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5057  |  更新时间:2018-11-19 22:21:13 全文阅读

风墙消失,乙班的漫漫法术又接踵而来,沙场中心余下的甲班学生游刃有余地应付着,同时将不怀好意的目光投向身边的同窗。

在甲班的学生看来,周御书院的同龄人中能与他们为敌的也只有他们的同窗。沙场上几对彼此看不顺眼的甲班学生已经悄悄调转矛头,暗地里开始互相交手、争斗。而乙班久攻不下,也渐渐知晓他们个人与甲班学生修为的差距,有部分乙班的学生更是停止了攻击,杵在原地黯然神伤。

乙班男班长见班级士气低落,就边攻向甲班的学生,边鼓舞士气道:“你们就甘居人下吗?难道不想进入甲班,成为万人瞩目的修士?不想在周御书院有一番作为,不想考上大学官以光宗耀祖、扬眉吐气?”

男班长的激励起了显著的效果,乙班学生士气高涨,只是没过多久,众人又被自己的攻击沾不到甲班学生的衣角的残酷事实给打醒,重新变得萎靡不振,甚至有人陆陆续续得离开沙场中央,转头去欺负那些比他等级低的班级的学生去了。

而这样的事,只要有人开头,后人便会紧跟其后,且心里不会有任何负担,他们都会在心里想“你看,我不是第一个走的,我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几个呼吸的功夫,乙班的包围圈已经“漏洞百出”,无法将甲班的学生团团围住。

男班长见大势已去却并不气馁,如果一个乙等班级学生不足以对付甲班,那么加上丙等、丁等......甚至连最低等的凡等班级呢?

届时这些学生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将甲班的学生活活淹死。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男班长打定主意后,令余下坚守阵地的同窗们停止攻击,并让他们去联络下等的班级,至于这联络手段可自行选定,威逼也好,利诱也罢,总之要聚拢一帮人协助他们对付甲班的学生,且对助阵之人的修为没有任何要求,只求多多益善。

乙班班长打算以人海战术配合车轮战将甲班的学生拖垮,而后他们乙班再出手,做那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渔人”。

乙班学生四处散开,拉拢周御书院的学生来对付甲班。而失去了防御乙班攻击这么一桩事的甲班空闲了下来,开始找班内自己的的对头清算恩怨。

甲班二十人莫不如此,无一例外。

一个是上午的时间过去,沙场上的战况渐渐变得泾渭分明。中央的场地是甲班的学生在互相内斗,而沙场中央以外的地方则坐着黑压压一片的学生。乙班以“坐”为号,凡是坐下不动之人皆是他们攻坚甲班计划的重要人员。

与此同时整片沙场上只剩下最边缘的地方还发生着零散厮斗,其余成千上万之人都自愿或非自愿地加入了这“灭甲”计划。

甲班的学生彼此酣战但也觉察到了附近情况的变化,他们暂歇内斗,聚拢成团,警惕着沙场上行为怪异的人们。

盖聂将珣光剑收入剑鞘,而后使力将剑鞘钉入脚下的沙地,望着四周茫茫一片的人头,不解道:“他们为何坐着?都放弃秋蒐会了?”

惠施摇摇头,忧心忡忡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看乙班的人也都坐着。”

甲班的学生越瞧越是心惊,整片沙场坐下之人一言不发,场内一片静默,但气氛却格外凝重,甲班的学生能感觉到这些坐下之人投来的不善的目光。

盖聂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轻佻不屑道:“就算他们联合起来,也不过是一帮乌鸦之众。”

“噗嗤~哈哈哈......”甲班的人大笑起来。

惠施更是笑得直不起腰,他抹去眼角眼泪,道:“那叫‘乌合之众’,至于你口中的‘乌鸦之众’我是闻所未闻。”

而盖聂见众人嘲笑自己,甚至连靠近些的坐下的乙班学生也都涨红着脸憋笑,他便恼羞成怒将珣光剑拔出,在地上重重砍出一道凹壑。

顿时泥土飞溅,迷了附近坐着的一片人的眼睛。

他呵道:“我当然知道什么是乌合之众,但我要说的事‘天下乌鸦一般黑’的乌鸦之众,是你们学问低,还埋怨我!”

惠施强忍住笑意,配合地点点头,“嗯嗯,你说的对!”

盖聂重重哼了一声,背过身去不再搭理惠施这些个嘲笑他没学问的人。

少倾,沙场一片死寂,甲班与周御书院一众的学生已经开始较劲,双方对峙瞧谁先沉不住气。

“要打就打,磨磨蹭蹭的作甚!”墨渊不愿空耗时间,拍了拍他那数人高的机关兽,往一处方向冲去。

“唰唰!”

沙场之人整齐起身,声势浩大。

墨渊因为站在高处,望的更远,所以他是最清楚沙场将要对付他们甲班的学生之数。

那可真是一眼望不到尽头,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

墨渊不自觉地放慢了机关兽的行进速度,两步作四步地收敛着脚步。他前进路上的学生在乙班班长以一枚红布旗的指挥下律整行动,结成兵阵。

墨渊皱了皱眉,却不以为意,这样临时组成的散军终究是真的“乌合之众”,一盘散沙,触之即碎。他犹豫一番后,重新加快了速度往人群冲去。

“结阵,捆仙绳!”

墨渊面前的学生突然散开,站成弧形,而两侧分别站着两列一排身强体壮的学生,他们死死拽住一根红绳。

墨渊的机关兽并未很是灵性地打了个喷嚏,吐出一滩黑漆油腻的机油之物,接着轻轻一跃,想要越过这粗浅简陋的红色“绊脚绳”。墨渊瞧了一眼学生手中拽着的粗制滥造的“捆仙绳”,说道:“制作水平这么低的绳子也敢称为‘捆仙绳’,我看叫捆猪绳还差不多!”

机关兽腾空跃起,它还刻意跳得极低,两只前爪几乎贴着红绳而过。

这时,乙班班长的突然大喝道:“起!”

红绳之后的沙地突然钻出一堆擅长土龙之术的修士,他们一直潜伏在地下,待到红绳诱饵成功骗墨渊的机关术跳跃空中时,他们再突然出手,用一截一截拼凑连接成的捆仙绳绊倒墨渊的机关兽。

机关兽坠地,墨渊自然不可能如此简单受伤,他操控机关兽翻身就起。

机关兽翻身,四肢刚站好,墨渊却发现自己正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下陷,机关兽挣扎四肢可下陷的速度却越来越快。等待沙土淹没机关兽的头顶,墨渊抓了一把附近的流沙,轻轻一撮,惊道:“流沙?!”

流沙似水,而水火无情,这流沙亦是如此。它表面看上去和普通的沙地没有任何区别,可等人走到中央松软处,整个人便如同坠入水中一般,不断向下沉去,且越是挣扎下陷的速度越快。

但之前在开学典礼上都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流沙吞人情况,可偏偏现在出现了,这显然是人为布置制作的流沙,专门对付墨家这样巨大的机关兽。

人力有时尽,而天地伟力无穷,不是墨家机关兽能抗衡的。

墨渊见自己的伴生机关兽四肢和腰身彻底沉入流沙,已经无法动弹,他便起了暂弃机关兽之心。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他离开流沙后大可换一驾次一等的机关兽,同样可以征战四方,等战况空暇之时,他再救出伴生机关兽也不迟。

可一众围困墨渊的学生似乎早料到这样的情况,他们拿出一张巨网罩在了墨渊和他的机关兽上,并每隔一丈的距离就钉下一颗“枯木钉”。这枯木钉也不是凡物,它原本之貌就如普通竹筷一般纤细笔直,不过一旦被人钉入土壤后,它便立刻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只是因为一段时间后这棵参天树会立即衰败枯萎,化为乌有,所以在它春秋诸多学院里并不流行,和那玄光字母鉴同属于偏门法宝。

但在不知何人的开发启用下,它们都发挥了超乎想象的作用。

枯木钉扎根后,将这网死死罩在墨渊的身上。而墨渊扯了扯罩在他身上的网,心灰意冷地不再挣扎只能期待枯木钉早些失效,或者期待他人前来救他。

只是这种两种可能在墨渊看来,等于没有可能......

公输家的公输雌胖,也驾着她的机关兽冲向墨渊,但她显然不是为了去救墨渊,而是为了去嘲讽他。

“咚!”

又一声巨响,沙场这次没有再出现流沙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坑,公输雌胖机关兽坠入其中后,洞口边的一种学生又往里头倒磁水。这磁水不会渗入土壤里,而是一直浮在地面,一滩一滩的积累着。

公输雌胖见到这磁水后,脸色一变,这磁水是专门对付墨家和公输家这样的机关兽。它不会腐蚀破坏机关兽,但它能传来巨大的吸力,将机关兽内铁制的机关零件牢牢吸在地上,是天下所有机关兽的最大克星。

且迄今为止,墨家和公输家都无法解决这个难题,只是在境界提升后,尽可能的采用混金材料或其他不受磁水影响的材料来制作零件,当着需要颇高的境界和雄厚的财力,而这两样公孙雌胖也是没有的。

所以公输雌胖的机关兽就像一只蛤蟆一样趴在坑里,坑顶也被一众学生动了手脚以捆仙绳和枯木钉给封住了。

短短时间周御书院的学生不费一兵一卒就将甲班两位学生擒获,这对甲班的学生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可对参与“灭甲计划”的学生来说是一次莫大的鼓舞。

“灭甲、灭甲、灭甲......”

沙场上群情热涨,呼喊声连天响!

反观甲班这边,虽不至于愁云惨淡,但皱眉忧心还是有的。

庄休难得发言道:“他们这些行径一看就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人干的。”

盖聂也不再生气,他说道:“会不会是乙班那位班长干的?”

这次一直不出声的代理班长朱嘉,说道:“乙班的班长是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但绝不可能仅由他一人一手完成,他的威信不足以驱使这么多人。说句实在话,就算我们甲班所有人同时出动,也不可能说服周御书院这么多的学生。”

惠施望了一眼沙场前方的四方台上的周院长和三公,含糊道:“你的意思是......”

朱嘉点点头,惠施也摆出一副了然模样,但一头雾水的盖聂不清楚他们意在何指,就骂咧道:说话就说的敞亮些,更个娘们一眼扭扭捏捏的,矫情!”

能听懂话背后意思的人都给盖聂一个大白眼,庄休顺嘴点了一句,“既然甲班所有人的都做不到,那在周御书院比甲班还厉害的,又能号令群生的人是谁呢?”

答案呼之欲出,盖聂也往沙场前的四方台上望了一眼,然后低头骂了句:“这些糟老头子,坏滴很......”

朱嘉却出声制止盖聂继续骂下去,反替周御书院辩解道:“盖兄,你这就误解了周御书院的好意,他们特意将周御书院的其他学生联合起来,未尝没有考校和教育我们之意。”

盖聂不屑道:“考校什么?教育什么?我看他们就是觉得我们好欺负。”

朱嘉摇头,“考我们以少胜多,面临大军压阵之时的应对之策;同时教育我们不可大意轻敌,就算连最普通的凡等班级的学生凝聚起来后的力量同样不可轻视。若真是在以前的战场上,墨家和公输家的那二位已经阵亡了。”

盖聂似乎还是不服,但沙场上已经没了给朱嘉继续辩解的机会了。

乙班、丙班、丁班修为达到长境以上的人,皆向沙场中央投来法术。但因为一些人距离过远,无法精准道甲班的某人身上,大家也只好泛泛攻击,反正甲班的人那么多,打到谁,就只好算谁倒霉......

乙班那位男班长起先是打算拉施夷光离开甲班,以免她遭受周御书院学生无尽的攻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老师似乎知道了这回事,专门将他拉去茶馆谈心。

起先,男班长还以他的老师告诫他不要早恋,不要奢望攀附甲班的学生,可乙班的这位老师说的话却大出他的意料。老师非但没有制止他有损乙班声誉的行为,反而大嘉鼓励,替他出谋划策。

乙班这位老师说:“女孩子都喜欢比她墙的男人,甲班的施夷光自然也是如此,而我可以为你在秋蒐会上安排一次打出风头的机会,令你当众挫败甲班的学生!”

男班长虽然感激老师的好意,可觉得经过剑鞘山一役后,他心底多少知道甲班学生的本事,他就婉拒道:“不敢勉强老师为我私事操心,我有自知之明,单凭我一人之力......虽不愿承认,可却是不敌甲班的学生......”

“唉~你热情澎涌、无处安放的爱慕之情呢?”老师叹了口气,继续道,“没让你一对一硬抗甲班的学生,届时我会联络几位要好的大学官帮你安排打点,令整个周御书院除了甲班外的所有人都听你调令,而你只需要指挥他们来打败甲班的学生即可。”

男班长犹豫了一会,觉得下面的话对他的老师有些不敬,但还是忍不住说道:“老师,你的好意我真的心领了,可...周御书院的人怎么会全听的号令?”

乙班老师嘿嘿一笑,指着头顶的房梁笑道:“我头顶有人。”

男班长立刻反应过来,反问道:“是院长,还是三公的意思?”

乙班老师突然变了态度,拉下脸来道:“不该知道的东西,不要多问,只要答应我做好你自己分内之事即可!”

男班长当即低下头,承应了乙班老师的请求,并补充道:“那到时能否将施夷光移出道攻击外?”

乙班老师呵呵一笑,拍了拍男班长的肩膀道:“你还是小啊,一点都不知道想要得到一个女孩子的心,你就必须在各方面打败她,或者说有只得吸引她的地方。那我问你,论容貌你觉得自己配得上施夷光吗?”

男班长摇头,说道:“这世间大概没有一个男子配得上施夷光的容貌。”

乙班老师又继续问道:“你修为境界比她高吗?”

男班长继续摇头......

“你有人家有钱吗?我可知道她在乐宫一日的演出费那可真是日进斗金啊。”

男班长第三次摇头。

“你的家世如何?你可知施夷光背后的身份?可知‘西施’之名?”

男班长点头又摇头,整个人如同打焉儿了的菜,耷拉着脑袋显得萎靡不振。

乙班老师这才说道:“所以明日是你唯一一次在她面前打出风头的机会,将她打败,告诉她你比她强!令她对你刮目相看,指不定经此一遭,她便放心暗许,倾心于你......”

乙班老师提出的条件太过诱惑,虽然他口中虏获施夷光芳心空口无凭,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男班长也不愿放弃,所以他最终答应了乙班老师提出的这桩事,也做了明日秋蒐会上的挥旗号令之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