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暗执 > 洛都花盛
第8章 潜龙出渊
作者:冉由  |  字数:5689  |  更新时间:2018-11-06 18:58:21 全文阅读

“考验毅力和悟性吗?”怀云思忖片刻,顺势应了下来。

  他发现,仙宫的测试,其实也是一种另类的修行,若在此地无法过关,出去后,将也无法面对更加险恶的修者世界。

  “你倒是干脆,也省了老夫一番口舌。”老者点了点头,大袖一挥,四周的幻影便飞速运转起来。

  初始怀云还能勉强捕捉到丝缕轨迹,不一会,便只能看见道道闪烁不定的流光。

  他揉了揉眼睛,见老头还在不断向幻影中打出手印,便问了句:“敢问老先生,考核何时开始?”

  “真作假时真亦假,假作真时假亦真!”

  老者背对怀云,手中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道出一句莫名奇妙的话后,便消失不见。

  怀云正不知所措,突然,周围旋转不休的光团全部向他扑来,将他团团裹住。

  待流光散去,怀云好似变了个人似的,头发蓬乱,七窍流血。

  怀云此时只觉浑身发痛,脑中似有无数世界在一同毁灭重生般激荡不休,他强忍着不断袭来的疼痛感奋力睁开眼睛,发现之前的奇幻大陆投影早己消失不见。

  空旷幽深的环境中,只有条通往未知处的青石板路。

  “老头,老头,我该如何做?”怀云仰天大喊。

  “悟。”重叠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他一时无法分辨老者的方位,巨大的声浪冲击下,他本就溢血的耳膜内,又有更多鲜血流出。

  这究竟要怎么悟?

  巨痛袭击下,怀云脑中思绪全无,只能遵寻本能的指引,沿着青石板路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刚走两步,他便有些后悔了,石板路上好似弥漫着种特殊的压力,并且有起来越强的趋势。

  他想后退,却发现走过的石板己全部消失不见,他突然想起老头的话:“只可进,不可退。”

  眼前的情景的确退无可退,他只能埋头前进,步步染血,这个幽暗空间,莫名地多了种惨烈的气息。

  这一走,便不知过了多久,后方石板不停掉落,前方又有石板在循环生成,这条路,好似没有尽头一般漫长无止。

  “你说他会不会成功?”试练场上层的个小屋内,老头正监视着怀云的一举一动,细细观察,赫然发现轻眉与晨曦等人也在其中,此时问话的,是个肌肉发达的精刚大汉。

  “此子毅力极强,至于能否过关,便要看他的悟性如何了。”老者开口道:“话说你等是实在无事做还是怎的,为何全跑来我这地凑热闹来了?”

  “我们这不是好奇嘛。”轻眉回了一句。

  “古往今来的试练者那么多,怎也不见你们好奇过!”老者道。

  “你这老四眼狗别在这儿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此子有仙人血脉,这关无论他能不能过,都必将是我等的主人!”晨曦道:

“俗话说,好马配好鞍,可咱作为鞍子,又何尝不渴求能找到一匹配得上咱的好马。”

  “这马要是不好,我这鞍子还不一定伺候呢!”

  “你难道还能选择不成!”精钢大汉道。

  “我这亿万载时光一直保持苏醒,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

  “别吵了,快看!”这边火气渐盛,眼看便要起冲突,在另一边的酆都却突然叫道。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入试炼场中,只见怀云浑身突然闪过一层幽光。

笼罩石板的压力好似突然消失了般,他的身体慢慢浮了起来,凭空踏出一步,便轻松跨过三四块青石路板。

  “竟然就这样领悟了排斥之力!”老者似是有些被震惊到:“这悟性,也可入眼了!”

  “何止入眼!简直惊为天人!”毛脸大汉道:“听闻上古大能牛震天,便是凭着一手斥引之力直入天道,这小子要是再能将吸引之力领悟,定可成长为一方巨擎!”

  轻眉几人皆点了点头,牛震天的斥引法则引领了仙古时代的修行发展。

也是因为他,暗能量才能够广泛运用,所以无人敢反驳斥引法则的强大。

只是完整的斥引法则涉及的面太广,从未有人能真正掌握过。

  老者显然也知道这一筹,却还是道:“即便他真的掌握了斥引之力,这考验也不算完成。”

  “暗执修行,第一步考验的便是对暗能量的明锐洞察力,他若无法悟通明暗之别,自然便无法引灵入体。”

  “若无法引灵入体,纵使掌握再多的道,又有何用?”

  “既然连斥引之力都悟透了,小小的明暗之别又岂在话下!”金刚大汉堪堪开口,又突然顿住。

  他突然想到,上古时代便有那么一群人,通晓世间大道,却无法长生不死,复又有些担忧地看着试炼场中的怀云。

  却看怀云,此时却一脸轻松,先前的压力早已消失不见。

  “原来如此!”他微微一笑,回想起之前的狼狈相,仍然一脸唏嘘。

  在石板压力及脑中痛苦的双手冲击下,他差点便心神失守,横死当场。

  一路上他用尽各种方法减轻痛苦,经过多番尝试,他发现用精神力压缩脑中的光流能有效地缓解痛苦。

  于是,他每到疼痛不堪时,便疯狂用精神力挤压脑中的光流。

  在他持之以恒的重压下,脑中飘散的光流已经渐渐形成一个跳脱不定的球体。

  他的精神力,也在不断地锻炼中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他能隐约感觉到有种奇怪的能量从脚下的青石砖中散发出来,吸引着他的每一个细胞向下沉。

  而到了某一个极限点的时候,这种拉扯的力量又突然转变成种将两者推开的奇怪力场。

  最关键的是,他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适应这种拉扯的力量,细胞中央,也逐渐形成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

  他在理解这种变化,他在等。

  怀云全身心都投入到这种变化中,外表看起来,他好似一直在麻木地前进着。

  某一刻,他细胞内的两种力量突然形成一种平衡的状态,他知道,时机到了,他将体内的原力一股脑注入排斥立场中。

  果然,他只觉浑身突然一阵轻松,低头下看,怀云发现自己的脚已经离开了青石板,但又隐隐约约有种力场包裹在他与石板之间。

  凭借这两股相互排斥的力量,他获得了一种类似于踏空而行的能力。

  “这青石板虽然奇特无比,但跟水蓝星上的石板本身并无本质区别,领悟了这种能量的运用方式,出去后,我也可以借助水蓝星本身的引力,获得道种后期才可运用的御空而行能力!”怀云思忖道。

  没了青石板的束缚,怀云霎时解放了心神,全部用来对抗脑中变幻不休的光团,不一会,便将其压制成个椭球体。

  球体在形成的瞬间,便隐入他脑海深处,他只是大致看到球体表面,有着类似山川湖泊般的纹路,其上大海汪洋,五块大陆霸气横陈。

  他还来不及感叹,又有其他变故发生。

  他启灵了!

  光球形成的瞬间,他感觉到周围空间中出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能量。

  这种能量并不活泼,却宏大无边,如渊似海,一旦碰到实质的青石板,便消泯殆尽,被这种能量扫到的青石板,肉眼可见地增大了一圈。

  “不入现世,无所不包!”

  这种能量属性,与姐姐说的暗能量如出一辙。

  “这么说来,刚刚隐入我脑海深处的椭圆,便是我的灵种了?”怀云自言自语。

“按家姐的说法,每个人的灵种都是根据自己的观想之物形成的,那我这个灵种,究竟又是什么东西呢?”

  “不管了,先过了考验再说。”怀云又道了一句,迈开步子,出了青石板路的范围。

  出了石板路的力场,他才发现,石板路笼罩的所有区域,不过是个循环,他若是一直沿着石板路走,只怕是走到天荒地老也走不出来。

  既已启灵,他大致能看清周围的暗能量分布。

  除了石板路外,整个空间内充盈着无数暗能量粒子,东北侧一角,更加浓烈的暗能量构建成了个门的样子。

  他猜测那里便是出口,加紧步伐,三两步来到门口,他顺手一推,一道白光从外面射入,刺得他眯了眯眼,待他再睁开眼睛,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已从仙宫中走了出来。

  “不是说有十层吗?怎么才过了四场试炼便出来了?”怀云有些疑惑,不自觉地说出声来。

  “另外五重试炼,需要你达到相应的境界后才能进行!”

  一阵声音传来,怀云扭头看向背后,只见不断涌现的暗能量正封堵着这个“临时门”,轻眉及晨曦一众正在门内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他。

  “诶,轻眉,你怎么在这,原谅我没能让你成为老大哈!”怀云笑呵呵地想向门内走去,却发现怎么也进不去。

  “哦,我想起来了,要用神之匙嘛!”说着他便将神之匙从丹田逼到指尖,却还是没有作用。

  “别费劲了,既然你通过了试炼,便需遵守仙宫的规矩,现在你是进不来的。”看怀云满脸焦急的样子,轻眉轻声解释道。

  “那你将亦双他们给我!”怀云确实焦急,他费尽艰辛得到了救亦双的方法,此刻亦双他们却还在仙宫里面,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该猜到了的,亦双他们出不来。”轻眉峨眉微蹙。

  “我该猜到的。”怀云声音瞬间沮丧下来,虽然相处不久,但他能感觉到,轻眉一群皆是大能者,便连一直叫他上神的温妤,也是度劫失败的散仙。

  这样的一群人都无法出来,更遑论亦双他们。

  “我什么时候能再回来?”怀云问。

  “按水蓝星的修行划分,需到道闻期方有希望。”

  “帮我照顾好他们!”怀云说完便转身而去。

  道闻期,这是很多修行者想都不敢想的境界,登天十境,健体、归元、启灵、道种、意满、神起、道闻、无漏、内环、登仙,单论法力,道闻期己无限接近仙人境界。

  无数修行者逆天争渡,能达到此境界的又有几人,别的不说,便说现在的水蓝星,掌控世界的九大家族之主,不过也才堪堪达到这个境界。

  怀云一介凡人,达到这个境界又需到猴年马月。

  他却无法抗争,只能暗自握紧拳头,不断告诉自己,明天过后的明天,我定能达到那个境界,然后来这,将你救活。

  亦双,等我。

  “慢着。”门内又传出一句话。

  “何事?”

  “仙宫赠你入道之途,何不拜拜再走?”

  怀云一听,确有道理,天论前路如何,这条道是他自己选的,索性扭转身子,面朝仙宫,俯地三拜,遂又起身而走。

  忽然,仙官顶上一阵骤亮,腾出一道通天光柱。好一会,光柱渐渐变暗,两个物体从宫顶飘下,停在怀云面前。

  怀云手触上去,两个物体遂化作流光融入到他体内。

  一物叫“印”,融入其丹田神之匙之中,似是补全了什么。

  一物叫“通天宝鉴”,,粗粗一看,却是本记录启灵之后暗执修练要决的丹书铁券。

  怀云对着仙宫又拱了拱手,表示完谢意,便欲离去。

突然,一阵尖利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还没死?”

  “谁?”怀云一声惊呼,便连门内的几人,也一脸好奇地向外张望。

  怀云顺着声音来源看去,见到粘在墙上的三男一女后,才反应过来:“原来你们还没死啊!”

  “我这可就要走了,你们不死的话,我也没法为你们收尸啊!”怀云道了一句,便继续向峡谷边缘走去。

  他在进仙宫之前,便在峡谷边缘的石洞内存了一汪血池,并将击云鹏的卵安置其间。

  若击云鹏卵孵化成功,他便可迅速离开此地,去寻找变强的方法。

  “少侠留步,但请听我一言!”墙壁上,为首的老者突然开口。

  “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看少侠如此形色匆匆,定是有要事在身,老朽便不罗嗦了。”

  “我虽不甚了解,却也听那左城卫的儿子说过,少侠自小便在毕方城长大,不知老朽说得可对?”

  “对又如何?”

  “老朽方才听到,少侠想要迫切增强实力,而凡人修行,除了自身的天赋悟性外,财法侣地也是重重之中。”

  “然毕方城毕竟太小,便是全盘掌控,其出产也不过尔尔,真正的大能之士,但凡修炼便有饮海吞山之势,其中耗费的资源,岂是一个小小的毕方城能供应得起的!”

  “哦?”怀云脸色突变。

  为首老汉见此举有戏,连忙道:“老朽兄弟四人虽然不才,在洛都却小有势力,便是在火城赤都,也可为少侠打点些关节,少侠如若能救下我等,我等必将肝脑涂地,誓死追随!”

  “我倒是想救你们,只怕你们翻脸不认人,毕竟,我能到这,可少不了你们四位的追杀之功!”怀云虽然有些心动,却还是果断拒绝了。

  大城大邦他可慢慢去闯,却实在不放心在身边养四位野狼,况且,他自身修为实在太低,根本无法压服几人。

  将几人救出来,与养虎为患并无区别。

  “我倒认为这小子说得很有道理。”只剩一个缝隙的“门”内突然传出一段话:“修行者没有势力可不行,这几人既如此渴求为你效劳,你何不收下呢?”

  “他们如此境地,跟我也有些关系,我现在若将他们救下来,第一个死的怕就是我!”怀云应了一句。

  “这有何难!”只见一道金光从门缝溢出,瞬间包裹住墙上的四个人,金光腾跃不休,无数奇异符文反复生灭,渐渐在几人上空形成个巨大的金色“仆”字。

  “祝神之契!”为首老者惊呼一声,脸色霎时变得难看无比。

  “你这老小子,倒还有些见识。”洪钟大吕般的声音伴着持续不断的金光从门内传出:“你既知道,为何还不跪下!”

  “哎!”老者长叹一声,没管旁里的三人,兀自颓然低头拜了拜。

  门内持续溢出的金光大多数都涌向老者身侧,还有一部分,分离了出来,聚向怀云方向。

  虽只是一部分,却仍强大无比。

蓬勃金光如九天银瀑般飞流般直下,重重击在怀云头顶,继而扩散开来。

  扩散的光雾变化不休,腾挪跳跃间,散成个覆盖天际的巨大八卦。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真言依次闪过,最后在天空之上汇聚成个巨大的“主”字!

  墙上的其他三人尚还处在迷茫状态中,老头上空,浓郁得如同实质般的金光“仆”字便瞬间坠下,融入老头脑中。

  一股淡白色气雾从老者身上冉冉升起,飘向怀云,将他慢慢包裹覆盖。

  待气雾散尽,怀云发现,他的识海中突然多了个老头虚影。

  他心中莫名其妙便有一种感觉,只要他想,便能刹那之间控制老头的生死!

  他尝试了一下,将意识投射在老头身影之上,一瞬间,他便像进入到老头体内了一般,只见老头意识深处,有一棵蓬勃生长的青翠植物。

  他的意识影影约约能从植物中体会到种亲切感,他意识试着在经脉中四处移动,赫然发现,连老者虚影的血脉经络中,都有股属于他的气息。

  “即便是分身,也不过如此吧!”怀云感叹一句。

  他试着从丹田中引出一缕元气,击打在老头身影左臂。

  只见远处跪在地上的老头,好似也受到了相同的伤害一般,臂弯处被种莫名的力量压得扭曲变形。

  怀云见到效果后,连忙收回元气,他也大致知道了这所谓的祝神之契的一些妙用。

  “即可掌控这群人,收服他们倒还不算是无用之举。”怀云自语一声,即扭头看向仍然贴在墙上的三人。

  大概是因为身上沾了怀云气息的缘故,带头老者在和他定了主仆之契后,便从墙上掉了下来,已经可以自如活动了。

  墙上三人还在面面相觑,见老者可以自如行动,不必再承受终日只可挂在墙上等待灭亡的痛苦,心情瞬间火热起来,纷纷学着老者的样子,跪地而拜。

  几人头顶的“仆”字,在几人跪拜的瞬间,霎时融入几人体内,又各自返回一道乳白色气雾至怀云处。

  怀云在这几股气雾的浸润下,修为有种突破桎梏之感,他连忙沉下心神强行压制。

  此刻的他虽已启灵,却还未真正开始暗执修炼,此时突破,弊大于利。

  “此乃‘祝神之契’的修炼之法,或许对你在修行界创建势力有一定的作用,你且收好。”精钢大汉的声音直接传入他的脑海,他知道,这是暗执专属的传音入秘法门。

  这个声音继续道:“既你启灵已成,通过试炼,仙宫便要重新开始遨游虚无之境,只等你修至道闻境或者死亡,才会重新出现。”

  声音越来越淡,怀云扭过头去,悄无声息之间,仙宫上的临时门已完全关闭。

  整个仙宫似融化了般飞快沉入地底,不一会便全然没了踪影。

  怀云心中,忽然有种焕然若失之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