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十章 风中凌乱的腿毛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1995  |  更新时间:2018-09-09 17:31:57 全文阅读

公孙鞅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他被褒姒一把拉起,将他挪到她的右侧,是远离庄休的方向,并警惕得在施夷光和庄休之间来回扫视,似乎在决定这二人谁才是威胁最大的情敌......

庄休见状,干干一笑,朝着公孙鞅施礼告别,不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嗯?”

庄休转过头,却发现施夷光脑袋上扎满了银针,嘴角和地上还有一些黑色淤血,而她的身旁蹲着一个扎着简式云鬟的黄裙女子。那女子素手翻飞,不停地在施夷光身上施针,而施夷光非但没有痛苦地皱眉,反而一脸享受,这让庄休臆想,施夷光可能有不为人知的癖好。

庄休又四处找了找,发现没了惠施的影子,就只好屏气凝神地站在原地,看着“紫薇”扎“容嬷嬷”。

几盖子冰红茶的时间后,那黄裙女子开始收针,并如万千杏林中人一般,开始诉说医嘱:“施姐姐,你体内的淤血已经被银针逼出体外,这一瓶药丸,早中晚,饭前各一粒,连续吃个三日就好了。”

黄裙女子轻言软语,她的声音与施夷光的妩媚、褒姒的清冷不同,有种邻家青梅的舒适惬意感。

施夷光咧嘴一笑,向黄裙女子说道:“谢谢姜妹子,在书院里不能用银钱,等飞鸽注册好后,我给你转笔‘赞’。”

那黄裙女子慌忙摆手、摇头,并柔柔地说道:“都是同班同学,举手之劳而已,姐姐不用那般客气。”

二人你来我往客气了一番后,施夷光依旧说服不了黄裙女子,只好再次道谢,算是自己的心意,而那黄裙女子提起药箱,挎在肩上,朝远处款款离开,从始至终都不曾转过身,庄休也未见其容。

黄裙女子走远后,庄休找地方坐下,向施夷光问道:“那黄裙女子是谁?”

施夷光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饶有兴趣得望着庄休道:“怎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庄休翻了个白眼,道:“你不适合我。”

施夷光愣了一会,瞧见庄休不似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后,她反而暗暗较劲道:“哪有那么多讲究。我,百搭!”

庄休耸耸肩不作回应,从他三年级将人生收到的第一份情书交给班主任后,他就隐隐意识到,他可能......不是凡人......

“惠施去哪了?”庄休转移话题道。

施夷光斜眼白了一下庄休道:“他说他去给庄稼施肥了。”

庄休点头,扭身望向张时鼎,发现他的桌边已经摆着十五六个飞鸽,并且旁边还站着两个勾肩搭背的人。他们个子相仿,但体型却迥然不同,其中一个瘦些,但身后背着一柄古怪湛蓝色的细剑,另一个则肌肉狰狞,青虬遍布,臂上到颈脖处都是纹身,市井蛮气浓厚。

庄休不喜那二人,翻开《十万个为什么》继续翻看起来,但他们二人的话却随风传入庄休耳中。

负剑瘦子:“荆弟,入学后可要老实些,这里不是市井,不能以蛮力称霸,这里面做学文的人,想要杀人都不需要刀剑的。”

那高壮个却露出与纹身不符的憨厚笑容,道:“都听盖大哥的!”

瘦子点头,将他们二人的飞鸽上交后,不知有意无意地来到庄休,也就是施夷光的对面。

施夷光感觉到那两人若有若无的视线扫过,脸上分不出喜恶,摆出最官方的笑容对着那两人微微颔首。

那瘦子喜上眉梢,两指伸出,身后的湛蓝怪剑自行脱鞘,几声剑鸣,在空中舞舞生风,最后打了个转,径直朝密林深处飞去。

庄休眉毛扬起,虽然他不喜欢这两人作为人的部分,但瘦子这一手御剑术倒是深深吸引了他,他转过头,视线紧随那柄湛蓝飞剑,只是密林间枝叶茂密,那飞剑在林间若隐若现,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庄休眼睛飞转,那双比常人要灵活不知多少倍的眼球,几次险些让飞剑脱离他的视野。

“啊!”

“哔哔哔~”

密林深处传来一声惨叫和一连串问候祖上亲人的句子。

那瘦子面色一变,似乎也没想到密林内竟然还藏着人,赶忙变化指上剑诀,将飞剑召回。

湛蓝飞剑平稳飞回,不宽的剑面上摆着七朵颜色各异的野花,并且剑柄上还挂着意外的惊喜。

一块男士贴身布料。

对此,那瘦子一脸尴尬,总不好将花与破布料一起送给面前的美人吧,无奈下只好手指一扬,湛蓝剑冲天而起,将七朵花的花瓣震落,下了一场乞丐版的“花雨”,而那块破布料依旧倔强地缠在剑柄上。

与此同时,庄休等人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踩踏草丛的声音。众人回头,只见惠施上身整整齐齐,下褂却狼狈不堪,双腿上性感的腿毛在风中凌乱,它们像是深闺大院里第一次见外人的姑娘,垂着头,显得局促不安......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场内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俱是一言不发,而惠施瞧见缠在剑柄上的破布条后,竟只是淡淡地望了一眼那瘦子,然后问道:“你的名字?”

瘦子硬着头皮起身,那高壮个也跟着起身,回道:“盖聂!不过在下是真的不知,朋友你会在密林中,多有冒犯,望海涵。”

惠施一副不在意的模样道:“不知者,无罪。”

可惠施越是这样,却越让那瘦子不安,他可是听见林间那段骂娘声,那可是真的惊天动地,无人能及,一连串的话都没有一个重复的词儿。

“抱歉!”

盖聂拱手,那湛蓝剑自行飞回剑鞘。

惠施摆摆手,盘腿坐下,用残余的前褂挡住露出的腿毛,然后头也不抬地说道:“明日午时,与你辩辩剑道!”

没上过辅导班的盖聂不知惠施之名,他傻兮兮地点头,然后重新将视线投向施夷光。

而一旁的庄休眉头渐渐皱起,心道:“盖聂?这名字有些耳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