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气东临 > 正文
第十三章 宗内
作者:三十六宫  |  字数:4982  |  更新时间:2018-09-12 13:12:13 全文阅读

第十三章 宗内

第五轻柔和余有鱼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她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同样的部落被灭流落大周,气质相仿,年龄相似,哪怕说话的语气在金在来看来也是同样的足以一句话怼死人,当然她们还有着同样让人无法忽视的美丽。

所以在甜水巷街角转弯的那座宅院里,余有鱼同第五轻柔一样,站在庭院中最高的地方,看向河对岸的那座破败宅院。

只是她所在宅院的位置并不是太好,起码没有第五轻柔那座宅院的位置好,因为是处在转角的位置,她看向那座宅院的视线中间还间隔着三四座院落,重重叠叠的高墙以及部分庭院里的高大柳树遮挡了她的视线。

只是她毕竟是修行者,而且还是修为不俗的修行者,所以该看到的她还是看到了。

她看到一个极为漂亮,甚至是惊艳的女子进入了那座宅院,然后是一个全身披着黑甲的中年大汉,最后是一个面色有些苍白,身体十分单薄的年轻人。

尽管那个年轻人的模样同那些在洛口常见的营养不良的落魄书生有些相像,但余有鱼还是本能的感到不喜,她能清楚的感受到那人身上的阴翳气息。

余有鱼在东临呆的时间并不短,但她在东临的目的却十分简单,一是为了躲避一统穆兰的黑袍人找她的麻烦。

第二便是练剑。练到她觉得自己的修为足够强大,然后回到穆兰,一剑斩了黑袍,为她的父母以及部落里的所有人报仇。

所以宅院三人中她一个也不认识,哪怕秦九重和简四姑娘这种本该家喻户晓的东临高层。

忽然,余有鱼觉得三人中间的那个中年大汉有些印象,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他身上的那副制式黑甲。

但她知道宅院这三人都是朝廷的人,或者在她眼里就是那个女人手下的狗。

她觉得有些烦躁,她不知道这样的三个人在洛口这样的地方会面又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时她忽然发现,虽然她已经在东临躲避很长时间,但她对东临仍然一无所知,她的记忆只停留在秋凉小镇。

自从王留出现后,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他计算然后安排,只不过她也习惯了这样的安排。

余有鱼摇了摇头,将这些事情甩出脑海,继续看往那个方向,这次她看到更多的黑甲军士在宅院中进进出出。

时间有些漫长。

然后她看到了那座寒光四射的玄铁破神弩和三支刻满鎏金符文的弩箭。

尽管余有鱼不认识宅院中出现的三人,但她认识破神弩,更认识专配破神弩的破甲箭。

拥三支弩箭的破神弩出现在洛口这样的地方,且不是在大周军方的把控之下,这件事已经足够东临翻天。

尽管很多事情她不是十分清楚,但她知道以那个女人的性格,东临乃至洛口势必会迎来一次更加严厉的清查。

余有鱼转身回到房间,她知道剩下的不论三人怎样处理,都已经没有继续察看的必要,她坐在窗台前思虑片刻,发现自己并不能像王留那样抽丝剥茧般的分析出许多隐藏背后的信息,于是她决定提笔写信。

…………

…………

所有人都清楚在天海正式登基之前,无论如何她不会选择对宗门出手,世家的问题尚没有解决,她没有多余的力气对付宗门。

每一个宗门都有数百乃至上千年的传承,若论底蕴宗门或许不及世家,但它绝对比世家更难对付。

天海若是不想大周王朝变得同前朝末期那样四分五裂,那便没有人能同时强行插手两个方向,即便强如太宗帝,当时大周的第一人同样不行。

所以王留在百巧宗过的十分惬意,即便百巧宗只是一个二流宗派,但朝堂上的风波仍旧很少能吹进宗派这座港湾,相比东临城的混乱,此时的宗派更像是天堂。

更重要的是他不需要像在洛口,处处算计。

宗派小比不久就要到来,大师兄仍在闭关,宗派内自二师姐楚玉嫣以下的弟子几乎全部都在努力修行,她们认为百巧宗在二流宗派中排名极为靠前,便更不能被她们堕了宗门的威严。

所以宗门内最为悠闲的便是王留,因为他在刻意压制自己的突破,因为他需要一样东西。

只是百巧宗内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人同样也很悠闲。

她便是天海圣后的外甥女,她叫天海怡贝。

百巧宗内所有弟子的住所分的较为零散,因为不同人的修行习惯不同,人多聚集在一起,便难免嘈杂,甚至影响到其他弟子的修行。

王留的住所在山头北面一侧,常年背阴,一日中只有很少时间能够照射阳光,很少有人选在这里搭建住所。

王留选在这里只是因为这里少人显得更加清静,而在他住所对面便是另一座较小山峰,在山体间重重白雾的遮掩下,显得并不凸出。

一座铁锁桥从他门前的崖壁上穿过,通往对面的山峰,那里便是大师兄的住所,这也是作为宗门大师兄能够享受到的唯一特权,一座独峰。只是自他进门大师兄便一直闭关,对面山峰便一直封闭。

而此刻在通往王留住所的一段山道上,一个身穿紫袍的圆脸少女,一脸气鼓鼓的闯了上来,无视小屋门前挂上的‘修炼勿扰’的木牌,直接闯了进去。

圆脸少女看到王留躺在床上发呆,更加气鼓鼓,愤愤的说道:“师兄,你果然又在这里偷懒。

其他师兄师姐都在修炼,你这样偷懒真的好吗?”

王留翻了一个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住的腿脚,懒散道:

“你不同样是在偷懒?只不过躲到我这里偷懒而已。

还有我只不过在自己屋里偷懒睡觉,又不是在你屋里床上,你也不用这么气成这样。”

这样近乎赤裸的调戏语言,圆脸少女有些害羞,脸色通红,但还是气鼓鼓的说道:

“还不是掌教的要求,让我带着国子监那个新来的女弟子四处转悠,这几天我带她跑遍了宗门范围内的所有山脉,连掌教住所崖壁下的谷底我都陪她跑了一遍。

师兄你都不知道有多气人。

我才刚刚通玄啊,她都已经真意境了,还嫌我的速度慢,还一边逛一遍说不如国子监的条件好。”

“师兄,你看看我的脚,都起了好几个水泡了,疼死我了。”圆脸少女哭丧着脸说道。

说完还脱下自己的秀云鞋,指着足底的三个亮晶晶的水泡。

“要不是这是掌教的旨意,我早就揍她了。”

说完还挥了挥自己的粉嫩拳头。

赶紧让圆脸小师妹穿好鞋袜,看到圆脸少女的动作,王留调笑道:说的好像你打的过她似的。”

圆脸少女气冲冲的瞪着王留,仿佛要冲上来咬他两口,继续气鼓鼓的说道:

“最可气的是,我带她在藏经洞外转了一圈,她居然问我能不能进去看看,她想要挑选两部秘典研习一番。”

不等王留想要插话,圆脸少女接着愤愤道:

“而且掌教竟然还同意了,让她过些时候进入藏经洞挑选两部秘典。”

听到圆脸少女话语,王留收起了先前调笑的神色道:“这的确有些不公,藏经洞内的典籍都是宗门的底蕴,是无数年宗门前辈积累下来的,即便是宗门的正式弟子也只有入门数月才有第一次进入的权利。”

“可是掌教已经同意了。”

王留看着圆脸少女圆鼓鼓的脸腮笑道:

“是啊,掌教既然已经同意,那么我们照办就是,掌教肯定有自己的考虑,毕竟掌教比我们在百巧宗的时间更长,他们也更在意百巧宗的一切,起码不会让百巧宗处在不好的境地。”

“师兄你都还没见过那个女人,居然就这样替她说话。”圆脸少女瞪着王留说道。

“这不是替她说话,而是诉说一个事实,既然掌教已经同意,你还能反对不成?”王留平静道

圆脸少女没有说话,她知道王留说的确是事实,然后以一种有些委屈的口吻说道:“虽然只有几日功夫,宗内只是多了一个人,可为什么总是让人感觉变得很不舒服?”

王留有些赞叹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女,同时看往东临的方向冷冷的想道:不舒服那便对了,只要那个女人还在一天,谁都别想过的舒服。

但他还是安慰道:

“看开一些便好了,你想着只等过了秋猎,她便就会离开,毕竟她来百巧宗只是以交流学习的名义,不可能长久待下去。”

圆脸少女嘟嘴道:

“可是离秋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而且这一个月我可是还要受到她的摧残,连修炼都没有时间了。”

王留没有接话,不想再这个话题上过于纠缠,于是开口问道:“你带着她在整个百巧宗都已经逛遍了不成?”

圆脸少女掰着手指,数着去过哪些地方,最后想了想道,只剩下大师兄闭关的秘境,还有他住的那座小山峰。

“既然大师兄还在闭关,那么他的住处也不要去打扰了,毕竟那是大师兄私人的地方。”

圆脸少女点了点头,若不是掌教的吩咐,她早就把那个女人扔到深山里面不管了,虽然凭她的修为,深山里的那些豺狼不可能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但是能给她添堵也是不错的。

圆脸少女还想继续纠缠,只是门外很远处再次响起了脚步声,每一步都距离适中,也很轻柔,仿佛生怕踩坏了山道上的石面。

不等王留从床上下来,山道上的身影已经来到了木屋门口。

一身紫色长袍在风中摇曳,腰侧一柄短剑,长不过数尺,剑鞘是檀木做成的,上面还点缀不少细小的玉石类挂饰,剑柄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紫色丝绒长线围绕数圈,将它紧紧裹住,末梢处还有一簇紫色剑穗。

来人却是二师姐,楚玉嫣。

当她进门看到圆脸少女也在这里,脸上露出一分吃惊,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释怀起来。

看到进来的人是二师姐,圆脸少女同样有些吃惊,没有想到平日修炼狂人一样的二师姐会来这里。

又觉得二师姐似乎是有事找师兄,虽然很好奇,但圆脸小师妹还是很自觉的离开。

王留轻笑道:“没想到今天我这里还挺热闹,连楚师姐都来了。”

楚玉嫣看了一眼四周环境,只觉得阴冷无光,于是皱了皱眉道:“你这里的位置的确不太好,比对面大师兄的独峰差远了,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在这里搭建住所。

而且山间湿气本就较重,你这里的能见日光的时间又太短,长久这样住下去身体可能会出毛病。”

又略有些疑惑问道:

“你选在这里居住,难到是为了能够每日看到大师兄的住所,然后给自己加油打气?”

王留哂笑道:

“那到没有这个想法,毕竟我入宗门时间太短,我刚来时,大师兄都已经闭关了,我连大师兄的面可都没见过,

或许大师兄现在都已经突破百川境了,那我给自己打气又有什么用。

选在这里,主要是山北更安静。”

楚玉嫣点点头,这已经是个人的喜好问题,她多说也没有意义。

想起来来这的目的,于是从怀中探出一封信放在面前的木桌上,说道:“这是山间守门的弟子接到的,送信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指名交给你的。”

王留看着白皙的信封上没有一处字迹,只有一条游动的小鱼,占据在信封的一角。

看到那条小鱼,王留已经知道这是余有鱼写给他的信,只是不知道前后不过数日,余有鱼写信给他又有什么事情。

想到宅院里那个美丽但有些冰冷的女子,又想到东临那个乱糟糟的烂泥塘,他心里便有些着急。

尤其在他走前,金在来还杀了都水监的密探,这在东临肯定又会掀起一场风暴。

突然王留很想知道那封信里到底写的什么,住在甜水巷宅院里的那条美人鱼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没有立马拆开信封,很耐心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任由面前的这封信躺在桌面。

毕竟有很多东西他还不希望别人知道,更不希望他们牵扯进来。

“只是一封信而已,怎么会劳烦楚师姐亲自送过来。”王留有些疑惑道。

“我来是有另外的事,只是看到送信的弟子准备过来,我便顺道带来了。”

楚玉嫣环首打量了一下木屋,回首解释道

王留有些释然,尽管只是这样,王留还是躬身表示谢意。

同时又有些意外:“那师姐过来是为了……”

“掌教让你和天海家那个女子一同去藏经洞挑选典籍。”看着王留有些疑惑的神情,楚玉嫣面色有些复杂。

“我?挑选典籍?现在?”王留更加疑惑道。

“掌教知道你在进入宗门之初只选了一本《太上感应初解》作为修习,虽然这本典籍对初境修习时有较大的开悟,但里面却少有对敌的手段,

而且宗门小比快要到来,掌教的意思应该是多一种手段,多一分胜算吧。”楚玉嫣解释道。

王留神色肃穆,然后摇了摇头道:

“我已经进入藏经洞挑选一次,若是再次进入,这对其他弟子不公,而且这也会引来其他弟子的反对。”

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向楚玉嫣:

“或者这次所有弟子都能再次进洞选经?”

“只有你和那个女弟子。”楚玉嫣同样摇了摇头然后看着王留道,只是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王留微微一怔,低头沉默片刻,然后极为认真的说道:

“这样做势必会惹出一些本不必要的麻烦,不止是弟子,还有一些长老,因为这对他们包括对师姐你确实不公。

“而且我并不太缺那些手段。”

楚玉嫣沉默没有说话,甚至没有机会王留所说的,但已经表明了态度:这件事是由掌教吩咐下来的,或者你可以选择不去。

毕竟这样赤裸裸的偏袒,对谁而言都不会太过好受。

王留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结,但随即想到那个要和他一起去的天海家女弟子,有些疑惑道:

“天海家那个女弟子不是说过些时候再去挑选吗?怎么又变成今天了。”

楚玉嫣斜着眼看着王留,似乎有些诧异,随即想到刚刚出去的圆脸小师妹,意外道:

“那小妮子倒是挺快,我还没来,她就什么都告诉你了。”

王留摇头轻笑道:“小师妹只是过来向我诉苦、抱怨的,其他事情倒没有说的特别清楚。”

“掌教原意本是过些时日才让她去,但宗门小比接近,而且接着还有秋猎。”

楚玉嫣没有说明,王留已经明白。

更早的修习自然能更早的领悟,在对敌时自然能够更好的发挥出来。

但若是让他现在进入藏经洞,而推迟那位国子监女弟子的挑选时间,这样必然会引来那位国子监女弟子非议,因为毕竟这是天海的命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