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校园好声音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18-10-05 19:39:03 全文阅读

庄休不解道:“这个领路人和护道人有区别吗?”

秦风端起瓷碗,喝了口酱汤,回道:“差别大了咧!领路人主要负责你们在周御书院的起居生活和一些细节规矩的简单介绍,一个月后就结束了。但‘护道人’不同,他需要跟随三年,而且这个位置一般都是由学识渊博,或是六艺中某一艺有超然成绩且修为境界极高的老前辈们担任。”

秦风停下竹箸,古怪地望了一眼庄休,继续说道:“历届甲班护道者的修为多在‘君’境或‘子’境,所以当我接到学院派下的任务——给你这个甲班的学生当‘护道者’时,我以为院长年老痴呆了,可再三确认后,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秦风说到这,突然止住声音,往四周瞧了瞧,在确认没有行踪诡异的人后,他伏在桌上小声问道:“你小子是不是惹了什么大人物?不然怎么会派我这个不能修炼的凡人给你当护道者?”

庄休依旧云里雾里,却也隐约明白了自己受到了区别对待,就问道:“刚刚我身边卖书的人,他也有领路人和护道者?”

秦风得意道:“他领路人我不知道,但他的护道者我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应该就是他对面那个卖笔墨的老头子!这周御书院里里外外,大街小巷的生意人,我都了如指掌,但那张生面孔是今天刚出现的,且行为举止皆洒脱大气,完全不像个生意人,除了护道者的身份外,别无其他可能。”

庄休回想了一会,当时书摊对面那个卖笔墨的老头,每次接待客人都不冷不热,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现在想来,也只有护道者这个身份才能解释老头的古怪行径。

毕竟世间的商人哪有嫌弃客人多的......

面有些凉了,秦风不再说话,他加快了速度连汤就面地吞下,似乎都不用咀嚼,而庄休对这个滋味寡淡的细面实在没有兴趣,应付几口后就随着秦风去完成“漆园吏”的差事了。

路上,庄休问向秦风,这“漆园吏”到底是什么差事。

秦风就挠挠自己黑须丛生的下巴,回道:“就是清扫或修缮学院围墙,不是多大的事。”

庄休点点头,想着只要不是什么特别费力的苦差事就好。

可等他和秦风到了一处地方报到,说明来意后,那个胸前写着“卒”的黑皮老汉,将一块五两重的方形铁铲和一桶土黄色不知何物的浆糊交给庄休。

庄休拎着黄糊桶离开,起先也还轻松,左手铁铲,右手桶子,健步如飞,稳中带皮,可没走几步,庄休就感觉大地对这黄糊桶爱得极为深沉,他右手上的重量,是他这个年纪无法承担的。

于是他将左手的铁铲插在腰带间,然后双手提着黄糊桶,可这样的方法并没有减轻重量,反而加剧了体力消耗,又走了三五步后,庄休放下黄糊桶,跪在地上,双手按在桶边,额头上的汗水沿着他消瘦的面颊滴入黄糊中。

他气喘如牛地问道:“走多远了?”

一旁的秦风面无表情地抬了抬下巴,让庄休自己回头瞧。

庄休回头望去,那个“卒”字依旧大如人脸,而他的位置距离黑皮老汉不足一丈!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秦风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

庄休缓了一缓后,终于认清现实,说道:“你是我的护道人,能帮我提一下吗?”

哪知秦风后退半步,回道:“我是护道人,又不是你爹,不干!”

庄休叹了口气,坐在地上问道:“漆园吏需要清理和修缮哪些墙?”

“所有墙!”

“所有墙?”

“所有墙!”

庄休一喜,将黄糊桶往最近的墙面推去,然后用手中的铁铲敲下一块墙皮,说道:“今天我就修它了,你不要拦我!”

秦风对于庄休的投机取巧,并不反感,反而有些亲切,他笑道:“你们甲班的学生,一般都有‘师’境修为,你大可以用念力、法力什么的提起这桶子。”

庄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我暂时没有修为。”

“没有修为?没有修为你怎么进的甲班?”

秦风打量着庄休,见他模样不似说谎,就愈发得难以置信,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没有修为的人能浑入那群天之骄子间。

“你是院长的私生子?”

秦风大胆推测,可随即快速否认,因为瞧着庄休的模样与老院长无半分相似。

庄休也是白眼一翻,否认了这个说法,随后用铁铲铲起一团黄糊,涂抹在墙皮缺损的地方,认认真真地做起了表面功夫。

一会后,重复的动作令庄休困倦,一旁的秦风也百无聊赖地撕着树叶,唯有不远处的“卒”还兢兢业业地站着。

庄休放下铁铲,回头望向秦风说道:“好无聊!”

秦风点点头。

庄休问道:“平时秦哥怎么打发时间的?”

秦风漫不经心地说道:“空下来的时候,就去‘乐’宫,那里的人说话、唱歌、跳舞又好听又好看,个个都是人才,超喜欢那里的......”

说到这,秦风手猛地一拍大腿,茅塞顿开的模样道:“我们去‘乐’宫!”

然后指着“卒”身后的一张青色告示说道:“庄休,你看那张蓝色告示!”

庄休回头望去,墙上贴着花花绿绿的告示唯独没有蓝色的。

“没看见,在哪啊?”

秦风嫌弃地啐了一声,然后径直走向那张告示,并将它揭下,再回到庄休身边,将这告示塞给他。

庄休望着手中青色的告示,突然指着万里无云的天空问道:“秦哥,天是什么颜色的?”

“当然是蓝色啊!”

庄休再次举起手中青色的告示问道:“这个什么颜色?”

秦风没好气地骂道:“你当我是瞎子吗?这当然是蓝色的!”

“......”

庄休没有再细究下去,只当是这个年代将青蓝混为一谈,毕竟不是有句“青出于蓝”的名言吗,指不定这里青蓝二色的名称是共用的。

庄休展开告示,将青蓝之惑暂且掀过,望着这个与以前海报大同小异的告示,疑惑道:“这个是?”

“你看上面的字。”

庄休望去,不大的告示上用着极为潦草的笔锋写着几个大字,他连蒙带猜地将它们念出:

“书院好天籁,只缺你的声音!”

念完后,庄休皱眉,他不知道秦风将这告示给他干嘛。

秦风站起身来,往手心吐了口唾沫,然后两手一撮,将额前的凌乱翘起的头发压下,缓缓说道:“历来我领路过的学生,他们的任务要求都极为严苛,未在期限内完成者,轻则被贬谪至更低等的班,重则开除学籍,可你不同,就好像完全被周御书院散养,不管不顾,任由你自生自灭。”

被周御书院忽视的事,庄休已经知晓了,不明白秦风又提它作甚。

“什么意思?”庄休追问道。

秦风将漆黑的飞鸽放到面前,对着飞鸽内的倒影,边整理衣冠,边说道:“你这个‘漆园吏’的任务,其实学院只给了寥寥一句‘听之任之’的嘱咐,意思就是让我不管你,无论你做什么,我只需在一旁看着就好,所以你现在去参加这个‘书院好天籁’,我举双手双脚赞成,这样你就不用做无聊的差事,而我也能沾光欣赏‘乐’宫的姑娘们,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走!去乐宫!”庄休听后干脆道。

对于秦风的提议,他再没有理由拒绝,毕竟看姑娘这样赏心悦目的事要比面对干瘪的土墙要有意思的多得多!

臭味相同的二人拍定主意后火速离开,但“乐”宫距离此地有着不短的距离,四肢简单的庄休没走多远就坐在地上不愿动了,后来还是秦风将脱力的庄休背在背后,三步并两步地跑向乐宫......

...

当一个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时,他便能废寝忘食,不知时间流逝,更不会感觉到劳累。

此时的秦风就是这般。

即便背上背着一百多斤的庄休,他依旧步履矫健,腾转挪移自如地在人群中穿梭。

不到半瓶冰红茶的时间,他们二人赶到了乐宫。

乐宫占地极广,其建筑气派恢弘、画栋飞甍、钉头磷磷,且上下分为三层,每层阁楼足有七八人那么高,里面妙人儿的舞姿若隐若现,清雅乐声纷纷随风飘入庄休耳中。

庄休目不转睛地望着乐宫前,与半个蒹葭湖差不多大的空地广场,疑惑道:“那片空地是用来做什么的?”

秦风绕过这空地说道:“周御书院过年时表演‘歌舞升平’用的,平日一些大表演也会选在这。”

庄休收回视线,望着秦风走的路上人越来越少就问道:“我们这是去哪?”

秦风加快脚下的速度道:“我先送你去报名点,等你登记好了,我再带你去二楼看姑娘!”

之后秦风七拐八绕,极为熟悉地领着庄休来到“书院好天籁”的报名点。

“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秦风忽然捂起肚子,面色铁青,看起来极为难受。

庄休点头,规矩地排进了“书院好天籁”的报名队伍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