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驰骋三界 > 正文
第二节 拉开序幕
作者:三修先圣  |  字数:6107  |  更新时间:2018-09-12 10:12:55 全文阅读

第二节 拉开序幕

傍晚,华夏京都,候家庄园,候道仁回家。

庄园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撞击声和轮胎与地面长距离摩擦产生的“吱~~~~~~~~吱”声,佣人都急忙向庄园大门跑去,看着严重变形的车头以及瘪气的轮胎,都苦笑不已,估计这一次车又报废了。这候家大少年纪都已经40多了,开起车来却还是和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一样横冲直撞。

“少爷!”看着灰头土脸从车里钻出来的候家大少,庄园的佣人赶忙围上去问道:“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以后把大门给我弄大点,这点空,车子都开不进去!”候道仁说道。

“额~~少爷,自从上次您把咱家大门撞飞了,咱家大门已经又扩大了5米,不过这次嘛这个~~~~不是门小了,是门没开,您这次又把门撞飞了!!”回答候家大少的是以为年纪与其相差不大的管家,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和老孙头一样,最终一直服务于候家大少。

“老韩,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就我这车技我这眼神,我就是车,车就是我!难道还看不出来门开着关着?”

“嘿嘿,是我眼拙了,那我再找人来把大门加宽!”韩管家微笑着说道。

“你少来,你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你肯定是这会儿答应我,一会就屁颠屁颠的去老孙头那打我报告!好了,不说这些,家主在哪?”

“刚接到通知,家主说您到了让您直接去他书房。”

“书房?有意思!难道是某些不长眼的小喽啰又开始暗中使坏?不会啊,就候家现在这情况,没人敢啊!”

“具体什么情况,我还真不知道,家主说您去了就知道了!”老韩急忙回答道。

“好了,你们忙去吧。对了,把车处理一下,平时买个菜啥的估计还能开!”候道仁一边说着一边向家主书房走去,说是走,用跑来形容还差不多。

铛、铛、铛,候道仁敲了三下书房的门,见没人说话直接推门而入。

“父亲,我来了。”

“嗯,做吧!”候世雄抬头的说道,继而一眨不眨的看着候道仁,这架势让候道仁心里有点发毛,心里嘀咕着“不对劲,绝对不对劲,我最近也没干啥出格的事啊,这眼神有点杀气啊!!”

“道仁,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想听听你的想法。”

“你稍等,孙管家估计马上也到了。”

“孙管家?出啥事了这么严重还得把孙管家叫过来?”候道仁更迷茫了,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孙管家名义上是庄园的大总管,其实暗地里是庄园的护卫者,孙管家很强,具体多强就没人说的清了。候家最近可谓事风平浪静啊,根本就没啥事,候家找孙管家来商议事情,这就有点不同寻常了。

铛~挡~铛~铛,伴随着敲门声,孙管家也到了。

“孙管家,你先和道仁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吧!”候世雄说道。

“好,那我就讲一下上午发生的事情!少爷,事情是这样的.........”大约半个小时,孙管家把上午发生在候先圣身上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孙老,你说这些我可是一点都没听明白哈!什么假山?什么变色?咋?你们都是世外高人?”

“少爷,可能您还没有正式接任家主之位,有些事情您确实不知道。不过这些事情您接任家主之位后您自然而然会明白。我前面说的这些只是介绍下事情的经过,具体老爷有啥想议的,您还得听听老爷怎么说。”老孙头回答道。

“嗯,孙管家,其实上午你不和我说这件事情,我还是会和道仁沟通一下关于先圣的情况的,只是你这么一说更让我有点焦虑了。”

“道仁,你的儿子你了解,现代都讲究个什么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但这些对你那近乎妖孽的儿子来说的几乎没有任何门槛。”候世雄说道。

“父亲,这话让您说的,您不看看是谁的儿子,他老子这样的人杰,他要是不近乎妖孽那还不对了。”候道仁打诨道。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候家的男娃到了10岁就要经历什么,家族传统你应该清楚,孙管家也清楚,这正是我想和你以及孙管家商议的事情!”候世雄说道,老孙头在一旁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知道,我太知道了。从10岁开始我和大哥就被带到外界历练,这一历练就是15年。噢~~对了父亲,有我大哥的消息没有?”

“先不说你大哥的事,你大哥安稳着呢!咱先说说这历练的事,从我这代起始候家每一代都是两个男娃,并且只有两个男娃,这事不是秘密,都清楚。而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也是这样的,两个男娃分开历练。但是到你儿子这一代,这情况有点特殊了哈!这族人,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的生了这么一大堆,你也看到了,愣是没一个是男娃。不管是咱这一支也好还是外堂分支也好,这有点不能理解了哈!”

“父亲,这也是我正想和您商量的,您说这先圣怎么安排?就这一个男娃不好办啊!”候道仁接口道。

“老爷,少爷,您们考虑的也正是我想说的,上午事情结束后我便把经过告诉了上面,这事我和老爷您沟通过了,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咱们这些世俗中人,上面也会有影响。”老孙头说道。

“上面?什么上面?什么世俗?”候道仁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老老实实的听着!!!”候世雄看着候道仁说道,然后看向老孙头道“孙管家,你继续说”。

“说起来有些尴尬,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上面的时候,挨了一顿骂。”老孙头尴尬的说道。

“上面的意思是,候家这一代只有一个男娃,他们都知道,而且小少爷这近乎妖孽的资质他们也都知道,他们只是说,这都是他们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不必惊慌。”

“他们还说,上午小少爷弄这一出,貌似惊动了那个人了,有些事情他们也不敢回复什么,得看那个人有什么吩咐!”

“那个人,哪个人?”候世雄问道。

“就是那个人,塔尖上的那个!”老孙头斜着眼朝上看了看对候世雄比划道。

“老族................,”话还没说完,候世雄也是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坐在对面的候道仁明显的感觉到了候世雄的震惊,这是从小到大自己从来没在父亲身上见到过的一种表情,深入骨髓的震惊。

“那个人还活着?”震惊归震惊,候世雄还是接口问道。

“我也不不清楚,没人清楚,他们也不清楚。按道理来说不应该也不可能,但是他们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话聊到这个地步候世雄自己也感觉的到,得,没法聊了。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看向老孙头说道:

“那先圣怎么办,上面近期没有什么打算吧?”

“没说多少,只是让我转告老爷,提前做好准备,小少爷的历练可能要提前了。”

候道仁在一旁看着这俩人说来道去的,可以说根本就没听明白怎么回事,最后俩人快说完了他算终于听明白了这一句,自己的儿子要提前历练了!

“我说父亲,孙管家,你俩这哑谜打的可以啊!我这稀里糊涂的听了半天,敢情你俩就是为了让我来听这一句的哈!”

“道仁,你知道你名字是谁取的吗?”候世雄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名字,不是你给取的就是我那爷爷给取的,除此之外还有谁?”

“你错了,你的名字,你儿子的名字,甚至包括你老子我的名字都不是自己的爷爷或者父亲取的,而是上面取的!”

“什么?”候道仁明显又是一愣,今天自己经历这些远远超过了以往,这又是上面又是世俗的,一时间让他思维有些混乱,即使周转于10多个美女之间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错乱过,这不是问题能不能解决的范畴了,这完全颠覆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啊!

“具体上面是指的什么,你不需要知道,当你继承家族管理权的时候你自然会明白!”

“好吧,我不问我也不管,我继续做我的候家大少爷去了,你俩继续,我先撤了!”候道仁说完站起身朝外走去。走到门外,候道仁眼珠子一转想到“俩老头不说,我那宝贝儿子亲身经历过的,他肯定知道,我去他那打探点消息!”

“先圣,先圣,你老子来了,赶紧过来跪拜!”人未到声先到,这爷俩说话口气基本都是一模一样。

“哎呀呀,原来是老候来了哈,咋,被我妈踢下床或者赶出家门了?”

“小兔崽子,你这嘴够损的哈,我就知道你和那老头子在一起学不来啥好!”

“老候,您还别说,我从老头子那学到的东西,对付您老人家还是绰绰有余的,不信老候你可以放马过来!”

“好了,不和你扯淡了,我来是有事问你!”候道仁知道自己说不过儿子,赶忙插话。别看这小子只有8岁,这说起话办起事来的老道程度像个38岁的。

“啥事,您候家大少还有不明白的事需要我帮忙的?提前说好哈,我妈那头的事我不管!”候先圣谁都不怕,就怕他妈。

“没啥事,就是听说你上午出了点状况,我过来看看!”

“看看?那您过来吧,我让您老人家见识见识!对了,我那个秘密您老人家没和我爷爷说吧?”

有戏,候道仁心里暗暗嘀咕着,先圣毕竟是个8岁的孩子,即使办事说话再老道,他毕竟也是个8岁的小毛孩子。

“没说,没说。你放心吧!我就是把我自己卖了也不可能把你这小秘密出卖的!”

“嘿嘿!您还真别夸下这海口,就您那两下子我还不知道,估计爷爷只要朝你一瞪眼你就能和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全说出来!”候先圣一边说着一边领着候道仁向庄园一个角落走去。

庄园的东南角,种植了很多的灌木,起见还夹杂这许多说不上名字来的树木,即使是艳阳高照,这地方也是凉风习习。

只见候先圣左右推了推那些灌木,找到一个水缸,然后超候道仁努了努嘴。

“小兔崽子,咋,还指使起你老子来了”。

说归说,候道仁还是把水缸挪到一旁,掀起了水缸下面的铁板。随着铁板掀起,铁板下面冒出一束光,这是感应开关,铁板开则灯光开。

候道仁和候先圣先后进入到铁板下面的空间,这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应该有小200平米,里面陈设了各种缩小版的兵器,枪矛刀剑,都是缩小版的。

“哎呀呀,看来你小子最近又置办了不少好东西啊!”

“看您说的,这还不是老孙头不知从那弄来的。”

“您看到中间那块大石头了吗?”候先圣问道。

“嗯,看到了,咋,来吧,我看看你有啥小把戏让我见识见识。”

候先圣也不说话,径直走到那块大石头边上,回头看了看候道仁说道:

“您老人家可仔细看好了,千万别惊着!”话刚刚说完,之间他一巴掌就拍到石头上,没有听到想象中的声音,一点声音都没有,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候道仁长大了嘴巴,这一下午是咋了,这惊奇的事情一浪接一浪啊!

只见石头上清清楚楚的出现了一个小巴掌,深度正好和手指厚度一样,也就是说候先圣这一巴掌下去直接把手掌拍进了石头。正常情况下,石头遇到撞击是会碎的,但是候先圣这一巴掌下去,无声无息,只是留下这一个小小的掌印。

“额~~~,这是怎么个情况?”候道仁不由自主的问道。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上午发生的事您是知道的,这就是上午以后我自己无意中发现的,这拍石头就和拍豆腐一样!!!”

“和你爷爷还有老孙头说了吗?”候道仁终归是成年人,略作惊讶之后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

“没敢说,也不知道咋说,现在我吃饭都不敢用碗了,一抓就破......”

“嗯...?一抓就破?别的东西呢?”

“暂时就是这一类的物品,估计和石头有关的都是这结果。”

“那你有没有不舒服或者身体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我特么就你这一个宝贝疙瘩,别出点啥事啊!!”

“暂时没有,就是这力量无法控制,估计过两天就能掌握!”

“这样吧,我先和老头子说一下,咱家的情况你是了解的,10岁你就得出去历练,出去之前你这事得解决了。刚我还和老头子讨论了你上午的事情,你这下午又给我来了个惊奇,我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你让我考虑考虑。”候道仁皱着眉头接着说道:

“千万别把这事透露出去,这两天我就在家陪着你,你吃饭睡觉都和我在一起。”

“好!你一等,帮我把这石头处理一下。”

就这样,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把石头弄碎装进袋子,开车扔到了河里。等一切都处理完了,两个人悬着的心这才终于落地。

就这样,候道仁本来预计在家陪着候先圣待两天就好,谁知这一待就是七天,开始的时候候道仁把家里凡是候先圣能够触碰到的沾点石头类的东西都换了个遍,一些没法替换的物品比如说古董、字画什么的也都全部收了起来,开玩笑,虽然现在看到的是这破坏力只针对和石头有关的物品,但是谁敢保证他突然来这么一下子把其他的东西都破坏了,不收起来就这小兔崽子现在的情况,难免发生什么事情,先做好预防也是好的。

候先圣自己也是小心翼翼,一般也就坐在沙发上或是躺在床上愣神,不过上个厕所什么的都得他老子陪着,不陪着咋办,这马桶盖子让他弄坏了不是一个两个了,一开始的时候就是这坐便器都干漏了一个,可以说,现在的情况是候先圣想干什么,他老子得前后的跟着,当然,候先圣这破坏力也不是对所有的东西都有,除了这些和石头沾边的物品,暂时来说别的物品还真没事,这倒是让候道仁心中多少放心了不少。

两天过后,候先圣已经能够逐渐的控制这股力量或者是特殊的功能,这吃饭什么的基本上已经能够自理,家里也渐渐的恢复正常,这还是得益于老孙头所传授的功法,里面多少有点控制力量的技巧,虽然候先圣只有8岁的年纪,但是学习领悟也是极快,这一点也在候道仁的意料之中,他儿子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也就不配被称作妖孽了。

七天过后,候先圣已经完全掌握了这股力量,这期间候道仁也渐渐的感觉到无事可做起来,看到候先圣渐渐的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他也是有点按耐不止寂寞的心,要知道他候家大少从小到大除去历练的几年,还真没有安安稳稳的在一个地方待这么长时间过,这次如果不是自己儿子,估计早就逃之夭夭了。

十天,候先圣彻底的恢复到从前的样子,候道仁也是终于舒了口气,终于解放了,这十天可是把这爷俩憋的够呛。当然,不只是他爷俩,就是庄园里的佣人、管家在这十天里也是差异不断,要知道这爷俩可都不是安分的主,你要说十天不见这爷俩倒是很正常的,因为平常一得空这爷俩就不知道去哪里浪去了,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这爷俩足足的把自己关在别墅里待了十天,每日三餐到点送饭的佣人小红有好几次都是欲言又止,这爷俩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

其实这段时间无论是家主也好老孙头也罢,都表现出了不同以往的平静,和候道仁爷俩不同的是,家主在考虑候先圣何时离去的事情,而老孙头则是在思考到时候上面来人如何和家主解释的事情,各人有各人的的心思,但是却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在这段时间静默着。

候道仁终于憋不住离开了庄园,伴随他的离去,候先圣也像是放飞的鸽子终归自由一般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毕竟是8岁的孩子,毕竟是贪玩的年纪,在庄园里左奔右跑,他的脸上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

而家主和老孙头也渐渐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该面对的终归是要面对的,候家传承无数年,没有那一代出现过问题,到了他这一代就更加不可能!上面既然有上面的安排,作为一个注重血脉传声的家族,自己也没有必要担心候先圣会有什么意外,如果说担心,唯一能让家主担心的就是候先圣不过才是个8岁的小屁孩而已。

看到家主逐渐疏散开的愁容,老孙头心头的压力也逐渐的减轻,前前后后跟随了家主这么多年,家主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所代表的含义他都能轻松揣度出来,唯独这一次,明明知道家主想知道些什么,但是自己偏偏不能说,这让他在心里愧疚了好长时间,好在现在家主像是想明白了一般,这样自己也是心里稍感安慰。

自从候先圣的事情过后,家主其实一直在思考这一个问题:候家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上面又是什么,这些老孙头肯定是知道的!候家,在世人面前也许是个庞大的存在,但是相对上面而言,可能也不过是个棋子而已!!而作为家主而言,诺大个家族竟然只是一枚棋子,他还是有些怀疑和难以接受,算了!不想了!想多了也不过是徒增烦恼,即使被作为棋子,那也是为了候家,候家香火延续如此久远,不可能没有牺牲,既然作为棋子,就要有做棋子的领悟!!

当这些都想通之后,家主也就不在有什么担心,候家还是那个候家,唯一的区别就是少了候先圣的十五年而已,十五年后,真不敢想象再次见到自己这个近乎妖孽的孙子的时候,他会取得什么成就,他又会以一种什么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