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说好了再见就不要见面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5155  |  更新时间:2018-12-14 22:20:45 全文阅读

走到半道,盖聂想起庄休让他不要将庄休在招贤馆的事给泄露出去,就停了下来,从周御书院配发的乾坤袋里取出那能遮掩一切气息,防止修为高深之人窥探的金云纹面具递给庄休,说道:一会进去你得戴上这个面具,不然容易给人认出来。”

庄休将金云纹面具塞还给盖聂,说道:“这面具周御书院甲班学生一人一副,还在开学典礼上露过面,其他学院可能不知这面具来历,不会起疑心,但周御书院的那些人会不知道吗?一个陌生人戴着甲班学生的面具,我估计那帮人都没心思吃饭,整夜就好奇我是谁了。”

“那怎么办,总不好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进去吧?”

庄休想了一会,让盖聂取来他的外套,套在身上后又从黑色里衣上撕下一块三角巾蒙住自己的单眼和小半张脸,接着跑到路边挖了黑泥抹在裸露的另外半张脸上。

现在看过去,盖聂也很难从这样刻意掩饰后的脸上找到庄休的影子。

他满意地点点头,说道:“确实认不出来了。”

庄休紧了紧系在脑后的布结,说道:“我现在不担心被人认出来,我倒是很担心我现在的模样去参加宴会会不会很突兀、很奇怪,这样反而使得人们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盖聂豪气一挥手道:“管他们那么多干嘛?我也来乔装打扮一下,这样一来宴会上你就不会那般突兀醒目了。”

之后,盖聂从乾坤袋里取出想要送给施夷光,但却被她拒绝的胭脂水粉,也不管这些东西怎么用就胡乱往脸上一擦一抹,白的红的颜色交错,看上去不人不鬼,若是有人旁人路过指不定给盖聂的妆容吓成什么样呢。

庄休憋着笑,很是想吐槽盖聂现在的装扮,但盖聂没有给他吐槽的机会,而是带着他快速前往宴会之地。

此时的宴会,春秋八院的御艺修士都入了大半,只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修士还未进入。盖聂来到宴会入口,侍卫向他讨要进入宴会的资格牌,盖聂却推说再等等,然后和侍卫同守着宴会入口。

一会后,周御书院两位乙班学生结伴前来,盖聂对他们有些印象,就是他们在周御书院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挑衅于他,非要比剑争个高下。于是盖聂就将目标锁定在了这两人身上,想要夺走他们进入宴会的资格牌。

乙班的学生走到入口,主动向侍卫出示他们的资格牌,可盖聂却突然伸出手将他们的资格牌夺过,并通知道:“你们两人因为左脚先迈进宴会之地,所以剥夺你俩参加宴会的资格!”

“为什么?凭什么?”两位乙班的学生不乐意了,当即抬头望向化了“浓妆”的盖聂,并很快认出了他的身份,“盖聂怎么是你?快把牌子换给我们!”

盖聂将两块牌子往乾坤袋里一收,对他们二人说道:“前面不是一直叫嚣着要与我比试的吗?现在给你们机会,打赢了,牌子还给你们。”

“好!”

乙班两位学生抽出佩剑问道:“怎么打?”

盖聂将带着剑鞘的珣光剑重重劈在二人中间,两位乙班学生同时抬剑抵御却连人带剑后退数丈,乙班的学生将佩剑插入地面这才卸去盖聂的传递过来的剑力,但宴会入口处的皮毯和下方的岩石留下两道长长的口子。

乙班被击退的两位学生互相对视一眼,充满震惊道:“你进尊境了?”

盖聂将珣光剑收回剑鞘,自言自语说道:“师傅说的果然没错,如果对手与自己的实力差距过大,就别整那些花里胡哨的剑法,直接一力破十会能给自己省去不少的麻烦。”

这两位乙班的学生是上次秋蒐会后由丙班补充入乙班的,他们的境界才长境巅峰,连师境都没有达到,而盖聂前几日在大考比试顺利借战迈入了尊境,这尊境与长境可差着两个境界,乙班的学生在这次交手后就没了再继续出剑的念头。

因为再出剑就是自取其辱,况且这个资格牌并不实名到人,盖聂可以夺走他们的资格牌,他们也可以再去夺走其他人的资格牌,只是略微麻烦了些。

他们收回佩剑,起身留下一句“风水轮流转,盖聂你等着!”这样并没有什么威慑力的狠话后就离开入口,消失在黑夜中血爪周御书院丙班的学生。

盖聂这时招招手唤来了庄休,两人交递资格牌给侍卫,守卫在看了一眼资格牌就准许了庄休和盖聂进入晚宴。他们只认牌不认人,至于盖聂当着他们的面抢夺资格牌的事,招贤馆早有吩咐,一个剑客连自己的东西都守护不了,还进去吃个屁的饭,滚回去修炼吧!

招贤馆就是这么任性妄为。

进入宴会,放眼望去,八家学院除了作为东道主的招贤馆正对门坐,其他七家学院都与之围成一个圈,不分主次。

盖聂找到高插着周御书院旗帜的地方,往那走去,而庄休则在秦地招贤馆的方向找到了坐在第二排的施岚青,她正用筷子拨弄着碗中的酒水,并不时往宴会的入口方向望去,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她旁边的甘恬和杜佩那些人则来回在宴会的这些中原人身上扫视着,不过瞧着甘恬浪笑和杜佩故作正经的模样就知道他们没再讨论什么正格八经的东西,十有八九是拿秦人女子和中原女子进行比较。

庄休收回视线,盖聂带着他往周御书院第二排的位置走去,但庄休半路却停下了脚步对盖聂说道:“第二排的位置给甲班和个别乙班优异的人坐的,坐那会引起许多人的关注,我就坐第三排好了,视野好也不会被那些大人物放在眼里。”

盖聂道:“要不,我坐第三排和你一起?”

庄休赶忙后退几步道:“你甲班的身份估计早就在这些学院的大人物之间传开了,你要是和我坐一起,他们也会好奇能与你同席而坐的人是什么人,这样还是危险。现在起,我会和你保持距离的,你也一样。”

盖聂也确实发现他出现后,宴会终有若有若无的数道视线落在他身上,若是在与庄休待久了也许真的会使得庄休也备受瞩目,于是他回道:“好吧,那我先去第二排。”

庄休点点头与盖聂告别,在第三排找个视野好的空位坐下。

而等庄休真正坐下后,他才发现这第三排和第二排有着不短的距离。

它们虽只差一排之远,但其中的间隔却容得下两架四马匹的车,庄休往招贤馆和周御书院的第一第二排的人的面孔扫了一圈,大致推断出招贤馆的位置是如何排的了。

第一排坐的是各个书院的大学官,年纪都不轻,眼睛如出一辙地贼溜,一眼过去就知道全是些聪慧机敏的人。

第二排坐的都是各个学院里出类拔萃、顶尖的人,像周御书院这边坐着五人,一个是盖聂剩下的四个则是乙班的学生,其中一两人庄休有过一面之缘,是老乙班的学生,再瞧招贤馆那边,坐着四人,施岚青、甘恬、杜佩还有另外一个不是很熟的人,庄休对甘甜和杜佩的剑道水平不是很清楚,但清楚他们身后的两大世家招贤馆里极具影响力,所以也不能确定招贤馆的位置是不是由实力来排的。

庄休仰头想要看向施岚青,但这第三排的视线不好,他又不敢闹出太大的动作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所以只得叹口气,郁闷得吃着排在案桌上的葡萄。

他旁边的几人似乎并未在乙班见到过庄休这人,但又担心直言说出口会伤了他的心,就干脆跳过关于身份的问题道:“兄弟,你这个装扮是怎么回事?这宴会里有你的仇家?怕被认出来?”

庄休扫视了一圈,发现或者宴会里不少人都和庄休这般打扮得特别奇怪,刻意掩藏着自己的身份。

他回道:“没什么。”

“没什么还用这么偷偷摸摸,不过既然你有难言之隐,我们也不深究,问你这次剑道大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庄休耸耸肩说道:“一般一般,不如几位厉害。”

这是他的真话,可在他身旁的人看来却是庄休的谦词。

他们再聊了几句后,宴会之地出现了招贤馆的秦馆主。他穿着秦地最为推崇的玄黑色锦衣,上面用金丝线绣着不知是蟒、是蛟的动物,它们盘虬在秦馆主的衣裳上张牙舞爪,衬托着秦馆神武威严了不少。

秦馆主一出现,招贤馆的人率先起身向馆主施礼,而自诩礼仪文明的中原诸院自然不会不知礼节,也随着起身朝秦馆主施以下见上的的礼仪。秦馆主站在中央,招贤馆设置的宴会上并没有为秦馆主安排座位,他似乎也没有打算落座。

他扫视一圈,让众人不用那么拘泥于礼,众人得令坐回原位。

秦馆主打了个响指,一群侍卫两人一组,一组架着一只烤得金黄、油光闪亮的烤羊羔,统共八只,正好春秋八院一院一只。

这些侍卫抬着烤羊羔站在每院第一、第二排的身旁,入口处再来两排穿着“单薄”衣服的秦女,她们一院四人站着,用锋利的匕首将烤羊羔片片切下摆入盘中,再用装着烤羊肉的盘子按照在座的年龄、位置先后一一递送。

秦馆主等秦女给春秋诸院都片好羊肉后说道,才说道:“这‘九九羊羔’可是咱们秦地的特色美食,选用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公羊羔,这天数多一天和少一天都不行,必须是活了九十一的,因为这样的羊羔烤起来味道更好,当然也有取巧数之极‘九’的寓意,期望尝过的这‘九九羊羔’的诸位都能‘九’上巅峰。”

庄休的肩头一直在抖,秦馆主的口音实在太过好笑了,走上巅峰硬是给说成了“九”上巅峰。而与他一样憋笑的人不在少数,这些人大多是各院比较年轻的不懂事的学生,他们不知天高地厚,就偷摸着在心底取笑秦馆主。

但坐在第一第二排的人里却几乎没有一个神情有变的,他们自身的位置越高也就越清楚一院之长的凌厉手段,也就是人们常说越是靠近越是害怕。

毕竟没有人会害怕远在山头的巨龙,但会更畏惧自家门外低吼不断的猛虎。

那些敢于嘲笑秦馆主和不敢嘲笑的人的心态就与上面说的一般。

秦馆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会自降身份去追究那些与他差着十万八千里,甚至连宴会第一、第二排都坐不上的小小修士计较,他朝着场内的人笑了笑,继续道:“这次剑道大会第一席,说实话我不知道该奖他些什么,所以干脆就答应他一个要求,只要招贤馆能做到就一定不遗余力地去做......”

庄休听到这个奖励后都觉得秦馆主实在是自信心过于强大,都快到了自负的地步,要是这剑道大会的第一席给别的学院的学生拿走,那他一旦在其学院的示意下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届时招贤馆答不答应可就是个大难题了。一旦答应,可能会对招贤馆造成一些不利的影响;可不答应,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要收回是不可能的,再则人无信而不立,一个偌大的学院亦是如此,要是公然毁约,那招贤馆的名声可是一落千丈、甚至招贤馆的学生也会因此蒙羞,以后再春秋大陆上可就不敢大声告诉江湖人自己来自招贤馆了。

所以庄休真的觉得秦馆主这个要求是在太过荒唐,有些草率了。

秦馆主说完第一名的奖励,继续说后者名字的奖励,第二席能进入招贤馆的秘地‘剑意山’感受剑意一日,至于第三席及排名在后的学生的奖励则会在明日的剑道大会上时再细细说与你们听,现在各位还是好好享受当下的美食佳肴吧。”

秦馆主举手鼓了鼓掌,入口处再进来一群身姿曼妙,面带薄纱的乐艺秦女和一群拿着钟磬琴瑟等不同乐器的乐师,她们在秦馆主的试一下开始演奏秦地的特色舞曲,而来也匆匆的秦馆主在这清脆悦耳的乐声和赏心悦目的秦女舞姿中匆匆离开。

接下来秦女轮番表演、乐师几换曲子,但因明日就是剑道大会,这晚宴只持续了半个时辰就散开了。

盖聂想找到庄休想要拉他去周御书院休息的地方再聊会天,但急着见施岚青的庄休拒绝了盖聂,只说了句“以后有缘再见!”就匆匆融入人群中,去找施岚青了,留下盖聂一人愣在原地,手里还拿着庄休脱下来的衣裳。

周御书院的大学官问道:“这人是谁?”

盖聂收回衣裳,提剑离开此地道:“朋友。”

“这次这么多的学生里我怎么没有这个印象呢?”

“你没印象的事多了去了......”

庄休在路上发现脸上的干掉的泥灰吸附在脸上无法擦去,就顺手捡起案桌上的一壶酒,他将酒倒入手心,再啪一声抹在自己的脸上。

污浊漆黑的泥酒顺着脸颊流淌到衣服上,庄休随意一擦,却没想到将这泥渍反而在衣服泛滥开来,脏了更大的一片衣服。

但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现在就想找到施岚青与她腻在一块,就算什么都不做两人面对面地傻站着,他就感觉很幸福了,

光是想想,整个人就好像乘风遨游天际,说不出的惬意快活。

他垫着脚尖在人群中搜寻着施岚青,但因为施岚青被一旁身材魁梧的秦人给簇拥着,庄休想要找到她并不容易。

可皇天不负有心在,在庄休悄悄使用修为,让风托高他的身体后,他找到施岚青,可刚想要接近她却发现她身边还站着一些人,这些人是周御书院的大学官和几个乙班的学生,他们围着施岚青这些坐在第二排的学生说个不停,至于在说些什么,庄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他清楚这大学官还有那些老乙班的学生很有可能认识他,他不便出面,就只好躲在一旁等着他们与施岚青结束谈话。

而施岚青之所以会被周御书院的学生缠住非要趁着夜色探讨剑道、剑技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就是因为她在等阿白。因为这个地方离宴会的入口不远,她就想着在这等也许能快些发现阿白或是被他发现,可这人来人往,也不见阿白的影子,但她确信阿白一定不会先离开她自己想回去的,至于现在找不到他,可能是因为人太多、太拥挤了吧。

于是,一会后宴会入口出入的人越来越少,而施岚青、甘恬、杜佩身边却聚满了春秋七院顶尖的御艺修士们,反正他们有修为做底,就算彻夜不睡也不会像凡人那般头重脚轻、精神不济。

可他们与施岚青这些招贤馆的御艺修士们越聊越精神,反观施岚青却越来越心不在焉。

周修士问道:“你们招贤馆的修士修炼剑道时是喜欢与人对战,还是空挥自练?”

施岚青神游道:“我不吃辣,谢谢。”

一众修士满脸疑惑,甚至反复琢磨施岚青的这句话,以为里面蕴藏着什么剑道奥秘,甚至连那些境界高深的大学官们都眼前一亮,以为听到了什么剑道新颖的见解。

当时很快,下一个问题的问出,就让他们发现了施岚青的魂不守舍之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