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九秋 > 正文
凤西四族
作者:夜风景  |  字数:2361  |  更新时间:2018-09-12 10:12:57 全文阅读

情急之下,李青突然想起来了太极,这也许能解决当下困境。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李青并不知道太极具体奥义,但总归了解一些。亦知道道家经典道德经的总义。

  死马当活马医吧,李青努力控制着两股气息互相缠绕起来,看能否连成一个圆,然而人力难尽其力,两股气息左冲右突,几乎完全不听他指挥。

  此时,秋之季玉芒光大盛,忽而飞起,悬浮在李青的头顶,淡黄色的光从血红剔透的秋之季玉中流泻而出,如天河灌顶,李青一下子有了控制两股气息的力量,他艰难的控制着两股气息缠绕在了一起,如旋螺似得,他没法控制绕着成圆了。也许那代表了一种道,无法轻易成型。

  李青的丹田终于平静了下来了,两股气息相互缠绕,而在秋之季玉的帮助下,李青也看清了两股气息的真面目。一股淡蓝色,一股淡红色。估计就是来自秋之季玉和寒星之液的能量。

  这已经属于一秋之境丹田造气了,当然只是初期。这很顺利啊,李青心里想着。然而他突然感觉到身体一阵颤抖,一股阴风似乎从他的丹田吹来,要刮散他的骨骼经脉。

  “秋劫,一秋一劫,劫后可余生。这是一秋之劫,一秋之劫乃风劫。自丹田而起,穿越骨骼经脉,直达天灵。”

  李青突然想起了历代修炼九秋的前辈留下的戒言。

  李青浑身痉挛,瘫倒在池子中间,幸而秋之季玉在旁,依然有点点黄光流出,护住李青心脉。

  但李青头颅一阵刺痛,再也没法忍住,一声大吼,晕了过去。

  荣长老与李兴对视一眼,眼中担心,却没说话。两个人虽然了解九秋,但也仅限于此,对于秋劫,更是一知半解,没法帮上李青。

  李兴索性挥手,叫众人抬起李青,顺带着把秋之季玉放在李青怀中,他可是看到了秋之季玉悬浮的那一幕,兴许李青能解开其中奥秘也不好说,就当是无心插柳吧。反正现在秋之季玉留在族内也是无用,不如就试试。一层也是因为他忽然也对这个长子,起了一丝舐犊之情。

  “他母亲的错,也许不应该归咎于他的身上吧?”

  李兴有些茫然。

  杜总管眼睛一直眯着看向祭台这里,以他的下人身份,不可能离祭台很近,对于李家来说,子兮,杜总管这些人都不属于族人,只能在广场外圈站立。

  但杜总管的眼神很好,眯着的眼睛还隐隐透出一丝光芒,不过没有人留意到他。

  “这李青似乎有些古怪,往年李兴从来没有叫他上去过,今日是怎么了?”

  杜总管心里琢磨,他却没有看到秋之季玉在池子里的景象,这刚好被池子边缘挡住了,除了祭台上方的李兴和荣长老,其他人都不得见。

  “要找个机会去跟少主说才行,有点古怪这个李青。”

  杜总管一边琢磨着,一边随着人流走出广场,他打算再怂恿一下李龙,最好能让李兴立李龙为继承人,以李龙的心性,到时候肯定大肆炫耀,反而在武学上落了下乘。

  不然以李龙现在的情况,他是既不风花雪月,又不玩物丧志,整个就一向着继承人位置前进的奋斗青年。

  话说陈家这边,已经按照凤西城四大家族的约定,执掌寒星之地十年,十年之后,再由家族长子对垒定夺了。

  而凤西城四大家族分别是李家,陈家,司马家以及王家,之前实力最强的就是李家,基本都是一直执掌寒星之地,直到大陆时代日渐式微,而其他三家崛起,才被迫签此合约,颇有城下之盟的耻辱。

  而紧随其后的是陈家,自从八百年以前陈家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代高手陈绝之后,陈家就日益旺盛,颇有后来者居上的感觉。但是陈绝这两三百年已经渺无踪迹,只剩下了传说,其他三家的人都怀疑已经坐化了的。但尽管没有陈绝在,陈家也决不可小嘘。

  司马家则比较注重生意来往,家中商业积累厚实的吓人,这是四大家族中最有钱的一家,行商足迹遍布大陆,实力也不可能差。

  至于王家,吊车尾而已,倒是王家的长女王冠芳值得注意,听闻此女艳冠群芳,故名冠芳。从小天资聪颖,其父常叹,恨冠芳不为男儿身。

  在寒星之地陈家刚刚修好的洞府中,陈家族长陈宇正在给他长子陈风细细分析四大家族的特点。

  “将来如果有机会,风儿你可以追求王冠芳,得此女已得王家三分之一。吾儿谨记。”

  陈宇显然对于王家很了解,也觊觎王家的资源。

  “孩儿谨记!放眼凤西城乃至整个楚国,我都是排的上号的。”

  陈风很自得,他不仅是陈家长子,还是楚国楚羽学院的精英,在整个楚国而言,确实是排的上号。

  “不可自满!天下之大,奇才辈出。而天下间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当年陈绝前辈败尽天下敌手,志得意满之际,于齐国太行山中被两个樵夫轻松击败。此后,陈绝前辈再不敢小视天下人,你当引以为戒。再者,天下何其之大,仅仅我们东大陆,就有大国三个,小国十七个,更何况其他三块大陆?”

  陈宇语气严厉,骄傲使人落后,这道理他活了数十年,懂得很。特别是武学一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怎么敢倨傲自满。

  “孩儿谨记!”

  陈风脸色一肃,他不是傻瓜。一点即通。

  

  此时已渐入夜,夕阳西沉,星光逐渐显现,天幕中的星光似乎有感,一束束稀薄的星光折射到这片地块,虽然仅仅十丈方圆,但星光却浓郁无比。

沐浴在此星光中,真真让人感觉通体凉爽,耳清目明。若能常见沐浴与星光中,就算不能练就无垢体,想来也差之不远。

  “仙师,已经入夜,接下来就麻烦仙师了。”

  陈宇带着陈风来到洞府一间小屋,束手站在门口,恭敬道。

  “交给我吧。”

  门吱呀一声就开了,走出来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人,身披七星道袍,头戴古冠,长须飘飘,确如神仙般的人物。

  “这寒星之液的收集,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尔等先行回去,待贫道收集完毕,自会交给尔等府中人。”

  老道人神色平淡,袍襟无风而动。

  “那就麻烦道长了,寒星之液道长请自取其五。”

  陈宇倒是很恭敬。

  “种因得果,寒星之地为尔等之地,我帮你们收集星液,再拿酬劳,很公平。我也不会贪图你们的那份。现在,我要开始收集星液了。”

  老道人一点也不含糊,种因得果,在他看来理所当然。

  陈宇父子对视一眼,看来这个仙师比较讲究因果,传闻修道之人,看中因果。不胡乱接下因果缘分,看来传闻不虚。

  “行,那我们先行退避。”

  陈宇摸清老道人性格,当下便带陈风离开。

  这寒星之液对于武者珍贵,但对于修道之人,并非不可或缺之物,他亦放下心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