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望古传说 > 正文
第五章 鸣琴
作者:龙戍  |  字数:3674  |  更新时间:2018-09-12 12:07:29 全文阅读

东苑,清晨。

一缕晨曦透过繁茂的胡杨树叶如金梭羽箭一般射在演武场秦霂阳的身上,修炼半个时辰的真元吐纳,此刻浑身舒泰,正欲冥思之际,才发觉后面站着一个人,回头一看竟然是寒山子。

秦霂阳慌忙起身施礼:“寒山兄,您也有早起习惯?”

“羁行苦旅,餐风露宿,吾佛慈悲,可以让我看见第一缕光明,此生足矣。”寒山子单手合十,浅笑着打量秦霂阳:“昨日之事千万不要跟外人提起,连破两戒实非所愿,还望公子切记。”

秦霂阳苦笑摇头:“恐怕现在整个鸣沙山庄都知道寒山兄的大义了,厨子嘴尖油滑,您倒是应该嘱咐他才是。”

寒山子微微颔首,望着清晨第一缕晨曦,不禁皱眉,指尖在不断地掐算着,片刻后才低唤佛号,继而沉默不语。秦霂阳擦了一下额角的微汗:“寒山兄,您对六艺如何?”

六艺者,礼、乐、射、御、书、数也。

“粗浅略知一二。”

秦霂阳兴奋地跳起来:“太好了,在下正有一张鸣琴,借晨曦尚好和风晓畅你我抚琴为乐何如?”

倒是孩子的秉性,虽然秦霂阳现在已然是准驸马之身,但也未能隐遁内心,征于色而发于声。寒山也不禁浅笑一下,微微颔首。秦霂阳旋风一般跑进屋子,两名家丁以为发生什么大事,慌忙追了进去,但见公子抱着一支三尺多长漆木琴盒出来。

“你们快把毡子铺好,准备一壶苦丁茶饮,我要与寒山兄抚琴品茗!”秦霂阳快乐得像一个孩子,纵然平时在家丁面前是如何沉稳,现在却全部不见了,这才是真情所致。

五彩毛毡铺好,秦霂阳检查一番琴架,落稳了琴匣,右手放在漆木琴匣盖子上,平息静气,沉吟片刻:“寒山兄,猜猜此琴匣内是何宝贝?”

琴匣里当然是鸣琴,毋庸置疑。秦霂阳本意是想显露一下自己的所藏,却言不由衷地感叹:“当日借我此琴的是一位姑娘,她演奏了一曲《广陵止息》,摄人心魂荡气回肠啊!”

《广陵止息》即《广陵散》,古称《聂政刺韩槐曲》,古曲早已失传,后由东汉的蔡邕整理谱曲。可见此地风物仍广博传承,也让寒山子颇为惊讶。此刻正凝眉看着那黑漆红色凤舞琴匣,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从那以后我就没有打开过此琴,或许是想留住那位姑娘的琴音吧。”高山付流水,伯牙待子期,但秦霂阳终没有等到那位姑娘,倒是因此成就了另一段姻缘,想到此处不禁唏嘘短叹一声,抚摸着古朴的琴匣,兀自自语:“她的名字叫楚青玄,我答应她若有缘相见定然会完璧归赵,但从此路人矣。”

寒山子古井无波的眼睑跳动一下,遂平和地笑了笑:“公子不让我看琴,却讲述红尘之事所为何意?莫非此中有什么玄机?”

秦霂阳苦笑一下:“不是玄机,或许是机缘也未可知,寒山兄打开就是了。”

如果寒山子不打开琴匣,秦霂阳也绝对不会打开;若真的打开了便会有红尘牵绊,此不是寒山子所愿。五戒之下,无有例外——可寒山子已经破了两戒:饮酒,杀器。

秦霂阳将琴匣推到寒山子面前:“寒山兄,请!”

广袖飞天,祥云凤舞。琴匣之考究让寒山子不禁一愣,一种久违的古意扑面而来,纵使是一支琴匣已然让人怦然心动。白皙的手掌按在琴匣上,冥思片刻,秦霂阳却突然一笑:“只有魂力惊人者方能猜中此宝贝呢!”

寒山子淡然一笑:“公子又在考验我的魂力,一介苦行僧何来魂力?我不过是透过古朴的琴匣冥想其中的琴音,定然像九霄环佩一般悦耳轻盈。”

冷汗从秦霂阳的鬓角流下来,不可思议地看一眼寒山子眉宇间处,似有英气逼人而出一般。此为何人?是奇人还是异人?秦霂阳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沉默不语地看着琴匣,无边的苦涩涌上心头。

他仅仅知道此琴为九霄环佩,其主人叫楚青玄。

琴匣打开,一阵淡雅龙涎香的味道扑鼻而来,寒山子不禁微闭双目,痛苦之情溢于言表。

声色犬马如云烟,纸碎金迷梦无边。荡涤红尘皆不见,空留余恨意缠绵!

寒山子将琴匣推到一边,单掌合十:“公子,我不能再破戒了。”

一声琴音,袅袅余韵。无人弹奏,琴竟自鸣?!

“此琴为九霄环佩,失之千年,有盛唐余味。”寒山子顿了顿手,才发现秦霂阳正痴痴地看着自己,面色不禁尴尬:“我说错了么?”

秦霂阳凝重地摇摇头:“盛唐?”

望古界唯有秦墟,没有盛唐。寒山子眉头微蹙:“我的意识里有此段的记忆,但混乱污浊得不堪,或许是我记错了。”

“还请寒山兄奏一曲《广陵止息》可否?”秦霂阳庄重地将九霄环佩捧出来置放在秦架上。

此时旁边的家丁早就端来了紫金盆恭候在旁侧,寒山子苦涩地摇摇头:“公子……”

“此琴与您有缘,不抚而自鸣!”

僧衣芒履,竟能抚琴?两名家丁一想起当日寒山子蓬头垢面的形象不禁想笑,看到公子的表情之后才不得不收敛。

净手,燃香。调弦,定音。

白皙的手指抚摸一下琴弦,随即琴音骤起,一曲苍凉迎面而来!

于久远处生深邃,苍凉隐隐如蜻蜓点水;在微妙时拨动心弦,忽而沉重斗转而至。时而空幽冥冥,时而急促而缠绵,三尺僧衣轻舞动,十指灵活弄琴弦,行云流水之处如清溪出渊,平步青云时又似贯穿九霄之外。

曲必,封匣。余音,袅袅。

秦霂阳已经泪流满面,而寒山子却思绪平缓。淡然地看着古朴的琴匣,内心却是翻江倒海无法平复。

“老爷,您……您是什么时候来的?”连曲谱不分的两个家丁都身陷琴音之中,当看见秦陵站在寒山子身后不及三米处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寒山子和秦霂阳慌忙起身施礼。

“父亲,您怎么来了?”秦霂阳紧张地看着琴架上的古琴,不禁心下发虚,父亲还不知道自己私藏呢,尤其那个叫楚青玄姑娘的故事。

寒山子双手合十施礼:“寒山子拜见施主,恰要在今日谢过令公子的救命之恩。”

秦陵没有说话,上下仔细打量寒山子半晌,摆手将家丁等人遣走,秦霂阳尴尬地看着父亲不敢说话。

“琴音动心魂?”

“施主,不敢。”

“余音仍在耳边绕,吾心无法平静!”

“施主……”

秦陵犹疑地看着寒山子,摆手又将秦霂阳赶走,秦霂阳借机把古琴和琴架一并给搬回去,却不知道父亲要和寒山子说什么。

“你的琴音里有浓重的杀意,而你的魂力已经超过了我!”

寒山子的手不禁抖动一下,脸色变得苍白,但依然保持着平静:“外物内隐,本意外化也,于此情此景用此琴演奏此曲实为不妥,还望老施主见谅。”

秦陵凝重地点点头:“您可会术数?”

“略知一二,粗浅得很。”寒山子微微施礼:“但不知施主有什么心事?小僧或可开解开解,以报令公子救命之恩,以及老施主您的恩德。”

这话说到了秦陵的心坎上,但想要找人开解的事情太多了,岂止是一件?抛去昨日跟霂阳所提及的事情外,又有两件最紧要的:昨晚长老会的次座胡中阳暴死于百里之外,好在那里不是自己的管辖,否则得添多少祸乱?第二件,去鬼墟城失踪的斥候找到了,不过已是残尸。

“最近我心神不宁寝食难安,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秦陵忍住没有说那些杂芜之事,当前最紧要的是如何应对鬼墟城国会举试之事,其他跟宝贝儿子无关的事情一概不管。

寒山子低眉点点头:“我已与令公子交代过了,七日内他不得出山庄半步,除非……”寒山子看一眼秦陵:“除非是事关重大,譬如边陲烽火,国都靖难,其他一切当止则止。鬼墟设伏,南苑引灾,西林奔丧,东湖邀约等诸事乃七日之后,我愿伴公子左右,以报滴水之恩。”

如果秦陵没有听到这些还好一点,寒山子所言句句戳在了他的痛处!此刻却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小和尚,以此等魂力觉识和先天火属性的真元,其修为已然超过了自己,但从其举手投足来看应该不会武功,更似乎没有修炼过一般。

世间真有异人?

恰在此时,秦霂阳急匆匆地回来,站在寒山子旁侧,忽然感觉有些不妥,尴尬不已。秦陵忽然开口:“寒山师父方才说七日之内不允许你离开山庄半步,你切切谨记!”

“父亲,我想去找失踪的斥候呢,寒山兄说与我同往。”秦霂阳已经在将军府呆了足足有五天了,手脚放不开筋骨难受得紧,手下的看见他都追问什么时候出去围猎,弄得秦霂阳好生不自在。如果不是寒山在,估计早就憋出病来了。

秦陵微微皱眉:“鬼墟据此千里之遥,况且那两个人的尸体已经找到了,切记寒山师傅的话,莫要当耳旁风!”

“知道了父亲!”

秦陵拱手告辞,望着父亲的背影,秦霂阳叹息一声:“寒山兄,你的琴音动了我的心魂,九霄环佩之音里面有浓浓的杀意——不过您大可放心,佛祖是不会怪罪你的。倒是父亲这关不太好过,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让他老人家回心转意的。”

另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鬼墟举试了,秦霂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此次举试可能会惹来麻烦。毕竟听闻之前的国会举试都不是那么太平,而今次若长公主得秦墟令,自己也必然取之,名额只有三个,西林和东湖的人会怎么做?

总之,他们不会坐以待毙。

“令尊所说的魂力为何物?您所言的真元又是什么?”寒山子凝眉问道。

秦霂阳像看稀奇物种一般地看着寒山子,继而哈哈大笑:“堂堂寒山兄,一箭穿云,琴音动魄,却不知道修炼之事?莫非……莫非您是第一次到望古界么!”

当然知道望古森林,魔羅国,海境,魔山等等,不过想必那都是秦御厨胡编乱造出来,寒山子怎知道着望古界的天地是何等的惊奇?他如一粒尘埃,卑微地在鸣沙里颤抖;亦如失去魂魄的躯壳,可怜地羁旅在迷途。

“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您修炼法门——是秦家独有的!”秦霂阳忽然扬眉浅笑道。

“我不会再破戒的。”

“谁敢让寒山兄破戒?”秦霂阳哂笑着拉着寒山子的胳膊:“还有一件宝贝让你见识一下,千里追风!”

两个人刚出东苑角门,秦俭慌慌张张跑出来:“公子,寒山师傅——开饭啦!”

秦霂阳回头狠狠地瞪一眼那个肥厨子,诅咒他下次再耽误我的好事让他一天吃八顿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