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对不起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18-10-31 17:41:35 全文阅读

待一切尘埃落定,场上仅留庄休一人的案几上还燃着油灯,其余人的油灯尽灭。对于这样的情况,场下的观众像是如鲠在喉,想要痛骂庄休,可又抓不到他的点,毕竟褒姒与齐小乐师二人是同归于尽,与他没什么关系。

于是庄休就这么一字未唱、一音未奏,稀里糊涂地赢了所有人。

台上两位周乐师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对这样的结果极度不满,甚至连后面的宣判说辞都由主动请缨的齐乐师代劳。

齐乐师先宣判了毋庸置疑的第一名庄休,不过场下一片冷清,无人为他喝彩,接着他又开始宣判这第二席的位置,“褒姒的冰锥先将穗儿的铜灯碾扁,而后穗才将褒姒的油灯击落,这一前一后,有个顺序,所以这次周御书院的第二席之位是属于褒姒的!大家鼓掌!哈哈~”

齐乐师表头,笑嘻嘻地鼓起掌来,不过视线却是落在齐小乐师身上,眼里满是对他这次表现的赞许。

齐小乐师却没有抬头,也没有与齐乐师对视,只是愣愣地望着褒姒身前那堆冒着黑烟的火堆,不知在想些什么。

场下,观众对褒姒并不吝惜掌声,在齐小乐师宣判她成为第二席之后,他们立刻鼓起掌来,尤其是那些本就被她容貌俘虏的少年们,更是将手拍得通红,可即便这样似乎也无法表达他们的仰慕....或者说是爱慕之心。

掌声渐渐停止,齐乐师让前三位次第上台发表感言,并获取他们应得奖励。

先由第三位的齐小乐师上台,他上台后,对着褒姒说道:“不痛快,改日再来讨教!”

褒姒罕见地做出了回应,点点头道:“你愿意再败一次的话,也无妨。”

齐小乐师没再反击,领了他的奖励便下了台。

第二位褒姒上台。

褒姒一言不发地夺过属于她的奖励,然后径直下台,往乐宫的方向走去,留下台上和台下一堆不知所措的人,倒是老女人圆滑,出来缓和气氛道:“看来褒姒对自己的要求颇高,只争第一啊,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期待她下一次的表现吧。”

倾心褒姒的少年们此刻才反应过来,匆匆离开了这里,随着褒姒赶往乐宫。估计他们心中大概都有着安抚褒姒,然后褒姒芳心暗许于他们这样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场下的人群散了一半,显得冷清,而在庄休上台后,不等他发言就迎来了所有人的唾弃。他们纷纷望庄休面前吐口水,然后一脸鄙夷地离开,更有不知道哪来的,抱着两三岁孩子的老母亲指着庄休说道:“娃啊,你以后要好好做人,要是你当了像这个坏叔叔一样投机倒把的坏人,娘一定打死你!”

两三岁的孩子被母亲凶横的语气吓到了,当即嚎啕大哭起来,那老母亲便微微摇晃着怀抱,小声说道:“没事,没事,为娘带你离开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带你去见见你的小相公,他八岁了还在床铺上画地图哩!”

台上的庄休瘪瘪嘴,感觉有些委屈。

可不论庄休多么难受,台上的齐乐师都视而不见,他将喜气洋洋地将第一名的奖励,一块金嗓子的金牌和一张写着赞数额的兑换券塞入庄休怀中,然后对庄休问道:“庄休我一直很看好你,现在你斩获第一名,有什么想法?”

庄休望着场地上一大片湿印,无奈道:“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齐乐师听后哈哈大笑,拍了拍庄休的肩膀以示安慰。

再之后便没有看头了,老女人开始收拾场地,几位大乐师略有深意地瞧了瞧庄休之后,缓缓离开。

庄休将那笔数额惊人的赞兑换券交给了老女人,老女人答应尽快会转入到庄休的飞鸽上。

于是,这场荒唐的闹剧似乎就如表面的这般结束了......

...

庄休没走多远,就撞见了秦风,秦风当时正走在路上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而等他瞧见庄休后,就松了口气,但还是佯怒道:“你到哪去了?”

庄休抓了抓脑袋,与秦风边走边说,将他今天这离奇的经历一字不落地说出。

秦风听后,发觉这里面有太多刻意的巧合,先不说蒹葭城内的传送阵为何突然会损坏,就是那张时鼎突然出现在自闭屋附近就已经不同寻常了。

自闭屋位置极其偏僻,地方荒凉,根本没有人愿意去那里,而这个张时鼎又是怎么逛到那里的呢?

可张时鼎除了这一个疑点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古怪的地方,路上也没下黑手杀害庄休,加上他又是蒹葭城内的先生,对甲班的状况了如指掌,也没有必要从庄休身上套取什么信息。

所以,他到底图什么呢?

秦风百思不得其解,思来想去,似乎真的只有那一个解释。

就是张时鼎吃吃空,并且很凑巧地遇上了庄休,这一切似乎真的只是巧合......

庄休见秦风眉头越来越皱,就安慰道:“别多想了,今天我挣了一大笔赞,足足二十万呢!”

“嘶!恐怖如斯!”

秦风配合着装出惊讶的模样,然后说道:“你哪里得的这笔横财?”

庄休笑道:“那个书院好天籁发的。”

秦风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疑道:“我以前不相信母猪会上树,可瞧见你获得这第一席后,我便觉得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滚!”庄休没好气道。

“这十万赞交班费,剩下十万赞够挥霍一段时间了!”

庄休在心里算了算,发现还有一些盈余后,便大手一挥,对秦风豪气道:“今个,耶......我请你吃饭。”

秦风揶揄道:“我还以为你请我吃顿饭,就像当我爷爷了呢。”

庄休赔笑道:“哪里的话、哪里的话......”

接着二人便在街边寻了一处生意火爆的店家,排队了许久才轮到他们二人用餐。

坐在小小的方桌上,庄休取出令人别扭不适的飞鸽、《易经》还有那块沉甸甸的金嗓子。

他抱怨这些外物携带太不方便,秦风喝了一口店内清茶,说道:“你为什么不买个‘绣内乾坤袋’?那样会方便很多。”

“乾坤袋?”

庄休在惠施、褒姒还有公孙鞅等人身上都见到过,尤其是褒姒,七弦琴那么大,也没见她到处背着走,估计就是有这乾坤袋。

秦风让庄休打开飞鸽,自己去上面查找。

庄休点开“它”,稍微找了下乾坤袋的价格后,险些又“自闭”了。那一连串的数字,从飞鸽的左边排到飞鸽的右边,令稍有些膨胀的他立即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这二十万赞都没一只乾坤袋价格的零头大......

他颤抖着手,喝了一口温茶,压下心中惊骇,说道:“秦哥,这乾坤袋的价格这么贵的吗?”

秦风点点头,说道:“价格是不便宜,不过我没有飞鸽,不知道具体多少。怎么?它很贵?”

庄休摇摇头,说道:“贼贵!”

二人说话间,店内的小厮将菜一一送上,庄休尝后,发现果然比秦风挑得店家要好吃许多,同时也定下了以后吃饭都由自己带头的宏愿......

...

与秦风告别,回到蒹葭城时天色已黑,嘴里有些腻歪的庄休便只身去了后院准备采些果子解解腻味。

却没想到在后院遇上了施夷光。

施夷光抱膝坐在湖边的一块圆石上,背后三千青丝和衣角裙摆随风倾斜,构成一幅天地美人图。

庄休望了一眼后,便没入林中,开始寻找起果子来。

而在庄休消失后不久,施夷光转过头,幽怨地朝林子深处望了几眼,然后换了个轻松些的姿势。

一会的功夫,庄休捧着几个果子从林子里钻出来,头上还插着几片细小的竹叶。

他玩圆石方向望去,褒姒还坐在那,他又觉得这么不大招呼就离去有些不好意思,便走上前,从怀里取出一个最小的果子,递到施夷光身前,问道:“吃吗?”

施夷光嫣然一笑,点点头,接过庄休的果子,然后往侧挪了挪,并用手拍了拍身下的圆石,邀请庄休一同坐下。

庄休想了一会,抱着果子,用生疏难看的动作攀上了原石,然后微微喘气地坐起身来。

两人无语,只有庄休吃果子的脆响。

“噗通、噗通......”

庄休将怀中为数不多的果子吃完,并将果核丢入湖中,溅起一些水花,也是这时,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庄休心底蔓延开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是往汪洋大海里倒了一杯水,肉眼觉察不出来,人也发现不了,但海里确实多了一杯水。

在这样奇异的感觉的驱使下,庄休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对不起......”

“嗯?你说什么?”施夷光茫然不知庄休为何突然向她道歉,也不知庄休对她做了何事,需要道歉。

而庄休说出这句后,便觉得那杯倾入大海的水已然离去,他打了个冷颤,不知是这秋叶寒风吹的,还是某些瞧不见、摸不着的阴气给寒的。

“没什么。”

庄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便挪身下了圆石,返回住处。

施夷光亦同前往,只是在路上,她百般揣测这“对不起”这三字的深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