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入牢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2959  |  更新时间:2018-12-19 15:12:59 全文阅读

一番寻找,终于在天全亮前找到了招贤馆传送阵的所在之地。

一座巨型宫殿,与秦地的房屋建筑风格完全不同,一看便能知晓这不是秦人自己建的,门外有两个守卫把守。但这两个守卫不知是不是因为熬夜而精神萎靡,昏昏欲睡,他们的眼皮不停地上下打架,欲开欲合,最后更是熬不住强烈的困意而靠着长戈睡了过去。

庄休装作路人在他们面前走了一走,这两位沉入梦乡的守卫果然毫无反应。

想来也是,这从传送阵不比招贤馆的府库有金银宝物可以盗取,所有日夜得防着贼,而这传送阵材料虽然珍贵,但流通性极低,就算有人将传送阵的部分材料扣取盗走,也很难找到买家出手,最终多是积压在盗贼的手上,搬运赃物时还多个无用的累赘,搬之沉兮,弃之不舍,这样鸡肋的东西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窃贼会来下手的。

这些侍卫也知晓这些道理,所以往日的防范就稀疏松散,就连庄休不闪不避推开“吱吱”响的大门时,也都没有发现异样,而是继续酣睡着。

庄休出乎意料的轻松地进入了传送阵宫殿。

宫殿占幅辽阔,地底四方,天顶滚圆,暗喻天圆地方。

在这天圆地方之地,庄休在七座横列在一起的巨型传送阵里找到了通往周御书院的的传送阵。

这座传送阵前还堆积着不少浓墨写着欢迎祝词的布条,庄休也是借此才从一大堆传送阵里准确地找到了它。

庄休从怀里取出那夜刺客给他的令牌,望着令牌,庄休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个荒唐的想法。

这块令牌会不会是甘杜两大世家交给他的?

如果真是甘杜两家给他的,那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他们是图逗自己好玩?这显然不可能。只是庄休也清楚以他现在的眼界实力,别说看破甘杜两家设下的局,就是连见一面甘杜两家老族长这样的简单的事都做不到。他也因此知晓了自己的实力如何低微,还需努力修行,才能有资格和这些老修士下棋对弈。

他要走的路还很长。

庄休紧了紧手中的令牌,抬眼往通往周御书院的传送阵望去,发现其旁边有一块不大不小凸石,石头上还有一个凹槽。

庄休将令牌放在其上略微比较一番后,确定这就是插入令牌启动传送阵的地方。

令牌被缓缓送入凹槽中。

一道光华射出,凸石部分开始亮起光芒,并沿着传送阵里繁杂多变的纹理开始运转,庄休跑到传送阵中央,低头等着传送阵启动。

庄休脚下的传送阵比黄明在周御书院刻下的那幅小型传送阵大了不知多少倍,所以启动起来耗费的时间自然也是多了数倍。

传送阵的将令牌的能量传送到各边各角,在传送阵只剩最后一角能量未填充满时,传送宫殿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卷烟尘在射进宫殿内的光芒下翻涌滚动。

为首之人穿着与甘恬身上样式相似的剑服,只是这人的年纪要比甘恬大上许多。

他闯进宫殿后,瞧见即将启动的传送阵,再瞧见站在中央的庄休,想要拔剑制止,但想起老族长的叮嘱,他又不得不松开放在剑柄上的手,任由庄休化作一道光冲天而起,传送到周御书院。

他忿忿,自语道:“仅是秦馆主给的令牌,为什么老族长不敢阻拦,直接将庄休小儿斩杀于此不是更好吗?为何还要纵虎归山,万一他最终不愿留在周御书院任职,反而席卷重来秦地招贤馆,这不是给自己留下隐患吗?”

那人望着归于平静的传送阵,狠狠瞪了一眼,好像里面还有什么他厌恶的人一般。

他转身说道:“近日所见所闻不得对外提起只字,不然你们这群连飞鸽都没有的废物被处死了都没有人敢替你们收尸!明白了吗?”

一群执殳士卒齐声回道:“明白了!”

那人离开传送宫殿,只说了个“走”,便带着人马离开。而传送宫殿外两位看门侍卫却面如死灰,虽然这次偷懒没有被甘家的人给惩罚,但他们心里却依旧惴惴不安,很是担心明天上头就下发什么密令,将他们发派到春秋八院外的地方去抵抗八王朝的人。

那样的日子也就不再像今日这般安逸,可全是朝不保夕,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走着走着都有可能稀里糊涂地掉了脑袋。

所以两个侍卫抖擞着精神,目光炯炯,戴罪补过地警戒着每一个人试图接近传送宫殿的人。

...

一道光柱从周御书院地下的传送阵亮起,光芒也从窗户透到了屋外,引起了守卫之人的注意。他们提着一种武器撞开宫殿的大门,将站立在传送阵中央的庄休团团围住。

侍卫头子问道:“你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招贤馆的传送阵上,是不是招贤馆派来的内奸或者刺客?”

庄休听着熟悉的口音,笑道:“那有大白天,这么大胆使用传送阵来周御书院当内奸或刺客的?”

侍卫头子问道:“那你到底是谁?启动传送阵的代价不菲,尤其是这种大型跨学院的传送阵,每次启动都会尽可能地站满人,几乎不会出现你这样一个人独自使用巨型传送阵的情况。”

庄休也是第一次知晓这个消息,他心中诧异送他传送令牌的人出手阔绰。

但现在不是感叹这些的时候,他向侍卫头子解释道:“我是周御书院的学生。”

侍卫头子伸出一只手道:“你的飞鸽呢?出示一下!”

庄休愣住,他从招贤馆醒来后就没有发现随身的飞鸽,也不知道这飞鸽是落在周御书院,还是落在了招贤馆,还有如果两边都找不到,还能不能重新补办......

侍卫头子瞧庄休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拿出飞鸽来,就挥手让手下人将庄休团团围住,然后押着庄休往周御书院的牢房走去。

庄休是周御书院的学生,也理解一个不能证明自己身份的陌生人突兀地出现在自己看守的地方时的心情,所以他没有任何反抗,乖乖地跟着侍卫走向周御书院的牢房。

路上侍卫头子亲自走在庄休的前面,防止庄休使什么法子逃窜而出,可直到庄休被押进牢房,狱卒将沉重结实的锁链将门锁上,庄休都没有什么异常举动,甚至连脸上也不见多少惊慌。

侍卫头子在离开狱牢前,向庄休问了一句,“你真是周御书院的学生?”

庄休笑了笑,回道:“这还能有假?”

“那你是什么班级的?”

庄休支吾着没有回答,侍卫头子就以为庄休出身低等的班级而不好意思开口,就安慰道:“没事,就算是凡等班级的学生也会有出息的。到时候他们找来你给你授课的先生,只要证实了你的身份,他们自然会放那你离开。”

庄休对侍卫头子的好意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随后传送阵侍卫向狱卒交代了一下庄休的情况,就返回了他的传送宫殿。

狱卒将这情况整理成文,写在稿纸上,交给了正俯首处理案牍文件的公孙鞅。

狱卒说道:“狱牢里关进来了个来历不明犯人,我已将他的情况整理在这稿纸上,还请大人过目。”

公孙鞅朱笔和黑笔不断交替批阅处理公文,忙得不可开交,对于能被抓进狱牢里的来历不明之人他也不觉得是什么大案子,就头也不抬地说道:“你先放在一边,我一会再看。”

狱卒就将稿纸放在公孙鞅左侧堆积如山的文案上,且因为狱里的稿纸比较单薄,容易被风吹走,狱卒还贴心的在地上捡起一粒石子将它压在稿纸上,防止稿纸随风飘走。

狱卒告退,留下公孙鞅一人案牍劳形,处理周御书院一些繁琐细碎的案子。

数个时辰后,有仆人送来食盒,里面装着三菜一汤和一大盒米饭。仆人在旁边催了许久,公孙鞅才不得不暂时放下手上的案件,接过仆人早已准备好的竹箸,以风卷残云之势快速扫过餐桌。

仆人见汤水有些凉了,就问道:“公孙大人,汤有些凉了,要不要小的再去热热?”

公孙鞅摆摆手,将碗里最后一口白饭咽下,回绝道:“不用那麻烦,我已经吃完了,你收拾一下吧。”

仆人见这几乎没少多少的菜,发自内心的赞扬道:“公孙大人的勤快,是小的伺候这么多年这么多位大人以来,唯一一个这么辛劳勤快的,小的也斗胆请公孙大人好好保重身体。”

公孙鞅从案堆中抬头,望着仆人笑道:“别恭维我,你要是犯法了,我该抓还是会抓的,不会留情的!”

仆人倒也机灵,巧妙回道:“小的不敢犯罪再给大人添麻烦。”

公孙鞅笑了笑,让仆人退下。

仆人供着腰,提着食盒轻轻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