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九章 惠施的成名史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223  |  更新时间:2018-09-09 11:16:53 全文阅读

庄休正奇怪惠施作揖的动作时,两个巨大黑影遮住了几人,他们抬头望去,天上一黑一红两只巨鹰向下俯冲,着陆点似乎就是这里。

惠施见到二鸟,脸色一变,有些头疼地揉着太阳穴,嘀咕道:“墨家真是阴魂不散。”

天上的两头巨鹰在快要接近地面时,撑开巨翅,下落的速度猛地一顿,一股飓风从它们的翅下窜出,向地面冲去,压得地上的人抬不起头,身后的密林也被吹断不少枝干,毫无防备的庄休甚至一个屁股蹲摔倒在地,显得狼狈不堪。

惠施则趁着这番混乱将《十万个为什么》打开顶在头顶,一步一挪地往密林深处走去。

“咔~”

大红鹰的鹰嘴张开,一道铁索从中射出。这道铁索当当作响,前端还扣着一只铁爪,铁爪五指捏成铁拳,落地时将地面砸出一个凹坑,随即铁爪五指前伸,变成了一只铁钻头往地下沉去,将铁索牢牢固定在地面上。

仰倒在地的庄休见此暗暗称奇,这等画面以前只能在电影屏幕里瞧见,现在却发生在离自己不过五六米的地方。

等那铁钻头下沉几盖子冰红茶的时间后,天上大红鹰的鹰头一抬,口中衔铁索,振翅往上飞去,似乎在检验铁索扎根得是否牢固。

“当当当当!”

大红鹰又往上飞了数米后,原本下垂的弧形铁索被拉得笔直,远远望去就像一杆50米长枪插在地上。

惠施见状,头顶着书本开始加速往密林逃去,可没走几步,天上另一只大hei鹰抛下一张巨网,无论惠施怎么闪躲,那网就像长了眼睛一般,死死跟住他,灭绝了惠施想要逃跑的念头。

被拦下的惠施,瞧见巨网上的标志后,气得坐在地上骂道:“公输家不是墨家的死对头吗,怎么也帮墨家来堵我?”

大hei鹰见成功阻拦惠施后,它也学着大红鹰往地下掷出一道铁索,铁索顶端扎根地面。

“他们来了。”惠施望着空中两只巨鹰道。

这时两只巨鹰背后都出现一个黑点,遥遥望去,有些似人形,但随着黑点的转动,让人觉得巨鹰背上的可能是某种球形生物。

那两颗黑球一番折腾后,突然从鹰背跃下。

庄休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高空抛物,该罚!”

众人中除了惠施,其他人都饶有兴趣得望着天上的两个黑球。等了一会后,发现那两黑球并非自由落体,而是有某样东西将他们与铁索连在一起,他们只是顺着铁索往下滑罢了。

小半瓶冰红茶的时间后,所有人都瞧清了黑球的真容。

大红鹰的那道铁索上是个戴着眼镜,穿着黑袍的男胖子,而大hei鹰铁索上的是个不戴眼镜的,但也穿黑袍的女胖子。

在这两只胖子稳稳落地,解开系在他们腰上的那道滑索后,他们头顶的两只飞鹰,哧溜、哧溜得像是吸面条一般将铁索吸回口中,然后振翅,原路返回。

那男胖子跺了跺有些僵硬的脚,瞧见惠施后,哈哈大笑起来,道:“真是天助我墨渊也,三年内,我一定要代表墨家消灭你!”

庄休听见这略微熟悉的台词后,不由得娇躯一震,往惠施望去。

惠施此时正端坐在《春秋十万个为什么》上,摆出一副看破红尘,不理人间纷争的世外高人模样,而听见墨渊的挑战后,他淡淡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纠缠我到老?放过我!你好、我好、大家好!”

胖子墨渊却是一声冷哼,怒起而拍胖肚腩,胖肚腩掀起一阵波浪,他骂道:“别唧唧歪歪,你这个BB怪!你知不知道,在墨家辅导班内,打败公输辅导班的高材生才奖励十锭金子,而打败你,能奖励一百锭金子,而且不限次数!”

惠施闻言叹了口气,想着“杀猪儆猴”的效果应当不比“杀鸡”差,神情便骤得一变,眼内光芒似剑,直刺墨渊的眼瞳,冷声道:“所以,你现在是准备好向我挑战了?”

墨渊面色一僵,目光闪烁,不敢与惠施对视,毕竟对方出现在墨家悬赏榜上这么多年,却无一人能领,这已足以说明,对方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他眼神漫游瞥见正在注册学籍的张时鼎,灵机一动给自己寻了个台阶下,说道:“我、我、我...我先报名,来日方长,你我改日再战。”

惠施耸耸肩,不辩也好,乐得清闲。

但他们的样子引起了庄休的好奇,他凑到公孙鞅身边低声问道:“惠施同学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公孙鞅听后又是皱眉,又是摇头,纠结许久后才将惠施的故事娓娓道来:“惠施成名是在三年前,那时名家辅导班有规定,学生学成后,必须昭告天下,让自认为口才不错的社会人前来挑战,并且要求胜绩得保持在十之八九,才算正式出师。 ”

“于是十三岁的惠施就在名家辅导班前摆了个辩论台,在一天一夜的时间里,连辩九十九人,胜绩九十九,而这九十九人中不乏一些略有名气的前辈,但都被惠施辩得哑口无言,甚至不少人发下毒誓,此生再不与人开口辩论。”

听到这,庄休皱眉问道:“这和墨家辅导班有没什么关系?”

公孙鞅压压手示意庄休安静得听自己继续说下去,

“惠施本想凑个‘百人斩’的名号就结束自己的‘扬名战’,但没想到的是,人群中有一位高人,他见惠施言辞犀利,字字句句皆剜人心,觉得惠施年纪轻轻锋芒过甚,便亲自上辩论台,准备搓搓惠施的锐气。”

“于是这二人开始辩论,他们辩论的内容上至日月星辰运转轨迹,下至猪肉涨价对国家的影响,就这样又一天一夜后,精疲力尽的惠施一头栽倒在辩论台上,但二人胜负未分,这次辩论也无疾而终,被名家辅导班的先生判定为平局,惠施的‘扬名战’战绩——九十九胜一平。”

“但这位高人觉得自己辩论‘平’与比自己小一轮年纪的惠施是大失颜面的事,不甘心的他就在名家辅导班隔壁住了下来,等半月后,他又亲自上门,点名道姓地挑战惠施。惠施应战,结果......”

“......”

等了半响,公孙鞅却不继续说下去,庄休便“啧”了一声,讲故事喜欢大喘气的人,都应该拉出去枪毙五分钟,让他知道什么叫“干脆利落”!

公孙鞅没发现庄休眼中的幽怨,他揉揉有些发麻的屁股后,继续道:“结果就是气得这位高人掏出一柄武器,满大街得追惠施,发誓要打得他下半身、下半生统统不能自理,只是街上鱼龙混杂,一些见多识广的路人,认出了那柄武器,乃是墨家钜子专属的——‘量天尺’。然后墨家新上任的钜子辩论败与十三岁少年的消息,也就不胫而走,惠施之名第一次进入了人们的眼线。”

庄休听后不语,有些惊叹那不着调,喜欢拐着弯骂人的惠施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虽然墨家是以动手能力名扬天下的,但很多本领都是“一精百会、一懂百通”,想来那墨家钜子辩论的本事也绝不会差不到哪去。

只是庄休此时心中还有些迷惑,如果仅仅凭这点成绩应当不至于让公孙鞅和褒姒听见惠施之名后那般慌乱,于是抬头望向公孙鞅,问道:“惠施的成绩只有这个?”

公孙鞅犹豫一番后,觉得将后面的事说出来,应该也不会给自己的辅导班丢人,毕竟这都是家喻户晓的谈资,便继续说道,

“那位高人被认出身份后,并未粉饰辩论败于惠施的事,甚至夸了惠施才思敏捷,能言善辩,还特意在名家隔壁开了墨家辅导班,并潜心一年,写了几本专门反驳惠施之言的书。然后墨家的死对头——公输辅导班听闻墨家钜子在某地停留,就特意找到地方,在墨家辅导班的对面也开了‘公输辅导班’。”

“由于这两家是‘数’艺辅导班中顶尖的存在,不少别家辅导班为了吸收他们的生源,在他们附近纷纷建立根据地,短短半年时间,那里便成了著名的‘百家巷’,而惠施之名,也从这里开始。”

“那是一段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人畜相安的日子,名家惠施不知哪根经搭错,每日中午十二时跑到别家辅导班辩论,输了,给人家打扫一周的卫生,赢了,他要浏览这家辅导班的藏书。起先大家都没在意,惠施也是输多赢少,可半年后,惠施鲜有失手。一年后,所有人发现整条‘百家巷’的同龄人竟然无一人能辩得过惠施了。更要命的是,他还养着了‘一日一辩’的臭毛病,一到中午十二时,他就四处抓人辩论,如果找不到同龄人,一些老师,他也是会抓的......”

“于是整整两年,惠施‘霸凌’百家巷,闹得各家辅导班上下人心惶惶,一到午时,各家就紧锁大门,防止惠施侵入。再后来得知惠施要报考周御书院后,百家巷里的辅导班纷纷发来贺电,那几日百家巷的鲜花顷刻售罄,无奈下,不少辅导班买了花圈,然后拆下塑料花送到名家,以表他们对惠施报考书院的喜悦和祝福。”

公孙鞅沉吟一会后,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些,至于墨家与惠施的渊源可能只有他们当事人才知道了。”

庄休听完惠施的成名史后吐出长长一口浊气,感慨颇多,像这样又有天赋还努力的人,着实令同龄人绝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