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七窍玲珑心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128  |  更新时间:2018-10-11 20:48:37 全文阅读

“道子?”

朱嘉眉头一皱,这个称谓他听说过,是道家对本门弟子中予以厚望的人才能获得的美名。并且不仅在周御书院,就是在浩瀚的江湖中,获得“道子”之称的人也寥寥无几,不过凡是获得此名之人,最终无一不成了一方巨擘。

他又扫了几眼得此殊荣,脸上却冷漠异常的杨朱,默默点头,光是这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泊心境,就极为符合道家自然无为的精神追求。

而等张时鼎说完后,甲班不少学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蜂拥涌到水井边,纷纷探出头,等着金鲤朝他们吐“口水”。

只是这类机缘,可遇不可求。

他们等了半天,金鲤却依旧优哉游哉地在水里游着,鱼眼都不瞧他们一下!

后来,暴脾气的盖聂抽出珣光剑,不断将剑尖刺向那条金鲤,而这条来历非凡的金鲤不躲不闪,任由珣光剑刺入水面。

盖聂练的是轻巧快剑,所以弹指间便可出剑数十次,只是这雨点般密集的攻击,落入井水后,却如蜻蜓点水,除了撩起圈圈波澜,不能伤金鲤分毫。

于是,久攻不下的盖聂叹了一口气,收回珣光剑,他已经清楚,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让他刺一天一夜,他的珣光剑也碰不到这条玄妙的道家金鲤。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放弃了。

他指着金鲤喊道:“你不朝我吐口水,可以!但你阻拦不了我朝你吐口水!”

说着就撅起他厚厚的嘴唇开始瞄准金鲤。

但这口井是蒹葭城唯一的饮水水源,甲班的其他学生自然不会允许盖聂胡来,于是,盖聂连唾沫星子都没飞出一颗,就被一堆不知来源的法术给击落到身后的密林内,并且黄明还特意在井口处刻了一个简易阵法,只允许水井出水,不允许任何水进入水井。

一会后,人群渐渐对金鲤、对“道子”之称没了兴趣,毕竟这一群人中除了一个阴阳家的女生与道家有些渊源外,其他人都不是道家辅导班的,所以对“道子”称号并没有什么执念。

这时,惠施突然对坐在地上休息的庄休道:“贤弟,你怎么不去试试?说不定你也能获得‘道子’称号?”

庄休抬头望了一眼水井,说道:“太远、太累、不想动......”

惠施瞧着离庄休不过七八丈远的水井,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评价庄休对远的定义,只好叹口气,继续翻看他的书来。

夜,愈发深邃。

张时鼎突然起身让大家围着篝火坐,而他则移坐到了所有人的对面。

待所有人坐定,他先是一笑,随即问道:“今日的任务可都应付得过来?”

甲班学生纷纷点头。

张时鼎继续说道:“那就好!”

“今天喊大家过来,主要说两件事,第一,就是大家竟然不要泄露自己甲班的身份,现在周御书院内忧外患,处多事之秋,所以你们在外面的时候要多注意保护自己。”

张时鼎视线扫过甲班的学生,在眯着眼睛似乎瞌睡的庄休身上顿了一顿,才往下说去,

“第二,就是两个月后,周御书院举行期中大考,考试范围与内容,我也不知,但肯定与你们现在的修行之事有关,所以请你们做好准备!”

这时,头上插着几根杂草的盖聂问道:“先生,周御书院不会让我们‘御’艺的人考背书默句吧?这对不识字的荆轲来说,很不公平!”

张时鼎摆摆手,说道:“不会的,大考的方式一定会全面考虑所有学生的辅导班的特性制定出独特的考试,至于盖聂你说的那种情况,不大可能发生。”

得到张时鼎的答复,盖聂和荆轲同时松了口气,让他们舞文弄墨,比起杀了他们还令人难受。

再之后,甲班少数人提了一些修行上的问题,张时鼎会的,都一一解答,不会的,他就记在他的飞鸽上,说是等他向其他老师问来答案后,再回答。

夜风袭来,篝火边一片祥和。

弟子向先生请教,先生为弟子解惑,一幅师生和睦、其乐融融的画面,但有人的地方,就不缺纷争。

人群的一个角落里,不知是谁喊道:“我听乐宫的人说,施夷光能歌善舞,不如现在就跳一支,让大家长长眼?”

接着,这人又说道:“褒姒抚琴的本领也略有耳闻,不如合作一曲,给大家饱饱眼福?”

全场默然,无人回应。

眼里只有阿鞅的褒姒对那人的无礼要求置若罔闻,继续背靠着公孙鞅,沉心编织着手中的琴弦,不受影响。

而施夷光柳眉快速舒蹙,今日不停歇的舞已经勾起她前几日尚未完全痊愈的撞伤,说实话,现在的她已无力,也不愿再舞,但碍于师门对“西施”之称的要求,她不便拒绝。

于是,她展颜一笑,脸上瞧不出丝毫不情不愿,起身穿过人群准备到篝火的对面。

“嗒!”

当施夷光越过第一排的庄休时,庄休突然握住她的手腕,自己起身,将施夷光拉坐在他的位置上,然后他来到篝火前,轻咳几声,说道:

“这黑灯瞎火,跳舞看不清,不如听我唱歌。”

那提出无理要求的人,正要辩驳,庄休就抢先唱起了那首惊骇儿歌,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一个没有脑袋......”

歌声难听,甚至不如蝇蚊嗡叫,所以才唱了一遍就被众人喊停,接着一群人开始声讨庄休,说是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难听的歌。

不过这群人中,唯独施夷光亮着眼睛,支着脑袋,静静地望着庄休,发自内心地浅笑着......

并在心里想着,庄休,

真是个又神秘又厉害又有安全感还体贴的人!

...

那群人骂了一会后,大概是词穷了,就放过了庄休。

而庄休却若有所思地坐到另一处空地,想着“书院好天籁”的蹊跷事,他望着篝火边脸上还带着怨气的学生们,愈发疑惑,莫非真是曲高和寡,只有那几位境界高深的大乐师才能才能理解他的音乐?

“嘶”

庄休倒吸一口凉气,越想越觉得此事扑朔迷离,他现在能确定这“书院好天籁”背后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可他现在看不穿,也看不破这里面的弯绕......

...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我有事先走了。”张时鼎取过飞鸽看了一眼后,撇下甲班的学生,急匆匆地离开。

不过甲班的学生并不依赖张时鼎,等他走后,各自三两成群地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交流着各方面的经验。

这时,施夷光起身准备向庄休表达谢意,却发现医治她腰伤的姜璇先一步喊走了庄休,那两人一前一后地去往远离人群的密林......

“找我有事吗?哦对了,谢谢你上次替我治病。”庄休作了一揖道。

姜璇背朝着庄休摇了摇头,说道:“治病是医家弟子的天职,你不用太过客气,不过你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吗?”

庄休一愣,问道:“什么情况?”

姜璇转过身来,面朝着庄休,可树上突然飘下两片落叶挡在了庄休的双眼前,她问道:“你听说过‘七窍玲珑心’吗?”

庄休将树叶摘下,摇摇头,却突然刮起一阵夜风,吹起几粒沙石,迷了他的眼睛,于是,他边流眼泪边问道:“什么是‘七窍玲珑心’”

姜璇说道:“凡人心上有四窍,诞生之初会开一进一出两窍,作为驱动身体的基本要求。后两窍则需要各种机缘,极少数人一朝顿悟,就可开启第三、甚至第四处心窍;但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只开了两窍,可‘七窍玲珑心’却天生洞开七窍,远超常人!”

庄休不敢揉眼睛,继续流着眼泪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就是‘七窍玲珑心’?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但我觉得我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姜璇点点头,继续说道:“‘七窍玲珑心’确实很厉害,天底下再没有比它更擅长修行的了,别人修为入体后必须参照功法,按照特定的路线进行运转,不然两股修为会在体内相冲相撞,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但七窍玲珑心却完全没有这个顾虑,它多出的心窍足够容纳比常人多数倍的修为在体内乱窜而不显混乱。”

“就好像一个蓄水大坝,我打开一个闸口,喷出的水流湍急而凶猛,可同时开放七个,这淌出的水流只会不急不缓,温柔有序。”

庄休眼中的沙石顺着眼泪流出,等他睁眼时,他头顶的树冠突然晃动起来,将树叶阴影盖在姜璇的脸上,让他怎么也瞧不清姜璇的真面目。

他回道:“听你这么说,我都觉得自己是玄幻小说里那些天赋异禀的旷世奇才了。”

姜璇摇头,眼中带着怜悯,只是在这黑夜中无法被庄休瞧见,她说道:“天地有序,公平公正,七窍玲珑心有着巨大的优势,却也附带着致命的缺点。凡人一生就两窍,如同一盏油灯上有两个灯芯,灯火黯淡却旷日经久,烧的时间长;但七窍玲珑心犹如油灯上同时点了七个灯芯,光芒璀璨却是昙花一现,很快便会油尽灯枯......”

姜璇顿了一顿,望着庄休道:“这样的人死得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