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半决赛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18-10-21 20:53:22 全文阅读

待二人赶至通往乐宫二楼的楼梯口后,发现本允许十余人并排通行的楼梯上人满为患,并且四周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涌向这里。

秦风出手逮住一个排在队末瘦小的学生,问道:“小老弟,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都来这里?”

瘦小学生缩着脖子老实回道:“我也不清楚,听说这里有神仙下凡跳舞。”

秦风一皱眉,松开瘦小学生的衣袖,低声骂了句,“什么玩意?这你都信,是吃多了被门夹的核桃了吗?”

瘦小学生被骂,心中不满,壮着胆子顶回道:“我就是不信,才来看得!”

秦风撇撇嘴,没再搭理他,而是踮起脚向前远眺,但入眼之处皆是黑溜溜的发髻,看不到一丁一点的落脚空地。

他嘀咕道:“这么多人可如何是好?指不定见不到仙女妹妹了......”

一旁的庄休也瞧见了乐宫人满为患的情景,便扯了扯秦风衣袖,说道:“今天人这么多,要不改天再来?”

哪知秦风听后,怒道:“遇到困难就先想着放弃,这样的你如何你能成大事?”

庄休神情淡漠,回道:“什么时候看别人跳舞也算大事?”

秦风揪着自己下巴的黑胡子想了一会,扯大旗道:“我这是管中窥豹,见微知著,你这么点小事都不愿意努力一搏......”

庄休摆摆手打断秦风说话,敷衍道:“好好好,去去去,看看看。”

秦风见庄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就不继续指责,然后望着人群思索着上二楼的法子。

一会后,庄休身后出现一列穿着战铠,手持长戈的《象》舞者。

秦风瞧见这群不受待见的舞者后,眼前一亮,匆忙上前拉着为首之人去往偏僻角落,商谈如何将他与庄休捎带上乐宫二楼。

而失去主事之人的余下舞者则与庄休面面相觑,静静等着他们二人回归。

几口冰红茶的时间后,秦风与那人勾肩搭背而归,两人脸上都漾着笑容,看起来相谈甚欢。

“庄休走,上二楼!”

秦风拉着庄休穿插进《象》舞的队伍中,并通过乐宫舞者专用的通道上了二楼。

抵达二楼后,如海浪般的嘈杂之音铺天盖地而来,庄休眉头紧蹙,极不喜欢这样的地方。

“庄休,走!”秦风吼道

庄休一阵耳鸣,没听见秦风所喊的话。

“庄休!走!”秦风再次吼道,这次庄休有了反应,他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秦风皱了皱眉,直接拉起庄休的衣袖就往帷幕外走去。

掀开帷幕,入眼之光景令庄休和秦风怔在原地,他们面前是数以万计的人海,就连原本《象》舞的场地都被游人挤占。可怜那五百舞者缩在墙角,赤手空拳地捍卫着最后一方净土。

至于其他两处的舞者的情况倒是要好些,有各自忠心的护花使者保卫着她们,只是火药味颇浓,并且偶有推搡和拳脚之争。

人群熙攘,庄休被拥挤的人潮撞退数步,险些跌倒时,幸亏秦风出手一把揪住了庄休,免得他跌倒在地遭人踩踏。

庄休扶着秦风的手站稳后,心有余悸地朝秦风道了声谢。

秦风却没说什么,而是纵身来到庄休身前,替他挡住了人潮的冲击。

约莫小半瓶冰红茶的时间后,场内的喧闹戛然而止,庄休顺着人群的视线往东边望去。

东边场地的帷幕渐渐拉开,十位着白裙戴黑纱帷帽的女子呈三角阵分列站着。

这时,人群里也不知是谁先喊道,“天女!天女!”接着便得到了场内大部分人的响应,他们一同有节奏地喊着这两字。

人群后的庄休因为年方十六,身高尚且无法超过同龄人,所以他视野里一半是别人的发髻,一半是东场舞者的上身,不过凭着这上半身足以让庄休认出那三角阵首前的人是他还算熟知的施夷光。

施夷光开始舞了,台下的人顷刻安静下来,聚精会神地欣赏着。

庄休因为有事要与秦风说,就凑到秦风身边压低声音说着,可即便这样,身旁的人依旧对他怒目而视,并且秦风也是一脸不悦地捂住庄休的嘴,让他之后再说。

庄休耸耸肩,乖乖地闭嘴了。

台上施夷光等人如梦如幻地舞着,台下游人们如痴如醉地舞着,双方皆是精神抖擞,神采奕奕,唯独庄休一脸困乏,昏昏欲睡。

他是如何也想不明白,伸手、抬腿、扭头、前进后退,旋转、跳跃这样简单的动作组成的舞有什么好看的?还一个个摆出登仙般的舒爽表情,他替他们的见识浅薄感到羞愧。

庄休叹了口气又摇摇头,却丝毫没意识到是自己的鉴赏水平出了问题......

一曲毕,场内人声鼎沸,欢呼声、赞美声纷至沓来。

庄休的眼皮却越来越沉,最后更是眯得只剩下一道缝。

这里便要说说人群拥挤的好处了。

人一多一挤,虽然场地上四周的窗棂都大开着,但庄休周围都是暖烘烘的,并且因为游人密集,他身前身后都是人,所以即便他双脚离地也会被人群夹住,不用担心跌落地面。

因此,庄休就在这暖洋洋、闹哄哄的场地上睡着了......

...

...

腰间不停地颤动扰醒了庄休,庄休杵在原地醒了一会神后,吃力地取出飞鸽看了几眼。

是书院好天籁的那个老女人发来的消息,催促他尽快去参加半决赛。

庄休不急不缓地放下飞鸽,打了个哈切,身边这暖洋洋的人群如同冬日的被窝将他封印,他实在不愿意动弹,至于那个书院好天籁的比赛,他本就没报什么希望,加之事出蹊跷,他早有了弃权的念头。

“嗡嗡嗡~”

飞鸽再次震动,庄休扫过新发来的消息,内容无非是老女人如何在幕后运作,将庄休参赛的次序多次往后挪移,所以恳请庄休参加。

庄休啧了一声,睡意彻底消失,耳边又传来不歇的杂乱的吵闹声,就连附近的暖意变得闷热难受,令他烦躁不已。

于是,他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秦哥,我去书院好天籁了。”

秦风头也没回地说了声,“好”便不管庄休了。

庄休也没在意,一人艰难地穿过人群,借道从《象》舞的幕后退下,来到了乐宫一楼。

他刚落脚,过道边一个从未蒙面的白服少年就小跑至他的面前,将他与少年手中的画像进行比较。

“你是庄休吧?”白服少年似乎确认了庄休的身份。

庄休点点头。

白服少年立即拉起庄休向书院好天籁的场地跑去,途中还抱怨道:“你知道为了找你,书院派出了多少人吗?好些乐师演奏完,还没休息就被赶出来找你了。”

说到这,白服少年突然回头望了一眼庄休,嘀咕道:“也不知道你何德何能有此待遇。”

“莫非你是那些音乐大家的关门弟子?”

庄休摇头。

白服少年见庄休闷葫芦似的,一言不发,就只点头、摇头,也就没了说话的兴趣,加快脚步领着庄休来到了场地。

场地内的老女人久候多时,在瞧见庄休出现后长吁了一口气,笑脸迎上,亲自安排庄休去屋室休憩,且绝口不提庄休迟到之事,甚至连一星半点的责备之意都没有,仿佛庄休肯来,便已是善莫大焉。

庄休对此深感古怪,但看不穿他们的名堂,也就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打算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约三五人后,轮到庄休上台。

庄休从幕后来到幕前,站在地方中央往四周瞧了瞧。

面前评估参赛者乐声的乐师依旧是那九位,而中间两位周乐师显然对庄休惊天地、泣鬼神的歌声记忆犹新,所以不等庄休开唱,他们就已经手持淘汰牌,准备庄休一出音就喊停,然后毫不留情地让他滚!

只是他们两位在坐席上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台上的庄休却陷入了选择唱什么歌的难题而迟迟不开口。

台上、台下一片寂静,等了一会后,其中一位周乐师说话如倒豆子般,急促道:“给你十数的时间,不唱就按弃权处理!”

“十、九、三二一!时间到!”

“淘汰!”

“下一个!”

两位周乐师起身击掌相庆,脸上洋溢着放肆的笑容,

他们大概很久没有这么快乐过了......

但人生之事十之八九,皆不如意。

齐学院的代表乐师,眉头一皱,潸然泪下道:“这音乐感人肺腑!天下绝唱!绝唱!”

其他六院的乐师当即反应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道:“是啊,老夫从未听过这般妙不可言的音乐,当真是,当真是.......”

“当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太好听了!”

两位站着的周乐师笑容僵住,神情由晴转阴,沉声质问道:“他可一个音都没发呢!”

齐乐师不着痕迹地用手指蘸了蘸口水,然后偷偷往脸上一抹,回道:“他一个音都没发,周乐师不也给他下了评定了吗?”

周乐师被噎住,辩解道:“是他空耗大家时间在先,我评价在后!”

齐乐师开始一本正经得胡说八道,

“大道希音!道家的道理知道吗?庄休看似不唱,实则意境超然!他是让我们聆听人的呼吸声,自己的心跳声,让我等感受自然生命的气息,从而明白生而为人的幸运,劝我等且行且珍惜!”

“这等超然意境不是你这两个肉体凡胎的俗人能理解的!”

当事人庄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真的想将这位齐乐师引荐给聂天贾,让他看看小说家收不收这个天赋奇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