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十五章 摸摸乐,不快乐(二)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048  |  更新时间:2018-09-13 19:00:42 全文阅读

盖聂离开后,墨家和公输家的雌雄双胖组合凭借着地理和体型优势,抢到了第二、第三的抽奖机会。

于是那墨家墨渊墨胖子五指收拢,千辛万苦得将胖手塞入“摸摸乐”的窟窿,并随意抓了一粒冰凉的胶囊后,他惊讶的发现,他的手腕好像突然变胖了,拔不出来了!

折腾一番无果后,他将“摸摸乐”压在身下,同时使劲抽右手,可这除了让右臂发红外,不见胖手出来丝毫。

良久后,面色羞红的墨渊朝张时鼎问道:“先生,我能锯了它吗?”

张时鼎果断摇头,说道:“这个箱子是墨家定制的,弄坏了挺麻烦的。”

但一听到张时鼎这么说,那上午研究自家机关术,下午研究墨家机关术的公输家柯莘楠便来了兴趣,她捧住“摸摸乐”上下翻看了一番后,找到了这机关盒的“死穴”。

她取出一根寻常女红用的绣花针,在“摸摸乐”一侧不起眼的缝隙上轻轻一扎,再微微一晃,那机关盒竟像天女散花般得自行散开,跌落出一堆细小零件和白的、红的、绿的等颜色的胶囊。

墨渊的手是解放了,但他却瞧不惯柯莘楠破解墨家机关箱后,那趾高气扬的模样,于是他快速扫过地上散开的零件,两只胖手,十根手指上下翻飞,异常灵活,与那胖嘟嘟的形象截然相反。

一盖子冰红茶的时间后,“摸摸乐”起死回生,那些胶囊也被墨渊一一填回相应的格子,并且地上没有多出一个零件。

墨渊擦了把额头上的虚汗后,高高举起“摸摸乐”,挑衅得望着柯莘楠。

柯莘楠见状,脸上的“横肉”一颤,正准备动手再拆一遍“摸摸乐”时,一旁的张时鼎走下讲台,拦在二人中间,并亲自掏出两粒金色胶囊,一人一粒得发给他们,然后说道:“我知道墨家与公输家互相不对付,但你们比试也得挑时间,现在还有十七人等着呢。”

张时鼎不耐得对着二人挥手,将他们赶回位置,并对朝下方喊道:“下一个!”

...

庄休倚在窗边,等讲台前只剩下最后一人时,他才慢悠悠地起身,往讲台走去。

可张时鼎似乎是个急性子,他瞧不得学生这幅懒散的模样,便催道:“庄休,你快点!”

庄休点点头,但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加快,反而在心中抱怨,为什么周御书院要将屋子建得那么大,走路不费劲吗?

数步后,庄休来到讲台前,发现额前有几缕黑发被细汗粘连在一起,他便用手拨弄了一番,才不急不缓得伸出手,从“摸摸乐”中抽出一个金色胶囊。

他轻轻一拧,软韧的金胶囊被掰开,露出一卷薄薄的字条。

他打开,上面写道,

【《易经》】

庄休皱眉,他虽没看过《易经》,但知道这本书的名头不小,以前马路边摆摊算卦的老道士们都喜欢摆上这么一本,以此来彰显自己的专业。

只是......

庄休对那种被城管撵得满街跑的生涯并不感兴趣,所以他望向张时鼎道:“我能换一个胶囊吗?”

张时鼎似乎早料到了庄休会这么说,他答道:“《易经》是群经之首,是儒、道两家共尊的经典,而这一本更是由道家李聃老祖亲手写了注释的,其价值绝不逊色与前面十九人获得的金胶囊。”

庄休闻言,吃惊的模样与盖聂如出一辙,他难以置信道:“道家老子亲手写的?”

张时鼎点点头,然后又摇头,最后还是支支吾吾,有些不好意思道:“‘圣’境是八校联盟至高的境界,他的墨宝即是校宝,所以......”

庄休明白了张时鼎的意思,他主动说道:“所以这是拓本?”

张时鼎点点头,心想着不愧是甲班的学生,够机灵!

庄休耸耸肩,捏着字条走回自己的位置。

一会后,张时鼎拍了拍手,等所有人都注意到他后,他才说道:“一个小时后,我们需要去参加周御书院的开学庆典,而我要去准备你们一会要穿的衣服,所以这一小时内,你们自行安排,只要不离开蒹葭城即可。”

张时鼎又补充道:“时间仓促,就先由儒家辅导班排行第一的朱嘉作为代理班长。”

这时一个穿着素白儒服,头系青纶的学生先朝着张时鼎一拜,随即转身对着甲班十九名学生拱手作揖,客气道:“永言配命,成王之孚!”

庄休一头雾水,这人说的什么啊?

可公孙鞅、惠施等不少人竟起身还礼,而庄休见状也慌忙起身,施着蹩脚的揖礼,仅有盖聂和荆轲这样的少数人愣坐在桌上,不知是不愿,还是不知如何还礼。

礼毕,张时鼎离开教室,庄休立即跑到惠施身边问道:“‘永言配命,成王之孚’,这句话什么意思?”

惠施听到庄休的问题,表情变得古怪,他说:“不学《诗经》,不知言语!朱嘉说的句子就是来自《诗经》,怎么,贤弟你没念过这本书?”

庄休悻悻一笑,回道:“还真没念过......不过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惠施盯着庄休看了好一会,他先前见庄休能言善辩,身上也有与寻常人不同的气质,本以为是个博览古今的读书人,却没想到连《诗经》都未念过,真不知道庄休是不是在欺骗自己,但他还是回答了庄休的问题,

“那句的意思,四字概括——‘不负众望’”

庄休恍然大悟,向惠施道了声谢,便坐回自己的位子,在心中抱怨道,

“站着说话,腰不疼,腿疼......”

...

甲班的学生大概都是人中之龙,在各自辅导班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所以过去了好几盖子冰红茶的时间后,大家都还端着,不主动向其他人搭话,庄休也乐得清静,等他将窗外的湖景瞧腻之后,对面前这张破旧案桌起了兴趣。

这案桌只有庄休半身高,通体红色,却非红漆刻意涂之,而是木材原色如此,只是案桌的桌面斑驳,辨不清颜色,且上面划痕、凹坑遍布,想在上面用薄纸写出规整字迹怕是要费好些功夫。

庄休又以手做尺,量了量案桌大小,它长约一臂,宽八掌,比林岚高中的课桌要大上三四倍,只是这样大的案桌放在空旷到有回声的教室里,反而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庄休往下看了看,发现胸前的木桌有一处凸起,且四周还有几道缝隙,他便两指捏住那个凸起,轻轻一拉,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他往后挪了挪屁股,将抽屉完全拉开,里面躺着一块白色小布帕,他抓起布帕抖了抖,又凑到鼻前闻了闻,发现异香的源头不是它。

“登徒子!死变态!”

庄休右侧的黄裙女子满脸通红,义愤填膺德骂道,只是等庄休转过头时,那黄裙女子先一步得扭过头,不给庄休看到她的面容。

庄休拎着小布帕,不明所以,转过头继续研究起来。

他捏住小布帕两角,在空中摊开,这是一块菱形白帕,大约四五掌大小,并且下方尖角有一个白色细条圈成的圆环,中央左右两侧各垂着一道白色系带。

庄休越看这小布帕,越觉得它像厨房里的围裙。

又仔细打量了小布帕一会儿后,庄休背后的寒毛乍起,他本能地感到有数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他皱起眉头,放下小布帕,甲班一十九人,除了那黄裙女子外,所有人都在注视他,他不闪不避,向这些人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十九人闻言,立即散开,沉默不语,唯独惠施对着庄休竖起大拇指道:“贤弟,真是胆大包天者,古往今来第一人!”

可庄休却越听越迷糊,但他隐隐觉得这些异常与手中的小布帕有关。

“莫非这小布帕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宝?”

于是庄休又使劲捏了捏小布帕,并未有异象发生,似乎就是单纯的布料。不料想这一幕又被右侧的黄裙女子给瞧了去,于是那女子又涨红了脸,立马撇过头去,仿佛瞧庄休一眼,便会浊了眼睛。

“莫名其妙!”

庄休放回小布帕,趴在桌上准备研究这“飞鸽”到底是个什么古怪东西。

他点亮飞鸽屏幕,主界面是八校联盟各校的校徽,周御书院的校徽在正中央而其他七校如众星拱月,分围着它。

庄休伸手点了点这些校徽,除了周御书院的校徽冒出一道金光外,其他七个校徽都毫无反应。他又长按周御书院的校徽,金光连续闪烁后,一个信息框弹出,

飞鸽认证成功~

【姓名:庄休】

【班级:甲等】

【性别:男】

......

庄休看了看,都是自己填写过的资料,并且还有一张不知何时偷拍的真人头像,照片里的庄休眼歪口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脑患残疾。

他轻轻一划,关闭个人信息框,回到主界面,往下瞧去,功能图标远不如以前的手机,这飞鸽上只有三个图标,三个字,分别为,

【我】、【他】、【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