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游戏大亨 > 正文
第一章 重生九八
作者:成刚  |  字数:2475  |  更新时间:2018-10-10 12:32:12 全文阅读

你,静静的离去,

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

多想,伴着你

告诉你我心里多么的爱你......

当这首熟悉的旋律在陆梦麟的耳畔响起时,就像做了个漫长无比的梦。

猛然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母亲那略带紧张的面容。

陆梦麟有些迷惘,怔怔的望着妈妈,因为她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至少二十岁,依稀是自己少年时代的记忆模样。

“梦麟,你没事吧?”妈妈的声音轻柔好听,仿若天籁。

陆梦麟浑身剧震,泪水忍不住奔涌而出。

“怎么了?傻孩子,成绩不好没关系,只要你好好努力,爸爸妈妈不会怪你的。”母亲摇头微笑。

“妈,我好想你!”陆梦麟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母亲。

他脸上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的从脸颊滑落,根本止不住。

母亲显然没想到儿子会这么激动,轻轻拍着儿子的后背,满脸的关切。

“要是成绩实在不行,大不了去找亲戚借钱,也一定要让我崽儿上大学。”母亲暗暗下定了决心。

从老式半球面电视机里播放的这首《懂你》,是歌手满文军在1994年的作品,曾经感动了整整一代人。

而再次听到这首歌时,陆梦麟却有着恍若隔世般的复杂心情。

如果时间是一条永不停竭,奔涌向前的河流,那么就在刚才,陆梦麟逆行了。

在那段宛若噩梦,却又真实无比的记忆之中,陆梦麟已经三十七岁了,在三线小城市里做着一份毫无前途的工作,赚取微薄可怜的那么一点点薪水,平时除了打游戏这个爱好之外,生活并无激情。

和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所有的梦想和追求,都渐行渐远。

陆梦麟还很清楚的记得,房价连涨了十几年,涨到令他这样的工薪阶层觉得遥不可及,只能倾尽举家之力,掏干了六个钱包和背负上数十年的高额债务,才能拥有所谓的上车资格。

而就在那个令他刻骨铭心的下午,当年迈的父母带着辛苦毕生的积蓄,以近乎朝圣般的心情,想要为儿子奉献出最后一分光和热,来到了售楼中心。

那是一个知名的大地产名牌,它们在三四线城市拿到了大片的土地,以资金高周转和营销强大而闻名。

位于Z市的这个项目正在前期施工中,连售楼中心都还只是刚刚完成主体建筑,就已经开始接待客户了。

轰然一声巨响,犹如晴天霹雳。

谁能料到,整个售楼中心坍塌了。

数十人被塌方的豆腐渣工程埋在了一片废墟之中,其中就有陆梦麟的父母。而陆梦麟恰巧因为出门接电话而逃过了这场生死劫难。

一周后,地产商派来的谈判专家找到了陆梦麟,并且提出了赔偿方案,一套顶层复式。

面对这样的条件,有人怦然心动,而陆梦麟唯有惨笑,家人都没有了,要房子有屁用啊!

一个月后,陆梦麟得知,其他的受害家属全都接受了赔偿条件,只有他还倔强的坚持着。

可惜,平凡的小人物在面对命运的无情碾压时,毫无还手之力。

陆梦麟的坚持,并没有盼来公道和正义,也没有任何人因此而受到实质性的惩罚。那些消逝的生命在权势与财富面前,何等的卑微。

为了替父母讨回公道,他默默的收集证据,犹如行走在黑暗中的骑士,负重前行。

一年后,陆梦麟历尽艰辛,在黑客的帮助下,终于掌握了这个地产集团的罪恶铁证,如果这份核心证据曝光,该集团必然会分崩离析,为恶者终将受到严惩。

然而,就在陆梦麟向公检法部门递交证据的途中,却遇到了一辆迎面撞来的泥头车。

恍恍惚惚间,陆梦麟仿佛在黑暗的大海中沉睡了很久,很久。

直到耳边响起了这首《懂你》,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母亲年轻时的脸庞。

我这是,重生了?

下意识的走到自己的小房间,书桌上摆满了复习资料,厚厚的摸拟考试卷,还有自己偷偷藏夹在卷子底下的那本《灌篮高手》,一切仿佛都回到了高中时的记忆里。

陆梦麟怔怔的盯着自己修长细腻的十指,忍不住摸了摸平坦结实的小腹,四块腹肌隐隐成形,望着镜子里那张略显稚嫩却又充满阳光的脸庞,内心情绪毫无疑问是激动的。

三十七岁的自己,早已被生活折磨得失去了朝气,身材也因为长期加班而走样,那突起的肚腩,松弛的肌肉,还有日渐稀疏,不断向后推移的发际线,都是多年辛苦工作留下的痕迹。

而此刻,镜中的少年,年轻而充满朝气,青春的样子,怎么看都阳光帅气。

陆梦麟的目光紧紧锁定在了桌前的台历上,台历显示的时间是1998年6月1号,直到此刻,他仍不敢完全相信,自己竟然回到了二十年前。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这一次,我绝不会再让你们有事!我绝不会再让那场悲剧发生!”镜中的少年泪流满面,自言自语道。

......

九八年的初夏,天气似乎比往年来得更为炎热。

这个时间段的陆梦麟正在读高二,不过一提到他的成绩,所有人只能用一声唏嘘来形容。

他就读的是柳纺一中,这所厂办的子弟学校,整个高二年级共有六个班,每个班有学生五十人左右,全年级一共三百余人,而陆梦麟的成绩,最好的时候大概可以考到二百五十名吧!

没错,他就是传说中的吊车尾,而且还是吊得很有特点的那种。

如果陆梦麟是那种完全读不进书,成绩烂得一塌糊涂的学生也就罢了,可他的文科成绩偏偏又不能算差,特别是历史和语文,一百五十分的卷子,有时能考到一百二十分以上。

只不过他的数学和英语成绩,就烂得有些触目惊心,令人发指了。

在高二(五)班,陆梦麟同学曾经创下过一个令所有人都叹为观止的记录,一百五十分的英语卷子,他在把选择题全写了的情况下,居然考出了个五分的成绩。

没错,真的只有五分,用英语老师的话来说,就是你丫简直和英语有仇,这运气也太差了吧!

而数学课对于当年的陆梦麟来说,也基本上属于听天书一样。基础没跟上,压根就听不懂,考试成绩经常在四十分左右,因为整张卷子上,他会做的题实在不多。

在老师们的眼中,已经到了高二阶段,像陆梦麟这样的偏科学生,基本上已经放弃了。

“这几道题出得是有点刁!不过你们班上的水平不行啊,看来除了某位天才同学之外,没人能全答对吧!”

说话的是高二(五)班的英语老师,他是个满脸肥肉的矮胖中年人,手里拿着大红色的保温杯,笑眯眯的说道。

同学们纷纷缩了缩脖子,黑板上这几句英译汉确实有难度,刚才有几个英语成绩不错的学生试过,结果都译得狗屁不通。

看来除了那位,应该没有人能把这些超水准的译句全部写出来吧!

“陆梦麟,又在发呆呢?你上来,把这些诗句翻译翻译!”众人耳边突然传来了英语老师尖酸刻薄的声音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