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枯叟少年、襄阳疑云
作者:玄鳞玄月  |  字数:2380  |  更新时间:2018-09-13 00:13:12 全文阅读

汉江南北,虽同属荆州,但完全却是不同气象。

  若说汉北还是人迹罕至的话,那么此刻的襄阳城,则是真正的车如流水,马如游龙。一看到热闹的地方,玄羲俩孩子便如脱缰的小野马,东跑跑,西瞧瞧,在全新的环境中,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从都城洛阳而来的孩子了。

  一处店摊前,有几人正在议论着什么。

  “听说昨日,刘备前锋已过三峡,攻破吴军秭归城了【注1】!”

  “这么快?也难怪,刘备此次御驾亲征,带的可都是精锐,而且,听说还带了不少西南夷的蛮人呢!”

  “话虽如此,不过咱们襄阳城,有夏侯将军在,既不用担心蜀军,也不用担心吴军。”

  “对对对,只要平陵乡侯在,我们什么也不用担心……”

  曹羲一听那两人说到了自家姑父夏侯尚,立刻兴奋起来,却见夏侯玄打了一个‘嘘’的手语,曹羲会意,此行最好不要让姑父知晓,否则,让姑父知道了阿玄和自己都在此处,有可能将大魏也卷入这场战争。

  于圭心中暗暗叫苦,本以为吴军凭借三峡险要地势,还可以抵御蜀军一时,可没想到刘备已经穿过三峡,攻破秭归,照这样的速度,蜀军不出一月便可攻至江陵,自己也必须加快行动才行。

  “师父,你看!”夏侯玄看着街角几个穿着怪异的人。虽然那些人都打扮成荆州武陵蛮,但于圭一眼便可以认出,这些人与那汉水艄公一样,都是西南夷人。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不仅有蛮人,而且还有江东吴人,他们有的摆着摊儿,有的喝着茶,常人不细看也许看不出来,但于圭常年奔走荆襄,这些人自是瞒不过他的眼。

  “他们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发现不对劲的曹羲紧张的小声问道。

  “玄儿,你觉得呢?”于圭望了望沉默的夏侯玄。

  “我觉得”少年不假思索便答道:“他们不过是来刺探消息的探子而已。”

  “阿玄,你怎么知道?”曹羲仍是想不明白。

  “因为,吴蜀开战,实力相当,他们最怕的、最不愿意得罪的,便是我大魏这个强大的第三方,所以,阴谋绝不会有。”夏侯玄一脸自信,侃侃而谈:“相反的,他们都会很担心,我魏国会不会插手,如若插手,会相助哪一方。因此,襄阳城中的外人,以及先前的汉水艄公,都应该只是吴、蜀派来的密探、谍者而已。”

  于圭笑着点了点头,他不禁对这个孩子的评价又上了一层,这个十二岁的孩子不仅聪慧过人,没想到对当今天下之势的了解也是相当清晰。

  不知不觉,天已经快黑了,于圭只得带着俩孩子,找了一家不太起眼的客栈去投宿。

  夜,渐渐深了。

  但于圭却仍未睡着,一想起父亲,他便了无睡意。于圭干脆穿好衣服,点亮了烛灯,席地案前,铺开一张羊皮卷,开始执笔描画什么。

  “嗵嗵嗵!”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于圭的思绪。

  “谁?”于圭并未动身,只是将笔缓缓搁置。

  “是我,师父!”夏侯玄发现门并未上锁,便直接推开门进来:“师父,连门也没有关好,你就不怕有刺客小偷什么的?”

  “你师父我又没有和人结仇,哪儿来什么刺客?”于圭笑笑:“再说,若是真的有刺客,你觉得凭这扇门,挡得住吗?对了,大半夜的,你怎么也不去睡,羲儿呢?”

  “我睡不着,看到师父亮着灯,就来了。至于羲嘛,睡得跟死猪似得,我也不好打扰他。”玄顽皮的笑了笑,顺手拿起于圭案上的羊皮卷:“咦?师父,这是……哪里的地图呀?”

  “我估算了一下,要到江陵,至少还需两日……”于圭似乎察觉到不太对劲,便停了下来,用眼神指了指门,玄会意,悄然到门口,猛地拉开了门。

  门外那人着实吃了一惊,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改变偷听的姿势,他尴尬的赔笑道:“打扰两位了,我就是来问问,两位需要点什么……”

  “哦,不用了!”于圭冷冷说道:“以后没什么事的话,就不用麻烦你了!”

  “好好好……”那人扫了一眼少年手中的羊皮卷,悻悻离去。

  于圭明白,那人看似与此地人无异,但是其鬼鬼祟祟的行为,已然说明那人目的不纯。

  过了半晌,于圭轻轻说了句:“此地不宜久留。”

  夏侯玄拖着睡眼朦胧的曹羲,紧紧跟在于圭身后。尚是寅时,整个襄阳城一片漆黑,三人疾步南行。于圭似乎觉得,事情已不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已至上午,太阳也渐渐毒了起来,晒的赶了半夜路的三人疲惫不堪。

  一片小树林中,于圭正和两个孩子采摘着野果,昨夜走的太急,俩孩子竟然将干粮落在了客栈。

  “师父,这个可以吃吗?”曹羲拿着一个色彩鲜艳的果子问道。

  “吃可以,不过”于圭看着曹羲:“吃了以后小命不保。”

  曹羲听了,虽然很舍不得这只可爱的果子,但还是将它埋到了土里。

  夏侯玄掬了一捧溪水,刚喝了一半,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人走了过来。他仔细看了看,发现是一老一少两人走来。那老者挑着一担柴,而身旁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这位老伯”于圭先和老者打了个招呼:“请问,出了这片小树林,离江陵城还有多远?”

  “年轻人,你们是要去江陵吗?”老人问了一句,他紧接着说:“出了这片林子,再向南走十里,便到江陵城了。”

  “不过年轻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听说刘备大军已攻破秭归,现在估计又快要东进了,不出半个月,江陵估计也就不太平咯!”

  “这位老爷爷”,曹羲不禁问了一句:“听说那刘备为仁德之君,为何百姓都如此惶恐呢?”

  “小娃娃,话虽如此”老者笑道:“但刘备此次出兵,是为了给关云长关老爷报仇,而且,还带了不少蛮人,指不定会对百姓怎么样呢!”

  “那”夏侯玄怀疑的看着老人:“老爷爷又怎么还在此处樵采,难道不怕兵灾吗?”

  “呵呵,小兄弟有所不知啊”老人笑着说:“老夫祖辈世代居住于此,早已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了感情,就算蜀兵攻来,我们爷孙俩也不会走的。”

  夏侯玄看了看那少年,那少年却依然一言不发。

  “不打扰几位了,老夫还要到江陵集市上去卖柴呢……”

  “老伯也是去江陵”于圭道:“那不如,我们一同前往,如何?”

  “呃……这……”老人犹豫了一下:“老夫与孙儿腿拙,只怕耽误了几位的行程啊……”

  “哦……”于圭点点头。

  老人却已急匆匆前行,似乎有几分慌张。于圭目视夏侯玄,夏侯玄挤目会意。

  三人悄悄在后面跟着,丝毫没有被老人发觉。

  【注1】:《三国志·蜀书二·先主传》:“……吴将陆议、李异、刘阿等屯巫、秭归;将军吴班、冯习自巫攻破异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