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剑道大会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5231  |  更新时间:2018-12-12 22:35:38 全文阅读

施岚青将这件衣服拎起贴到阿白的身上比划比划,发现其大小差不多后就悄悄松了口气,说道:“这衣服是甘恬他们托我送你的,你要是嫌丑就别穿。”

庄休摊开衣服震了震,然后穿上系好腰带后平摊双手,整个人像是一个“木”字在她面前转了一圈,故作不知说道:“挺合身的,甘恬他们的眼光很是不错呢。”

施岚青悄悄翻了个白眼,坐回凳上,给自己和阿白倒了一杯热茶,说道:“过几日等周御书院那边的大考结束,我们招贤馆就要举行剑道大会了。”

“剑道大会,比剑?”慢慢接纳了阿白记忆的庄休,边说边坐到了施岚青的对面。

施岚青点点头,神色里略带骄傲道:“剑道大会本来是春秋御艺修士共同参加的一个比试,但因为御艺里使剑、用剑的人最多,所以久而久之这御艺大会就渐渐变成了剑道大会。而春秋八院里能举办剑道大会的只有上一届剑道魁首所在的学院才有资格举办。”

施岚青伸出指头数了数之后说道:“这剑道大会的第一席常年被招贤馆的秦人占据,其他学院的御艺修士是望尘莫及,这也是我出山后会选择来招贤馆的重要原因。”

庄休嘬了一口热茶,觉得有些烫就重新放下茶杯,陪施岚青说些她感兴趣,但他不感兴趣的话,“意思是说,这届的御艺大会...哦,该叫剑道大会是在招贤馆举办?而周御书院的人也会来?”

施岚青突然将佩剑重重砸在案几上,吓了庄休一跳,她咬牙切齿恶狠狠道:“几个月前去周御书院参加他们举办的一场剑道切磋会,里面有个一人竟能与我打平,只可惜那时候只准用周御书院专佩的木剑,无法完全发挥实力,不然我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庄休瞧着施岚青,哪怕她刚刚凶神恶煞的模样,他也觉得娇柔可爱,想要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喂,阿白,看什么呢?我脸上难道有饭粒吗?”施岚青伸出手在阿白的面前晃了晃,她也不知为何她说着说着,阿白就朝着她一动不动地出神了。

难道自己说话很无聊,让他都困得坐着睡着了?

施岚青柔暖的手握住阿白的手腕晃了晃,庄休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才觉察道自己的失态就忙不迭地道歉道:“不好意思,出神了......”

施岚青松开手,回道:“你为什么要道歉,你又没做错什么,就算该道歉也是我道歉,谁让我忘记你没有修为,说些你不知道的事......”

瞧着施岚青低落的神情,庄休伸出两掌拼命在摇摆否认,解释道:“我刚刚只是因为...因为这几天喝药产生的副作用罢了,你是知道的,是药三分毒,还有我对你说的御剑大会很是感兴趣!”

施岚青掩面而笑,说道:“是御艺大会或是剑道大会,御剑大会这个词还真是新鲜。”

没有认真听讲的庄休顿生尴尬,手抓后脑勺,望着施岚青傻笑起来。

笑了一会后,庄休试图将功补过道:“剑道大会,什么时候举行啊?”

施岚青回道:“举办剑道大会的场地,招贤馆只需沿用往届的即可,多派点人,一两天就能弄好,只是周御书院那边今年出了些状况,说是甲班什么人丢了,找了许久都找不到,结果耽误的大考,而剑道大会肯定需要周御书院御艺的人来参加,所以招贤馆找上周御书院的人进行商定,最终定在下周举办。”

庄休惊讶道:“周御书院的甲班的人都会来?”

“怎么可能!”施岚青摇摇头,说道,“也就仅仅御艺的修士回来,其他五艺的修士怎么会费这么大气力跑到招贤馆来看别人比剑?按照往常周御书院来参加见到大会的人数来看,今年应该也就一两位修剑的御艺人。”

“那......加油?”庄休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就只好这般平平回复道。

施岚青听后皱起了眉头,说道:“感觉这四天没见你,你变得哪里怪怪的。”

庄休干笑道:“哪里有变化,不还是一样的吗?”

施岚青很是认真的摇摇头说道:“说不上来,但感觉现在的你,比以前的阿白多了些什么......”

庄休正惊叹的女人的第六感时,门外甘恬和杜佩探头探脑,瞧着病房里的施岚青和庄休。

“进来吧,发现你们了!”施岚青头也不曾回过久发现了门外的两人,其感知异常敏锐。

而被发现的甘恬却突然捂住自己的眼睛,喊道:“你们衣服穿好了吗?我进来了哦!我进来!我真的要进来了!”

甘恬手掌捂住眼睛,但其五指张开,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不停在施岚青和庄休的身上扫视。

施岚青对甘恬的黄腔已经以习为常,就像甘恬也习惯了施岚青在剑堂上对他的格外“优待”。

他在剑堂地面上砸出的坑,不论是深度,还是数量都是甲班的学生里遥遥领先,无人能及的,而他之所以能得到施岚青如此优待,应该与他乱开黄腔有着莫大的关系。

杜佩要比甘恬懂事许多,他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就像现在他觉察到这病房里的微妙气氛,想要给施岚青和阿白留下独处的空间,便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我和甘恬还得为接下来的剑道大会做些准备,就先走了。”

施岚青正要点头,可庄休却突然说道:“等等我们一起走。”

杜佩转身,没有看向庄休,而是将目光转到施岚青的身上。施岚青脸上瞧不出什么异样,只是利落地提剑起身,说道:“一起走也好,有伴。”

杜佩暗悄悄地为阿白你捏了把汗,真不知道这阿白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他又没有修为,也没有秦人的体魄,要是挨上大师姐一剑,估计小半条命得归天。

他婉拒道:“别了吧,你一个病号走得慢,我和甘恬走得快,速度上就不搭啊。倒是你们两个中原人,步调一致,你们一起走吧。”

不等施岚青或阿白回答,旁边的甘恬却抢答道:“分开走干嘛,一起走热闹,阿青你说是不是?”

施岚青面无表情地回头望了一眼阿白,没有搭理甘恬径直地往外走去。

杜佩来到甘恬的身边,在他耳边低声道:“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小机灵鬼甘恬翻了个白眼道:“猪怎么死的,只有猪知道,你问我干嘛?”

杜佩口中要说出的话顿时被甘恬噎住,是再也说不出“猪是笨死的”的这样的话,且只好无奈地叹口气,招呼上阿白跟上施岚青。

半路上,施岚青简单说了一声就与甘恬、阿白等人分道扬镳,而施岚青一离开,甘恬和杜佩也就向阿白告辞离开,最后就只剩下阿白一人独自回家。

回到住处,庄休四处张望确认附近没有其他人后用修为唤来一阵风将身体拖住,探出头往宫墙外的竹屋望去,发现施岚青并没有回到竹屋后,庄休不知怎么就松了口气,偷偷摸摸地回到了住处,再小心翼翼地将门合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屋里进贼了。

入夜,庄休发现陈轸还没有回来,就起身来到桌边准备点起油灯,他的手掌往擦过桌面,手掌上立即沾了薄薄一层的灰,庄休望着手中的灰喃喃道:“陈轸这是一只没回来?他去哪了,干嘛了?”

庄休再等到深夜也没见到陈轸回来,就熄灯睡下,等待新一天的到来......

...

周御书院这边,甲班的大考结束,其结果令人出乎意料。

礼艺的杨朱和周幽打了个平手,算是并列第一,第三则是代理班长朱嘉、只是惠施、公孙鞅等人名次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勉强算一般吧。

而大考一结束,甲班的学生有开始忙碌起来,去乐宫的去乐宫、辩论的辩论,公孙鞅的公堂里也积压了不少的案子,其中盖聂也被周院长亲自拉到一边,与他商讨远去招贤馆的事宜。

周院长道:“怎么样,这次去招贤馆参加剑道大会有没有信心争个魁首回来,将你‘小剑神’的称号坐实?”

盖聂厚着脸皮开始大吹法螺,但说着说着,他就收敛了笑意,有些忧心道:“上次在周御书院的剑道切磋会上遇见了一个叫越女阿青的人,她的剑道造诣不低,只是碍于当时我们切磋使用的是木剑,双双无法发挥全力,所以也不知两者孰高孰低。”

周院长摇摇头道:“剑神就要有无敌的心念,你要是担心自己不如人,那你可就真的不如人了!所以别想那么多,去剑道大会上遇见敌人就刺出一剑,一剑不成就刺第二剑,若是还不成,你就继续刺,只要你坚信你手中的剑一定会击败敌人就可以的,其他所有的事都交给剑去做。”

第二日,周院长为周御书院一群御艺的学生送别,丙等班的学生能借助诸院之间官方的传送阵从周御书院直接到达招贤馆,而丙等班级的学生则从矮个里拔高,挑选了些不错的御艺面子徒步赶到招贤馆去见见世面。

这些人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剑道大会的,也就不会被招贤馆算入招待修士的名单中,所以他们才选择徒步过去,这样既剩下了运行传送阵的钱,有避免了这些修为低微的学生在招贤馆丢人现眼,抹黑周御书院的名字。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当然,以上都是周御书院的周院长和一众大学官们深思熟虑出来的结果,只是这方法好不好、坏不坏,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

剑道大会举办的前一天,春秋七院所有顶尖的御艺修士陆续通过传送阵来到了招贤馆,这大概是每三年才有一次的盛况,招贤馆里第一次出现这么多的中原人,这就引来了许多常年居住在秦地,没有见过中原人的秦人,秦馆主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就早早勒令招贤馆内的不论是学生还是普通居民都不准前去围观来自中原的剑客,正要想看就等见到大会正式开始的那一天再来看。

可连接春秋七院的七座传送阵最后还是被围得水泄不通,除了有守卫守着的通道外,其他地方都挤满了人。

对于这次剑道大会,秦馆主自然是格外关注和重视的,毕竟这是招贤馆为数不多的宣扬学院名气的大型比赛,本来他是想亲自来招待这群来自七院的顶尖的御艺学生们,但却被招贤馆的一众大学官们制止,说是其他七院的院长不来,秦馆主就不可自堕身份前去迎接,不然有失国体、有失招贤馆的威严,更重要的是怕一些不知好歹的小人因此而自恃身份,反而甩脸色给秦馆主看。

秦馆主一番思量后就同意大学官的建议,但他还是派出了招贤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秦宰相前去迎接七院的学生。

而招贤馆甲班的学生则在各自的屋内精心打扮,因为按照约定剑道大会前的晚宴是春秋八院所有参赛的学生都会去参加的。

并且近年来剑道大会数届的魁首都是招贤馆的学生,所以这一届的招贤馆的学生也不得不引起他们的重视,到时候春秋七院的人不会彼此为敌,而是沆瀣一气将所有的挑战都放在招贤馆的学生身上。

谁让他们常年第一呢。

五公主宫殿后的竹屋,庄休正为施岚青挑选参加晚宴的礼服。这些礼服都是秦馆主专门为施岚青定做的,毕竟她是招贤馆的第一名,要是穿的寒酸简陋那丢的可不仅仅是她的面子,连招贤馆是小家子气的学院。

所以招贤馆就一口气给施岚青送来十余套的礼服让她自行选择一套,至于其他的礼服就当是招贤馆对她获得第一名的一个小小的奖励罢了。反正专门为施岚青设计的礼服,其他秦人也穿不上,权当顺水人情了。

只是这十多套礼物完全是按照秦人的风格、秦人的喜好来缝制的,上面不是绣着猛虎下山,就是蛟龙兴风作浪,亦或是猛禽逐日,反正怎么凶悍怎么来,远远不如中原那种流云柳叶衣裙能衬托中原的女子的温婉善良,小巧精致惹人怜。

秦人的这些礼服一看就像是要上战场与人厮杀、拼命,一种压抑的感觉扑面而来。

庄休很是嫌弃地将这些衣服丢到一边,然后骂道:“阿青,我跟你说,你要是穿上这衣服还能像现在一样貌美如花,完全是因为你天生丽质难自弃,和那些丑不拉几的衣服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施岚青咧嘴笑了起来,对庄休的话很是受用,从地上捡起被庄休扔掉的衣服道:“衣服是不怎么合我们中原人的眼光,但好赖都是秦馆主的一片心意,不要浪费了,我们从里面挑一件看得过去的吧。”

庄休叹了口气,从十多件礼服里来回挑选最后选中一件没有兽纹,满身上下都绣着名剑样式的裙子,“这条裙子勉强可以。”

施岚青将庄休有了选择,就不再看其他的衣服,借过庄休递过来的衣服在身上的比划了一下,然后望着庄休道:“我试一下。”

庄休点点头。

施岚青不知道阿白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明白她的意思,就又再说了一遍,“我试一下衣服。”

庄休睁着无辜的大眼睛道:“你试就好了,我同意的!”

施岚青绕着阿白走了一圈,最后还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敲了敲。

庄休移开施岚青的手问道:“你这是干嘛?”

施岚青一本正经道:“我怀疑你没有脑子,脑袋里也是空荡荡的,所以想敲着试试能不能听到回声。”

庄休皱眉道:“阴阳怪气的说些什么!”

施岚青一脚不轻不重得踢向阿白,然后指着门口道:“出去!我要试衣服!”

庄休这才摆出恍然大悟的模样,但这是装的,还是演的,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他朝门外走去,嘴里还念叨着:“真小气,看一眼又不会少一块肉,像甘恬和杜佩那种人,就是脱得光溜溜了,我都不会正眼瞧一下......”

庄休虽然是自声低语,但竹屋幽静,屋内又只有他们两人,且御艺的人五感要比常人更敏锐些,所以庄休说的话,施岚青是听的一清二楚。

也因此对庄休先前的赞美起的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喜悦给深埋心底,并还在心里骂了句“臭流氓、登徒子”。

竹屋外,庄休来回踱步,还真有些好奇那衣服创造阿青的身上会是一个怎样的效果。

大约半柱香的时候后,竹屋的门被打开,施岚青穿着玄黑裙英姿飒爽地走来,并在庄休面前打了个转儿,问道:“怎么样?”

庄休却故意道:“丑!真丑!”

施岚青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

庄休转说道:“这么丑的衣服穿在阿青的身上竟变得如此好看,谁再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样的话,我就带你去给他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美人!”

施岚青由阴转晴,霞飞双颊、巧笑嫣然,在庄休的肩膀处扭了一下,跺跺脚小女儿姿态毕露无疑道:“臭流氓就是口花花,嘴里没真话!”

庄休立即举起手道:“我发誓......”

“好了好了,晚宴该迟到了,我们快些走,不然作为东道主的我们迟到可就丢人丢到整片春秋大陆了。”

“嗯!”庄休重重点头,与施岚青并肩走着,前往招贤馆的宴会之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