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出发前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5276  |  更新时间:2018-12-25 21:26:17 全文阅读

盖聂见后路已断,就准备往旁边躲去,可等他往一侧移动时,再次遇见了那看不见但撞得着的透明风墙。

这透明风墙还在不管收缩聚拢,让盖聂脚下的积雪高高垒起,淹没了他的脚脖,淹没了他的膝盖,甚至还有继续往上的趋势。

盖聂轻轻跃起,手探向天空。

“咚!”

不出所料,他的头顶也有这透明风墙堵着。他被这天罗地网给笼住,已无处可逃。珣光剑纵然再锋利也仅仅是金石锋利,金石的锋利对世间硬物来说也许是一种伤害,可对于水、风这样的至柔物来说,金石再如何锋利也无法伤害到他们。

抽刀断水水更流,哪怕你修为滔天,一刀一剑下去割开了江河,可这断河断江就永远不能复原了吗?

不,这些江河会立即聚拢,立即回复,将修士的断江壮举给抹去,抹得一干二净,无影无踪。

被囚禁在风墙中的盖聂就是这般,他的珣光剑在风墙里进出自如,可一旦触碰到盖聂的肉体,那么这风墙就变得僵硬无比。

盖聂没辙逃脱,就只好外放修为将这不断缩小风墙四周顶住,免得他被压成肉干。

风虎因为庄休大部分的修为都被用来做这个风墙牢笼,所以没什么修为造不成大量伤害的它,只好在透明风笼外时刻盯着牢笼,为了防止这个敌人逃脱。

它在外不断盘旋,但四肢四掌都凌空着,所以雪地上没有一个它的脚印。

牢笼内,盖聂和庄休陷入僵持,他们两人的修为都在尊境,几乎不相上下,短时间内不可能分出胜负。

而随着时间渐渐推移,风墙外开始沾上雪花,片片积累后,风墙外附着这一面冰墙。

风虎抖了抖身子,许多碎雪从他身上落下,庄休手掌上的伤口停止了流血,但寒风吹拂而过时还是能传来阵阵剧痛。

庄休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以掌握拳,使得风墙牢笼再次缩小,盖聂身外的修为护盾被压碎数层。

盖聂将手中的珣光剑倒插在地面,以此来支撑着自己不至于被压跪在地面。

又是一番僵持,远方的天空突然出现一道火红的线条。这道线条快速降临到了庄休和盖聂的上方。

庄休定睛望去,这火红的线条乃是周院长骑着火麒麟横天而过形成的。

只是这周院长刚离开蒹葭城不久,现在又回来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因为吃饱了撑着散步吧?

这显然不可能。

周院长坐在火麒麟背上,火麒麟上的火焰照得周院长面色阴晴不定。而他瞧见麒麟下的僵持着的庄休和盖聂后,出手打碎了风墙牢笼。

失去束缚的盖聂暴掠而起,地上的雪片倒卷天上,明亮的蓝色珣光剑从这些雪片中快速刺出,再刺向庄休。

这时,周院长再度出手,将盖聂压制在地上,而后用修为幻化出一只巨手将他提到火麒麟的背上。

盖聂这条小胳膊自然是拗不过周院长这条大腿的,他脸上、发丝上都沾着雪泥,在接近火麒麟时,雪片融化,脸上只剩下泥了。

周院长调转火麒麟,隔空传音道:“我找盖聂有关于剑道大会的事要商讨,你们如果有什么私怨,可以择日再战,但最好找个僻静的地方,免得再被打扰。”

说完,周院长带着不情不愿的盖聂离开了蒹葭城,重新化作一道火线消失在远方的夜幕里。

庄休和风虎不再仰头,他收回修为,风虎轻轻吼了一声后散成风消失,留下庄休一人在雪夜中独行。

所幸蒹葭城的后院里大门还不算太远,他没走多久就回到了五号屋子。

进入久违的房间,正被褒姒“纠缠”的公孙鞅嗅到了血腥味,立即变得异常敏感,很快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刚回来的庄休的身上。

他问道:“庄休,这么迟才回来?还受伤了?”

庄休将血迹凝固的手掌快速在公孙鞅面前晃了一下,无奈道:“是受了点伤。”

因为庄休动作较快,手掌上的伤口只是给人快速瞥了一眼,当公孙鞅任职多年,对各种刀剑伤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所以一眼望去,他就看出了这个伤口是剑具造成的,而这大半夜能在蒹葭城附近伤到庄休的剑客,甲班的学生里面就只有一人。

那就是刚获得剑道大会第一席之位的盖聂。

只是盖聂为什么要对庄休出手呢?这点是公孙鞅想不清楚的。不过,既然不清楚,那他干脆大方地问就是了,就算庄休不说,也没关系,他认为这顶多算是同窗之间意见不合而闹的小矛盾罢了,不足为虑。

公孙鞅问道:“这剑伤是盖聂弄的?”

一直面壁思静,对腻在一块的公孙鞅和褒姒抱以眼不见为净态度的惠施猛然转过头来问道:“那个蛮子对你出手了?”

庄休想了一会回道:“脾气一上来,两人都没有收住,于是就打了起来。”

惠施问道:“最后的战况如何?”

庄休回道:“还没打完,周院长从天而降,将盖聂给带走了。”

“这样啊......”听惠施的语气,他好像有些失望。

公孙鞅对最后的战况如何不是很在意,他关心道:“先别说这些了,先把手上的伤口包扎一下,后天就要外出离开书院,有这么个伤口挺麻烦的。”

庄休点点头,去对面屋子喊来了姜璇。

姜璇放下手中的书,看见庄休展示给她看的伤口后,就准备去提她的小药箱。可施夷光却主动的、突然的,先一步抱住姜璇的药箱情真意切、颇为激动道:“请务必让我帮你拿药箱。”

姜璇刚背完草药药性,脑袋还有些晕乎,还没反应过来其中的“蹊跷”,就茫然道:“它又不重,我一个人能拿的住的。”

“不,你拿不住的,这小小药箱承载着天下百姓的性命,稍有不慎就会荼毒天下,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又有什么理由推辞呢?”

姜璇只觉施夷光这番话有些古怪,不过二号屋子里另外一个女生点破了施夷光的心思,她直接说道:“姜璇,她就是想和你一块过去看看他那意中人。”

姜璇长长“哦”了一声,同意了施夷光抱着她的药箱,只是提前叮嘱道:“你可得小心点,这药箱里面的瓶子可经不起折腾,如果撞碎了话会很麻烦的。”

施夷光重重点头,乖巧得像个丫鬟。

姜璇带着施夷光,施夷光带着药箱,她们进入了庄休的屋子。

庄休坐在床上,身旁还有一盆公孙鞅打来的热水,姜璇将庄休的手掌来回翻看了一遍后,说道:“不算什么大事,敷药几日加上修为温养很快就能好的。”

姜璇用热水清洗庄休手掌上的血污,一盆清水立即变得红澄澄,再撒上遭以研磨好的疗伤药粉,打上医家药用纱布,庄休手掌上的伤口就算是处理好了。

姜璇合上药箱准备离开,施夷光却惊讶道:“这么快就好了?我脚都还没蹲麻呢!”

姜璇像是受到了提醒,转身对庄休说道:“这几日忌辛辣和酒,且最好没事也不要用这受伤的手发力,但还是要让修为沿着经脉游走,这样有助于伤口愈合。”

庄休点点头,姜璇抬了抬药箱准备离开,施夷光又问道:“这就没了?”

姜璇奇怪道:“这就好了呀,这种伤又不是什么打伤,在王朝并齐、战乱不止的那个年代,这种伤都是修士自己解决的,其程度就像......就像现在的人剪指甲,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

“我......”施夷光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善解人意的惠施解围道:“我要脱衣服睡觉了,你们要是想看就交钱留下看,不想看的就回去了!”

姜璇白了一眼作势要脱衣服的惠施,提着药箱就匆匆过去,施夷光也顺着惠施给出的台阶离开,而褒姒在公孙鞅的床上无动于衷。

公孙鞅放下手中的法典案例,说道:“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褒姒却没有什么反应,最后惹得公孙鞅快要生气,褒姒才不情不愿地朝自己的屋子回去,期间还将一半的怒气发泄到惠施的床上,重重踢了一脚,而另一半的怨气、怒气自然归咎到了施夷光的身上。

姜璇看不出,她褒姒可是看得明明白白。

毕竟那么刻意、生疏,不愿离开这间屋子的意思,她是感同身受,自然而然清楚知道施夷光打得是什么算盘。

而她之所以会被人赶出,就是惠施这个人替施夷光解围,说自己要脱衣睡觉,这些都是幌子。

都怪施夷光才害得他这么早早地离开了阿鞅!

回到屋子的褒姒朝施夷光重重哼了一声,没给施夷光好脸色,而施夷光因为心中有思,压根就没注意到褒姒,可这这误打误撞的视而不见的态度,更是火上浇油愈发惹怒了褒姒。

褒姒气到极点,却没有直接将心中不满说出,而是在心底默默记下这桩事,等着以后吵架时再拿出来翻旧账,和她好好说道说道。

五号屋子。

庄休躺在床上,掀起被子是发现有两样东西在被褥底下,一样是他的《易经》,另一样则是他没见过的一块彩色小口袋。

庄休将那彩色小口袋拎起问道:“这东西是谁的?”

惠施瞧了一眼说道:“这是周御书院给每个人发的‘乾坤袋’,只是那时候你不在,所以就给你放到了你的床上。”

“我的?”庄休甩了甩彩色的乾坤袋说道:“它该怎么用?”

惠施说道:“将它贴在手背上,等它碰到衣服后自然融合在衣服上,形成一个乾坤袋,衣服拖下去的时候它自然会脱落。”

惠施将它贴到手背上,将被褥丢入里面试了一试,发现这沉甸甸的被子进到乾坤袋里后衣袖和身上都不见家中,倒是轻松得很,是一件实用的宝贝。

庄休来回试了试,就习惯了它的用法,将飞鸽和《易经》都丢入囊中,盖上被子,两场战斗让庄休精疲力尽,没一会的时间便睡了过去。

惠施和公孙鞅将油灯弄暗,留着点灯光给还未回来的荆轲。

...

清晨,庄休和公孙鞅等人一同早起,他在招贤馆就已经养成了早起看施岚青练剑的习惯,所以道周御书院后,这个习惯也随着阿白的记忆一起植入了庄休的体内。

大家做完早课,公孙鞅提议大家一起去办置这次负笈游学所需要的东西,可惠施却回绝道:“不是嫌弃你不想和你一起,而是这事最好和同一组的一起办置,这样需要什么,在谁那,或者一些人有特别的需求的,都可以提出这样才好查漏补缺,这样就算等游学时真的出现什么问题,大家没有理由责怪别人,也无法推卸责任。”

公孙鞅一想,惠施的话深有道理,万一五个人分开办置,结果同一样东西买了五份,可其他的东西一样都没有,不是很麻烦吗?

公孙鞅最后一个人离开屋子去与他同组的人了。

而惠施和庄休也去找他们“西”方的人了。

刚找施夷光,敲响她门时,她说她在梳妆打扮要再等等,他们两人就想去找黄明和......杨朱。黄明倒是爽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可他们三人找杨朱时,杨朱直接拒绝了他们,并说道:“就算我不幸和你们在同一组,但我从未打算和你们一起行动。等出了周御书院,我们分道扬镳。”

杨朱说完就将门口合上,没再让庄休他们再说一句。

本就不乐意见杨朱的庄休冷着脸,说道:“这样最好,省的大家相看两厌!”

庄休回去,打扮好的施夷光出现在过道上,那身材不算矮小,但总让人觉得他比常人矮小上许多的黄明夸道:“施夷光可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美人啊!”

“是吗?我可不怎么觉得!”庄休瞧了一眼,总觉得施夷光方方面面都比不上施岚青,也不知道这黄明的眼力是不是有问题。

黄明摆摆手,没有与庄休争辩,毕竟在他心里美人再美也不及地上一块沾满了淤泥的一文钱铜板,可黄明不在意,惠施倒是从庄休的这话里听出了点什么。

在庄休失踪前,也有不计其数的人说施夷光漂亮,庄休听后都是不做评论,不说好坏,可自从庄休失踪回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听到黄明说施夷光漂亮时,他竟然会开口反驳,这说明庄休失踪这段日子里一定还发什么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庄休他没有告诉别人罢了。

惠施心中揣摩推测,庄休这次否认黄明说施夷光是世间最美的人,那就说明在他心里可能有一个他所心仪的人,所以在他才会在听到黄明的话时反驳于他。

只是这世间真的还有比施夷光还漂亮的人儿了吗?惠施暗暗摇头,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春秋八院的消息早就传疯了,根本就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

只是没有经过男女之事的惠施不知道,心仪人在心仪人的眼里是最漂亮的。

最后,庄休走在前方,惠施、黄明、施夷光跟在后方,他么四人浩浩荡荡地前往周御书院的市集。

这一路上惠施取出纸笔,每人都说些想得到的可能在外用得到的物品,等罗列好后他们再一一购买,这样也能有效防止错误或遗漏。

等四人到达市集后,惠施手上拿着三张写着满满的纸,他不悦道:“施夷光你的胭脂水粉是你的必需品,你觉得我们三个大男人会需要吗?”

施夷光瞥了一眼庄休不敢反驳,可黄明这个小机灵鬼却说道:“如果胭脂水粉免费的话,我会要的,我就算不用,可以送人用......”

黄明这一说话,惹得惠施更加不满,他指着一张草纸道:“硝石炸药,我都能勉强节奏,当做他是驱赶野兽的物品,可这传送阵七彩石,你是不是就有点过分了?”

黄明一本正经道,“我只要了一小部分的材料,你想如果我们被绑架了,被囚禁在某个地方,我就可以利用它制作随机快速传送阵逃离。”

施夷光点点头,似乎被黄明给说服,可惠施却说道:“一般的人不能将我们四人给抓走囚禁,而不一般的人把我们抓走,这乾坤袋估计会被他们给搜出收走,所以你的传送阵材料实在鸡肋的很,不过你要是有画在纸上的那种‘千里符’倒是值得制作一二。”

黄明指出惠施的口误之处道:“千里符是道家的玩意,我们兵家快速传送阵是刻在石头上的,全称叫‘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石!’简称,传送石。”

惠施拍了一击黄明的后背,说道:“你要的传送阵材料缩减到能制作出一份即可,不然总花销实在太大了!”

“哦~”黄明应了一声,惠施又将这里面物品单子里删除不必要的,再消减一些过多的,硬是将数张物品单子消减到了一张。

确认好之后,接下来兵分四路去买各自所需要的东西。

黄明去购置各类材料,除了传送阵外,想一些点火的火石和一些铁镐镰刀劈山开路可能用到的。

施夷光则拿着几人的尺码去购置衣服、鞋子,惠施去准备路上缓解口腹之欲的饮食、水罐。庄休则拿着一笔四人凑出的巨额的赞到钱庄兑换学院外通用的金银钱财,本来这事黄明是极力自荐自己,愿意一手包揽的,可惠施不是很放心这个见钱眼开的黄明,就派了庄休去兑换,而庄休除了这个任务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细细碎碎地任务派给他,总得看来,分工还算明确,也不见哪个人特别劳累或特别轻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