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见公孙鞅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2297  |  更新时间:2018-12-19 22:00:47 全文阅读

又过了两三个时辰,大堂外天色昏暗,士卒也都卸甲回家休息。

一群还穿着官服的老前辈来到公孙鞅的大堂内,招呼道:“小鞅啊,一会我们几人打算去附近的酒楼喝点酒,你来吗?”

公孙鞅起身,虽然很烦这些不务正业,整天浑噩度日、尸位素餐的“老前辈”,但碍于他现在资历确是不如人家,还是起身以笑脸相迎,只能在心里自欺道,这是尊老爱幼的美德。

“还有许多案子没处理完,今日不便过去......”公孙鞅婉拒道。

可其中一位老前辈再劝道:“这案子永远也处理不完的,今天弄完了,明天还会来新的。”

公孙鞅只是淡淡回道:“今日事,今日毕。”

老前辈却拼命摇头:“今日有酒,今朝快活;明日的案子自会有明日的我来承担。”

“明日复明日,万事皆蹉跎。”

老前辈们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略带气氛道:“公孙鞅,下堂之后聚一起喝酒也算是公事!”

公孙鞅摆出诧异的模样道:“这事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是哪条律法上这么写了?我可得回去再好好看看书!”

老前辈知晓公孙鞅是在冷嘲热讽,就不悦道:“就是院长大人在每日大会后,也会喊下一切亲近的大臣来喝酒聊天,我们现在教你去喝酒,可是把你当自己人,识相的就赶紧放下案子随我们一起去喝酒。”

公孙鞅撇眼瞧见那张与正式文案颜色大不相同的稿纸,想起了今日狱卒和他提起过的事,就以这理由推脱道:“各位前辈,我想起来牢里还有一个需要我审查的犯人,今天可能是陪不了几位大人饮酒作乐了!告辞!”

公孙鞅极其敷衍地施了一礼,匆匆离开。

老前辈指着公孙鞅离去的背影,连声道:“你你你......”显得气愤不已。

一旁的老前排拍了拍生气之人的肩膀道:“他就是年纪小,不懂事,别他计较。等过两年在官场上吃的亏多了、疼了、怕了,他也就自然而然地懂事了。”

生气之人拂袖离开,其他的老前辈也紧跟其后,都纷纷表示自己要喝多少、多少的酒,看样子他们在酒桌上应该也只会谈些风花雪月,是绝无可能聊官场上的难解之题的......

...

公孙鞅来到牢房,正巧遇上狱卒交班。

两班狱卒见到公孙鞅到来后都打了个招呼,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牢房里关着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于是,交班后拿着各牢房钥匙的狱卒跟在公孙鞅的身后问道:“公孙大人,这牢里关着什么人吗?”

公孙鞅摇摇头,说道:“我就是随意散散心。”

狱卒难以置信道:“在牢房里散心,公孙大人,你是不是心理变态?”

“嗯?”公孙鞅皱眉,狱卒也知自己一时失嘴,就不轻不重地派了自己一巴掌,不疼但声响很大。

狱卒谦卑道:“大人肚里能沉船,就不要和小的计较了。”

公孙鞅冷哼一声,对周御书院上下的官员都极为不满,觉得周御书院的管理制度太过松散,需要严抓严打一番了。

公孙鞅继续往前走着,按照稿纸上写的来到了关押了来历不明之人的牢房。

透过牢房木柱的间隙望去,那人面壁而坐,也不知在干些什么。

只是公孙鞅竟觉得这人的背影在哪见过?

“会不会我见过的正在通缉的逃犯?”公孙鞅心道。

“把门打开!”公孙鞅转头对狱卒说道。

狱卒立即上前从一大串钥匙里准确找到钥匙,打开铁锁,推开木门,请公孙鞅进去。

公孙鞅进去后,走向背对着他的庄休。

庄休因为昨夜心思乱没有入眠休息,所以今日进入这幽静的牢房后,他头支在墙上,很快就睡了过去,以致于狱卒开铁锁时的动静都没有惊醒他。

公孙鞅这边是越接近庄休,越觉得他的背影熟悉,只要他们相聚一步之遥时,公孙鞅看见庄休的侧脸,惊呼道:“庄休!真的是你!”

公孙鞅激动地摇晃着庄休的肩膀。

庄休醒来,在牢里瞧见公孙鞅后也很是惊讶,问道:“怎么回事,你犯事给人抓进来了?”

公孙鞅一掌重重排在庄休的背上,故作生气道:“我这仪表堂堂、威严正气的人像是会干坏事的人吗?”

庄休笑了笑,公孙鞅拉起庄休的袖子就准备往外走去,说是要来桌酒席为他接风洗尘,并和他说说这些日子周御书院发生的事。

只是公孙鞅可能被再见到庄休时的喜悦冲昏了头,以致于他忘记了庄休现在的尴尬处境。

如果庄休回来,他还能进甲班吗?

如果进了下班,那周幽又如何?周院长可能主动破坏他的计划吗?

这一切都需要细细思量,所以庄休按住想要拉他往外走的公孙鞅,说道:“这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但现在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

公孙鞅脸上的惊喜渐渐消失,他也开始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就回道:“要我帮什么忙?”

“向上通知我回来了的事!”

公孙鞅这回彻底明白过来,反问庄休道:“你都知道你不在周御书院时发生的事了?”

庄休点点头说道:“我碰见了盖聂,他和我说了些周御书院的事。”

公孙鞅疑惑道:“盖聂,他不是去......”他瞧见还在牢房外候着的狱卒,就走到狱卒面前吩咐道:“去弄几些小菜和馒头来。”

狱卒为难道:“堂里做菜的厨子这个时辰都回家休息了,厨房里怕是拿不出什么熟的吃的了。”

公孙鞅只得说道:“去外面的食楼里买些吃食来,账单用我的名义赊着,明天我自然会登门还钱的。”

狱卒这才领命离开,至于之间牢房的锁链就一直开着了,反正公孙鞅想要带人离开,他一个小狱卒也拦不住,为了保住这个饭碗,那些大人物们的事他是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当个什么都不懂、不知道的糊涂人才是他这样百姓最安全的生存之道。

狱卒离开后,公孙鞅坐到牢房的床上继续刚刚的话题。

“盖聂不是去招贤馆参加剑道大会了吗?你是在哪遇到他的?”

“招贤馆?”

“招贤馆?”公孙鞅疑惑道:“招贤馆距离周御书院有千里之遥,不使用传送阵,就算你有尊境修为,不眠不休地赶路最少也得两三月,你是怎么到招贤馆的?”

“这事说来话长,我醒来后......”

庄休将他在招贤馆时的事说出,但过程里隐瞒了施岚青的存在,只是简单说了说他在失忆后在招贤馆都留了数日,而在记忆恢复后,在偶然机遇下获得了启动传送阵的令牌,于是,他就返回到了周御书院。

在传送阵宫殿里被侍卫当成了来历不明的刺客给抓到了牢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