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风虎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5079  |  更新时间:2018-11-16 22:43:33 全文阅读

不过,无论八王朝现今如何发育,如何朝气蓬勃,在他们得到民间正统的认可前,他们仍是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说得远了。

杨朱在云龙的影响下,将对春秋学院或者说对前人诸圣定下的规则的不满情绪被无限扩大,侵扰了心智。他不得不停下手中召回云龙的法诀而盘腿坐在地上闭目静心,抚平心中激荡的心境以避免走火入魔。

“吼~”

云龙得到了短暂的“自由”,它的宿主杨朱已经无暇再顾及它。

它转动脑袋,赤红色的雷珠紧盯着惠施三人并缓缓向他们飘去。

惠施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捡起一节小枯枝将它丢在闭目打坐的杨朱的背上,一话三喘道:“杨朱...能不能...把你这个看起来不怎么友善的...朋友给收回去?”

可杨朱在沉心压制被云龙勾起的负面情绪,惠施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见。

“完了、完了、完了,不死也得脱成皮。”惠施闭眼准备挨云龙的电击,因为飞鸽的存在,他倒是不担心云龙会要了他的命,可瞧前几位刺客们满脸漆黑,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的模样,这云龙电击的滋味也就可想而知,一定是生不如死的感觉了......

精疲力竭的盖聂试着提起珣光剑,可往日轻而易举能提起的剑现在却重若泰山,别说将它提起了,就是将它拖动到自己的身边都已经成为一种奢望。

盖聂松开握着珣光剑的手,闭眼认命道:“五雷轰顶咱是没试过,但今日可以试试这五体电击的滋味。”

一旁的姜璇显然不是云龙的对手,她见惠施和盖聂倒下后本想向庄休求助,可很快她就消灭了这个想法,她不觉得庄休会是云龙的对手,唤他来帮忙无异于多拉一个垫背,所以她将快要脱口而出的求助又给生生咽回了肚里。

这时,惠施突然说道:“姜璇,站起来骂这条云龙!”

姜璇以为这是惠施想出的应对之策,借激怒云龙而唤醒杨朱,便毫不犹豫地丢下药箱指着云龙道:“你给我听好了,我骂你!”

姜璇家风严谨,并不知晓如何骂人,所以才会说出“我骂你”这样的骂句。

她骂完后转头向惠施问道:“我骂完后再如何?”

惠施将扭到一边,不忍再面对姜璇,他说道:“不如何,只是这样晕倒的时候有点尊严罢了......”

姜璇:“......”

暴怒的云龙似乎听不懂人语,它大口张开准备先咬住它面前的姜璇。而姜璇双手交叠护在额前,心里也做好了被雷电击晕的准备。

就在这时,一直没什么作为杵在旁边看了半天“戏剧”的庄休出手了。他疾速上前拦住了云龙护在了他的身前,但他这番行为并非是在英雄救美。

此时他的情况与杨朱有些类似,都有些身不由己。

庄休本想着召唤出中下黄庭里的青牛和金龙出来助阵,可在调动修为时上黄庭传来一阵异动,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令他想要与云龙大战一场。

于是,在这个念头的驱使下,庄休冲到了云龙的面前大喝了一声。

“吼!”

开口之音却是一种猛兽威严吼叫的声响,不似人能呼喊出来的。

而云龙听见庄休的喊声后就像见到了死敌,眼眶里的雷珠也红得愈发深邃。

“吼~滋滋滋~”云龙龙角间的雷霆竟硬生生挣脱圣人之力的约束而多出了一道。

云龙不再搭理姜璇这些旁人,开始一门心思地对付起庄休来。它一甩龙角,龙角上一道蓝雷,一道红雷射出,飞向庄休。

因为庄休与云龙的距离极近,飞雷的速度又极快,没人认为庄休能躲过这次的攻击。而他身后的姜璇虽然感动庄休的挺身而出,可依旧不认为他能承受这云龙一击,于是就准备闭上双目,不忍直视庄休将要受到的痛苦。

“吼!”

异象发生,庄休上黄庭出现一双爪子,这爪子浅浅银色且透明,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在涌动,凑近些听,还能听见风呼啸的声音。

这双爪子出现后,一左一右拍向了云龙射出的红蓝两道雷霆。

雷霆在接触爪子后并没有炸裂,而是在被爪子拍飞撞在附近的树木上后才炸裂开来,将附近的树木点燃。

云龙盯着那双爪子,龙角上开始酝酿第二轮攻势。

“吼!”再一声吼叫,庄休上黄庭开始抽取全身修为,那透明的兽爪渐渐演变出上肢并长出了和兽爪同样的淡银色毛发。

上肢出现后是胸膛,再是颈脖,最后出现了一颗硕大的虎头。

虎头整体也是淡银透明,但额上的“王”字却是用灿金色的笔画勾勒出的,虎目眼瞳也是银里透过金,炯炯金光,威严不凡。

可庄休这虎凝聚出前半身后,便停止了动静,也不知是庄休修为不够还是时候未到。

这半只虎出现后,它与庄休的身边都绕着肉眼可见的回旋风。

这回旋风就好似护身符一般护在他们二人身边,且在透明风虎的操纵下,挪出了几道回旋风飞向云龙。

云龙以云雾凝成的身体当即被切开几个大口子,吹散了附近的云雾并久久无法愈合。

云龙吟,风虎啸,两方剑拔弩张,有大战一场的趋势。

但庄休的风虎才凝出半只,两者若是真打起来风虎显然先天处于劣势。

云龙示威了几声后,龙角和龙口同时射出雷霆,只是云龙这仓促攻击大都被风虎护身的回旋风给阻挡,就算有些许雷霆漏出也被风虎的虎掌给拍飞。

一时间,云龙倒是拿防得滴水不漏的风虎没有办法。

风虎防御着,庄休却抬头望着这个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异物。他是第一次见风虎,可心里却对它熟悉得很,没有半分排斥,风虎就好像是他另一只手臂一般,理所当然地存在着......

云龙的攻势开始变得迅猛,风虎渐渐不支,几道雷霆接连落在风虎身上并留下了焦黑的痕迹,庄休也感同身受地觉察到了风虎的痛楚而不由得皱眉。

“打在虎上,我身同痛。”

庄休感觉到身体火辣辣的地方越来越多,几乎快遍布全身,若非风虎抗住云龙雷霆攻击的大半疼痛,庄休此时应该昏死过去了。

云龙一直放着雷霆,大概是因为宿主杨朱没有操控它,所以攻击单调如一,来回只会释放雷霆。

一会后,云龙释放的雷霆越来越细,杨朱体内的修为也被它消耗得七七八八所剩不多了。

而沉心稳定心境多时的杨朱也终于压制住云龙掀起的滔天波澜,他睁眼后立即捏着法诀收回了失控作恶的云龙。

庄休被电得漆黑一片的风虎也随着云龙的消散而自行消散。

第一次体现修为被耗尽的庄休倒在地上,同样耗了大部分修为的杨朱却起身对着躺在地上的几人抱拳告罪,说道:“多有得罪,但却是你们咎由自取,我早先便说过无需你们帮忙......”

杨朱的请罪在惠施等人看来却像是在推卸责任,惠施更是气得半坐起身子,手指颤巍巍地指着杨朱,嘴里来回道:“你你你你......好心当成驴肝肺!”说完还吐了一口血出来,这多半是给杨朱气得牵动了自身的伤势。

姜璇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杨朱,然后跑到惠施旁边替他诊脉,并安慰他不要动怒动气,把杨朱当成屁一样放了就好,不要再为这样忘恩负义的人遭罪了自己。

“呼呼~”惠施气呼呼地躺下,他身旁的盖聂脸色也不大好看,显然对杨朱也颇有微词。

可杨朱瞧着他们的模样后,止不住地摇头叹息道:“蛮不讲理!我都说了不必你们帮忙,非要强自出手,将自己的好意强加在别人身上,还洋洋得意,我看你们才是恬不知耻之人。”

“杨朱!”躺在不远处的庄休喊道,他虽然觉得杨朱的话有那么点点道理,可他怎么听怎么不舒服,最后也只好恨得牙痒痒喊了一声杨朱的名字。

杨朱瞥了一眼地上的庄休,想起了伏羲对他说的话,他与庄休之间似乎有着什么紧密的联系,但现在应该还不到时候。

他淡漠地扫视了一圈地上晕倒在地上的刺客后,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突然,他又补充道:“按照雷霆的威力,这些人三个时辰后就会陆续清醒。”

杨朱未等惠施等人的回应,几个纵身就消失在漆黑夜色中。

惠施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在杨朱的背后再议论杨朱,但他的苍白的脸颊上却泛着异样的红晕,显然还在气头上。

他服下姜璇调气回血的药丸后,指着地上的刺客道:“有办法弄晕他们吗?”

姜璇点头,说道:“一会给他们下点迷药,就算是候境也得昏迷一整天!”

“嗯。”惠施躺下调息。姜璇给盖聂包扎伤口并喂了几粒丹药后来到庄休身边。姜璇为他搭脉,发觉庄休只是修为耗尽身体并无大碍,她便取出一片奇参叶让庄休含住,“这是奇人参的叶子,含在嘴里可在呼吸的同时加速修为的积攒。”

庄休谢过,闭眼探索着收下姜璇递来的奇参叶,将它送入口中含住。

一股苦涩的味道蔓延在口腔内,且每次呼吸都变得火辣,但原本空虚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几分气力。

姜璇照顾好甲班三人后取出一个针包,从里头选出最粗的一枚针,她将这枚针在特制的迷药瓷瓶中泡了泡,等原本银白色的针变成粉红色,她再将粉红色的针扎入刺客的经脉上,刺客浑身一抖便彻底昏死了过去。姜璇又如法炮制,将一整瓶迷药都耗尽后刺客们也都尽数被下了药,不到明天此时,他们是雷打不动醒不过来的。

姜璇处理完这些刺客后一番犹豫,还是决定走到刺客们拘押乙班学生的地方。

她这犹豫并非是她不愿意救乙班的人,而是她早早知道这里可能已经没有幸存的活人了......

乙班与甲班不同,八王朝的刺客对他们不甚感兴趣,当初拘押他们一是为了试图从他们口中撬出甲班学生的去向;二是借他们之力认出甲班的学生。而在乙班那位学生认出并喊出甲班杨朱的名字后,他们便没了利用价值,八王朝的刺客担心乙班学生趁乱逃窜走露风声就给他们下了剧毒。

顷刻之间,这一批被拘押的乙班学生就都毙了命,且因为剧毒毒发时的痛苦令他们死后的面容并不好看,甚至有些吓人,连姜璇这样看管了生死的医师都有些难以接受。

姜璇在篝火边来回搜寻,试图找到一个还有喘息的人。

可结果却令姜璇大失所望,八王朝的刺客手法恶毒且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等放毒灭口的事。她苦寻一番后也不见乙班任何一个幸存者。

姜璇叹了口气,从药箱里取来“驱兽粉”撒在乙班学生尸身的附近,防止他们离开之后有野兽来侵犯他们的尸身。

处理妥当后,姜璇给篝火又加了几根木头,让篝火重新旺了起来。

庄休等人恢复气力后将篝火边收拾出一片空地来,四人围着篝火而坐,惠施往篝火的方向凑近了些,没有修为傍身,这秋末冬出的夜晚还是冷得刺骨的......

篝火边忧心忡忡的姜璇虽然不满杨朱的行为,可现在却担心其他的伤势来,“杨朱身上的伤都比较严重,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惠施没好气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杨朱那种人活个十万年都是应该的。”

庄休:“......”

姜璇似乎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没有在惠施面前再提起杨朱,担心惠施动气又气坏了身子。

一直沉默不语的盖聂支着锁在剑鞘中的珣光剑问道:“我们接下来该这么办?”

惠施瞧了瞧附近昏迷的刺客,说道:“这应该仅仅是剑鞘山中部分的刺客,毕竟八王朝不可能仅派九个候境的刺客来对付二十人数的甲班学生,所以我们接下去还得警惕剑鞘山的其他地方可能突然冒出的刺客。同时,在安全抵达周御书院前,我们还得注意认识的人,且我们四人之间以秘语作为对头口号,对不上的人就极有可能是八王朝擅长易容之术的刺客潜伏进来的。”

姜璇等人点头,认可了惠施的提议,他们问道:“那秘语的口号是什么?”

惠施谦虚一笑,说道:“秘语就是‘惠施很帅!’”

众人:“......”

庄休拧着脸,说道:“撒这么大的谎,我担心被雷劈。”

惠施:“......”

姜璇摆摆手,正经道:“口号就用这座山的名字‘剑鞘山’作为接头秘语吧。”

众人点头同意,这秘语本来就是随便定的,只要别人不知道,秘语到底是什么东西则并不讲究。

定好秘语后,姜璇提出了新的疑问,她问道:“既然这剑鞘山里可能还有刺客,也可能还有像我们一样的周御书院的学生,那我们是直接离开剑鞘山还是在剑鞘山继续寻找周御书院的学生?”

姜璇的这个问题,庄休想也没想地回道:“肯定是直接离开剑鞘山啊,这次遇上刺客我们能应付过去,但不代表着下一次我们也能应付过去!再说,惠施和盖聂状态并不好,在这剑鞘山里过久逗留对他们的伤势恢复也很不利,所以还是早些离开剑鞘山并通知周御书院的人,这样最为妥帖。”

惠施和盖聂也纷纷点头,他们的修为在身体无恙时一夜的功夫足够他们恢复大部分的修为,可现在他们气力才恢复点微末,身上也有或多或少的伤口,这些身体的负面状态都使得恢复修为的速度大大降低。

要是再遇上一场或是多场今日这样的恶战,他们怕是要彻彻底底地交代在这剑鞘山里了,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同意的庄休的意见。

姜璇见三人同意,也就不再说什么,心想着早些离开剑鞘山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那大家都早些休息吧,我先守夜,等我困了再喊你们替我守夜。”惠施说道。

“嗯。”众人各自靠着树干枕着自己的手臂以别扭的姿势开始闭目休息,至于能不能睡着,大概除了心大的庄休真的入睡外,其他几人显然是睡不着的。

盖聂因为在刺客身旁本能地保持着警觉而无法入睡,姜璇则因为见到那么多乙班的学生没了性命心中感慨悲怆,亦是无法入睡。

而等到三更半夜,惠施依旧精神抖擞,他发觉翻来覆去的盖聂和呼吸沉重的姜璇后说道:“睡不着就别勉强自己了,我这有几本书你们看不看?”

盖聂是个武夫不爱看书,姜璇是医家弟子,平日里背的医家典籍过多,也不愿再看其他书籍,二人便谢绝了惠施的好意。

惠施呵呵一笑道:“那既然你们睡不着,就替我守夜吧,我这一看书就看得天昏地暗,不再能顾及附近的情况。”

盖聂替下了这守夜差事,拄着珣光剑一丝不苟地警惕四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