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遇见杨朱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5009  |  更新时间:2018-12-27 21:50:47 全文阅读

黄明手中再次出现修为,只要他指头轻轻一勾,那船手脚下的木板便会碎裂开来,而船手也会因此坠入寒江中。

要知道在这冬日坠入冰寒刺骨的江水,其滋味可是生不如死。

黄明等着船手继续说话,只要他再多说一句让黄明觉得不舒服的话,他就会毫不留情地发动修为。

可这船手从嘴里哈出一口白雾,说道:“你们快点进去!”接着就急匆匆下了船过道往船底桨夫所在的船舱赶去。

黄明望着消失不见的中年船手冷哼一声,说道:“算你走运,不然......哼!”他收回修为,而庄休同时暗中收回修为。

惠施劝道:“好了,好歹是乘别人的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黄明一脚踢在船边的栏杆上,垂挂在栏杆上冰锥掉了满地,庄休皱了皱眉还是没有出声制止。只是往气味难闻的船舱内部走去,施夷光见状也顾不得心中翻涌的恶心而紧跟其后。

惠施拍了拍黄明的肩膀说道:“走吧,进去吧。”

黄明不情不愿地起身,可视线扫过船舱顶垂挂下的一根白色冰柱时,眼睛大亮起来。这冰柱由水凝聚而成,本应透明无色,可现在冰柱上有飘飘白影,这就意味冰锥的对面有穿着白衣的人走过。

而这大冷天,还穿这么清冷颜色衣服的人,且还乘坐这艘船的人,黄明只能想到一人。

那就是先他们出发的杨朱!

只是黄明有些想不明白杨朱明明单骑先行,怎么会比他们这个马车还慢......

事实上,杨朱的马被施夷光的“盛世美颜”给吓了一跳后,惊慌逃跑的马儿在林间乱跑乱窜,将杨朱崭新的衣服给刮得稀烂,连带这他的发髻也凌乱不堪。

后在杨朱修为强硬地禁锢住发狂的马儿,马儿才渐渐平静过来,不再到处狂奔。杨朱从乾坤袋里取出备好的衣服更换之后才重新上路,但因为林间方向不易分辨,杨朱花了些功夫才追上庄休他们,更是险些错过这艘船的发行。

杨朱到达渡口后,按照租马铺的老板所言,用枝条抽了一击马屁股后,这高头大马自个撒腿跑回租马铺的马厩。

算的上是真马识途了。

杨朱整理衣冠后,将他特别讨要来的登船牌交给船手,那船手上下瞧了瞧这个穿裘戴毡的白衣少年郎,立即就看出他是从富贵人家里出来的孩子。只是没在他身后见到奴仆扈从,便猜测这少年郎多半是一个偷溜着跑出来的,就说道:“穿的人模狗样,好像在告诉全天下的人就你最有钱一样,信不信没走多远就被人打劫个干净!招摇过市,不知死活。”

杨朱皱了皱眉,斜睨了船手一样,对他的话并未放在心上。

他心里也一直很崇拜古书上的那些道士背一柄桃木剑,云游四方,只是因为事出突然,这负笈游学给他准备游学所需的时间太短,加上他又只有一人办置东西,所以很多东西都准备得很仓促。

他心心念念想要的道袍最快需要半月的时间定制,而桃木剑得需一个月的时间,所以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这类白袍,至于佩剑倒是没有刻意追求,他一个礼艺的学生怎么会自降身份去扮御艺的学生呢?

白袍少年登上船舱过道,他的白衣影被映到黄明面前的冰锥上。

可他毫无察觉,继续往第三层的船舱走去。

黄明先和惠施说了声自己内急,要离开一会,之后就快速跑到船舱过道上,瞧着左右无人之后,用修为拖出身子,攀上外道冰滑的船身,上了第三层。

第三层船舱面积要比第二层小上许多,两侧两排房门对立,黄明瞧见杨朱进入一间屋子后,心中腹诽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能有屋子住,我们还得在下面受罪住那臭烘烘的大通铺?”

黄明心中愈发不满,想要上前去与杨朱辩论,但又担心打草惊蛇,就暂时退下,回到第二层的船舱里。

他在地上满是人的船舱找了一会,终于在一处脚落地找到了庄休他们。

惠施往边上挪了挪,给黄明让出空位,可黄明却摆手拒绝道:“你们真打算在这人多的地方待上两日?”

惠施耸耸肩道:“不然要怎么办?走陆路花费的时间更多,况且这是周御书院安排的意思,我们也不好拒绝。”

黄明瞧了瞧四周,神秘道:“你们要是想离开这里就跟我来。”

惠施想要询问黄明到底是什么情况,可黄明就是不说,只是摆摆手让他们跟上。

惠施犹豫了一会,但手臂处却被施夷光悄悄地晃了晃,他扭头望向施夷光,看得出她对黄明的提议极为意动,不愿再待着这拥挤的船舱里。

惠施将目光转向庄休,问道:“你是什么看法?”

庄休多少也觉得这地方埋汰人,点点头同意了黄明的提议。于是,他们一行人就随着黄明来到船舱的外道。

黄明用修为徒手抓住船外壁道:“和我一起上来!”

惠施和庄休对视一眼准备用修为浮空上第三层船舱时,黄明的警告声传来,他说道:“你们这么明目张胆不怕被人发现吗?快点收取修为,动静小点!”

他们几人不明所以,可还是照着黄明的要求行动。

于是河边顶着严寒洗衣的妇人们指着小楼船上四个人影议论纷纷,不过好在距离远,她们议论的声音没有惊动小楼船上的其他人。

四人爬到了第三层,学着黄明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往杨朱的屋子走去。

而原本在屋里休息的杨朱因为屋里没有打扫用的工具,就下船去找船工讨要工具,这就给人黄明他们闯入的机会。

黄明嘎吱一声推开房间门,几人鱼贯而入。黄明将房门关上,惠施在房间走了一圈后问道:“私闯空屋可有辱周御书院的名声,黄明现在你总得给我们个解释了吧。”

黄明大大咧咧坐在床铺上,还在上面打了个滚,说道:“再等等,你们自己就明白了。”

惠施也不好再做逼问,三人围坐在桌上给自己都了杯便宜苦涩的茶水,而惠施无意间瞥到施夷光的“妆容”后还是无法接纳这惊世容颜,不着痕迹地将头扭到一边,假借看着房间里的字画来缓解尴尬。

另一边,杨朱气哼哼地返回,他找船工讨要工具时,船工却说使用这些工具需要缴纳一定费用,财大气粗的杨朱自然不会计较这点锱铢,只是当他摸向口袋时才发现,他在周御书院时忘记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事。

那就是他忘记将他飞鸽上的赞兑换成外界通用的金银钱币了。本来他是不会忘记的,可事情大都百密必有一疏,杨朱当是办置衣服时,突然收到消息,说是有些事情需要他解决,等他解决完那桩事,他就忘记了将赞换成了钱币,也就出现了今天这样的窘况。

杨朱返回三层,来到自己门前,可等他手敢放到房门上时,他的动作猛然顿住,他敏锐地感知到了房门内还有其他人存在!

杨朱第一时间以为是八王朝的刺客潜伏到了屋内,他的双手凝聚修为,随时准备着刺客的突袭。

而屋内的几人也瞧见了门外站立不动的人影,他们第一时间站起身来警戒门外之人。

不过躺在床上的黄明却没有半点紧张感,反而大声喊道:“杨朱,你进来吧,是你亲爱的同窗伙伴们!”

杨朱听到声音,将房门推开,瞧见桌边的三人和床上的黄明后,厉声道:“滚出去,谁让你们未经许可就进入我房间的!”

庄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起身就准备离开,他杨朱住过的地方还不如狗窝,就算杨朱求他住下,他也不乐意住。

惠施三人离开,黄明侧躺在床上挠挠肚皮,一副赖着不走的模样。

只是庄休刚走到门外,杨朱就大喊道:“站住,都给我回来。”

惠施脚步一顿,将目光投向杨朱,好奇问道:“怎么了?”

杨朱心里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在心里想着措词,最后缓缓说道:“有事要谈,你们先进来坐吧。”

庄休淡淡瞧了一眼杨朱,继续离开了这里。惠施他们倒是留下,而杨朱瞧见庄休离开,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杨朱招呼人进屋子,然后合上门,且对黄明躺在他床上也没了意见,而黄明在杨朱的脸上瞧见了一种较为熟悉的表情。

这种表情常常出现在一些没钱付账之类人的脸上。

杨朱做到桌边的凳子上,在瞧见施夷光的模样后,哪怕是他这样对外貌不重视的人也不得不扭过头去,面朝着惠施说道:“你们也在这条船上?好巧啊,哈哈......”

惠施不明所以,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理应同路,现在出现在这同一条船上也不足为奇,惠施先前就想过他们会不会在这条船上遇见杨朱,只是没想到最后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不过惠施听不懂他的话,黄明却琢磨出了杨朱心里所想,毕竟没钱付账的人第一步就是套近乎。

不等惠施回道,黄明先说道:“杨朱,你是不是没钱了?”

杨朱转过身,略带惊讶地望了一眼黄明,只是这惊讶过后尽是难为情。

最后,杨朱还是点点头,承认了这个事实。

黄明又问道:“是忘记换了?”他一语中的,因为杨朱是甲班的学生,不可能没有足够的赞去钱庄兑换,至于遗失这种可能性更低,甲班的学生都配发了乾坤袋,还从未听说过有人会从乾坤袋里掉东西的。

所以将这些东西排除掉后,就只剩下了最后的那种可能。

杨朱再次点了点头,黄明就立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然后说道:“我没钱,不要找我!我睡了!”

杨朱转过头,将目光投向惠施。

惠施假意咳嗽了一声,从乾坤袋里取来一点银子,分了三分之一给杨朱,杨朱接过,道了声谢并立即用飞鸽转账过去,但施夷光递来的银子,他确实直接拒绝道:“施姑娘的好意心领了,惠施这些钱勉强够了。”

装睡的黄明突然说道:“有钱行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杨朱你现在手上这点钱最多够你省吃俭用半个月,可半月之后呢,你确定你就能及时返回周御书院?”

黄明摇摇头,说道:“你不能,到时你就会进入没钱的窘境,而你是周御书院甲班的天骄杨朱!你不能偷、不能抢,你也没一技之长去挣钱,你总不好用修为去街边卖艺吧?如果真是这样,我都替你丢人!”

杨朱朝躺在床上的黄明问道:“你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黄明坐正身体,一本正经道:“我能替你解决这窘境,我身上有很多钱,我可以借给你。”

杨朱思量了一番,也觉得与其真等到山穷水尽时接受别人的施舍,不如现在公平地向黄明借点钱也好有点尊严。

他点了点头,黄明见生意上门立即跑到桌边说道:“我借你一百两黄金,你得还我三百两,上下关系以此类推,如何?”

杨朱还没说出自己的意见,惠施就在旁边不悦道:“你这是乘人之危,是敲诈勒索,属于小人行径!”

对于惠施的指责,黄明丝毫不在意,说道:“这是你情我愿的买卖,我又没拿着刀架在杨朱的脖子上,逼着他向我借钱。再说,我可从来没有承认我过我是君子,如果你认为我这样就是小人行径,那我也当这个小人好了!”

惠施似乎还要说些什么,但杨朱拦下了他,说道:“惠施你抱不平的情谊我心领了,不过我道家弟子对这类俗物并不在意,他喜欢就给他好了。”

惠施见大冤头本人都不介意,他也就不好多说些什么了。黄明见交易初成,兴高采烈地问道:“你要借多少金子或银子?要是低于一百两,我可不借!”

杨朱想了想自己飞鸽上的赞后说道:“一共兑一百两黄金和五十两白银就好。”

黄明边从乾坤袋里取出一箱和房间里凳子一样长的藏宝箱,打开后里面是满满一大排排列整齐的金灿灿的金子,他取出十块交给杨朱,接着又用乾坤袋里摸出一个十块几乎比金砖大上一倍的银砖交给杨朱,说道:“一砖十两,童叟无欺。”

杨朱对钱财并不敏感,接过这二十块金银砖就将它们收入乾坤袋中,可一旁的惠施还是止不住的摇头,有些看不惯黄明这般敛财的手段。

他指着金箱上一个用墨笔写着的大大的“六”字问道:“你个六是什么意思?难道像这样的金箱你还有五只?”

黄明摇摇头,惠施刚软下的身子却被他下一句话给吓得僵硬了瞬息。

“大概还有不到一千箱左右吧。”

“一千箱!!”即便是对钱财五感的杨朱,他的手脚都经不住地颤抖了一下,惠施咽了口唾沫问道:“一千箱这么多的黄金,你都快富可敌国了知道吗?”

一旁的施夷光追问道:“黄明,你到底还有多少箱,具体点,我不相信你这么财迷的人会不记得自己有多少钱。”

黄明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确实不到一千箱,也就十四箱左右。”

“......”

房间里没声响许久。

杨朱取出自己的飞鸽要转赞给黄明,却被黄明制止,杨朱就问道:“为什么不要赞?”

黄明又不好意思地挠头道:“主要是我以前去书院里兑换金银的次数过多,钱庄已经将我列入了黑名单,不允许我再进入钱庄兑钱,就是这次负笈游学,我也是摆脱庄休才兑换了一些金银出来。”

杨朱依旧不解道:“可赞在飞鸽上依旧可以在春秋八院任意地方使用,况且书院也不允许金银在书院流通啊?”

黄明露出朝圣般的神情道:“你是不会理解手里握住、抓住那白花花、金灿灿的钱时的喜悦的。”

一旁早就瞧黄明不顺眼的惠施发挥特长,毒舌道:“是啊,杨朱这类道家弟子都视金钱如粪土,在他们眼里你这样的人就像一个疯子浑身沾着恶心粪便还沾沾自喜,自得其乐。”

黄明知道自己骂不过惠施,就给他一个白眼,并说道:“等你没钱了别向我借!”可这硬气的话没说多久就改口道,“就算我借给你,我也得收五倍的利息!”

惠施不屑道:“你觉得有人会向别人借屎吗?只有狗才喜欢和需要,你说是吗,杨朱?”

杨朱干咳嗽了一声以掩饰尴尬,他也不知道惠施这话里是不是有话,就只好当做没听见,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然后说道:“这屋子大家想住就住吧,反正也就一晚的事,我打听过了,明天中午左右我们就能到岸。”

惠施等人点了点头,开始各做各的事,这屋子住着四人虽然还是拥挤,但和下方的大通铺比起来确实要宽敞得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