也算比较优秀!这能把王继辉的脸打肿的结果肯定再次使叶母暴跳如雷,她将手中的一次性纸杯扔向王继辉,并冲过去扯起他的衣服冲他大喊:“你刚刚不是说小叶子过不了初选吗?现在你怎么解释?你是不是想让你老婆再死一次然后再换一个新的?”

  咔——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叶母的双手被戴上了手铐,她抬起头一看,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叶子茜。叶子茜在众人面前告诉自己的母亲,她刚刚说的话是局长心中永远的痛,这是对一个男人,对一个警察来说是一生都抹不掉的伤痕!

  但是,此时的叶母哪里会听叶子茜的话,她雷霆震怒,站了起来,使劲晃动着手腕上的手铐,继续吼叫着:“叶子茜!你这丫头是想造反吗?”看到这一幕,王继辉,陈凯恩,薛岳平都没吭声,他们作为维和的过来人,都经历过这一幕。其中陈凯恩的家长还曾亲自跑到传说中的某军区司令部闹事,要知道,当时陈凯恩所在军区的司令首长和陈凯恩的家长可是战友,当时的场面如何,闹剧又是如何化解的在此就不说了,反正知道陈凯恩警校毕业他和他家长的冷战才结束。所以,他们三人很能体会叶母此刻爱女心切的感受,这时对她说啥都没用。

  “我想造反?我看造反的人是你吧!”解铃还须系铃人,王继辉心想这个叶子茜这不激化矛盾吗?面对自己的母亲,叶子茜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到公安局闹事,公然辱骂并攻击局长,我不拦着你,你够胆现在去把那台电脑砸了然后往局长脸上甩一巴掌,我立马把你送到拘留所!”

  “你敢!”叶母站了起来,眼看两人就要发生冲突:“你敢把我送到看守所,我就到检察院告你滥用职权!”

  呵!又一个拿检察院来说事的,叶子茜可是政法大学的法学硕士,论法律,叶母还真比不过她:“行啊,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检察长亲自给你普普法,告诉你什么是寻衅滋事罪!”

  “子茜,够了!”毕竟是一家人,王继辉实在不愿看到一家人真的到时候在法庭上针锋相对。其实还是那句话,叶母的行为可以理解,但是,她,确实违法了!

  叶母还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相信叶子茜真的做得到,但她需要一个台阶下,她举着她被拷住手,指着叶子茜说:“我就不信你敢抓我!”

  “星雨敢抓她父母我为什么不敢?”

  “叶子茜,够了,不要再说了,这是命令!”王继辉的话如同千斤巨鼎,他的威严远远比薛岳平的枪有威力,把叶母的万丈火气彻底压了下去!他再次以局长的身份命令道:“把手铐解开,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使用警械!”那一刻,叶母等人觉得王继辉帅呆了。

  “是!”其实叶子茜也是死要面子,她还不了解王继辉吗?这是他给这对母女一个台阶下。但她更了解自己的母亲,她很不客气地说:“如果你能保证心平气和地谈的话我就把手铐解开,如果你再有刚才的行为,我立刻把你送到拘留所关你个十天半个月!”

  “我保证,我保证。”叶母不是傻子,难得有个台阶肯定得下啊。

  王继辉轻轻地摇了摇头,和薛岳平对视了一下,心想:这对母女真是一个样。也难为了叶父了。

   出于对家属的负责,王继辉要求陈凯恩详细介绍国际维和行动,他说得很好,维和的实质,就是维护人类文明的底线。中国人民在建国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生活可谓是蒸蒸日上,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是当代中国人的写照。可是,在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可以说是被世界遗忘的地方,每天都充斥着杀戮,每天都有屠杀,活着对于当地人来说简直是一种奢望。

  维护人类文明的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人能够活下去的机会,去维和,就是去帮助更多人活下去。中国经历过战乱和屠杀,所以中国愿意帮助那些仍处于战火中的国家。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如果没有维和部队和维和警察,那么那些丧心病狂的种族屠杀就会不断发生,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被不同派别的武装血洗!

  那些国家往往离中国很远,从理论上和中国没有关系,但为什么还要出国维和?姑且不说中国是什么大国,就从人类良知来说,如果没有人去维和,那些流离失所的难民就得不到最基本的水和食物,就会成片地饿死,更不要谈上学接受教育。在人类高度发展的今天,依然有的地方还处在原始状态下,有的人还住在茅草屋,还在刀耕火种,连电都没有,就算全家人下地劳动,也不一定能填饱肚子。

  陈凯恩放完有关维和的图片后,所作的解释也很直接。他说,中国牺牲的维和人员,换来的就是别国人民的生存。接着,他进一步对几位家长的担心作出回答:“我参加过国际维和行动,我不否认维和存在极大的危险性。我们这批维和警察,在几十万名写申请的公安民警中脱颖而出,如果叶支队和洪组长能最终获得维和资格,那你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他们的本事,是完全可以适应任务区的环境的。你们不相信我,难道不相信王局长,不相信自己的子女吗?”

  王继辉这才想起来,这个陈凯恩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可是学过心理战的,难怪他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但是,陈凯恩的话也不是吹出来,他说得没错,此次赴G国的维和行动的难度和筹备紧张程度前所未有。这次赴G过的中国维和警察注定书写中国乃至联合国的维和历史。时隔十年,完全由中国公安民警组成的中国维和警队再次亮相于世界,他们代表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的形象,代表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远赴重洋,他们能充分展示中国警察的风采,在维和世界和平的道路上履行和平使命,为中国添彩!

  这,就是中国警察——铁一般的信仰,铁一般的信念,铁一般的纪律,铁一般的担当。都说到这份上了,四位长辈也没有理由阻止自己的子女戴上蓝盔了。但是,蓝盔的分量很重,不是他们想戴就能戴上的,还要经过酷的考验,方能成为铁打的中国维和警察!

  “继辉,G国局势持续恶化,我们的任务区里的暴力凶杀不断,中央要求你们在72小时内抵达西南,立刻进行选拔训练。我知道,你们压力很大,但你们是两百万脱颖而出的中国公安民警,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出来,中央一定帮忙解决!

  “请部里和中央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中央的信任,尽快选拔出优秀的中国维和警察!”

  “好,我相信你,准备一下,出发吧!

  “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