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龙争虎斗(三)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5311  |  更新时间:2018-11-27 21:40:31 全文阅读

天幕异象,万云汇聚,一道贯彻天地的云龙卷危力空中。

这番异象不仅惊动了周御书院的学生,也惊动了春秋其他学院还有八王朝里的大人物们。他们从云龙卷的大致方向判断出此异象发生在周御书院,便加急发令,要求那些潜藏在周御书院里的探子以最快的速度弄清事情原委,上报于院,不得延误。

于是多方的探子们蜂拥而出,顺着人流往云龙卷的方向赶去......

司空望着异象心中担忧,上前对周院长提议道:“院长大人,杨朱这般动静太过招摇,不如我将他的气象打散?免得惊动其他七院和八王朝的人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必!”周院长摆摆手,拒绝了司空提议,他说道:“这几日来我左思右想,往届的甲班我都是藏着掖着,生怕被别家知晓,可最终他们还是一一遇害......所以我在想是否是我的想法错了,也许将甲班的学生公之于众,他们会更安全。”

“再说,这杨朱也已经有了尊境的修为,正要遇上个刺客好歹也有一战之力,今天这气象,我们就别管了,由他们折腾。”

司空只得领命退下,继续观望杨朱和庄休的气象之争。

杨朱的云龙气象勾动天地,庄休这边的风虎受其刺激也展露了不同寻常的一面。

云龙用天云,风虎用天风。

风虎朝着云龙卷竭力一吼,尾巴重重抽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曲折的土坑,接着风虎大口一张,将庄休吞入口中。

庄休被风虎这个突然的动作给惊到,但他与风虎休戚相关,没从风虎身上感到恶意,也就顺从地进入了风虎的体内。

风虎体内满溢和风,吹在庄休身上有着说不出的舒坦和惬意,只是有几缕白发混杂在黑发中飘到了庄休的额前。

庄休瞧着白发,目光顿凝,一把束住颈后的长发将它们转到面前来看个大概。

“这...这是?”

一把头发中三分之一是白发,而余下的黑发将这些白发反衬地格外刺眼醒目。庄休自然无法轻易接受这些突然变白的头发,可风虎却传来一段意念,将七窍玲珑心和尊境破境的事统统告诉了他。

庄休松开手中的头发,深深吐了一口气,自我安慰道:“时也,命也,不强求。但也不能白白白了这些头发,就拿杨朱来祭奠我...逝去的黑发......”

风虎体内的风向开始变动,它们将庄休推向风虎头颅里的金“王”字内,庄休便与风虎彻底融为一体。

风虎的金瞳里多了几分灵性,庄休即便闭上眼也能透过风虎的金瞳瞧见外面的视界。

此时,贯彻天地的云龙卷也将杨朱吞没,杨朱以道家双盘的姿势盘坐在云龙的额头中央,云龙的龙角织出一张密集的雷网罩住杨朱,起保护作用,而杨朱的心神也顺之融入云龙,两者亦是合二为一。

“吼!”

云龙疯狂吸纳云龙卷内的天云,整条云龙也因此猛增变大,龙角、龙尾率先破开云龙卷,展露在众人面前,片刻之后,云龙不再吸纳天云,一摆尾腾云飞向空中,在周御书院上空盘踞着,而周院长等人也被云龙巨大的阴影所覆盖,眼前一片漆黑,不见天日。

云龙朝着还没它一根爪子大的风虎,不停地咆哮嘶吼,龙尾抽动时还伴随着虺虺雷声,神威无比。

风虎虽小,可面对云龙的挑衅也是怡然不惧,它四肢亮起四色光芒,这光芒与天地四方东南西北相合,与四季春夏秋冬呼应,于是右后腿处代表着北方的光芒招来了寒冬之风。

现在正处冬季,凛冽的北冬之风身处主场,霸道地宣誓着自己的力量和威严。周御书院甚至是整块叫春秋大陆的地方的寒冬之风都被调来,其所过之处,湖泊结坚冰、草木被皑皑白雪覆盖,甚至人的吐息离体后也会顷刻化作冰渣坠地。

而这仅仅是北冬之风无意掠过的地方,其中心汇聚着所有北冬之风的棋枰上的寒冷也就可想而知。

风虎身下的北冬之风源源不断地涌入右后腿,它自然是不会受到北冬之风寒气的侵害,但风虎附近的人或物也就遭殃了。

这北冬之风虽然进入了风虎体内,但北冬风的些许寒意却还残留在体外。起初,一点一滴的寒意也就令人发抖打颤,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可随着时间推移寒意非但没有消散,反而越聚越多,这彻骨的寒冷便令人无法忍受了。

四号棋枰中心的地面迅速结成一块巨大的冰晶,这冰晶本来还要往外继续侵占,但三公担心它会影响甲班其他学生的考试,就出手将它约束在四号棋枰这块方寸之地。

于是这冰晶不能左右扩散,就只好改道变上下蔓延。冰晶从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高起,慢慢冻住墙角、门闩、窗户......直到将整间屋舍都包裹在巨大的“冰宫”中。

“嘭、嘭嘭......”

二百二十五间屋子里,周御书院安排的充当关卡人的修士们熬不住这刺骨割肤般的寒冷,纷纷破开屋顶冰晶逃窜了出来。

他们逃到四号棋枰外耗费修为为身体驱赶寒意后,义愤填膺、同仇敌忾地骂着这场冰冻的肇事人,并一同诅咒他早些落败。

可融入风虎的庄休听不见这些诅咒,就算听见了也不在意这些诅咒的,他继续风虎的体内继续等或者其他三方、三季之风。

不知过了多久,四号棋枰上的冰晶停止增长,空气里的寒意也渐渐散去,可风却并未停止,风虎的左后腿,代表着西秋之风的光芒亮起。

西秋风,来了......

如果说刚刚来的北冬之风是封印、是埋葬、是遗忘,那么现在新来的西秋之风是肃杀、是轮回、是收割。

站在山巅的周院长和三公都已年迈,他们可以用修为抵御冬天的寒冷,却无法阻止秋风吹过他们时随风流逝的生命......

西秋之风似刻刀,在三公和周院长的脸上画下更多的皱纹,但秋风吹去年迈的落叶,也吹熟了青涩的果实。甲班十多个学生在西秋之风中慢慢成长,一些人的胡子变得更长,一些姑娘的身子也更加挺拔曼妙,一切都在秋风中慢慢变化。

周院长和三公也能感觉到生命悄然流逝,可未到圣境前,多有修士都是无法与自然之力抗衡的,他们除了期待庄休的西秋之风早些结束外,就只剩下了打散庄休风虎气象这一条法子。只是碍于他们是监考官,不得出手干预学而生比试,且在周院长态度不明的情况下,三公也不敢贸然出手。

所幸运的是,西秋之风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另外两股风也接踵而来。

炙热的南夏之风将棋枰上的北冬之风留下的的坚冰烤化,化作阵阵白雾被云龙卷所吸收,但炙热程度远不只此,棋枰上的地面也被烤的干裂,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

和煦的东春之风来的最晚,但它却拥有者无限生机,它掠过的地方,古木逢春,万物复生,棋枰屋舍的茅草顶竟然抽出数不清的绿色能芽,甚至连被夏风烤的干燥的土壤也生出片片绿芽嫩草,一副春天欣欣向荣的样子。

风虎集合四季之风后,体型也开始成倍生长,没一会儿的时间,庄休的风虎体型就与云龙一般大小,比周院长等人脚下的山坡还要大上几倍,同样的遮天蔽日。

“吼!”

风虎四肢奔腾,凌风向云龙奔去,云龙低头吐出一道云雾,风虎仰透喷出一道风柱,云风相遇,互相抵消,也不见谁更有优势。但风虎却在不断接近这云龙。

等风虎觉得自己能够得着云龙时,它一个猛虎下山,虎扑咬向云龙,而云龙由于身躯庞大,虽然避开了要害,但还是被风虎的虎爪给削下一大块云团来。

云龙嘶吼,它开始反击,硕大粗壮的龙尾向风虎劈头砸向,似乎想将它进“王”字中的庄休给咋出风虎体外,临汾胡失去灵性。

“嘭!”

风虎一纵跃,好歹算是避开了云龙的这番攻击,但它没有意料到云龙的攻击远不于此,那龙尾击空后,竟又猛地调转方向朝风虎抽来。

这时的风虎因为刚落地,重心尚不稳定,所以没能避开云龙的尾抽,结结实实地挨了云龙一击攻击。

风虎被腹下传来的巨大力道给掀翻,在空中“漂移”了学究才停下,这也亏得它们是在空中打斗,要是放在地面,风虎这一摔倒就不知道要毁掉多少的屋舍和殃及多少的“池鱼”。

风虎虎爪抓虚空,接着云龙力道从地上起身,再次扑向云龙,而云龙也不再使用法术攻击,学着风虎开始贴身肉搏。

双方打得天昏地暗,嘶吼不停,而云龙体内的天云被风虎攻击后落在地面将其他几处棋枰也都覆盖住。

三公似乎想要出手驱散这些落地的天云,但被周院长给制止,他说道,这云雾就当做是给他们新增的考验,反正大家想要取胜都的考自己本事,这云雾咱们几句不管了。

三公就此作罢,继续打量天上的龙争虎斗。

庄休与杨朱都是第一次使用气象之争,所以其中的诸多奥妙他们都未曾修行,也不知道该如何令气象发出强劲的攻击,所以在简单的吐云、吐风后,他们二人还是选择了最野蛮的贴身肉搏,且因为这两只气象之兽过于巨大,打起来的画面倒是震撼至极。

中午时分,周御书院派人将膳食送到山坡上,周院长和三公坐一块,甲班的学生做一块,但他们的心思并不在食物上,以他们现在的修为,抗几天不吃东西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十多年来养成的用餐习惯不能轻易改变罢了,到饭点不吃东西,嘴里和胃里似乎就有些不舒服。

甲班的学生吃了一点东西后,各自散开或修行、或休憩、或看典籍,不再关注天上的龙虎斗,周院长等人也是差不多,对庄休和杨朱的打斗过程没了兴趣,只期待他们二人最后的结果,到底是谁胜谁败。

天空中,云龙和风虎暂时分开,遥遥对峙,云龙的云龙卷消耗殆尽,那些天云重新反悔了天穹;风虎的四季之风也不可能无期限的离开它们本该待的地方,于是在时间的流逝下,它们也一丝一缕的放返回了原地。

云龙和风虎又变成了原来的大小,庄休与杨朱也都神归肉体,与气象之兽分离开来。

“吼!”

“吼!”

云龙和风虎又不得不重新开始汲取它们宿主的修为,再次冲向彼此,打得天昏地暗。

而他们的宿主杨朱和庄休也没闲着,一边将黄庭的修为供给给气象之兽,一边又用自身的血肉气力拳脚相向于对方,拳拳到肉,脚脚撞骨。

另一边,四处棋枰的选手渐渐分出胜负,他们无论胜败也都聚在了山坡之上,而黄明兴冲冲地开始清点这次赌注的收入,四处棋枰小赚两千多赞,现在只等最后一处四号棋枰出结果,黄明就彻底清楚这次坐庄是赚还是赔了。

只是杨朱与庄休二人,他们从早上打到中午,又从中午打到晚上,天空上都爬满了星星,他们二人还是没有分出胜负。而他们的气象之兽也是“奄奄一息”,时隐时现,云龙像是一捆绳子,无力的跌在地面,但它依旧坚持着用龙角做武器刺向风虎。

风虎也是耗尽了气力,连站着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四肢曲着,腹部着地,以厚厚的虎掌抵这云龙的龙角,他们打起来、看起来实在软绵绵的。

反观杨朱和庄休,也是差不多的精疲力竭的模样,两人出拳的速度和颤巍巍的动作甚至比垂老濒死的老人的拳头还要绵软无力,寻常人别说挨上一拳,就是挨上一千、一万拳,估计两个红印子都不会有留下。

可这样的拳头落在他们二人的身上,却疼地他们龇牙咧嘴,显得痛苦极了的模样。

山坡上,黄明心生一计,这四号棋盘久久不结果也就算了,但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他们的胜负还真的扑朔迷离,让人准摸不透,但四号棋枰的这赌局,押庄休获胜的只有小小几千赞,押杨朱获胜的却又上万多的赞,若是最终杨朱获胜,那他黄明非但赚不到其他棋枰赚到的两千多赞,还得往里头倒贴赞。

所以,黄明临时想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就是再开一个赌局,但这次的赌局不能再想以前那般五五开、赔率一比一,他需要有人往庄休这边多押注,这样就算杨朱获胜了,他也不至于赔太多。

“来来来,瞧一瞧,看一看,最后一次发横财的机会喽!”黄明吆喝着山坡上的众人前来,甚至连之前为他们送饭的宫女、侍卫也一同喊来,劝他们也一起下注,他们用眼神望向周院长,周院长没有拦下他们,反而为杨朱多加押了两千赞,这些个宫女、侍卫不认识甲班的杨朱和庄休,也不清楚他们到底谁更厉害,就跟风押注到杨朱身上。

黄明望着杨朱快要突破五万大关的注金欲哭无泪,到时候要是杨朱赢了,他可真就输得光屁股了。

“押注庄休,三倍赔率,三倍赔率!”

黄明又开始吆喝起来,但甲班和周院长等人都是小赌怡情,并没有指望着这个发财,所有他们并没有再行加注,反倒是那些宫女和侍卫听到这个诱人的赔率,忍不住掏出家底再行押注。

黄明是来者不拒,但这宫女、侍卫的家底并不丰厚,超过三百赞的人数屈指可数,大都集中一百赞左右。等了一会,山坡上的人几乎都在黄明这里下了注,黄明核算了一下金额,若是庄休胜利,那么他能赚一万五的赞,可若是杨朱胜,那么他就得赔五千左右的赞。

这两个数额,不论是赚还是赔,他都勉强能接受。

又是好长一阵时间,山坡上修为低微的宫女们还是背过身悄悄打着和切,眼眶开始泛红,并不时摩擦着双臂来温暖自己。

她们又冷又困,只希望庄休和杨朱早些分出胜负,可瞧着黑暗之中的两人的影子还是你来我往的互相朝对方的身上招呼。

这时,闭目沉思的周院长突然起身飞到棋枰中央,三公也是紧其后,甲班学生不能飞翔,只能顺着山坡快速往下跑去,也来到棋枰中央。

周院长手指一撮,一团火焰在他手心里燃起,他将火焰摆到庄休与杨朱二人的中间,用以照亮他们的脸。

周院长望着他们两人紧闭的脸,说道:“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惠施一愣,不明白周院长在说些什么,就朝庄休喊道:“庄休,庄休?”

惠施皱眉,喊了几声见庄休没有反应,就想要伸手拍拍庄休,可手敢碰到庄休,庄休就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庄休?!”

“噗通!”又一声,对面的杨朱也一头倒在地上,医家姜璇立即上前,替他们把脉诊断,可很快她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她难以置信道:“他们迈向全无,死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惠施一脸不信,施夷光也是一脸惊慌失措。

“会不会是你诊断错了?”惠施再问道,可姜璇对惠施怀疑自己的医术颇为恼怒,就沉声道:“你是医家弟子,还是我家医家弟子,诊脉之术这样简单的事,你也可以试试,将你手指背放到庄休颈脖处,如果没有感觉到跳动,就说明......就说明他们的气息绝了......”

惠施一脸为难,伸出手指似乎就是怀疑姜璇的医术,可不伸手又不甘心接受庄休没了气息的事实,一时间陷入了两难境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