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义征途 > 正文
新来的
作者:国廉  |  字数:6648  |  更新时间:2018-09-12 16:12:50 全文阅读

地点:北城市公安局刑事犯罪侦查支队(刑侦支队)

  “起立!”重案组组长洪伟文一见到支队长叶子茜进来,如条件反射般把大家喊起来。作为国家重要城市的公安重案组,其成员自然没有懒散之人,纷纷快速站起来示意。洪伟文敬了个礼:“支队长同志,重案组全体组员集合完毕,请指示!”

  叶子茜回了个礼,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实际上,从支队长到重案组组员,平均年龄才32岁,最小的才27岁,自然没人喜欢这么形式。当然,年仅29岁的叶子茜也是从重案组走出来的,对老同事也没必要客套。她说:“我说,伟文大组长,怎么你现在变得那么严肃了?”

  “走个形式嘛。”洪伟文拉了把椅子,与其说是给上司,不如说是给老同事。洪伟文扯了扯警服的衣角,在叶子茜对面如迎客松般坐了下来。他笑着问:“子茜,你这么轻松地过来也不像有什么案子啊,不过你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吧,有何吩咐?”

  叶子茜虽然是个刑警,但她长得挺白的,笑起来也挺有亲和力,从表面上看,完全镇不住犯罪分子。但是,仔细看她的眼神,无须多,仅仅几秒就可以把人“杀死”。叶子茜微微一笑:“瞧你们这话说的,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们吗?”

  出身于特警队的徐思瑶也是组里的活跃分子,她没啥事干,脚一蹬,随着那把带轮子的椅子滑了过来,搭着她闺蜜的肩膀:“你来往往没好事。”(她一脸坏笑)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叶子茜拿出一份文件,站了起来,装得特别庄重:“同志们,今天上午,你们局长大人亲自给我打了个电话,他似乎很激动地告诉我他在中国刑警学院挖了匹千里马来。估计这两天就要来报道,他本人以及你们局长都表示要安排到重案组。所以—”

  “所以。。”洪伟文扳着手,试探性地问了句:“你答应了?”

  “你们局长替我同意了。”叶子茜苦笑着摇头,将手中的文件放在了桌面上:“你们局长只是告诉了我一声,根本就没和我商量,听他的语气,完全没商量的余地!”

  北城市年仅31岁的公安局局长王继辉是部里和中央破格提拔的。他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还没大学毕业就被国际刑警组织挖走了。在国际刑警组织六年来,他破获过无数起跨国刑事案件,在很多屠杀惨案的侦破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回国后就任北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更是把北城市的刑事案件发生率压到历史新低。前些年,他协助中纪委及北城市检察院反贪局及国家反贪总局,侦破了震惊中央的杜康腐败涉黑集团,并打掉了一个性质极为恶劣的洗钱,走私,贩毒,谋杀集团!(主犯为其养父)

  三十出头就成为了北城市这样的城市的公安局长,是共和国公安史上从未有过的。对他的任命,是部党委经过反复讨论决定的。当然,他能成为公安局长,没人表示不服。因为,金三角,银三角及黑手党给出了200万美元要他的人头,并送雅号—“东方福尔摩斯”

  洪伟文,叶子茜,徐思瑶相互对视,他们明白,像王继辉这样的人往往不会看上什么人,而且他向来对什么政治的不感兴趣。他立警为公,执法为民,从不拉小圈子,对自己的部下向来不摆架子。可这次他居然如此强势,那他必然是找到了一匹千里马

  组员叶祖辉和大家围了过来,他问:“那子茜,局长是想让他成为组里的指挥人员吗?或者说你打算把他安排到什么位置,这样我们好准备带他熟悉环境。”

  叶子茜点了点头,她知道这也是大家的想法,毕竟顶头上司突然空降一个人过来,弄不好那个新兵太过桀骜不驯把她这个支队长也不放眼里:“局长只是要求把他放到重案组,没说具体岗位,那就正常安排吧。其实我也没见过他,反正我和局长的意见一样,使劲削他。”

  “我看看他叫啥名字。”洪伟文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起来,脸上写满了不屑:“名字倒是挺洋气的,陈凯恩?哟,还当过兵。”

  “靠!”徐思瑶大叫了一声。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了她,使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她心中默念:千万不要是他千万不要是他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可马上她反应过来,不对哩,那家伙才刚大学毕业,怎么会是他呢,不过是同名同姓罢了。想到这里,她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思瑶?你。。没事吧?”叶子茜试探性地问了句。不止是她,所有人都感到奇怪,难道这个陈凯恩和她有特殊关系?

  “没事。。”徐思瑶又在想,当过兵?那时间还是挺吻合的。她忙问:“伟文,麻烦你看看这个陈凯恩是哪个中学毕业的?额就看高中!”

  洪伟文和大家更奇怪了,哪有人看别人中学的,哪怕是企业招聘也没什么人看别人毕业于哪个中学。他翻了翻文件,说:“他是广东人,高中就读于广东省莞邑市越华学校。咦,思瑶,你好像也是那个学校毕业的嘛。”

  徐思瑶脸色很难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叶子茜打圆场:“思瑶,我看你很不在状态,你到我办公室休息一下,我一会儿过去。”

  待徐思瑶走后,叶子茜简单交代了一下,便神情凝重地回到办公室。

  “思瑶!”叶子茜很严肃地坐到自己办公椅上,她同样身穿警服,她用她犀利到恐怖的眼神望着徐思瑶。那一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警察审讯犯人。叶子茜毫不留情地说:“说吧,你和陈凯恩是什么关系?他是你前男友?”

  “不是!我和他什么关系都不是!”徐思瑶这么一吼把叶子茜都吓到了。等她缓过神来,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她本以为陈凯恩是奔她来的,所以显得特别上火。

  叶子茜也不是吃素大的,她要是那么废又如何能通过北城市委和北城公安局党组成员考核,和王继辉一样被破格提拔为支队长。她也是女性,知道如果同事间有感情矛盾,是很难在一起好好工作的,所以,她必须要了解清楚,这不是八卦,而是职责所在。她很严肃地说:“我现在以支队长的身份命令你,把你和陈凯恩之间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我。思瑶,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如果你不好好说,我完全可以把你交给支队政委,如果真是情感问题,到时候真的会很尴尬。”

  徐思瑶原本就带着红晕的脸变得更红了,她低头沉思着,思绪带着她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她带起头来,发现叶子茜的眼神里有的只是关心。她说道:“我和他是高中同学,同一个年级。但他是文科而我是理科。高一刚分班和高三一年还在同一个楼层。我知道,他高一时就暗恋我,但他高二下学期时才表白。。”

  见徐思瑶停顿了,叶子茜插了句话:“你应该是拒绝了!”

  “是的!”徐思瑶在情感上是很内向的,她不大喜欢和别人说起自己的情感问题,当然,事实上这也算不上什么情感问题。她接着说:“我婉拒了他,但他没有死心。我看得出来,他没有放弃,但他很内向,没有太过张扬。在成绩及健康方面处处想着我,逢年过节及我生日他都会给我送上祝福。”

  “这很好啊。”叶子茜适当接话,其实在工作上这也是审讯技巧。她像个姐姐,静静地听着自己的妹妹诉说着自己的过去。那一刻,她也怀疑陈凯恩是不是为了思瑶而来这的。如果真是这样,她必须向局长汇报,将思瑶或陈凯恩调离重案组,这,是原则问题。不过她也在想,如果真是这样,她也真是佩服这小子的执着。至于真相如何,等那小子来了就知道了。

  徐思瑶摇了摇头:“我不喜欢他,虽然有时很感动,但由于不喜欢他,就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很无聊,很烦,很惹人厌。他成绩又不好,天天想着搞这些,这更让我瞧不起他!”她和叶子茜目光对视了一下,感觉她似乎若有所思。是的。现任公安局局长王继辉就是她的丈夫,也是她的伯乐。

  徐思瑶叹了口气,似乎没什么好说的,毕竟两人既没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对方更没有对不起她。她缓了缓,说:“后来我们上了大学,也就没再见过面。虽然他会偶尔和我联系,但没有那么频繁了。直到几年前,他莫名其妙地给我发了个微信,他说:思瑶,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很危险,很可能回不来。如果我真的走了,请放心,我会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永远永远爱你的凯恩。然后好几年了他都没有任何消息。”

  叶子茜知道思瑶没有说谎,而且她也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站起身给思瑶倒了杯水,站在她身边,把头凑到她脸上,轻轻地问:“你想不想知道他为什么给你发那条微信?”

  “嗯。”徐思瑶望着叶子茜,一脸期待。虽说她不喜欢陈凯恩,但好奇还是有的。

  “他去非洲维和了。”叶子茜回到自己的位置,拿出了陈凯恩的个人档案,她看着徐思瑶,眼神中充满的敬仰,仿佛即将介绍一位伟人。她说:“之前给你们看的是他的基本资料,这是公安部,中央军委的机密档案,有的东西不能告诉你,但好在你想知道的东西不是机密。”

  叶子茜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拆开档案袋的同时,用一种近乎责备的语气对徐思瑶说:“你说你瞧不起他,等会儿你听我说完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叶子茜在徐思瑶好奇的眼神的注视下,像个大师一样开始指点迷津:“陈凯恩当年高考考上了中国刑警学院,但他注册了后参了军,在由于在新兵训练中特别优异被特招进了中国陆军最精锐的,同时也是最神秘的眼镜蛇特种部队。次年,通过了联合国的选拔,来到了非洲战乱国家M国执行维和任务,期间他立下了五个个人二等功和两个个人一等功,并成功救下了联合国秘书长特使,击毙了非洲某贩毒、恐怖集团的二号人物。回国后,被破格提拔为陆军中尉并推荐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特种作战系学习。但是,他递交了退伍申请,回到了警校学习。用四年的时间学了三门语言并精通毒品犯罪侦查及警务战术,毕业成绩全优。不仅如此,他在学院当地还协助侦破过一起密室杀人案,受到当地公安机关嘉奖,并因此破格进入公安队伍。而且,他拒绝进入公安部,要求到地方锻炼!”

  “难怪局长那么器重他,如果他能到国际刑警组织练几年,东方福尔摩斯指不定是谁!”徐思瑶简直无法相信,这是她认识的那个一脸颓废,整日不务正业的陈凯恩吗?不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更何况过了那么多年了。

  “思瑶。”叶子茜把她从思绪中拉回来,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甚至用苦口婆心的语气对她说:“如果他还爱着你,你应该去关心他。你全然不用担心他特地跑来追你,我相信,一个有故事的男生,一个经历过生死的男生,是不会纠结这些的。”

  “生。。生死?”徐思瑶没反应过来。

  “是的。”叶子茜似乎很了解陈凯恩的心:“当年那支维和部队遭到了袭击,造成了重大伤亡。我相信,这是陈凯恩心中永远的痛。就拿继辉来说,他有很多战友倒下了,他这个年龄显得格外深沉,格外成熟,他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活着。我相信陈凯恩也一样,他绝对不会如你所说的一样对你死缠烂打的。一开始听你说时我也在怀疑,现在,我可以保证,他不是冲你来的。甚至,他不知道你在这。”

  徐思瑶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咚,咚。。。重案组所在的走廊里传来了一阵皮鞋声,那声音由远而近,傻子都听得出来,那个走路的人的脚步很重。确实,走廊里走着的那位年轻人身穿整齐的警服,从帽子到皮鞋,一切都是那么的标准。他的回头率很高,倒不是因为他帅,而是因为他眼睛直视前方,走着无比标准的齐步。(他的目光如此坚定,刑警们判断,这个人,曾经一定是一名军人。而且,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洪伟文和组员们目光对视,表情显得格外微妙,知道传说中的陈凯恩来了。在得到叶子茜的同意下,徐思瑶把陈凯恩的经历告诉了大家,还把自己的故事给大家说了。这一切,加上王继辉的点将,使得陈凯恩成为整个刑警队关注的焦点。

  “报告!”虽然早有准备,但陈凯恩那足以拆楼的声音把重案组的所有人及隔壁科室所有人都吓到了。

  徐思瑶打量了陈凯恩一番。不变的是,陈凯恩那不出众的身高和长相(丢到大街上都没人关注),变的是他完全没了那股屌丝气息,身材也不再像跟木棍一样,而是在黝黑的肤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结实。变化最大的还是他给自己的感觉,徐思瑶认同叶子茜的说法,今日的陈凯恩,不再是当年那个拉着自己的同学偷偷摸摸地很腼腆又很猥琐地在教室外偷看自己的陈凯恩了。但是,毕竟是发生过故事,虽然没恋爱过,但尴尬还是有的。

  陈凯恩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曾经以及现在都无比思念的女神。他不知道徐思瑶在这个单位,他甚至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爱着的徐思瑶。他脑子里不断回忆起过去,他左想右想,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女神会去当警察。想想当年那个胖乎乎,有着一双水汪汪的,无比迷人眼睛的徐思瑶,他真的无法想象自己那样的女神成为了前北城市公安局女子特警突击队队长,现在的重案组组员。但是,正如叶子茜所言,他经历了那么多,又如何会纠结这些?

  “进来!”洪伟文把手中的报纸重重地砸在桌面上,然后从位置上蹦了起来。他绕着陈凯恩走了一圈,不怀好意地问:“你就是那个陈。。陈什么来着?”

  “报告首长,我叫陈凯恩!”那家伙的声音可不是吹的,要知道,一个当完兵,同时又是警校的高材生,嗓门可不是一般的大。

  “首长?呵呵,你小子当过兵?”洪伟文说话的语气以及他看着陈凯恩的眼神,就像当年伪军看着地下党的人一样。但面对洪伟文的痞气,陈凯恩不为所动。

  “是的,我曾于中国陆军特种部队服役!”这个陈凯恩长者一张国字脸,虽然长相不出众,但由其眼耳鼻舌组成的脸充分释放出他身上的兵味。此外,他挺拔的身姿加上他一身威武的警服,使他气场十足。

  “那是你的办公桌,自己过去。”顺着洪伟文的手指望去,那是一张布满灰尘以及各种碎纸片的不知多少年没人用的旧桌子。

  “是!”

  “哎呀哎呀你吼什么,我长耳朵了!”洪伟文也扯着嗓子:“你小子是想把楼给拆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已经严重影响同志们的工作?”

  “对不起”陈凯恩立刻把声音压低。这就是他的风格,也是他的性格,他面对不熟的人,从来不爱多说话。

  正当陈凯恩起步走向那张桌子时,洪伟文推了他一下,用手戳着他前胸,用挑事的语气说道:“MD你没吃饱吗?说话怎么跟个小娘们儿一样。我告诉你,我是重案组组长洪伟文,在这里我是老大,我不管你是局长还是部长点的将,在这里你就得听老子的。告诉你,你要是敢打小报告,老子抽死你!”

  “组长同志。”陈凯恩心平气和,这是他在特种部队训练的结果,如果他面对挑衅会轻易发火的话,是很致命的。他自信却又不自负:“我虽然没有办案经验,但我丝毫不比你们差。我不会丢重案组的脸的。”

  “那好,我问你”洪伟文用手指指着他的鼻子,那架势跟要吵架一样:“你刚上来的时候遇到多少警员?几个男的,几个女的?还有,我刚刚桌面上有几张报纸你注意到了吗?如果这是案发现场,你该忽略多少线索?”

  大家都在看那小子的笑话。他们认为,那小子打仗也许是个好手,但论破案和收集线索,这家伙就是一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但徐思瑶却不那么认为,虽然她也并不了解陈凯恩,但她相对而言心里还是有个数的,那小子,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

  陈凯恩望着一脸欠打的洪伟文,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显得十分从容:“组长,当出案子的时候,所有的群众必须疏散,不存在那么多人进进出出。此外我刚刚在走廊遇到11名穿制服的警员,7男,4女。分别为一个见习警员,三个二级警司,六个一级警司,一个二级警督。组长,你桌上有两份报纸,共十三张,其中一份被你五马分尸。如果这是案发现场,组长,你那样摔物证,有破坏物证及现场原始性的嫌疑!”

  啪。。啪。。在众人的眼光中叶子茜拍着手进来,她走到洪伟文身边,用手搭着洪伟文的肩膀,说:“怎么样,局长点的将厉害吧,看你还摆老资格!”

  洪伟文右手握成拳,轻轻捶了陈凯恩一下,对他面露喜色。要知道,这是重案组一个小小的入队仪式,目的就是要让新队员戒骄戒躁。因为,一个刚进刑警队特别是重案组的年轻警察,特别血气方刚。从他开始,到纪小刚,李国风,叶祖辉,黄润龙,方永琦这几位老组员分别和他敬礼握手,陈凯恩也显得十分有礼貌。

  “你好,我叫徐思瑶!”她向陈凯恩伸出了手

  “你好。”握住徐思瑶手的一瞬间,陈凯恩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心却波涛汹涌。也能理解,从高三毕业典礼后到那时,足足有十年了。他送开了她的手,木讷地说了句:“你。。。”

  “对,我!”徐思瑶微笑着把头轻轻偏向左侧(这是她的习惯性动作,包括交谈,包括坐下书写东西)

  陈凯恩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破旧的照片,大家好奇地凑过头来看,发现照片里是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正是当年的思瑶。他说:“我在高一时在你闺蜜的朋友圈里复制了你们的合影,并一直带在身上,包括出国维和。谢谢你一直给我力量,现在我把这张照片交还给你。思瑶,十年了,你还好吗?”

  徐思瑶一把抢过那张照片,低头看了一眼,此刻,她不知自己是愤怒还是感动:“好着呢。正没想到命运阴差阳错地把我们分到同一个部门。但我警告你,我现在是一个警察,我们就是纯属的同事关系,如果你敢越界。。。”(徐思瑶对自己说这番话有些后悔了)

  陈凯恩笑了下没说什么,心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家伙这么还跟以前一样。虽然他心中一直有她,但这十年他经历了太多东西,身心的疲惫使他顾不上与女神久别重逢的喜悦。陈凯恩以为,他能在这个部门好好工作下去。可是他没想到,他,和他的同事包括他女神在内的所有人在一年内将作为维和警察远赴南美洲银三角执行维和任务,并书写中国维和史的新篇章。他更没想到,自己会和女神在亚马逊雨林接受血与火的考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